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章 做事知事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么事都是枯燥的。包括挣钱也一样,当然,不包括数侨那。

    黄天野还和往一样乐滋滋地把一包数好标好的零整钱扔给简凡,快餐这生意就有这好处,当天投资当天见效,而且这一个月来最起码黄天野的感觉是颠覆了以前的想法。两天没来这儿,汽修场墙壁都给粉刷了一遍,院子里重铺了一层水泥,牌子虽然没挂,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个什么像样的单位。

    而单位的领导涅,此时就坐在二层的中间一家,办公室卧室财务室综合一体,接着黄天野交回来的营业款大致一看,对了对当天的账目,眉头紧锁上了。

    一桌一一个保险柜俩椅子而已,房间里寒酸的要命,不过此时黄天野看锅哥可是带上了几分崇敬的眼光了。弱弱地问着:“锅哥”这个月能挣小十万吧?真牛啊,我这生意经也念了十几年了,就没成想一盒饭生意还能赚这么多?”

    “兄弟哎,你算的是毛利吸”这个月后十天倒是突破两千份了,可前二十天也就几百份,均现在。飞份,咱们盒饭的用料考究,利润在三成稍多点,也就是一天平均三千多块钱毛收入。”简凡道。

    “那也了不得,一个月九万多,**,,接近三十万的营业额,说出来吓死个人黄天野震惊得地道。

    简凡摇摇头,手里的计算器摁着详细算着账目:“大学城店面租金月均四千八,水电汽税以及其他乱收费两千左右,你现在雇的这十七个送外卖的连吃带工资一个月得两万养着,加工场这边连我七个厨师,不算我的工资,一个月少不了两万,这儿的租金交了一年九万,这儿的院子连装修带厨具三项电,花了三万多,还不带其他支出啊,前几天下了一场雨,一天就赔了四千多的食林”,你算算还能常多少?。

    “哎”长效投资嘛,三五个月过来绝对翻。”黄天野不以为然了,能顺利起步比啥都强,指望一俩月就挣钱那是痴人说梦。

    “好了,这你别心了,该说我们的事了,你准备跟本老板合作共担风险呢,还是准备本老板给你发工资?。简凡算完了账,合着账本,兄弟俩面对面坐着,看着黄天野的表,黄天野考虑也没考虑:“合作

    “那好,从明天开始,你提前一天把耍的菜、饭、、蛋成品量报过来,我这儿加工,每月加一成利润提供给你,你卖了就都是你赚的简凡很诚恳地表示着这份合作态度。黄天野细细一琢磨,知道简凡的精明不比自己差,翻来覆去一想开始翻白眼了:“哎,不对吧,这那是合作,整个把风险都转嫁我脑袋上了

    那样的话就成生产商和销售商的关系了,简凡可以按需生产,而销售不了,这风险自然就由黄天野承担了。

    “那算了,你那边弄支全部归我,我按月给你发工资,你和青青俩人,一月一万,怎么样?”简凡又提了另一种方案。

    两难!?虽然这薪水到比以前挣得还多了,不过让黄天野直伸着指头不知不觉牙齿轻咬着,在揣度到底那一种方式更划算一点,一个月的功夫食尚这小店跟个。造反派一样扩张到了十几个人,现时下正瞅着选选第二家店趔,前景究竟有多少现在黄天野还真不敢说了。

    “真你妈磨叽”你慢慢算啊”简凡催促着起要走,黄天野不迭地拉着简凡:“别别,,老板哥,你说咋弄划算

    “废话不是,肯定是合作划算,你只顾卖卖就拿得大头,你说刮算不发算。等于你一天挣两千,我挣一千。

    ”简凡道。

    “可,”那损耗还有那黄天野揣不准这里面问题究竟会有多大,比如万一报错的量、万一天气突变、万一来个什么大检查,一天的食材全赔进去太正常了。

    “我倒希望你死工资啊,就怕你不愿意  ,我问你,万一你再在大学城周边开个分店,或者在其他开个分店,地段好人多了,你算你那是个什么光景,,还有我建议你啊,给送外卖的不要搞死工资,工资成死数目了,人的创造就枯竭了。你知道为什么你送外卖的现在增加到十三个人了,每天送的也突不破一千份吗?就是因为死工资,他们第天给你送个三十来份觉得对得起你这死工资他们就不干了简凡指摘着黄天野的经营模式。人招的不少,不过并没有因为人多而数量大幅增长。

