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铁警振余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动门缓缓开启。沾着泥迹和灰尖的驶讲支队大院 忱钢、郭元从车上跳了下来,干这行久了都是白天有点迷瞪,晚上格外精明。不少抓捕和审讯都是在天黑后进行的,这也多年以来的重案队工作在每个人上留下的印记,电话里直说着时巧玲这胖丫哭哭啼啼地奔回了重案队值班室找郭元哥哥、肖成钢弟弟,还说家里出急事了,这倒把刚刚回这不久的俩人风风火火召开了。

    刑警这个圈子很两年前那场让全大原警界波翻浪涌的清洗之后。一个队里退的退、调得调、走的走。留的留,打散了不少,除了家人、除人嫌疑人,难得有几位经得起**叨的朋友,这个唠唠叨叨一辈子黯然退休时继红无疑算这其中的一位。

    下了车直奔着进一楼值班室,进门的时候时巧玲就坐在值班员的位置。一声嘤咛抽抽泣泣直扑进肖成钢怀里,肖成钢一眼看到了时巧玲青肿的眼圈,惊声问着:“这,,怎么了?”

    “呜,”呜,,被人打了,,呜,,他们欺负人,我妈,我妈她”时巧玲悲从中来,抹着眼睛鼻子。郭元吓了一跳惊声问,肖成钢更吓了一跳,一股不详之兆涌上心来,灵机乍现惊叫着:“你妈不在了!?”

    “啊呸,,你妈才不在了。”时巧玲气得翻白眼,直擂得肖成钢后退。

    “我妈早不在了。你知道我是后妈。”肖成钢嘿嘿一笑。一笑时巧玲大张着嘴又要哭,郭元笑了,这时胖丫闹起来不比时继红差,赶紧地拔过肖成钢问着:“胖丫,到底怎么一回事,你别哭呀?”

    “还能有什么事,我和我妈卖盒饭。被人打了呗。”时巧玲直接了当地说了,又加了句:“我妈被人脑袋上开了口,缝了好几针。”

    “不会吧?就你娘俩这吨位。这的多少人才打得过呀?不是你妈打你的吧?”肖成钢明显不太相信,徒笑着问着,这娘俩一个比个悍,经常吵得不可开交,经过缜密思考的结论是:家庭暴力。

    郭元嘿嘿笑了,捂着嘴低着头掩饰着,时继红当年是队里的老大难。谁也难管;而时继红家里也有这么个工作难、嫁人难的老大难,这事刑侦队里好多人都知道,一着抹的跟着猫儿似眼圈,再加上这足有三尺往上的腰围,比俩刑警捆一块还粗的腰,再悲伤的事生在她上也是喜剧。

    呜,,哦呜,,时巧玲一见俩的表怪异,生气,脸扭曲了,腮帮子一鼓,嘴一翘,眼一眯。哭声又起,边哭边拍打着肖成钢:“就不相信人”,人家被人打了,你们还笑,,呜,“不跟你们说了,你们也欺负我不理你们了。”

    “嗨、嗨,,我们这不是来了么?到底怎么回事,说说,,来来坐下”肖成钢拉着时巧玲坐下来了。其实要说关系甚至于肖成钢和时巧玲关系更好一点,这都来自于俩人都酷网游的缘故,一坐下来端着水。时巧玲长话短说,哭哭啼啼说着就业困难,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和老妈一起租个门面卖盒饭,门面的地方自然是在大营盘人才市场周边,谁可知没开几天就被一帮人闯进来砸了店面,打伤了人,还抢了辛辛苦苦攒的一万多本钱,由此可得的结论是。娘俩完了,血本都搭进去了,肯定完了……

    来之前简凡就三番五次强调,千万别提收入,就说血汗钱被抢了,仇富的悯弱是一对共生心理,人人都有。时巧玲抽抽啼啼地说着,不时地注意着肖成钢和郭元俩人的表。俩人的戏德渐渐消失了,代而言的是一脸同加愤慨,看样差不多就能拉上这些帮手了。

    说完了,肖成钢和郭元瞪眼了。肖成钢讶声问着:“不会吧,大白天抢了你们一万多?那地儿没巡警?”

