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章 蠢蠢欲破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华洋,山大勾攒脚,卤命饭份,快真,急着要“儿一

    “晋军,理工大昭号楼4室,排骨盒饭两份、红烧一份,急着要。快去快回,”

    “芳芳右这师大女生楼的你去,鸡蛋拔烂子六份,哇,这帮懒妞是集体睡懒觉啊。”

    “小朋,这份你送,十二份都在一幢楼里,”

    徐青青这清脆的尖嗓每喊一句。都有人应声提着包好的盒饭,跨上自行车飞跑,生意背起来是门可罗雀。而一好起来又是应接不暇,最起码现在就应接不暇了,店里只剩下她和黄天野俩人在招呼着客人,临时招来的六个。人每到快吃饭的时候来回穿梭于各学校的宿舍楼和教工楼之间,原来是闲得要命,现在又忙得要死。

    眨眼间又接了个电话,经管院某幢宿舍楼又订了四份排骨卤盒饭。抬头问忙得不可开交的黄天野。这货一揭桶盖,悻悻地说着:“送个呀,早完了”,等十分钟,,哦哟。锅哥这干啥呢吗?还不来…

    徐青青赶紧地不迭地解释了几句好歹安抚了定餐的客户,放下电话帮忙来了小店里里七八张桌子坐了倒有二十多个人,门外还排了张桌也坐了三两个人,装修之后的店面根本不见了厨房,整个店面成了一个通间,除了七八个一人抱粗的桶都是做好的菜,剩下的就是桌子,初开的时候黄老三尚担心空桌浪费,不过现在是只嫌地方狭小了。

    网开始俩天大锅的卤猪手和头就摆在店门,冲着氤氲的香味倒也招徕了不少过路人,其结果是卖完了。米常下了,没几天连这道工序也省了,冲着这味道也认识这盒饭、盖饭的味道了小小的店面根本容不下如潮而来的人群。

    而外卖多亏了青青,当学生的都有一帮子室友及死党,青青调动了同宿宿舍的姐们帮着送名片大小的送餐电话,而这帮姐们也乐得帮青青创业,每人再撩拔上几个小男生,十万份送餐的小广告没一周被送进了各大院校的宿舍里,而代价非常低廉。不过是请这些死党蜜友搓一顿而已。

    现如今这懒汉生活是一种方式和时尚,偶有尝试一下的,虽不觉得惊为天人可也觉得物有所值,一来:去除了店里发售的份饭,外卖倒成了销售里最大的一块。

    十万份小广告效果虽然不那么明显,不过就引来的这千把份再餐就够这几个人受了。不到一个月功夫。这不起眼的生意倒红红火火。

    吃着、说着、捎带着还能卖几瓶啤酒白酒小凉菜,边走边来,分饭的黄老三忙得满头大汗,一会儿接电话记录,一会儿忙着收钱的徐青青也是忙得焦头烂额,这不又是忙上添乱。大块朵颐的一位爷们喝得兴起。高喊着:“老板,,卤再来一份,这他妈地道

    毒老三忙中解释着,没了,卖空了。那客人不依着,吹胡子瞪眼叫嚣着:“什么人呀?怕不给钱咋地?”

    但凡这开店总要碰到这号蛮不讲理的客,黄老三也不是善茬,撇着嘴提着勺正准备对骂俩人,女友青青剜了一眼,生生地让黄老三把火气压下去了,接着就见得青青陪着笑脸说着好话安抚了那爷们一番,好歹这爷们不跟小姑娘计较了。

    回头青青指着黄天野了句。没生意你脸发绿,有生意你还敢扮黑脸,没人了再收拾你这忙得连教育男友的功夫也瞅不出来,网说了句又有客人喊着要啤酒,青青霎时脸一变,风满面地笑着提着酒送上桌来了,网一放下看着黄老三家那辆小厢货停在门外,扯着嗓子又喊上:“天野,锅哥来了,快帮忙下饭

