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真爱不腼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      ,

    简莉脑袋上围着毛巾,手里举着大笤帚,着哥哥的旧外从小卧室伸出脑袋来喊着,提前从乌龙走了一天还当是凑空来大原玩玩 现在才识破老哥的恶毒用心了,敢是抓了个劳力来平安小区给打扫家里来,两年没怎么住人的家里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光擦桌拖地的水已经倒了若干桶了。

    没音,简凡没回答,简薪有点气愤地噔噔地进了厨房、又进了书房,没人,奔进了大卧室,一看,捂着嘴立马笑得咯咯吱吱直不起腰来。

    只见得老哥对着一件白色的内衣发傻、发愣,女人的内衣,雪白的颜色,而且是如获至宝地捧在手里,像揽着一个如玉佳人,一见得妹妹进来,有点慌乱地捂在前,妹妹一笑,又觉得这么着颇有不雅 赶紧地塞进衣柜里,尔后是有点糗色地看着妹妹傻笑。    “咦哟,哥你不会有内衣癖好吧?”简荷嘿嘿吃吃地笑着,又是八卦地问:“杏儿姐的?”

    的凡摇摇头,很神秘,很幸福。

    这是雪藏在心里的一段秘密,这间房子里,有过和蒋姐最温馨和最浪漫的一段回忆,那件估计是疏忽丢下的内衣,成了睹物思人最好的寄托了。

    “哼,”简莉一听生气了,没好气地剜了哥哥一眼道:“天下男人了,除了爷爷和老爸,没一个好东西。”

    “管得着么你小丫头片子。”简凡悻悻的了老妹一句,再厉害的哥恐怕在妹妹成前也没啥威风,简莉立马冲着哥哥的软肋来了一下:“好啊,我告诉杏儿姐,要不我告诉妈”

    “你”你这不找刺激不是?”简凡瞪上眼了,上前一把揪着妹妹指着鼻子威胁着:“乱嚼舌头小心我揍你啊。”

    “哟!?急啦?”嘿嘿,,知道急了就别长那根花花肠子。还敢威胁我,我现在就打电话”简莉一把打开了哥哥的手指,俩人从小到大互相威胁,从来都是旗鼓相当,谁也不惧谁。

    “好好,哥怕了你了。”简凡赶紧地摁着妹妹的手,口气换了:“很久以前的事,你也知道你哥以前是风流倜傥,是很多美女追逐的对象”哥现在成这样了,就回书回忆以前的幸福时光,这怎么了,不违法吧?”

    悖”看你是贼心不死,其心可诛”哼,我要是杏姐,我就不理你这号花心男,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啊,连杏儿姐都知道,除了刘香苑,你还跟那谁谁谁关系不清不楚,杏儿姐说那时候隔三差五都有美女到什么重案队找你”简莉揭着老底。

    简凡立马否认:“胡说,别人诽谤。你怎么也跟上凑闹?”

    “哥,你不知道吧,你以为女人都那么好哄呀?,杏姐死党那么多,还都是一个队里的,你真干点什么能保证密不透风”嘿嘿”我听杏儿姐说就有她的死党把你和俩美女见面的场景照回来给杏姐看,哈哈”哥你当年边都是警察,都是密探,就那俩女人,查个详细信息太容易了吧,我都知道,叫什么”蒋什么,可漂亮了是不是?”简莉头上围着破毛巾,嘻嘻哈哈地逗着老哥,

    简凡先是糗色接着怒色,待妹妹把原委一说,又是愕然一脸,不过经历的鬼域伎俩多了,立马省得这其中的小动作在什么地方,以当时杨红杏的号召力,恐怕调动梁舞云、秦淑云、肖成钢和隋鑫几个同学搞这些小刺探简直是小菜一碟,说的那俩女人,不用说是曾楠和蒋迪佳了,俩人曾经到支队找过自己。

    那么这样说,杨红杏不但知道和刘香苑和关系,而且也知道自己后来那此拈花惹草的事了”可那时,简凡努力回忆着,那时候和蒋姐浓意深的时候,好像感觉杨红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嘛,就像现在不近不远,难道”难道她对我根本没什么感觉?简凡一下子说不准了……

    “哎,哥”别生气啊。”简莉看着哥哥的脸色不对,口气不挑恤了,推了把,语重心长恰如老妈的语气劝着当哥的:“其实杏儿姐已经很不错了,一般人知道你以前那些糗事。谁还能接受了你呀,也就是杏姐迁就着你,要我,哼。门都没有,我理都不理你这号花心萝卜。”

    “啊,是呀。”简凡脸色一整,嗤着鼻子没好话了:“要女人都像你跟妈这样,我都直接打光棍了。成什么家呀?”

