正文 第20章 扬眉营盘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沂城路小营莲街交叉路世界大众美食娱乐城的略拂几辆标识鲜亮的警车不和谐地停泊着,连着三间五百多平米的大厅里 不少穿着餐厅制服的服务员正稀稀落落坐着接受辖区派出所的询问,没用多少时间就找到了在前一天涉嫌大营盘街治安事件的嫌疑人。刑警三队的也来了,一个所长一个队长看样在某件事上已经达成默契,互不干扰地询问着。

    慌了,很慌了,为数不多的几个管理层忙着通知经理、总经理、领班,总经理在赶来的途中努力搜索着自己社会上的关系和人脉还有谁能军得住今天的事,捎带着托人打听食尚快餐的真背景,而在此之前的打听结果是一个退休女警,一个店里全是女人,根本就没把这店放在眼里。真正让当事者有点恐慌的是。平时见了好歹还给个面子的派出所管事的、刑警队认识的,此时却是连电话也不接了。

    是晚了?还是完了?抑或者辖区这些警察大爷在借题挥?    慌慌张张赶来的副总经理袁纪兵。网进大厅傻眼了,两旁侧立的都是警察,平时认识还上过一酒场的三队大队长就站在中间,那眼神明显装着根本不认识自己,正惊讶的时候,两名刑警并排着上来,很潇洒地一甩一张刑事传唤通知书,然后是表冰冷地说着:

    “袁纪兵,根据食尚快餐受害人的报案,我们怀疑你涉嫌参与了蓄意组织破坏及抢劫食尚快餐店,现在对你正式刑事传唤,跟我们走一趟”

    抓这些人,没有悬**,这位三十多岁原本有点意气风老板派头的袁副总霎时比霜打过的茄子还蔫。任凭俩刑警一左一右挟着上了警车呼啸而去。

    三大队长完成了使命,在和谁打着电话汇报着,网出大厅门却见人行道边的街树上靠着一个神戏谴。几分慵懒的小伙,牛仔裤配着洗得有点淡蓝的工作装,像街上的搬运工,不过这人让高队长霎时眉开眼笑了。直笑着迎了上去。客气道:“哟”简凡。来看看呀?看见了吗。就刚才那位,还是你们重案队厉害啊,三下五除二就提留出来了。”

    “我都说了很简单嘛”现在就不缺这号玩火的,烫着自己了他自认倒霉吧。”简凡笑了,说不出灿烂的愉悦,看样有备而来,掏着烟给高队递了支,高队长有点受宠若惊的接着点火,边抽边冒着烟问着:“改天得好好谢谢你啊

    “谢我?谢我什么?。

    “今儿早上6副支专门过问这事了,我要是不知。那人可丢大了。”

    “6副支?6胖子吧?”

    “哟!?你叫我可不敢叫啊,我的直接上级。还指着你那天帮你请出来叙叙呢

    “呵呵,还是免了啊高队,他可不怎么待见我。”

    “得了呗,你一句话把重案队都调出来了,这帮人除了秦高峰和6副支,谁指挥得动?就这小案子,也就是你面子大,搁其他人,拖着拖着就凉了”哎,这家也不是吃素的啊,你小心点,毕竟财大势大。”

    俩人闲聊着,高队长暗暗提示了几句,俩人不由地抬头看这幢六层高的商业楼,正处在街**叉处,一层全部是快餐经营场所,在高凤歧眼里能有这铺面生意估计小不了,而在简凡眼里,看着如果阔绰的营业场地,不由得觉得自己那小店,实在是上不了台面了。

    说了几句告辞上车,从斜刺停下的奥迪车上下来位女人直追着高队上来了,估计是追问什么事,不料这时候高队摆着谱,一脸公事公办的到刑警队处理的作态,警车一走。把那女人愣生生的扔在原地。

    一回头的瞬间简凡只觉得这是位很漂亮的女人,几缕长飘在前。揣不准年龄,不过应该不小了;揣得准地位应该差不多,就这坐驾肯定不是一般人。唯一很深刻的是一脸愁容惨淡,两眼俱是无助,女人一生可怜相总是让人觉得楚楚可怜,惊鸿一瞥之后这女人转朝着楼内走去。

    在那无动于衷的眼神之后简凡才省得自己的份,低头左右看看自己此时的打扮差不多和过往的板儿爷、的哥以及所有的劳动阶级不逞多让。这倒摸着脸上的疤自嘲地笑了,能吸引美女眼球的那个简凡,离现在好像已经很遥远了。