    “四点五十分,正好是交接班的时候。”时巧玲清清楚楚分析了一句,一句说得肖成钢愣眼了,好像街巡确实是这个点。郭元却是更谨慎。生怕这娘俩急火了胡说:“你们报警不可能没人管吧?大营盘好歹也在市区,治安不能差到这水平吧?”

    言下之意还是有点怀疑,时巧玲撅着嘴说着:“说了他们都不相信我们被抢了,派出所就派了俩协警,二十几分钟才来,问了三分钟就走了。肯定都是一伙的,赶我们走呢?”

    一听肖成钢先火了,一拍大腿:“嘿,说得他们了得了,妈了个的,胖丫别怕,明你照样开门卖盒饭,谁他妈找事干死他。”

    “啊,你能天天守那场啊?”郭元噎了句,一句真噎住肖成钢了,瞪着眼:“那怎么办,时阿姨又不是别人。别管呀!?”

    “谁说不管了,明儿咱们跑一趟大营盘派出所打个招呼嘛”估计就是些小痞子捣蛋。可这些事你怎么办?要是派出所有意往茬道上拐。事后你连是谁都找不着,再说了,没证没据就店员的笔录,就凭这个定罪呀?”郭元向来比较稳妥,说的在理。

    时巧玲的眼神悄悄膘着肖成钢的义愤填膺、再看看郭元的稳成持重。此时倒颇觉得还是简凡哥厉害。把俩人的反应猜得几乎是一模一样。到了此时该亮底牌了,时巧玲吸溜着鼻子哽咽着爆了句:“我知道你们当警察的都没什么人味,我妈、我和琪琪姐都被人打了,琪琪姐是收银的,丢了一万多块正在家里哭得死去活来呢,,你们看着办吧。大不了我们仁人起上访去,我就不信没人管

    “谁!?”肖成钢和郭元同时惊声问,又被这胖丫吓了一跳。

    “琪琪姐,叶梦琪呀。你们装不认识吧啊。”时巧玲放了个雷子。志在必得。

    “不会吧,她不是在家乐和市当收银员吗?”郭元清楚。

    “自己看吧时巧玲把一个大屏3放到桌上。    郭元狐疑地接着,肖成钢大脑袋凑将上来,一摁调试到了视频截图。是监控的录像,很短暂,不过格外清晰,近在咫尺的店门哗声冲进来十二三个人。然后是掀桌踢人叫嚣着。几张狰狞的脸惊得客人们又是哗声往外跑,然后是那位吨位格外突出的时阿姨气冲冲提着大勺叫骂着,不过被人劈面照额头来了一下。立马倒金山一般后仰仆了,收银的和胖丫直奔上了拉扯,胖丫直抱着打人凶徒搬着胳膊使劲咬了一嘴,不过被人挣脱后重重扇了一耳光,就成边这个得了。而收银的被人重重推了一把到在一边。

    哄抢着散落仁地的大小钱币画面。郭元细细地辨认着被推进一边收银员,眼里冒火,扭过头看着肖成钢说了句:“是梦琪,张杰家的。”

    “我…… …”

    肖成钢两眼如火,瞪得溜圆。夺捏在手里青筋暴露,另一只手拉着胖丫时巧玲,悲愤地咬牙切齿:“走,抓回来我非活劈了

    时巧玲被一股大力拉着不由自主地起来了,郭元正待要拦,肖成钢怒目而视着说着:“郭哥,这事你要装没看见,我他妈以后不认你”张杰就倒在你我眼前,他老婆到现在还没嫁人,孤儿寡母挣俩辛苦钱容易么?眼摆着被人欺负了,这事你敢说你不管!?”

    “你他妈说什么呢?谁说不管了?你一个人抓得过来吗?”郭元也生气了,推了肖成钢一把,气忿忿地说了句:“把在家的都叫上,要干就干利索,钉得他们翻不过来。”

    ,我也去。”

    值班员也火了,撂下值班室。跟着肖成钢、郭元直下了重案队的楼。

    车呼啸出了支队大院,电话不间歇地拔了出去,散布在全市各区的同事,正吃饭着的扔下了碗,正回家途中一打方向、网着家口的扔下老婆孩子,二话不说直朝聚集地驶来了:刑侦三队。

    一队一组和一对搭裆的刑警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因为长期所处的危险和紧张工作种类使然,那份同志战友也格外地重,牺牲在任上的张杰是重案队的一面旗帜,如果他的遗属在生前这些同事眼里受到不公正待遇,那不啻于打到了重案队的脸上。