    “啊!?,气死我了”简莉火冒三丈,提着笤帚发作了,连推带踢被哥哥躲开,恼羞成怒地举着笤帚追打简凡,一追一躲,简凡嘻笑着回敬上了:“天天编排你哥。知道被人编排不好受了吧?,呀呀呀,”哭吧哭吧,没人哄你啊”

    简凡做着鬼脸,轻灵活,腾挪躲闪着,妹妹几次失手,愤愤的把笤帚一扔,气咻咻地一坐。一架胳膊瞪着哥哥:“哼,跟你断绝血缘关系,,没人欺负了,欺负你妹妹,”

    “谁欺负你了?”

    “你!”

    “不就说你长得黑点,对象难找点,脾气坏了点,你自己应该知道呀?”

    “再说,”

    简荷火大了,要引…”罢了,泣哥却是说不得的。把扯着头卜的毛巾揉几一把,简凡一把接到了手里,笑着进了卫生间,扔着简莉一个人生闷气,兄妹俩这嘴官司从小到大就没断过,以前都是叫老妈评理,现在老妈不在跟前,简莉有点委曲,又委曲又生气,干脆进小卧室收拾着东西,胡乱包一打提到背后就要走人,不过一转的功夫,哥哥挡在门口,简莉几次夺门而出,都被哥哥挡着。

    “投降,哥错了”简凡恬着脸,生怕妹妹真的一走了之。

    “哼,”简莉生气地一扭头,不理会。

    “哥也没说什么呀,其实就是说一个人一种生活方式,谁也代替不了谁,谁也干涉不了谁,越想干涉这效果越是适得其反,比如,你看哥从来就不心你将来的生活,对吧?这是对你的尊重和支持,再说了,你跟妈妈天天掺合在我和杨红杏之间。你们倒是好心,可你不觉得别扭呀?”比如你要谈个对象,哥天天对你和你对象指手画脚,你感觉舒服呀?”简凡解释着。

    “这”简莉这才省得意思了,隐隐地觉得倒也有理,不过余怒未消,从来对自己言听即从的哥哥今天这针锋相对,有点受不了了,气哼哼一扭头,不看简凡了。

    “好了,下午我想邀一位美女去一个很浪漫的地方,”简凡神神秘秘地说着,妹妹以为哥要给个什么惊喜,缓缓地回过头来听着,却不料被哥调戏了下,就见得简凡一指妹妹:“别误会啊,不是你”而且警告你,别插在我们中间当灯泡啊。”

    “哼,稀罕,你等着。非把你搅和了简莉生气地头又扭过一边了,知道哥哥嫌自己夹在中间碍事。

    “是吗”哎,我本来准备了一笔巨款,想送我亲的小妹一台笔记本,看这苦大仇深的样子,哎,还是算了,”简凡装腔作势地让转要走。这也正击中的妹妹的软肋,就听得哎嗫,,几声,简莉早奔上来了,一把揪着哥哥的胳膊。有点期待地说着:“真的呀,哥!”说好了我要苹果机啊,还是哥对我好,我就念叨了一回谁知道你还记着,”

    “不生气了?。简凡故意问着。

    “不生气,谁生气呀。”简莉喜笑颜开了。

    “哦”那你自己能选了吧?不用我陪吧?”简凡问。

    简莉不迭地点头,当然不愿意有人在面并指手画脚。

    “这不就对了,自己事得自己作主”好了,中午饭自己解决,下午自行消失啊,晚饭我叫你,火车是晚上十点,误不了,”简凡安排着,妹妹自然是满口答应,不过等说完了,又是有点八卦地拽着哥哥,好奇地问:“哎,你们,,你们准备去哪儿?”