    “那怎么办?。黄天野问。

    “给新来的四百块底薪。以后改成周薪,每周挣一百,剩下的从外卖里提成,一盒一到两块,送得越多赚得越多,别害怕人家挣钱,人家挣得多了,你自然也就多了。对于打工的,你越快让人家见到钱越来劲  ”还有煤校、卫校、附中那几家卖盒饭的,想办法拉到你旗下,我就不相信我直接给他成品省多少事他不愿意,这东西就是量越大越发 算,  ,你回吧,连个娘们都不如,叫青青来跟我谈”我说老三,你有点眼光好不好,不要老想着沾小便宜。”简凡斥了一番,事实上也不愿意以工资的形式锁定黄老三,那样的话这小子八成也要偷耍滑。

    “谁沾小便宜了?合作就说合作的话,不要攻击我的人品啊。”黄老三看样基本确定了,不过不满意简凡说的话。

    “呵呵,,黄老三,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我问你啊,每天的损耗你克扣了多少你以为我不知道。一到这天黑你小子关门就把常下的饭一打包,逛上几个网吧,一眨眼就变成零花钱是不是?。简凡揭着老底,一听听得黄天野脸不红不黑,嘿嘿哈哈眯着眼笑,只当是默认了,笑骂了简凡两句老抠。不过简凡明显其意不在于此,反问着:“老三,咱们这盒饭又好又便宜,你能想着钻我的空子,就不能想想开发开发网吧市场,大学城周边多少黑网吧,多少傻孩子沉迷在里面不能自拔,那一群搞游戏代练的锁上门一周吃喝拉撒都在家里,你说那有多少张嘴呐,有多大的潜在市场呐?,,你走一圈递根烟打个招呼,每天多卖一二百份一点问题都没有”,你瞧你那点出息吧,店面上现在十几个人,才两千

    “对呀?我要是单干销售不管你逑这一块了,这蛋糕能撑多大还真不好说。”黄老三恍然大悟道。

    简凡这三言两语煽动好像又让黄老三看到了更大更广阔的市场,正找地方筹刚开第二家店的老三顿时沉浸在对不久将来钱途的憧憬中不能自拔了。

    简凡微眯着眼看着黄天野的财迷得,其实数小黄好说服,只要挣钱,他是啥都肯干滴。这么点风险相对于这么大利益应该不成问题,而抛开了大学城周边的事,简凡也能腾出手来干点自己的事。

    俩人正耍着小心机,院子里有人喊着:“老二、老三、出来接驾”

    是薛翰勇,简凡一听起了,黄天野看样算清楚账了,不迭地拽着简凡一起出来,嘴里道着:“好,合作,听你的,合作,说好了不能变卦了啊,我今天就让青青给你报明天要的量,上午十点以前必须全部到位啊,迟一点我扣你钱。特别是卤猪手、猪头,还有前天你做得那酱脖羊,不能一天才给那么点吧?”

    “其他没问题,卤酱不行,二十多个小时才能把味道浸进去,你让我给你半生不熟的呀?,不拖不欠啊,销售款一天一结,精确到几毛几分,少一分我停你的货,让你哭去吧。”简凡此时摆着谱,一甩手不理会股后巴结的黄老三了。

    黄老三瞪着眼悻悻骂了句:“真你妈抠门。”

    刚刚铺完水泥地的院子看着整洁了不少,粉刷过涂料的墙壁掩盖了此地先前的污垢,薛翰勇看得倒也勉强像个样子了,简凡迎上来了,薛翰勇一摞证件递了上来说着:“齐活了啊,工商、税务、卫生、质检、商标,公寻注册忙了我一个月啊,你小子怎么补偿我?今晚这吃一顿免不了吧?”

    “哎”哎”没问题。”简凡捧着一堆红绿蓝本本,一翻到卫生许可证诧异地问:“老大,这没来检查也能办卫生许可证啊?”