    哦”黄天野一省得饭来笑着。等网一出门,寒还料峭着的季节简凡光着膀子个破坎肩提着个不锈钢大桶直送进店里,穿上衣服倒也不看着简凡有多强壮,但这一露膀子,有棱有角的肌看着油色反光。还是颇有冲击力的。

    这倒把黄天野看得傻了傻,等着简凡提着三桶卤、红烧进了店里放好,回头弱弱地迎上来表达着尊崇道:“哇哦锅哥没发现你也是头牲口啊,以前光股在宿舍数你又白又嫩,嘿嘿

    黄天野说着,忍不住毛手毛脚摸摸简凡,被简凡一脚踹过一边了。

    “你要早起晚睡连干三两年,你也能成这样。”简凡笑了笑,这是警察和桂园几年留下的生活印记,抹也抹不掉了。出了门驾驶室里提着外披上。看着这火火的小店也是心舒畅了不少。意外的是周六周的销量比平时倒增加了不少,还额外地加了两百多斤,一下子没忙过来。

    吃着的、抹嘴结账的、结账拍股走人的,还有继续进来的 不一会送外卖的进门交了钱又接新单跨上自行车飞跑了,香气氤氲的小店里。几大桶简易的菜肴变成了徐青青腰里鼓鼓囊囊的一堆一把零整钞票。忙着的功夫简凡也站到了桶跟帮上忙了,六块一份素菜份饭、八到十六块一份的荤菜份饭,使用的都是不锈钢饭盒,几样荤素搭配看样黄天野干了一二十天已经是轻车熟路。

    生意,总算开张了。    生意,其实就是卖东西,简单之至,小店里的清爽整洁,台面的干的掂量掂量的学生以及学生家长,十块八块在这儿朵颐一番当然是不二之选了。

    徐青青很出彩,此时最起码在简凡的眼里看很出彩,招人揽客,上菜利索,算账头脑清楚,而且这外卖差不多都是这小姑娘在学生群里整起来的,连招得人也有几个是在校学生,看着这姑娘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外卖,简凡打心眼里也喜欢这姑娘的利索泼辣劲,和桂园里的豆豆有得

    拼。

    “哎,老三,今儿周六怎么比上周额外多呀?”简凡随意地问着,捋袖给一位客人切着卤。黄老三边着客人抄饭边说着:“你想想当年咱们怎么过的。你就应该知道这里的潜在市场有多大?”

    “井么意思?”简凡问。

    “好吃懒作,好逸恶劳,晚上玩得不睡,早上懒得不起,咱们这外卖一多半都是直接送宿舍了。那时候费胖子你还不知道什么得,醒着时候看毛片,睡着时候梦遗,睁开眼就吃  ,呵呵”黄老三笑着道。这倒是实,一帮错过饭!,旧;霾觉的学生弟妹差不多是小店的忠诚客户群了,何况学骸以叭菜也并不见得比盒饭便宜,味道就更不用说了,吃过的一辈子都忘不了。

    只言片语间能看得出黄老三的兴奋,刚开门时候一天不过三二百份。如果不是那几锅卤味道支撑着恐怕本都顾不住,粗粗一算,现在的店面八个人,厨房俩个人,一天得卖到的0份往上勉强够本,不过在黄老三和徐青青俩人对学校市场的大力挖掘下。看来节节攀升的销量已经没有悬念。

    简凡看着笑意一脸支应店面的黄老三,心里暗暗觉得第一步走对了。上学的时候就在宿舍楼里走门串户挣零花钱的黄老三对于市场反应以及怎么钻空子绝对是个。天才,曾记的那时候一逢考试,黄老三连老大薛翰勇的笔记也能拿出去换回烟来,像这样的营销天才卖个盒饭自然是小菜一碟了。

    “老三,这量还得加加啊,人手没问题吧?”简凡来了句鞭打快牛。不过不用鞭打,有钱绝对能拿黄老三推磨。就见得黄老三不屑地道:“没问题,明天就再增加几个人。我们已经忙不过来了锅哥就怕你做不出来呀,你们俩人行不?”