    于是,导火索从这里点燃了,从十几辆重案队专车直赴三队的时候开始点燃了,”

    ,,

    “我们在去三队的途中。”

    简凡悄悄地翻看了一下手机,是巧玲的短信,看了看又塞回了口袋。

    旁边就坐着时继红,对面就坐着刑侦三队的队长高凤歧,有过几面之缘,只要干上刑警这行多数人都有早衰迹像,高队长只要一思考,额头上明显皱着和年龄不相纹的深纹;盯人直视的时候,再好的朋友估计也能感觉出几分敌意来。

    比如此时就在盯着简凡,听完了时继红的叙述,又看了手机上放的同一份监控截屏,高队长斟酌了,额头上的皱纹锁了良久,想了想说了句:“好,可以立案,不过老时、简凡,咱们自己人不说外话啊。对于接案的外部非突恶**件,都耍由报案人提供办案经费,你们准备两万怎么样?”

    这是惯例,不成文的惯例,但是准备立案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那等是花两万解决了此时,如果追回被抢钱款的再返还一部分的话,其实相当于损失并没有多大增加。时继红一听完全可以接受了,看着简凡。不料头摇得像拔郎鼓,很不客气的撂了句:“没有。”

    “这,”寄队长一下子很觉得丢面子了,好歹给前同行莫大的面子,知道这货也是刑侦出没敢多要,这两万也并不冤枉,毕竟现在出人出事出力都需要钱。想了想让了让步道:“那少点吧,反正正义要伸张,经费这口我也不能不张。

    “没有。”简凡还是摇头,不肯掏钱。

    “嘿哟”高队长乐了,笑着道:“简凡你可太不给面子啊,你当过刑警你知道办个案子有多难。就你们这事,可大可搁派出所手里他敢给你拖到没回音,可你们这事和天天生的杀人抢劫强*比起来。还真算不上什么大事,又是一帮藏在旮旯犄角的小痞子,我得出动多少人多少车抓人呀?”

    “简凡你”时继红岳要表个态,不料被简凡的手势制止了,就见得简凡一欠子,正色说道:“这个事其实你倒贴我两万,你都能干。”

    “啊?什么?”高队长愣模着眼。怪怪地盯着简凡。

    “咱也是自家人不说外人话啊。”简凡学着高凤歧的口气道着:“抓这帮小痞子对于派出所来说还有难度,不过对于刑警来说,太小儿科了,逮着一个。就能挖一串出来;而且这事高队您不会看不出来,差不多就是生意场上互相拆台使坏,只不过手段激烈了点,打了人抢了钱了。不过也恰恰因为沾上刑事的边了,您想想,肯定是有人花钱办得这事。把这幕后揪出来,那您手里可有一张票了啊。”

    时继红和高队呵呵笑了,刑警这行里都知道这笑话,大部分称抓着违法乱纪的有钱户都叫票,原因是这帮人很有钱,很肥,其中的更深的意思就明了,你有票了。还怕没人给你经费给你钱?

    呵呵一笑,高队不以为然道:“那有那么容易,这种事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就抓了人也不一定能问出来。其实花上两万经费买个以后平安也就不错了。”

    “错了,一定能,现在不光是你们动手,重案队的估计要来不少人帮您的忙,你信不,就这类痞子到了重案队人手里,十分钟让他开口。”简凡轻描淡写的说着,时继红也一脸得色。两年前几翻部督大案都落在重案队手里,直接受到部级表彰,现在大原重案队的名字已经是如中天了。

    “重案队!?”高队长不得不慎重了,其实的决窍岂能不知,要两万不过是以防万一吃不着那头吃这头。而重案队掺合,这恐怕就是不给经费也得办办了。此时才觉得面前这位前刑警自己还是有点小觑了。又是怪怪看着。

    简凡迎着这位前同行的眼光笑了笑。像唆导肖成钢一般唆着:“我和时阿姨都重案队出来的,这点 人还是有的,我们找他们帮您的忙怎么样?连抓带审给你办圆乎了,这十几人,定个团伙没问题吧?这不能算到涉黑团伙里呀,那样的话又在您队里的考核上抹一笔吧?,,真找到肇事的,人在您手里。您还怕这两万经费没着落?我看再加个零没准都有人给队里提供。”

    呵呵”高队长不自地笑着。笑了若干回,简凡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也随着笑着,边笑高队边指着简凡说着:“真可惜啊,呵呵”你可是个当警察的好料了”哈哈”好,立案,我们全力以赴。重案队谁来帮忙呀?”