    “没上学还能办文凭呢?还不就俩钱的事”亏你还当过警察。”薛翰勇不屑地嘟了句,供职于房地产公司的薛老大对于这行估计是门清得很,要是这些证证让简凡去办肯定又是头疼抓脑袋。

    一看简凡和黄老三俩货兴奋地翻看着一堆证书,薛翰勇倒不以为然了,指摘着:“嗫”我说你们俩货,开个黑店挣俩小钱就得了,咋不是坑人蒙人俩钱呢?办这么多证干嘛,还开公司?还注册商标?”难不成就你们俩这得,还想搞个肯德基连锁?”

    “咦,就是亦  …这商标长得怎么像费胖子嗫?”黄老三一看商标乐了,一个白衣白帽的卡通厨师像,看那脸型还真有几分像费胖子。三个人嘿嘿哈哈开着玩笑,简凡也没有细说,这小门小户现在在见过世面的老在眼里怕是提不起来,又问了问门面的事,薛老大摇头了:“你说的人才市场那地儿我看过了,寸土寸金啊,租赁门面房是按平米计算的,的平米的一间房一个月3万租金,还不包括水电暖”

    “哪儿,大营盘那儿?”黄老三心里咯噔一下,敢锅哥又要拓展市场了。一问薛老大点点头:“嗯,就那儿,你卖个盒饭摆个地摊卖就得了,就这租金多少盒饭才能挣回来?”

    “锅哥,你真想在那儿发展?”黄老三此时不怀疑这能不能挣回来,而是怀疑究竟是不是要去,简凡无言地点点头,挣惯了大把佣金的薛老大自然不用懂盒饭生意的窍门。不过黄老三混迹大原久还是蛮有点经验的,提醒着:“锅哥你可别初生猪仔不怕虎啊,大原快餐三四十家,一家一帮子,都有各自的势力范围,大学城这边利润低没人抢”要搁市场、火车站那一片,别说卖盒饭挣钱,连拣破烂都是成帮结派,那地盘可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

    “这是社会主义法制社会,你说得跟黑社会样?谁信呀?我当警察我怎么不知道,切,”简凡不屑了,黄老三摆摆手:“得,要去的去,栽了别怪我没提醒啊。”

    “得了呗,我最不怕的就是这些。”简凡怪怪地说了句,拿着证件要走,不料被薛翰勇一把揪住了,一揪一示意门外:“你们俩,立正,给你们开开眼界让你们见见大嫂。”

    “耶,”简凡和黄天野一乐,俱作着口水外流状嘟噜噜发着馋涎四溢的声音,只当是恭维老大了。只见得老大一挥手喊了句:“略派,下来,”

    于是,门外停着的丰田佳美车门一动。伸下来一只脚,一只穿着低靴的小巧玲珑的脚,跟着是修长的腿,简凡和黄天野嘴里噜噜流口水的声音更甚了,越甚越让老大的得意之色更浓,男人都这货色,带上女友在哥们面前显摆一下子几个人轮番都干过这事,以薛老大为甚,黄老三刚刚悄声问了句,老大,这第几任了。一问立马挨了一巴掌,威胁的眼神示意不得继续这个话题。

    千呼万唤总算出来了,婷婷玉立在白色车畔,黄老三喉结一结巴嗝应了一下子,这妞可够水灵了,穿着衣服都能把人口水引出来。一侧头看简凡,简凡却不是垂涎三尺了,直愣愣地有点敌意、有点怪怪地看着老大女友。

    “介绍一下”薛翰勇网开口,对面的美女浅笑了笑打断了话道:“我认识,简凡。”

    这回,薛老大和黄天野同时“呃”地嗝应了一声,都看着简凡,那眼神八成怀疑是不是这家伙以前有过某某烂事正好和老大撞车了。简凡哟声吸着凉气解释道:“老大、老三,我拿我未来的老婆发誓啊,我和大嫂绝对不会是你们此时心里的龌龊想法。”

    “潞维你等等,你小子跟我来,”薛老大揪着简凡的耳朵不客气了,不理会这家伙哎哎求饶着直进了大厨房,把简凡摁到角落里不相信地问着:“说,你小子怎么认识的?亏我颠给你跑手续,敢你小子跟我相好还有一腿?”