    “我怕我做出来你卖不了,做你不要考虑,关键是你卖不出去。放一天可就赔了简凡打着预防针。

    “切,就这水平,你做多少,我卖多少,不行下个月我再盘个店。”黄老三指着这些菜,信心十足地道,不过想起锅哥和自家叔就俩大师傅,半上午还得店里的去帮忙,要不是锅哥像个牲口似地干活,这两千份都有问题,这倒关怀上了:“锅哥,咱们悠着点,再找俩给你帮手的,虽然你很牲口,可别累着了啊。”

    “你小子是怕摇钱树倒了吧?”简凡笑着损道。

    “哦,这么了解我?那我就不辨解了,体是本钱,有本钱才能挣钱啊,你这四五点起收菜开始干活,一忙就是七八个小时重活”我看着都怵啊,要是大厨都你这样。我宁愿不学那玩意。”黄老三说,这回怕是真关心了,厨房里的活都说累不着人,可看过锅哥这大厨做饭能吓死个人,一锅菜进半桶油,食材一到就是几大海盆,炒菜的直接是大锹翻搅,比在费胖子婚礼见过的那玩意还要苦重几分,纯粹就是个重体力活。就自家叔拉出来也是个一个月得两千块才能养得起的厨子 到锅哥手里差不多只能是洗菜配菜的份。

    “呵呵”习惯了,十八个小时的活我都干过。老三,我招的人一会儿就来了,我去接下,明儿开始你给我泼了命卖,把你的话翻过来,你卖多少,我就给你出多少,乌龙就是厨子老家,招上百把厨师一天做十万份都做得出来”简凡说着看看手机,时间快到了,抹抹手安置着黄老三和徐青青俩人,出了店门直驱汽车站。

    黄老三徐青青俩人直忙到午后才歇了口气,一块、五块十块的小票子数了几扎,直数得黄老三眼睛快成一条线了,徐青青瞅了个空问着:“天野”我怎么看着你锅哥郁闷的。一天净知道钻仓库里炖炒菜蒸米,晚上还就住那儿。”

    “子非厨,焉知厨之乐他就好这一口。”黄老三沾着唾数钱。头也不抬文诌诌来了句。

    “那他连女朋友也没有?怎么也没个人来看他?”徐青丰看样对这位给小店带来生机的锅哥也渐渐地关心了。

    “呵呵”擅长和不同女人相处的男人,最终学会的是享受孤独,锅哥是阅尽美色不思了啊,嘿嘿”黄天野但凭自己理解扯着。徐青青收拾着份餐盒一筷子掷过来啐了句:“去死吧你。”    黄天耸笑着扎着钱,不时地看着糊里糊涂泡上的这个同居女友。干活勤快、挣钱心眼多,遇上的女人里还没有这么适合当革命伴侣的,听着女友对简凡格关切,也打上预防针了:“哎,你一直问锅哥什么意思?警告你啊,他可是个吃干抹净立马溜的主,不知道坑害了多少无辜少女,,你不会想甩了我吧?”

    “少来了,我怎么觉得你才像那种人。”徐青青笑骂道。

    “什么眼神,像我这号长得就像坏人的主,根本没那机会黄天野道。

    “是吗?要有机会,你还想怎么样?。徐青青斜忒忒瞪眼。

    “嘿嘿,我什么都不想。我的世界里只有你啊”现在是会做生意的女友,将来是会挣钱的老婆,我那舍得甩你”黄天野道。

    “这还差不多,,我本来想给锅哥介绍个女友,听你这么说,算了

    徐青青听得男友一说往事,到不再这份闲心了。

    车站里人头攒动,好容易才在路边找了个停车的位置,为了省钱,把黄天野家这这辆长安小厢货当平时买菜和代步的工具了。

    来接的是黑蛋,说实话,一天几大锅菜轮番出来,黄天野家叔这年纪也不算小了,而且生打生人也不好使,不自然地想起了桂园打下手的黑蛋,这小子跟自己混了两年多。一把子憨力气,正是干这活的最佳人选,何况简凡还有点私心,黑蛋一来肯定是股后带着小尾巴,那豆豆肯定是也跟着来了,一下子多了俩熟练工人,岂能不乐乎。