    “已经去了,最少应该有俩三个。多了嘛,就不知道了。”简凡道。话音网落高队的手机响着,一摸出来一接,嗯嗯了两声说了句马上就到,扣了手机又是看着简凡笑,看人家不动声色的样子还真看不出来能把重案一二十号警察调出来,这面子却怎么着也不能不给了。而且冲那几句高队也觉得这案子似乎确实是非办不可。    俩个人起要走,高队也起来,拿着做为证据的手机递上来,不料简凡回头一笑:“高队,这是储存证据的工具,方便您办案,交由您保存了啊,里面有存储卡,,我们静候佳音了哦。”

    说话着笑着和时继红告辞出门了。高队长此时才看手里这部手机,曲。陛的新款,一下子省得这崭新的手机好像有点说道,看看茶几上盒子。居然票还在,售价缆

    这是个不轻不重的礼,人之常。再一看票上的名,又把高队长逗笑了,赫然是:高凤歧。

    大营盘属于三队的辖区,干这事自然是义不容辞,而且证据如此联确凿,队长又亲临了现场,一下子把办案效率提升到了极至,用了不到一个时就查到了带头的是大营盘一带的痞子,叫赵强,绰号暴牙。比对了十三个人画面,其中倒有三个有前科的,这更简单了。

    挟愤而来的重案队刑警跃试,分了四拔人,连已经到一队的张志勇也带着几个人来了,差不多都在询问着叶梦琪的况,知道娘俩都住在时继红家里这才稍稍放心了,放心之后便是警车穿梭着出了三队。直奔已经掌握信息的住址。

    二十一点,高军带队逮着第一个。这位染着白毛的偏分头小家伙正在游戏厅里打拳皇,体貌特征太过明显,三下五除二被摁到了带回了车里,还没有回到三队就已经交待出了有名有姓三个,人。

    二十二一刻,郭元带队在新大新歌城逮着了一窝五个网了点小财搁这,比歌泡妞的家伙。没出歌城就交待了下午的事。还捎带着搜出来了十几粒摇*头*丸,钱还没过夜,差不多就被这伙货色都胡花得差不多了。

    零点一刻左右,三队出来的根据落网的交待,在汉府洗浴城逮着了和带头赵强最近的一位,姓楚名原生。绰号小白面,不过确长得黑不溜秋。光着子和一位小姐被堵在洗浴间里,又多了一项罪名,娼。

    凌晨四时三十分,终于在城南郊一所出祖屋里抓着了正和姘头厮混的赵强,这位暴牙哥被直接破窗扑进来了重案队员扑压在上,屋里搜出了几把管制刀具和抢来的现金四千多。押回三队忤枰咚咚预审室一阵奇怪的声音之后,撂了”

    时间估计得不错,差不多也就十分钟,不是命攸关的案子,赵强就收了几千块钱,还没抢来的多,自然没有那份保密的义务。

    打哈欠从预审室出来的郭元、肖成钢、高军几个人进了高队长办。高队就在沙上眯了了会,一群同行进门第一句就是:“撂了?”

    “撂了”郭元把一摞笔录一扔。问了句:“高队,这新世界喜纪兵什么来头?怎么搬得动这么多痞子闹事。”

    “哟,”这个不太清楚,小营盘路上好像有个新世界快餐做得不错”还不是想垄断这块的市场呗。”高队长客气地给几位烟,有的接了,有的人让着,一烟早抽着嘴干。点着火的高军评价着:“咱们警队家属开个。小店挣点容易么?这帮人也太黑了吧,砸店抢钱还打伤人,这事不能饶了他们

    “对啊,高队长,您可不询私啊。要是判得不公,我们再把他抓回来。”王明说着,一队来的。

    高队这回表态,白捡了个大便宜,表着态道:“能轻了嘛,又是管制刀具,又是摇*头*丸,又是娼,再加上入室抢劫,想轻都轻不了了”要是我高凤歧藏私了,别抓他们了,你们直接来抓我,别说这些痞子,就这个袁纪兵我也饶不了他,不管他是谁,这次钉死他了

    “谢谢了啊,高队,改天一块搓一顿。”带队的张志勇客气了句,招呼着几个重案队准备收队回家,又是一夜无眠了。正出门着高凤歧想起个事来,随意问了句:“志勇,你们重案队里原来有个简凡,你还记得不?”