    “哥必,,天地良心呀,怎么可能,认识而已。”简凡不迭地解释着,猛地想到了最好的解释办法说道:“这么说吧,她是九鼎的秘书,当时我整了个配方挣了俩钱,打过交道而已,不信你问刘香苑,她跟刘香苑是好刚训训口阳…8。0…泡书凹不样的体验!州,刀”

    “噢,”真的?”

    “真的,不信你自己问。

    “算了,饶你小子一回。我可好容县才追上潞潞啊,别给我添堵。”

    薛翰勇一听这等解释,好歹放心了,拽着简凡出了一层厨房 黄老三就凑上闹了,吧嗒吧嗒恬着脸和何芳略扯着什么,看来不用老大介绍了,早自我介绍过了。

    牛仔、高靴、工作衣,何芳维眼中的简凡也颠覆了以前那个阳光男孩的形象,那衣服换换颜色差不多能把简凡当成这条路上的护路工人,一介绍老大得意地说这何芳端早已是九鼎的经理助理了,早听说俩人速遁于某所酒吧,然后是一见钟,不过在简凡和黄老三看来,更愿意把这俩货当成酒后乱凑合到一块成姘居了。

    本来有点显摆的意思,不过看简凡有点不得劲,参观这大厨房很简单,简单得一目了然,何芳维几次搭讪简凡都笑而不答,看着简凡这么庄重矜持,老大薛翰勇到真相信简凡的话了。

    聊了几句,黄老三要回关门。简凡推托着准备明天的配菜,先自把老大这对俊男舰女送上了车。又侧头看看女友,问了半截何芳维又打断了道:“你都问过他了,再问我有意思呀?”

    “我问什么了?”

    “不就问我以前的史嘛,你以为我瞎了?”

    “呵呵”不,这次你可猜错了,我是说我怎么觉得你们之冉有点矛盾?别扭?”

    “他当然别扭了,他以前的两任女友我都认识。”

    “俩任?除香苑还有谁?”

    “你不知道了吧?他还追过九鼎的大小姐,蒋迪佳。”

    “哟,够拽得的了啊!?”

    “更拽的是,他还追到拳了。不过后来家庭原因吧,俩人又分手了”我都好几年没见他了,你一天老说老二、老二,我都没想到是简凡。”

    “嘿嘿”,我们一宿舍,他排行老二,人也够二的。”

    车缓缓地行驶着,几公里之后才真正进入大原市,一想到这地方就让薛翰勇可笑,笑着评价道:“你说这俩二货把店整到荒郊野外,干得还甭有劲,还成立个什么食尚快餐,注册个商标”这俩在学校时候就一对商啊。”

    “翰勇,你这次可走眼了。”何芳维欠欠躯,看看自己的男友,多有造化弄人的感触,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最不经意的时候和那位印象很深的人相遇,正因为相遇了才格外的关注了一下子,此时评价着:“把加工点放在这儿是个极高明的选择,你想想,往南就是大原的蔬菜基地,每天坐路边就能完成菜、、禽、蛋的采购,不但新鲜而且价格低廉,就这一块成本省多少?一到了这个郊外,水、电、房租比市里要便宜好几倍,经营的好了可以向市区扩展;经营的不好可以马上收摊没有更大损失”而且呀,我敢说这个生意,是稳赚不赔。”

    “哟”这我倒没有想到,敢你说这小子还有俩下?”薛翰勇一听,附合上了,知道女友一直在餐饮业里混,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不止这么俩下”哎,那呢?”何芳略又想起了临走黄天野殷勤送的一块酱,起把扔车后座的拿到手里,仔细嗅嗅,又捻了一块直接放嘴里尝尝,是牛,酱很浓的牛,但没有压住牛的味道,薛翰勇讨好似地解释着,这是酱牛。这小子是厨子世家,做的加外好吃,猪手、猪心、猪肝、猪头再加上酱牛羊,到他手里就能变成美味,这两年窝在桂园据说还做什么花馔,就鲜花大餐听说过没?