    简凡不悦地一瞪眼,简的悻悻一摇头不问了,不过却理直气壮伸手了:“知道了,不干涉”给钱,钱给够啊,别我半路回不来又得扰你。不能白给打扫家啊,我那破手机也该换了    “嗨,,你宰你哥可从来不知道客气啊,”简凡一下愣了,又被宰了一刀。

    “我就你一个亲哥,我想宰别人也宰不着呀。”

    简莉伸着舌头,促狭地道了句。这回。轮着简凡郁闷了,送台笔记本还得夹带手机,悻悻地掏着银行卡,拍在妹妹手里。

    杨红杏在单元楼门下踱步的时候,不时地看着小区门口的方向。

    每一次见也匆匆、别也匆匆。见了的时候是尴尬的感觉,而不见的时候,又免不了牵挂。这个正月天倒是因为梁舞云的搅和让她的心里稍稍波澜,但那条短信直到三天后才引起了反应,反应也不过是淡淡的一个电话问候而已。

    俩人的感像温吞水一样,不温不火地持续了两年,只是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杨红杏免不了对几个月后回归大原有所期待又有所担 心。

    女人,本就是矛盾的结合体,每一个女人期待的温馨浪漫和天长地久或许就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杨红杏心里缠绕着的亲、友、恩甚至于包括隐隐约约听到的要比这矛盾更复杂很多倍,对于长久地占据着自己心里的这个男人,杨红杏当然会不止一次的理思考,可思考的结果仍然是在怯步和移步之间徘徊。

    因为他以前的花心滥?还是因为俩人从未有过漏*点碰撞?抑或者还是因为俩人都耽于这种亲氛围的羁伴而不愿意破坏此时的美好?”到底是出于一种心理,杨红杏不但揣不准简凡的想法。甚至于有时候也说不清自己的感觉。

    俩年的相知只有一种感觉是真实的,自己很在乎他,包括他的家人,反之亦然。

    只是不知道这种在乎,离相濡以沫、离相敬如宾、离与子俏老还相差究竟有多远。

    对了,还有最后一种可能,从研究生院里杨红杏也看到了一种现实,很理的女人最终的归宿都没有理想中那么好,原因呢好像就像现在自己经历,在缜密和理的思考中,错过了可以相知相的另一半。

    一念至此月川杏微微有点自嘲地笑,倒有点羡慕粱解女那种边谈羽拖生活了。思忖的时候几次看看小区门口,约的时间已经到了,午后十四时,不知道为什么简凡还没有来,正诧异着一辆新款天簌鸣着笛停到了她侧不远,车窗摇下来了,窗里伸出个脑袋来,脸上的疤体貌特征这么明显,一眼扫过去就知道是简凡。

    是简凡,招着手,开了一侧的车门,杨红杏款步坐到了副驾上。看看只有俩人,第一句是惊讶:“你买的车?”    “嘿嘿”我那买得起,租的。”简凡嘿嘿笑着,打转着方向。

    第二句,杨红杏是诧异:“莉莉呢?。

    “舆,,逛街去了简凡随口应了句。

    “咦,怎么没叫我杨红杏道。

    “哟,,不你说喜欢俩个人的世界,什么俩个人的缠绵么?还好孤单,还好寂寞,还想怎么来着?。简凡将错就错,椰愉地问着。杨红杏扑哧一笑,捂着脸笑了半晌,差不多把这茬都快忘了,谁可想这么长时间了才起了反应,笑了笑坐正了解释着:“那不是我写的,是梁舞云逗你玩的

    “胡说,你手机上出来的,还能是别人呀?”简凡故做了迷糊,知道杨红杏从来不撒谎,而且这话肯定也不是她能说得出来的。

    “信不信杨红杏撂了句。

    “很重要么?不管谁发的短信,发得不错,正发到我心里了。就梁舞云那水平我估计她说不出这么缠绵的话来?”要不我问问舞云?”简凡装腔作势地道。

    “你敢!?”杨红杏羞嗔了句,侧脸利了一眼。

    “这就对了,不能有事了拿朋友当挡箭牌,咱们俩人的事让别人掺合什么,你说对不?,,我就怕莉莉那疯丫头坏事,把她支走了。”简凡道。

    杨红杏再要提什么,不过有点语结,就真问到梁舞云估计梁匪女也是一推二六五什么都不说,这倒好,成了自己主动示,人家勉强给你个机会了。

    不对?杨红杏悄悄一瞥简凡抽着嘴角那份自鸣得意地笑,差不多能判断出这货是装腔作势,以俩人对彼此的了解,恐怕细细一端详就知道有问题,此时肯定是装迷糊。杨红杏一张口要揭破,不料简凡像未卜先知一般开口了:“别解释啊,我最不喜欢你的就是太聪明太理了,什么都想寻根究底”要不你用数量经济学的原理预测一下我们将来会怎么样?”