    “简凡?”张志勇一惊,脚步停下了。

    “简凡!?”声音更高了一个分贝,是肖成钢。一听这名字有条件反,流口水。

    “简凡!?”郭元,王明、高军俱是眼亮了亮,想起了那张戏诗的脸。高军说着:“那是咱们警察中的明星。不过已经过气了啊

    “你才过气了呢,你还咽气了。”肖成钢不悦地呛了句。

    几个人你指我我指你各不服气,要以重案队和一队为两组比,这帮子乱哄哄开玩笑,张志勇奇怪地问着:“怎么了高队?简凡还用认识不认识呀,我们一块混了两年呢

    高凤歧一听果如所想,这下暗自庆幸没有把简凡拒之门外了,笑着说了句:“我随便问问,哎,对了。这店就是简凡开的。

    “是不是?不是胖个家开的么?”郭元道。

    “不不,时继红是店主。可老板是简凡,我昨天晚上还见人了,就是他们报的案。提供的监控,要不是这份监控,还没那么容易抓着人呢。还是咱们刑警警惕高啊高队赞了句。

    哦!?一干人眼睛有点亮,这个躲躲闪闪的简凡总是让人那么记忆犹新,除了肖成钢见过一面。辞职后不声不响走了再没见着,对于队友心里还真是有那么点遗憾。

    刚刚出了高队办公室,话题俱是简凡怎么怎么了,说着有人爆着哈哈哈的狂笑,一看是肖成钢又神经了,张着嘴大笑着,狂笑着。笑了半天看着众人都盯着自己,一下子又来了个急刹车,不笑了,看着众人语带不屑地说着:“奇怪什么,你们难道不高兴呀?”兄弟们,大喜呀,以后有地方吃饭了”哎。都回睡觉,我明儿就把他揪出来,让他亲手给兄弟们做上十几道。晚上等我电话,饶不了他。

    一说这,众人都哈哈笑了,笑着向外走着,出了三队还没上车郭元一下子停下脚步了,狐疑地说着:“哎,不对呀。别说摆十几道了,我怎么觉得咱们被摆了一道。”

    “怎么摆了一道?”张志勇倒没听明白。

    “你们看啊,简凡用的他娘的都是警察家属,咱们还不能不管。你们想想,昨天下午痞子捣乱。过了一夜就都进刑警队了,这等于什么,这等于咱们忙活了一夜,替他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以后这条街上痞子流氓见了他是绕着走懂吗?这等于把过气的明星又变成当红的新星懂吗?”我说呢,怎么这么顺当,没准就是简凡挖了坑引人往下跳呢”用得还是高精度监控探头。”郭元悻悻地说着,突然省得一晚上了蹊跷了,这么酣畅淋漓之后,总觉得一切就像顺水行舟一般。对于简凡唬弄人的本事是记忆犹新,不管边人还是嫌疑人,一不小心就着道。

    “郭元你这思想太暗了吧?”一队的高军不悦了说了句。

    “哟,”你一这么说,我倒觉得有点像了啊,不过这可得未卜先知啊张志勇笑了,现在是各队最年青的队长,接得是秦高峰的位置。而秦高峰已经调到了重案队。  此时俩个队经常搅和一块办案,倒大有亲如一家的感觉了。

    学生警出的隋鑫也凑闹来了,两年功夫早败练成合格的突审员”复皮子看样长讲了不少。笑着道!“我们分析的简几的心口叫我看一本心理分析说啊,炼狱出来的人,大部分上都带着一层鬼气,和常人不一样。”