    等了半个多小时,途中打了几个电话,人支在月台上看着先看到黑蛋下车,后面拉着豆豆,简凡这倒乐了,直奔了上去,黑蛋也同时看到简凡了,高兴地挥着手,直奔上前来三个人抱在了一起。

    乡里乡亲的向来没那多废话,乌龙的这一村一乡伙计出门干活差不多都是一个,趟路的,觉得能干了一个电话回去就是一窝来了,这之中长年累月建立起来的信任却是什么也代替不了的。

    哟,抱着的时候简凡眼愣了愣。后面又跟着下来仁,大瑰、海军、马棚仁厨子也来了,一惊讶看着黑蛋问怎么回事,就现在这生意,养这么一窝厨子可明显还有困难。

    “噢,我说我来,他们就都跟着来了。”黑蛋直接了当说了句。大极还是沿着乌龙的叫法,称呼着小东家,很恭敬,老家对厨子师徒名份那一说还是有点影响力的,牛海军和马棚期待地叫着师傅,似乎生怕被赶一样。

    “这,”简凡一手揽着黑蛋。一手揽用,泣互。有点诧异了!,你们纹来,不把乌龙班都扯剁经理能同意呀?,再说就冉意也忒不的道了吧?”

    小东家,你一走我们就惨了。好像听说宋经理和什么外商协议没签成,回头牛经理把火撒我们上了,三天两头挑毛病,不是骂人就是扣工钱,过得憋火。”简大接讪讪一脸难色说着,

    “师傅,没你那几道大菜撑着门面,我们和人家桂园厨师班没啥两样了,不金贵了人家自然不把咱当回事了。”牛海军说着。马棚看着简凡脸上的难色,这个子心里灵活,弱弱地问:“师傅,你不是不要我们了吧?”

    “其实人干活就是干个舒心。不能活也干了,骂也挨了,不把咱当人看呀?。牛海军说着。

    “走吧,看看你们再决定吧。这儿挣得钱不一定比桂园多,可比桂园肯定要累,你们看完了自己决定”走。”简凡招呼着众人提着行李。这帮子四海为家的爷们痛快,直接是卷着铺盖卷看样是投奔来了,油腻腻的铺盖卷,泛黄的胶鞋和带着污涛的衣裤,看得简凡有点眼酸。

    不过几位曾经的徒弟倒新鲜。豆豆坐到车前座,四个男人挤到了车后座,一路上黑蛋又吹嘘当年在大原咱哥们是如何如何了得,而旁边几位明显不太相信,个个。看着高楼大厦呕舌惊叹,豆豆却是和师傅瞎拉扯着。直说师傅一走俩月,菜做得直下了个档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说到这事黑蛋、大愧、海军几人都凑上来附合,直要把师傅捧为天人了。还当是师傅藏了什么私。

    一听这话简凡笑了,笑着道:“原因很简单,我问你黑蛋,拉泉水那道工序是不是省了?”

    “啊,省了,牛经理说费事费工费油。脱裤子放呢。”黑蛋的话引得大家哈哈一阵大笑。

    “这就是了,花馔最能体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作工,山泉水清花泡瓣和自来水泡出来的完全是俩个样子,外行还好糊弄,可内行就不行喽,口感差个档次。现在会做的人不多,会吃的人可多喽”偷工减料一开始,那就开始跟自己过不去了。”简凡评价道,一语道出了其中的关窍,听得黑蛋悻然一脸,搞半天原因在自己上,众人正七嘴八舌说着到闭了活该的话,简凡想到了这茬,又是问着:“哎,你们来跟牛经理辞行了没有?可别整个我挖人家墙角啊”还有你海军,牛经理那么看重你。你这撂挑子走人可有点不地道了啊。”