    杨红杏一怔,心里微微一动,没有接这一句,似乎这个说法和自己这些天的想法有某种程度上是契合的,话锋一转:“你也不笨,就有时候自作聪明我刚网要问你这车往那开呢?”

    “去一个浪漫开始的地方”时间有限啊,你要忙着上学,我要忙着挣钱,现在再谈一场恋的经济成本太高了,我觉得我都有点负担不起了”你觉得呢?”简凡椰愉地说着,怪声怪调,杨红杏本来故作矜持,不过听得简凡胡诌瞎扯着经济成本的话,也是不莞尔了。

    似乎,这个就是当初喜欢的那个坏小子  ,于是杨红杏不再说话了,任凭车缓缓地行驶在大街上。出了工人路、过了大学城,直向西郊驶去,行了半途杨红杏突然省悟了,这是去练基地,俩人最初认识的地方。

    不过这时间应该关闭着的呀?杨红杏心里隐隐犯疑,而事实证明理地思考是错误的,到了练基地的大门口,简凡鸣着喇叭喊了句,开门的堆着笑脸直开了大门,看样还客气得紧,简凡粤着车驶进了基地大院直把车停在楼前,车一停回头看杨红杏诧异地眼光,简凡笑着问:“怎么了?不喜欢这地方呀?,,本来想晚上来,不过晚上你们要走,所以呢,”

    耸耸肩,无可奈何的表示。杨红杏却是怪怪问:“你怎么进来的?。

    “没告诉你经济成本高嘛,我一条烟才把看门的买通。”简凡正色道。杨红杏一怔。霎时眼眯着被逗笑了,笑着俩人下了车,简凡倚着车门看着高耸着练楼和靶场还有住过宿舍,有几分英雄颇憾当年不太勇地说着:“杏儿,要是现在再当警察打靶、格斗,我一点都不惧你啊。”

    “就你样。切”实战我不如你,要练你差远了。”

    杨红杏不屑一顾,扬着头有点恢复了当年这里女生老大的派头,踱步到了熟悉的场上,耳边似乎还回的号子、格斗的喊声、不绝于耳的枪声和铿锵的警察之歌的声音,那个无忧无虑和血沸腾的年纪,似乎是才刚过去的昨天。

    简凡蹬蹬蹬几步追了上去,并肩走着,弱弱地问着,还记得我们当年怎么散步的哗  杨红杏羞着一笑,说忘了。

    于是简凡很正式地拉着杨红杏的手,往近靠了靠,眼斜忒忒地解释着这个示范动作:记得么,就这样。这种感觉很微妙的哦,我当时实在忍不住想抱着你兆一下,可你那时候手底功夫那么了得,你怕你生气了揍我一顿划不来呀?嘿嘿,

    杨红杏浅笑着,享受着此时的暧昧和恭维,知道又是简凡在故作姿态,等着简凡表演完了才接着道了句:“你后悔活该,机会你自己都没有把握

    说着把简凡的手甩过一边了,不理会愕然一脸的简凡了,前行了两步才回头笑吟吟地说着了句:“其实”我当时和你的想法一样。不过你是敢想没敢做而已,”所以想也白想了。”

    说完了,扭着头踱步着像是在欣赏着午后的阳光。在金色的阳光中,长欣的影留给了背后的简凡,红衣如火、秀发如墨,在初的风中飘曳,初识的时候,这个女人让简凡处处感到畏惧,不敢走得太近太近;相知的时候感觉有点高微,不愿走得太近;而后来走得近了 却是褪去了强势和高傲的外衣,显得如此地楚楚可怜,又不忍在那个时候伤害她。或许,就像杨红杏所说,机会”是自己没有把握得住?