    “别踞酸,什么意思?”肖成钢听不懂。

    “意思不可以常理而度之,简凡是咱们那届成就最高的刑警,可也是鬼气最重的”脱离了咱们这队伍,没准有一天他也将成为枭雄。”隋鑫很慷慨地说道,对于这个同学更多的羡慕。不过一说这观点没有相信了,咦呜一声喝倒彩,简凡上什么气质都有,估计不会有枭雄的潜质。而且肖成钢看着一帮同事都没往好处想,气咻咻指着众人叫嚣着:“算了,算了,今儿吃饭取消了啊,跟他妈你们在一块真兆郁闷,就把人不往好处想”,锅哥怎么了?胖丫没工作、琪嫂一直上得临时班,时阿姨是成天愁,这一下子解决了三个大难题,你们有本事怎么不帮帮她们”净会扯蛋,还鬼气,我看除了锅哥像人,咱们都他妈不人不鬼

    说着,气咻咻骂着,上车拍门而去。

    众人面面相觑都闭口不言了。小漳河一战成就了肖成钢、郭元、高军几个铁警的声名,支队后来重点培养的就是这几位年青人,这之中以肖成钢最为蛮横,继承了锅哥当年敢犟支队长和队长的优点,等闲没人敢和这货争执,不过今天好像觉的。扬长而去的肖成钢,说得也在理。

    ,,

    早八点,一切貌似已经风平浪静的时候,简凡安排了今天的加餐和送货事由,一切妥当看着轰轰的鼓风机和电蒸箱运作起来,看着一切差不多已经准备妥当只待出炉了,这才拦了进城的拉菜顺车进了市区,打的到了公安小区,接上了时继红,准备到派出所。

    刑警们干活有个好处,那就是不管多大事,影响再大你在事时也不会有什么察真,昨夜的一翻雷霆出击简凡估计当事人恐怕还都蒙在鼓里呢。

    一夜没有睡好,不过精神甭好的时继红上车直摸简凡的脑袋,直伸伸手指做了八的姿势,这差不多就是表达喜悦的方式了,那意思是,抓了八个。

    “越来越没长进啊”一夜上连几个痞子都没扫干净。”简凡却是说不腰疼的话了。时继红高兴之余。有点维护那帮小子了,不屑道:“得了啊,不错了,看,”成钢给的,把这小子整到三队挖了不少料。最低都够得着三年劳教,还给咱们追回来了七千多”

    时继红乐滋滋地拿着手机,给简凡看着一副拍照,缩在墙角,再细看是被错在暖气管上,再细看是一手抱着头,脸上表痛苦,正是昨带着的那位,嫌疑人详细况无从知道,不过已经知道抓回了八个,带头的也提留了。此时一看照片。触电似夺过手机来直接删之,看看出租车没注意,咬着耳朵对着得意洋洋地时继红说着:“时阿姨,就这么大点、事,还需要刑讯供?”

    “怎么啦?怎么了又?孩子就替我出出气,怎么了就?  ”这帮人就活该,,改天我把重案队这帮小伙都请店里,吃炖排骨,哼,惹老娘我,吓死他们,那什么袁纪兵啊,高队说了,今儿就抓他时继红义正言辞地说着,这会扬眉吐气了,一看简凡这小心小胆,不乐意了。拽着简凡问着:“哎,派出所咱们去干嘛呀?理他们那德?”

    “哎,”一定得去,至柔不票,至网无才,一味的忍让不对,一味的要强更不好,树敌太多是生意大忌,”咱们见见这位所长,给人家的台阶下,否则咱们将来没有台阶可上,对不?”简凡劝着这位老同志,时继红这回脾气转好了,反正是浊气长出好说话了,点点头,拽得了不的:“好,听你的,别对他太客气吓着他啊!”

    简凡一笑置之。颇觉得这位胖阿姨有点些地方和老妈很相似,最起码这增很分明、喜怒形于色很像。

    不一会儿到了大营盘派出,进了标着人具公安的小门楼,循着昨天俩位协警的安排到了治安室,那位叫李一志的协警值班,看着简凡认出来了,又看看额头包扎着的时继红,知道是受害人来了,到也不失几分客气,让着座位,翻着记录本。不料简凡一拍记录压住了说着:“我们直接见所长,笔录就不用做了?”