    “废话不是,满汉全席我都见过一半。”何芳略面对男友明显比较强势,不悦地被打断话了,不过一提花馔又是惊声问着:“桂园?不会是花馔楼那个大师吧?那是饮食界的奇谭了啊,据说花大师能做一百零八朵豆腐雕花。”

    “花大师?这名新鲜,不能吧?有那么拽?”薛翰勇自然是难以相信。

    “问问”打电话问问他。”何芳略唆导着。

    薛翰勇是有求必应,摸着手机拔了回去,嗯嗯了两句一挂电话,不以为然地道:“不是,他是简大师,不是花大师。  ”他说花大师是一个厨师班,不是一个人,我说不是了吧。就他那鸟样还雕花!?采花倒还差不多,嘿嘿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回了市里,薛翰勇还准备请女友一块泡吧去,却不料何芳潞急色匆匆推说有急事,临走了还不忘把那块酱郑重其事的放到小坤包里,搞得薛老大好不郁闷……

    把这一个月的账目又重新算了一遍,挣得不少,不过开销更大,一切都没有想像中那么美好。下了一天雨,赔了几千块的食材,还有一天停了两小时电,电蒸箱里的二百多斤大米全夹生了。直到查线路没问题简凡才省得是人为原因,问起了租房的旧房东,才知道还得按月给电管所收电费那哥们搞点小烟小酒,否则他一准掐你的电。别说外人,就自己人黄天野手脚都不那么干净,隔三差五都会虚报少报销售量,直接打进损耗里。

    这事偷鸡摸狗的烂事简凡都曾经干过,别人干自然也逃不过他的法眼,一个月见招拆招到也应付得来,只是算完了账看看自己的存折,有点应付不来了。

    房租交了九万,连装修带厨具添置工具又是三万,就办面前这一堆证证也花了七八千,现加上七个厨师、十几个外卖服务员和店面的消耗,细细一算,就有点咋舌了,亏得是每天那几锅卤酱味道独特给撑着门面,否则这盒饭生意铺这么大摊恐怕一年才能回了本。

    而现在最难的问题又难在产能过剩上了,俩个厨子做不出来,而七个练有素的厨师做现在每天的量就是小菜一碟了,除了炒菜稍麻烦点,米是电蒸、主要是红烧的炖,配料一准了根本不费什么力气,差不多都一天闲得发慌呢,每天一过中午十二点就都闲下来了。

    两

    如果维持现状的话,三五个月绝对能回本,七八个月盈利倒也可能。只不过仅仅局限于大学城周边的量也是一个问题,一到六月份高校放假,马上就是一盒饭也卖不出去了。总不能空等两三个月吧?

    如果再开点,房租、设备、人员从哪里出,原本前几天路过大营盘人才市场被那人头攒动的现场深深吸引了,那儿几乎都是腰包不鼓的盒饭消费群体,如果在那儿开点肯定是适销对路,可被黄天野和老大一番话说得心里犯疑了。倒不是担心有人惹事找事,而是这房租一个月三万多,再加上保温加温设备又得五六万,还有人员从哪里来都是问题。万一赚不了那就赔大发了,捎带着把加工场拖进泥潭都有可能。

    怎么办?

    简凡头仰着靠着椅背,空的房子,一到了晚上除了过路的车声基本没有声音里。隔壁来的乌龙厨师班一帮大小伙正在围着电视机看,声音开得很大,吃了一次亏长一次堑,现在每天都注意看天气预防,以防下大雨耽搁了生意。这些人差不多和自己以前一样,就是干完活坐等着发工资的主,这家不行咱换一家,明显指望不上替你心。

    不死心。简凡腾地从椅子上起来,关上了门安排着几位厨师早点休息,自顾自的下了楼,开了门到出来了车,恰逢着黑蛋和豆豆从路沿下上来,敢这俩也到路对面荒地里浪漫去了,说了句玩笑话安排着关了门,一路驾着破车往市里走。

    从南郊加工场到大营盘人才市场车程半个多小时,停到人才市场之前的时候简凡有意识地看看手机,这个时间还是可以接受的,如果盒饭运到这里再等一到两个小时,这期间肯定需要保温、加温或者恒温设备,而且人才市场这里的人会从上午九点直挤到下午四五点,周六周更多。此时处的地方都扔着不少未来得享清理的纸片,你随意拾起来肯定是某某人的简历。