    “说了,老规矩,扣了我们一个具工资没发,让我们滚呢黑蛋道。

    牛海军一听问到了自己,也苦着脸道:“其实经理就看重你一个人的手艺,我们都配菜的。你一走我们也不值钱了,,我和马棚也想好了。反正搁那儿也干五六年了,没啥大出息,到那也是做饭的,还不如搁大原城市里找个活干能长长见识呢。”

    “小再家,咱那店叫啥名?这开的可够快了啊,你这才走多长时候大瑰问了句,看着这车行驶的方向是向城外,越来越荒凉,明显不是繁华的地段,心里暗暗的犯疑。

    “嘿嘿”,到了,店到不大,厨房大,,进来吧

    五个人面面相觑下了车,此时处的地方已经是环城路边,远远地能看到大学城的建筑,而眼前这幢建筑像是个年久失修的荒宅,确实很大。比个足球场还大,斑驳色的铁大门,更离谱的是,门口还堆着旧轮胎,路面上还有油污,除了靠路比较近之外,孰无可取之处。

    咣当一声刺耳的响声,歪歪扭扭的大门开了,偌大院子里四处刚刚清理的油污,没错,是汽修厂。

    “别惊讶啊,这就是个汽修厂。到闭了,我现在做的是盒饭快餐生意。这儿是总部,煤校门口的大学城边有一个店面,可能近期还要开一两个分店不怕你们笑话啊,我现在在大原还开不起大店面。所以只能一个月八千租这么个地方了,把厨房和店面分开后,那是进可攻退可守,不怕赔钱”,来,看看厨房”

    简凡带着一群卷铺盖的爷们推开一层的门,景像顿时大变了。

    框架式的结构没有墙了,顺着一面墙一溜全部是锅灶,这大锅家伙大枫和黑蛋熟悉得紧,就是乌龙常用的那种大锅,小的装七八担水、大的装十八担水,直接煮一口劲斤的猪褪毛都没问题,空的大家里。除了锅灶还排着一大溜一人粗的不钢桶,简凡一介绍说着:“饭和菜用这个运到店里打包出售,那一间隔离的准备做卤坊,忙不过来,量产的少,厨具厂过两天还要给咱们定做一批灶,条件就这样,很艰苦,本来我暂时养不起你们这么多人。不过都来了,咱们就拼一把。因为来这儿赔了一个月工资。我给你们补上,每月工资不事后发。咱们提前发,具体数目以你们原来的水平为准上浮一部分,而且我把丑话说到前头,我现在心里也没谱。很可能能创个小牌子,也有可能过不了几个月就到闭了,不过大家放心,工资一分都不会少你们,提前给你们发怎么样?说说,愿意留下欢迎,不愿意留下,我送你们走。哥现在穷啊,不过也给你们垫路费啊

    黑蛋看着简凡征询着自己,一搂豆豆不介意地道:“我那儿都一样。

    大枫也没多想,笑了笑道:“我留下吧,还是和小东家一块快活。”

    牛海军和马棚俩人互看了看。点点头。条件无所谓,反正厨房就不会是个干净清洁的地方,主要是工资有保障了到放心了,也点点头,答应了。

    “好,你们自己动手啊,都是大师傅我就不招待了,菜米都现成的。自己做着吃。豆豆、黑蛋,一会上二层收拾房间,海军你们几个打扫卫生,二楼睡得那位叫黄师傅啊,咱们的新人”我给你们拉去,先安顿下和

    简凡安排着,几个人早把铺盖卷一扔,蹭蹭蹭一抽菜刀案子上一搁。麻利地准备上了。出了大门。不想这准备找一俩个帮手一下子来了一窝,光这帮子工资一月得一万多。说是这段时间挣愕不少,不过花得更多,驱车起步的简凡觉得心里压力徒然增大了几分”,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比此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