    简凡心一动,快步奔着上前,直拦到了杨红杏的面前,看着杨红杏波澜不惊的表,眼里含笑,嘴角微翘。挑逗了句:“那现在呢?。

    背着阳光,不复当年的帅气,有几分苍桑感的面颊让杨红杏觉得亲切,觉得如此地熟悉,熟悉到以至于有时候忘了恋人之间是怎么样的亲蜜,笑了笑,回复着这句挑逗:“试试才知道。”

    眼如杏儿绽、眉如柳叶展,简凡轻佻地拔拉着杨红杏的下巴。杨红杏没有抗拒,微微抬了抬,迎着那双似地欣赏一件艺术品的眼光,只不过眼光里有几分火,久违了的火,不由自主地迎着那份火前凑了凑,几乎是鼻尖相对着互视着。几乎是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打量着对方,一切像冬去来的自然,四片渴望的唇轻轻触在一起。

    一触的时候,杨红杏觉得子一紧,被简凡虎抱着,紧贴着,全触电一般稍稍抗拒了一下下,跟着融化在这光的沐浴中。

    也在这久违的一触中,像尝到了芳泽中的甘霜,像到了玉碰中的琼浆,渴求带着几分侵略地深尝中吻中的甜蜜,那种久违了的甜蜜。

    良久,俩人喘着气分开了,激吻得感觉甜蜜后有一种生疼,再一看杨红杏甜蜜之后眼里带着几分愤怒,简凡一捂嘴才省过来了,是自己被咬了一嘴,还没省得这变故从何而来,就见得杨红杏揪着自己的领子,很生气地问:“我问你”为什么故意给我脸色看?为什么这两年对我这么冷淡?”

    “我想给你时间让你好好考虑一下。”简凡温柔地安慰着。

    “胡说”考虑什么?”杨红杏揪得紧了紧,压抑着俐感爆发了。

    “能从两年前那场影中走出来,我不想你心里有什么顾忌,换作是舞云,淑云,换作是成钢,作为朋友都会去帮他,我不想在感里掺合进其他东西,让你、让我,都有负担,”简凡道。    “为什么不早说杨红杏的手松了松,语气缓和了,恐怕自己心里直到现在还有那一种羁绊,恐怕再回忆那一场患难还是有一种负担。

    “还让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们是不是合适,我有点见异思迁,有点见利忘义,以前是胆小如鼠后来又胆大包天,我不知道你是否真正接受我这个浑毛病而且有点花心的人,在此之前的恋经历都是以失败告终的,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很在意。简凡直述臆了。

    “我,很在,意杨红杏一字一顿地说着。

    不知道是在意俩人之间的差别还是在意旧事,简凡坦然以对了:“那”这不得了,既然你放不下心中的羁绊,那我们还是没法长久,活这么大都铸成形了,我就想改变也无力回天了”所以我在等着你的选择,我在等着一个能容纳、能接纳我的人。”

    “看来,我除了接纳你没有别的选择了?”

    杨红杏嫣然一笑,不容简凡抗拒了,手一紧,简凡一倾,被杨红杏重重吻着,第一次吻的狂野还有所甜蜜的话,那这第二次就有点折磨了,明显不谙吻技的杨红杏几乎是嘬、几乎是啃,前面再加形容词:使劲地。

    吻了良久,准确地说是被啃了良久,简凡的嘴一疼,吻结束了看着杨红杏迷离眼神中的促狭恍然大悟了,捂着嘴苦着脸道:“嗫,那有这么接吻的,你故意咬我是不是?”

    “哼,你也知道被人故意捉弄不好受呀?”杨红杏揽脖子的手改拽耳朵了,一附上耳朵杨红杏碰的声音响在简凡的耳侧:“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

    “不不不,,谁说的,我喜欢得不得了。”简凡几分违心地说着,好容易的亲近那怕疼点也受得了。

    “是么?,”那继续,反正还有好几个”时呢,”

    杨红杏不容分说,又把香唇轻轻送了上来,简凡现在不那么期待了,紧张地吻上了这两片香唇。

    意处,这一次很意外,很温柔的意外,偎在简凡怀里的杨红杏又成了任取任予的小鸟依人,任凭简凡吻着不再捉弄了,长长的等待、厚厚的冬掩盖着的两颗燥动的心尽的释放在这个初识的地方,尽释放在这个长长的吻里,相拥着的一对,不再有什么顾忌,不再有什么羁伴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