    有点可笑,似乎很多年前自己也在这个行列里信心百倍地对着市场大厅里格子间一脸肃穆的招骋人恭恭敬敬递着简历,大部分时候给你一句等候通知的话,不过大部分时候都等不到通知。这地方看样比几年前自己来的时候扩建了不少,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不是人才多了,而是没工作的更多了。

    车停在人才市场的边上,翻了翻垃圾桶,几乎是严丝合缝自己的想法,几个垃圾桶都能看到自己想看到了东西:泡沫饭盒。细心的简凡拣出几个饭盒来,没有吃干净的米、菜看着有点脏兮兮,摆了几个蹲下来细细看看,做了二十年饭对于这些东西太过敏感了,捻了几粒剩下的米,有点粘,心有点硬,不用说用得是劣质旧米。又捻了几个饭盒的米放一起,根本看不出那怕一点均匀的感觉来,和自己用的牧米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常下的菜味、更不用说了,豆荚梗上能看到虫眼黑乎乎,居然有个饭盒里还常了一块,一看简凡乐了,一块带皮的猪上面倒有三根长长的猪毛。

    其实这就是每天来这里几千上万人的生活方式,几块钱的盒饭果腹,然后拿着一摞简历翘首以待,都是淘金来了,不过最后是大部分自己被淘汰了。侧眼看着三百米外斜对面和一家小超市并排着的门面房上写得招租俩字,简凡不管怎么想,这里都是一个黄金档位。

    甚至于会想到一个淘金的故事,说是一帮淘金人在一极度缺少淡水的以继夜的熬着期待发财,但其中某个有眼光的人却放下了淘金的活转向去寻找淡水,卖给这些淘金,结果呢?大部分的淘金客都发不了财,而那个。卖水的却是肯定发财了。

    那么这里的淘金的人才,最集的就是这个简凡想得兴起,又一定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有了大学城周围的市场反应,此时觉得投资十万在这里做盒饭生意简直和卖水是如出一辙。

    “呸,,妈的,真难吃

    简凡糊里糊涂想着,不知不觉把手里捻的米尝到嘴里,嚼着不对味才反应过来,不迭地吐了一口,一抬眼功夫准备起来,不过却是吓得一股坐到了地上。

    路灯明晃晃地亮着,来来往往车辆不少,而自己的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堆人,足有七八个男女老少。都诧异地看着,看什么呢?看一位大小伙在垃圾桶里拣吃的呗。饶是简凡伶牙利嘴,此时对着一双双同、关怀、可怜的眼神也无话可说了。

    正要起的功夫,一胖爷们看不入眼了,直递过来十块钱给简凡:“给,小伙子,拿去吃顿饭。”

    “我,,我我简凡哭笑不得,再看自己现在一社会最底层的打扮,人就当你当落魄的民工也正常。

    没敢接钱,一个老妇人收拾着地方刨出来的饭盒,敢是环卫工,回头拍拍坐地上发愣的简凡安慰着:小伙子,这可不能吃,吃病了可咋办?,,找不上活干别急,这儿找不上工作的人多了,明儿一早再来”啊,听大娘的话,老王,把你水壶拿来

    “砸,,这孩子,拿着,出门在外多不容易

    “就是,孩子多可怜

    说话着,十块钱给硬塞上来了,另一个环卫工的水壶递上来了,不知道谁又塞了一瓶矿泉水,也不知道谁又塞了五块钱,接着又从对面的小超市里奔出来一个半大孩子,怜悯地给简凡塞了一块面包。一干人还明待地看着简凡,有人提醒着,饿了吧,吃吧,快吃呀”    一直以来心里有点暗的简凡从来不觉得人与人之间,特别是陌生人之间会有什么真挚的感,不过此时此刻面对着一群衣衫并不光鲜的市民,感觉得到这些或老或少的人眼中都是关切,那是弱势群体给予一个貌似更弱势个体的关怀,一点都没有掺假,于是,这位学厨二十年的大厨不胜感激,啃了几嘴干巴巴的面包,吃得比大餐还可口,喝了几口水,大娘大爷叫了一圈有点感动地鞠了一圈躬,逃也似地离开了这里,连车也不好意思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