    踱着步子进了大厅,杨所长带着派出所的一干民警协警还是忙活乎着。这警力是轻易不动,但一动了轻易肯定不能收队,其中有什么说道。看看这几百平米的大厅就应该看的出来,肯定是个大户。

    这个美食快餐简凡来过,靠后墙的一溜窗口还贴着糖醋排骨、干炸里脊、大米份饭、素菜拼盘等等一溜小标签,办得像一个公众食堂,这个位置不远处就是三中和十一中,光学生的生意就做得不少,更别说周边还有不少写字楼里的白领也在这儿凑和就餐。

    正意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这么大个店面生意,一边有点维持秩序的协警叫着手指上:“嗨、嗨、哪儿地”做过笔录了么?”

    一看是派出所的民警,正式民警,简凡笑了笑说着:“我”我是受害者,来找你们杨所长。”

    “我们所长是你说找就能找的吗?”那民警估计被一堆人的辨认早搞得头昏眼花,不迭地挥着手:“不是店里人回避一下,正查案子呢。

    简凡呲着嘴笑了,看看不知道杨所长在那儿呢,正准备找找旧,那民警坏要赶人,不经意看到昨天办事那协警哥们也在场”几招着手:“李一志,是我

    哟,一看认识,那民警停了下来。正拿着照片辨认的李一志看所里人拦简凡,赶紧跑上了耳语了几句,那民警诧异地瞪了瞪简凡挥挥手:

    “跟我来吧。”

    “谢谢啊简凡小步跟着民警的步子,回头谢了谢这么叫李一志的协警,那协警此时也眯笑着眼;客气得紧,对于这位三言两语把半个所民警协警都拉出来的哥们。看着就不是一般人。

    跟着民警的步子上了二层,这里的自助中餐,一看乐呵了,敢昨天盒饭的几个差不多已经被逮全乎了,都面靠墙站着挨个等着询问,这个过程是相当繁琐,能繁琐到什么程度呢,派出所这查案,要不翻你个底朝天,那就不叫为人民服务了。

    一见简凡进来了,杨所长敢和三队的已经通过气了,说不定那位6胖子招呼也打过了,笑吟吟地上前来,直揽着简凡的肩膀出了自助餐厅,看看楼里没别人才小声说着:“眼拙眼拙,多亏老弟提醒啊”改天我得好好谢谢你

    “别别,杨所长,是我疏忽。网开门还没来得及上门拜访您呢,请也得我请您不是。您可千万别客气啊简凡语是心非地客气着,对于这位前倨后恭的杨所到没有什么芥蒂,这年头,还不都这样么,扯了几句就问到正题了:“杨所,这事。怎么处理呀?”

    “怎么着也得给他个治安管理处罚,要是和抢劫串通一气,那就更严重了杨所长很正色地说着。估计是正在查实,而且安慰着简凡说着:“放心,最起码让他们包赔你们的损失,你说这些多没法制观**。大白天组织人上门闹事您放心,轻饶不了他们。”

    “杨所,我们的小意思,没多少钱。我有小建议您参考一下啊。”简凡说着。神神秘秘地拉着杨铮走两步到了后窗前能看到后院里的景像,一辆工具车两辆厢货和几辆小车停着,就见得简凡说着:“昨天的事其实很明显,他们的作案过程是这样的,应该是袁纪兵找的打头阵的人,然后又从公司抽了一部分面生的策应,前面的砸店 后面的扔盒饭蓄意破坏,整个过程从下午四点引份开始仅持续了三分钟,然后就有计划的撤了,对吗?。

    “对”没错,我们已经查到五个人,三个厨师,俩保安,都这个。新世界公司里的。”杨所长想当然地说了句,如果惹了普通人差不多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更或者就即使不是普通人,这事肯定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明显惹得是很不普通的人。听三队高凤歧暗示这事上面肯定要过问,杨铮所长自然是不敢怠慢了。