    “什么?你说见所长就见所长。你什么长?”李一志瞪着眼,不高兴了,找茬不是。    “我厨师长,行不?”简凡嘿嘿笑着开玩笑。李一志蓦地笑了 对于这个俏皮话脱口而出的小老板到是印像不赖,说了句:“心态不错啊。有些事看开点,见所长不是不行。不过得你们自己去说去,都买卖人,平平安安做生意多好”以后注意点别摊上这些烂事”

    时继红要说话被简凡拦着了。就见简凡笑着掏出个几照片来扣着放治安值班室桌上往前推了推:“谢谢李兄弟啊,不过今天还是让所长方便的话来见我吧,借您的吉言啊。我也是给他送平安来了,让他以后别摊上这烂事

    那协警哥们没太听懂。不过拿着照片翻看着,一看二看火了,边翻边火大地说着,昨天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有监控?啊?回头所长又得我们?,,这事办得,砸砸砸”,这可让我怎么说呀?

    “您不要赶紧去,还得被”赶快去吧。”简凡催着,那协警一看清清楚楚的截屏照片,有点慌了。直奔着出了治安室,上了二楼标着所长办的办公室,一眨眼闭门又开。一位穿着鲜亮警服的所长出来了。直进了治安室,国字脸,四方四正的国字脸,脸有点胖,眼睛被挤的不太大了,看样有点生气,照片拍在手上啪啪直响,坐到了简凡和时继红对面劈面就是一句:“你们怎么可以知不报呢?这要是误了案谁负责?”

    “昨天俩位去了五分钟就走了。没来得及说呢,这不我今天赶紧来了么!?”简凡故作迷糊,噎了句。那所长回头悻然瞪了协警一眼,直接了当了:“好了,知道了,你们等候通知小李,送送二位。”

    那所长看着木已成舟,有点追悔莫及了,起要逐客,这话一点也不客气,说着还给了简凡一个阶级敌人一般的目光。时继红不屑地哼了哼:“哼!不用通知了,刑侦三队已经立案了。”

    “啊?”,你们”那所长差点就悖然大怒,不过看这俩人有备而来的架势不知道深浅了,生生把火气压住问着:“那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好,那就是由刑侦三队来处理吧,两位。不送啊

    “等等,别急着走呀。”简凡蓦的出口,叫住了已经转而去的这位所长,对眼敌意很浓。简几直接了当地说道!“急着打嘲知万别急。说不定这个电话能让你比我还到霉。”

    那所长心里咯噔一下子,眉头一皱,一下子被说中了心事,看着这个平地冒出来的人,虽然一道疤脸。可看着面生的紧,不像个惹不起的主。这就问着那值班协警:“这谁呀?”

    “食尚老 …店是他开的。这个是店主。”协警李一志解释着。一听这份,所长的指着简凡不客气了:“把话说清楚,什么电话,我怎么听着像威胁呀?”

    “不是威胁,是危险,不是我们危险,而是你危险。”简凡冲了句。语气渐冷。回坐好,没看后这位所长。嘴里侃侃说着:“杨铮,男,汉族,现年昭岁,政治面貌,**员;一九八年参加工作。一九拟年入党,二零联年任大营盘派出所所长,之前以宣华街是派出所的指导员

    “等等”你到底什么意思?”这位所长一听是自己的工作简历,恐怕详细年份自己都没见这么清楚,一听这话重视了,回头坐回了原位,看着简凡和时继红,更有点拿捏不准了。

    “我的意思是呀,杨所长您四十多才混到所长个置,来之不易。您怎么可以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成就呢?,昨天下午的事关重大,您要真不重视起来,别说您一个小所长。就分局长怕都是担不起这个责任”简凡语重心长的开口了。时继红忍着笑侧过脸了,知道这货又要开始忽悠了,从昨个晚上开始。差不多忽悠遍了,就剩这最后一道了。

    “什么什么?”呵呵哈哈,”是吗?耍不你把就地免了职?”杨所长乐了,嘿嘿笑着,简凡要递烟,也被人家直接忽略之了。

    “是吗?那我告诉你这十三名里已经被抓了八个,你震惊么?”简凡开始布雷了。

    “什么?”杨所长吓了一跳。

    “三队的高凤歧队长,重案队秦高峰、一队张志勇,三个队长昨天晚上大雷霆,把这帮痞子从旮旯犄角揪出八个来,你不会不会重案队的手段吧?你觉得就这个小痞子收钱办事能扛得住?”简凡反问了句。那杨所长脸色明显地很不自然了。还没反应过来简凡又来一问:“杨所长,您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大火吗?”