    “我觉得呀,您忽视了一个重要方面。”简凡很严肃地说道。

    “什么?。杨铮惊了惊。

    “您想,从这儿到人才市场有三点七公里,他们去和撤都非常迅。这说明了什么?”简凡问。

    “说明了什么?”杨铮没明白。    “说明他们坐车去的呀?。简凡道。

    杨铮一下子被逗笑了,好像这谁还不知道似的。一笑简凡更严肃了。解释道:“这就是您忽视的

    “咦?您到底什么意思?。杨所懵了。

    “这说明有一个很重要的作案工具您忽略了。车呀。”简凡说着。指指后院那两辆厢货说着:“就是那两辆,厢里塞上人正好,干完就走,,两趟二十几个人呢,肯定两辆都去了。”

    “嗯,有理”这很重要么?”杨铮所长一听,颇觉理由很充分,光顾查谁的,到把这茬忘了。还没反应着该怎么办,简凡又教上了:“当然重要了,我觉得处理人还是小事。这作案工具是大事。”

    “什么意思?”杨铮此时听出话里有话来了。

    “您得暂扣呀,扣了这作案工具,您还怕他们公司不出面解决?将来就处罚也好执行不是?对吧”你光扣人不管用,几个厨师保安。人家回头就能招上,还不理你这茬了不是?可您看这两辆保温车,造价都在十万左右,他们舍得不。要舁款,我保证他们老老实实给咱们所里交回去。  ”

    简凡小声地、严肃地说着这件很严肃的事,杨铮听着扑哧声掩着嘴差点笑出声来,一思忖,还真他妈是这么回事,现在治安处罚也不那么好执行,比做买卖还难,人给你搞价搞来搞去,下一万罚单,肯定给你砍去不少,能收回的很了了。扣着车有所依凭了再下罚单,这办法还真叫不错,而且是很合理合法地不错。

    “您忙,,我不能再说了,我再说您要笑翻了,”

    简凡也嘿嘿笑了,明显杨铮看出来这小伙存心是来出损招了,搞的简凡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告辞着,那杨所长却说这建议好,差点让这不法份子钻了空子,扣,马上就扣”

    直把简凡送下大厅,还没出门就听着杨所虎气地喊着:“李一志、小商”,查查他们司机,后院的两辆厢货先暂扣回所里

    简凡出了大厅,人前头走着。看看时间已经到了上午九时四十分,估摸着今天算是全盘赢了,咬着嘴唇。忍不住地一路笑着朝大营盘街奔来”,

    ,

    每年从夏之交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引叭后都是人才市场的火爆季节,纹条三公里的长街也因为以背”场而火爆了,各类真假掺着的中介街上打着一溜招聘的标识,而人才市场里面天天比赶集闹,大小企业大小公司加上这里攒动着求职者,像草秋叶新一茬换了旧一茬。每天都是这么闹,没有人注意在人潮涌动着的大街上,还潜藏着一股暗流喷勃出。

    不过简凡奔回了大营盘街却是一眼看到领潮人,大红上衣、碧绿的水袖、腰如桶粗、头如芭斗的时阿姨,脸上带着那块伤疤,站在街上的回头率绝对过任何一位美女。不过绝对是个人见人躲的角色。

    就见得在此时时阿姨站在街北头招聘信息供求处前的流动保温车前。嗓门颇大的劝着:我说你们俩怎么不开窍啊,说了今天你们已经没饭可卖了,,不但今天,以后新世界就滚出这条街了,昨天生了什么事你们知道吗?自个打听打听去,把他们上到总经理,下到小司机,全提留回去了,现在公安局还在查他们呢,这回看守所是坐定了,谁还顾得给你们做饭?”

    “这,,我们,,我们签过合同的

    守摊的是一对小夫妻,男人看样老实巴交,弱弱地说了句,那女人倒也泼辣,不过和时继红这样比,实在也不敢泼辣,很难为地说着:“时大姐,你们咋闹我们没参与,,可和公司签过合同,你说这,”

    这是要直接借鸡生蛋,把原新世界的零售车收编到食尚旗下,时继红本来岩得可能不大,可简凡信誓旦旦说新世界开不了灶了才敢上街来试试,挨个说过去,差不多一口答应,不过肯定还是持着观望态度。留了条后路,万一新世界总部货上不来,也好转向不是。

    这不,时继红一听就这家嘴咬得死,劝着:

    “砸”我说你们俩木疙瘩怎么就开不了窍啊,新世界连自己都顾不着了,还顾得着你们这小户,看好了啊,平时就是十点开始送,上下不过十五分钟,,要是饭车没来。你俩傻站一天啊,,不吃不喝了。不顾家里娃娃啦”时继红做着劝说工作,话里多有威胁的成份。不过这俩榆木疙瘩并不像其他几家那么好说话,其实平时简凡就没忘搞点动作,这一个多月街上几家流动保温车见食尚的生意好,多少有点眼红,而简凡也私下里悄悄批给这散户一些出售挣钱,只要那个,多元经营的新世界稍稍出现故障。简凡只觉得策动这些挣辛苦钱的户简直是分分钟的事。

    三公里,六家,覆盖着这条街。从派出所出来俩人的分工就在于此。看样遇上钉子户,俩脑袋不太开窍的小夫妻死活没答应时继红。简凡这才现了,上前拉了拉时继红。时继红兀自气咻咻地着这俩老实人:别说我欺负你啊,为你们着想呢,一天两天不挣钱撑得过去。三五天个把月,看你们怎么过?”

    说着和简凡拂袖而去,留着这俩卖盒饭的夫妻面面相觑。

    其实说起来话大的时继红也有点心虚了,走开几步淹在人群里,时继红有点不放心地问:“六家,我可说通了五家了啊,就这一家壶关县的一对疙瘩,死活是不行气死我了,哎,简凡,有谱没?”

    “怎集没谱,,这盒饭能挣多少钱,也就三两块钱,素饭还不到这么多,这些散户自己做根本不利算。量多了怕憋家里卖不出来,量少了又戈不来,只有成规模才能挣点钱”他就想做他们自己也得有人呀?。简凡反问。一手挽着时继红,俩人倒像一对娘俩。

    “新世界那边怎么样?可别我费了一上午嘴皮,一会儿人家照常来上盒饭了,那咱们人可丢大了啊时继红不放心地问。

    “来不了了。估计这三五天甚真十天八天这块市场将要成为真空简凡坏笑着,抿着嘴。

    “怎么回事?咦?我还没问你才才干什么去了呢?”时继红问。简凡扶着时阿姨的肩,附耳过来。嘿嘿笑着说了一番。大致的意思是。咱们的前同行进门,那是堪比瘟神,不把新世界翻个底朝天三查五审估计轻易撤不出来。就这光景估计是没心思开火开灶了。就即便是开火开灶,他连车都被派出所暂扣了,还送个呀?而以派出所的办、案水平和处理度,恐怕这十天半个月是少算,等到那时候,这条街上的盒饭就都变成食尚牌子的了。

    俩不久前还商量过新世界竞争对手的作法,经营了五年之久,新世界培养了一批分销散户,也是采取集中制作,分散销售的办法,让销售户自己出资购买流动保温车,签订协议后供货分成,结,小户有零售收入,新世界挣规模效益,这种作法适合于市场需求集中的地区。说起来比开店还要 算,没用多久新世界公司就统一了这三条街的盒饭市场。

    不过这其中的漏洞也容易寻找,分销和总部是利益纽带,毫无诚信可言。时继红早知道简凡这脑袋鬼精,私下里没少打这分销散户的主意,只是没想到胃口大到今天看样是要一口吞了这个市场,一听唆导着派出所在新世界兴风作浪,时继红也乐了,仰着脖子哈哈笑了笑,今天可真算是扬眉吐气了。

    快走到店门口了,喜气洋洋的食尚早已装饰一新,送货车刚刚离开。时继红笑着突然脸僵了僵想起个什么事来,一把拽着简凡指着鼻子问着:”

    “我哪知道?我猜得呗,来一二十个人,当然是坐厢货最方便”就车在他们也送不来了。大师傅和送货的,都被派出所逮着做笔录呢。”简凡道。

    “简凡”我怎么觉得这事。咱们干得有点损了?”时继红气出完了。此时眼神里有点不忍,好像生生的从别人手里抢一块大蛋糕似的。

    “时阿姨,您不是个善男信女呀?您想想,要是不这么干,咱们就一老实巴交的老百姓,店被这么折腾一下,咱们现在就剩抱头痛哭了,能笑得出来吗?”简凡反问着。

    “倒也是啊”时继红拍拍简凡的肩膀,整整简凡衣领,只觉得这孩子虽然损了点,可也是迫于无奈,释然说着:“哎,我当了一辈警察。可不能临老了再当恶人啊”诈唬这几家卖盒饭的出咱们的货,我都心里有点不忍”这事呀,我觉的还是你考虑不周,早点和派出所刑警队打个招呼,请请大伙吃顿拉拉关系。今天这事完全可以避免的嘛