    “这,为什么?”杨铮已经到了被动位置,弱弱地问着,简凡再一支烟,这所长糊里糊涂就接着点上了,吸第一口就呛住了,咳嗽了两声。

    得,六神快无主了,就见得简凡神神秘秘地指着照片上了一位说着:“当然不是您的问题,而是我们店里有一位女店员,她的丈夫原先是重案队队员,叫张杰,两年多前殉职了,部级追授的一等功臣,这么个同志就每年市局领导甚至省厅政治处的也要上门慰问,您说她的影响力大不大?”

    “这,”杨铮所长苦着脸,却不知道何来这一说,一下子分不清这形势的轻重了。

    “不瞒您说,这位叫时继红。您查查她的档案,是原刑侦四队,重案队预审员,参加过大原第一悬案晋原分局失窃案的侦破,您觉得这些小伎俩能瞒得过她么?”再退一万步,您觉得还需要我们出面吗?就我们这店员到重案队,到你们市局一哭诉,您说生在你们辖区的案子,您能脱得了干系,噢。对了,昨天拖延了二十五分钟才到现场。这事我一准谁也不告诉,”简凡缓缓而来,说得这杨所面色如土。如坐针毡,这差不多才是威胁了。

    “这,三队不是立案了备。这个”,这个。我们,哎哟,你就说吧。来这儿什么意思”,去去,小李。关上门,”杨所长会过劲来了。这俩人肯定有备而来,屏退了手下,征询地望着简凡和时继红。

    “是啊,:队立案了,可您也做个姿态呀?,比如这人还没有抓完。那你得赶紧跟三队联系提供点嫌疑人信息呀,对不,万一上面有人过问,最起码咱所里也是高度重视,高度配合了不是  ,噢,对了。我还给您留下几个。嫌疑人,您看”简凡说着变戏法一般又变出几张照片来指摘着:“这几个人是昨天一起来的,第一拔进店抢钱伤人,第二拔在店门口扔盒饭,这纯粹就是一伙有预谋,有目的的破坏行为,是个。犯罪团伙,重案队和三队正在全力侦破,这提供出去可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信息啊”我谁也没给。只给杨所长您了,再怎么说,咱以后在您的地盘还得做生意不是?”我建议您把这些都传讯回来,最起码也能给个治安管理处罚,是不?”

    第二拔附晾的照片,这是在窗口安装的监控,三个角度的监控都在暗处,把整个现场拍得一览无余。杨所长正自思忖着怎么办,简凡示意着时继红俩人起要走,杨所长也站起来了,简凡最的看愕这位所长还有所躇踌,走了两步又唆了句:“噢,杨所长,,我听说三队好像把个。什么袁什么兵已经审出来了,进了刑警队他可是洗不清了”您要动手慢了,这姿态可摆不出来了哦

    说话着,俩人背着杨铮所长笑着,开了门,网走两步杨所长追着就送上来了,直送出了派出所长大门,难道的是这杨所长也是个城行颇深的老同志,言语间自然还是谴责这干扰乱治安的肇事人。送出了派出所。简凡和时继红刚笑着走了两步。就听到了所院子里的集合哨声。夹杂着杨所长的话:

    “现在有确凿证据了啊,一组、二组、三组,按着照片,把昨天人才市场肇事的这帮人,查明份,都给我传回来

    俩人出了街口不远,早见得几辆警车已经从背后驶出来上街了,时继红笑着问:“这可是除恶务尽了啊。他们能抓着吗?”

    “能,别人不能,杨所长就能”,而且他知道在哪儿抓。”简凡笑着道。

    “他不会再和新世界串通一气了吧?”时继红最后留了一份担心。

    “不会,,相比自己来之不易的职位,新世界估计也就是点小钱收买。明显不到让杨铮卖的价码。而且现在三队已经抓了举事犯,取得了证词。”简几说着,其实看的出来,这个,大快餐公司和派出所也多少有点默契,只不过在这种利害关系面前,杨铮恐怕也不敢询私。就听简凡道出了最后结果:

    “所以,结果只有一种,不管袁什么兵。不管他送了多少黑钱。都要被保着他的警察出卖。这个与正义无关啊,是客观规律

    阳光明媚四月天,洒了俩人一路说笑的声音,好亮好美的天,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凹曰况姗旬书晒芥伞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