    “是啊,要那样的话,他们还敢来么?要不敢来,咱们有机会收这块市场吗?这就叫示敌以弱、敌出手后再后制人,最后来个釜底抽薪。我一听这店被人折腾了三回。我就觉得是个机会,怎么了时阿姨。您不高兴啊?”简凡得意地说着。当初第一次看这个店的时候隐隐就猜到了是有人打压小户搞垒断。第一天装修瞒着所有人加装上了监控只等着人上门,而且店里有意的放的全是女人,不管谁来看也毫无危险可言,只不过又是坑挖到了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此时意气风不小心把嘴漏了。看着时继红脸色变了。猛地省得自己失言,这些事,不应该说出来,

    果不其然,时继红恍然大悟,怨不得这小子根本不着急,敢是早有准备了,一生气伸手一揪,简凡猝不及防被揪着耳朵了,一哎呀就听时继红骂咧咧直往店里拽:“哟哟哟,我说你怎么不着急?早想好怎么整人是不是?”你个小坏种。就知道你当过警察的学不好,”

    “嗨嗨”别揪耳朵,你好像不是警察似的?”简凡任由时阿妖揪着,谁让人家娘俩这么劳苦功高呢。

    “是警察怎么了?我可没害过人,,这事到此为止啊,别再折腾人家了。”时继红说着。

    “那不行,左右两条街上,还有四家呢。”简凡心里还有想法。

    “咱们慢慢做就行了,非从人家手里抢呀?搞得我跟上你也成地痞流氓了。”

    “善良这么多年了,偶而流氓一下。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以后你想都没机会了啊。”

    “再犟嘴

    时继红一听权威遭到置疑,直接以对待胖丫的手段对付简凡,进门的功夫揪着简凡的耳朵,脑袋上啪唧啪唧象征地轻轻拍了两下。不料眼光投进店里,触电似地放开了简凡,俩人一时傻愣在当地。店里,顿时爆着一阵哄笑,张志勇、肖成钢、郭元、王明、高军几人指着捂着耳朵一脸讪笑的简凡,俱是哈哈大笑着,连胖丫也加入到此间的行列。敢一干人早在这儿聊不少时候了。66续续的这个时间起就要有客上门了,众人德笑了一番起来和时继红打着招呼,戏豫地说着这小子就是欠收拾,就得时阿姨这么敲打着。听话音只是路过看看,马上要走,不过肯定不是路过,坐了片刻不影响生意了,肖成钢上前来直拍着简凡:“锅哥,这次你躲不了啊,分水岭的店我们都知道在哪儿。怎么着,晚上摆一桌

    “必,”没问题。”

    “真想你”做的饭啊郭元过来了,老友见面抱了抱,笑笑。

    “我知道你不想我。”

    “我可带着一队的去啊,你要招待不周了。你看着办啊。”张志勇威胁着,笑着抱了抱简凡,两年多未见,只觉得有很妾亲近的话想说。不过什么也说不出来。

    “把我俩师傅都叫上啊。”简凡不忘安排一句。

    “嗯”张志勇点点头,都是一队出来的队友,感还是蛮深的。

    挨个出着门,或者就为来看看故友而已,一个说了句,笑了笑,招着手上了对面停着的车里,慢慢地消失地视线中

    “哟,心疼了吧,来这么一帮,集里等于又被抢了一回。”时继红故意在后打趣着。    “嘿嘿,生意这么好,咱不在乎”。简凡回过头来看,来了句鼓动,开口就是:“姑娘们,”

    一看时继红瞪眼,立马加上:“还有老阿姨们,今天的目标是七千份啊,这条街上以后只有一种盒饭,是什么牌子?”

    “伞尚胖丫带头起哄着。

    “是谁家的?。简凡鼓动着。

    “咱们的!”一下子群高昂了。一群大小姑娘们加老阿姨被这句鼓躁得啪啪啦啦鼓着掌,从来没见一天埋头苦干的老板这么拽过,一下子颠覆了印像,只觉得这样子端的是滑稽之至,,

    滑稽归滑稽,不过今天靠谱。这一天新世界的快餐车确实没来送货。六家流动保温车饥不择食,毫不客气地选择了上黄天野紧急配送来的货,于是,大营盘这条街上只剩下的一种盒饭可以选择:食尚。,如知后事如何,请登6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o8姗旬书晒讥口齐余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