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章 和气好生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书友QQ群:101707149

    二计候你货得有什么事,其实是错觉:可有时候你货得贝甘心事的时候。事就来了,而且来得特别突然,就像今天,”

    上午准备食材的功夫,简凡到隔壁的桂园宾馆财务结算了一下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八千多的工资就放大原都不是个小数字,可谁干谁心里清楚。每天五点起,晚上十点收工,只有中午能小憩一会儿,偶而还要加班加点,每天要工作十六七个小时,挣得是解放后的工资,可过得是解放前的生活,自己以下那帮子帮厨、帮工、洗菜涮盘子的,怕是连解放前的生活也要不松了,有时候被无赖客人投诉几回或者手脚不利索打碎几个盘碟,更或者是老板看你不顺眼,差不多你的结局就只剩下一种了:扫地出门。

    很幸运的是。自己在这里脱颖而出了。

    很不幸的是,看到了很多不幸的事和不幸的人,一个月工作三十天时方面临失业的勤杂工、还有十六七岁就般学的服务员、更有那些换了一茬又一茬的小姐充斥于这个金碧辉煌的渡假村,所见所闻得多了。也越理解为什么父母非要给自己找一份风吹不着雨打不着的铁饭碗,和这些不幸的事和不牵的人相比,自己又是何其幸甚。

    摸着兜里厚厚的一叠钱,每个月这样摸着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踏实、舒服的感觉,浑然不像以前当警察提着成扎的钞票那种心惊跳。

    腊月二十三了,哥忙上一天。明天回家,简凡早做了一番打算,先绕回大原,看看丁伯母,顺路瞧瞧张杰那黑儿子,赶着二十五回家正好,一想起当年宿舍里那帮人再加上费胖子这狐朋狗友这么多,这典礼还没准怎么折腾呢,生活里难得有这种乐子,而且这个乐恐怕是新年最大的乐子了。

    难得今天的心格外之好。一路吹着轻松的口哨,出了桂园宾馆的后门。公司有规定,员工只能走后门。前面是给客人留的。绕着拐个,弯走上几十米就是厨房,这地儿可离门面上的装修差远了,网进了院子里就见得鼓风机停着,没加火。还以为黑蛋这小东西又偷懒了,这个时候差不多应该开始溃花洗瓣了,喊着黑蛋、大枫、豆豆几个帮工的名一掀门帘。一看只剩桂完俩帮厨的在,一个叫牛海军、一个叫马棚 俩人此时都是怪怪看着简凡,讶异得简凡脱口而出问着:“怎么了?人呢?”

    “师傅,牛经理来把豆豆骂了一顿。”

    “宋经理还说要打发豆豆。黑蛋他们去,,去找牛经理说理去了。”

    “大栊也跟着去了。”

    别看小厨房也分个,派系,桂园指派的这俩在简凡看来差不多就是想多少偷点师而已,不过就简凡这三流大学的毕业生比这俩初中较学学厨的明显还是有智商优势的,一直和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听俩人这么说,搞得简凡云里雾里,又问着:“刚才我走还好好的”这又咋拉?豆豆干什么了?”

    那小丫头就是长相呵碜了点。否则的话早被前台服务员挑走了。不过简凡倒喜欢这个。农村出来的姑娘,那子和桃花差不多,大大咧咧的,一般就是毛手毛脚挨顿骂而已,一听这回事大了,吓了一跳。

    “好像是把客人惹了。”

    “好像就是那个什么外国妖精。”

    俩人有点说不清楚,再一说反正就是花馔楼的牛经理和牛经理上头的经理,桂园的宋经理俩人联袂来厨房巡视了,一问是谁给什么闹女士敷得脚。豆豆这傻妞还以为领导要表扬,举着手应下来了,本来看着那位闰女士脚踝蹭破了皮又肿着。自然是同心泛滥给好好敷了遍。谁可知道俩领导是劈头盖脸骂了一通,威胁着让豆豆滚蛋,捎带着威胁着扣整个厨师班的当月奖和年终奖。俩经理一走,黑蛋和大损气不过。拉着豆豆跟着俩经理股后一路说理去了。

    “坏了”

    简凡一听心一凉。二话不说又往桂园宾馆里跑,这黑蛋当混球出的。一急眼了还没准出什么事呢。顾不上走后门绕了,直奔着前门就跑,一出门火急火燎。咚一声。跟着是“啊”声女人尖叫,简凡蹬蹬退了两步,直摸下巴,一看地上一股蹲着的,又是哭笑不得。

    是景文秀,揉着额头,撞得眼冒金星,气得说不上话来了,直剜简凡。简凡苦笑着伸了只手:“你别老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成不?撞死我了。”

    被简凡顺势一拉起来,景文秀气得擂了几拳又轻踹了两脚发着怒:“气死我了”,让你冒夫”

    “嗨、嗨,”一会再叙旧啊。我俩同乡找领导去了,我得看看去”简凡说着侧要走。景文秀干脆跟上来了,俩人快步走着,简凡一想原委问上了,景文秀边揉额头边说了个大概

    前一天陈主席把一行人带到这儿来吃饭。自然是宾主尽欢,那华侨那位滴滴的夫人干脆要在这儿住着再领略领略乡土风光,次一大早出来慢跑,山里雾气大糊里糊涂找不着北了走到了渡假村边上还扭了脚。亏得是碰上桂园的拉水车才被带了回来。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给这位尊贵的夫人水敷脚。

    景文秀一说刚刚俩口子一回房间,桂园俩经理赶紧把医生请到房间里了。这其中的原委一说大家本来还对桂园印象不错,不过医生一问经过说不该这么敷,这美女一撒有点疼,这老公就捎带发了几句牢。同来的沈副市长看着桂园经理有点不悦地哼了哼,老部属许局长呢,拉着宋经理非常不悦的教育了半天。偏偏这时候又有推波助澜的。属地泽安县听说有位副市长下塌这里,一大早颠儿颠儿来问安来了,一听发生了这事,干脆把牛、宋这俩经理叫出来戳着指头斥了一番。别看都还算个不大不小的老板,就这最低品的父母官也惹不起。

    这好了,上头放了个。、下面成打雷了。这俩经理回头来厨房乌龙这个厨师班一问,得了,把气全部撒豆豆

    口石

    “噢,这多大个,事呀?我们平时扭了脚都不敷吧  ”磕下碰下经常事。那有那么金贵”真是的。扯他妈个鸟气当令箭。”

    说着进了桂园的大厅,此时顾不上规定了,后面跟着景文秀压低声音道:“人家是国华侨夫人。副市长都出来坐陪,要在大原市里。那是省府的领导出来陪的,在大原一投资就是二十个亿你说金贵不金贵?”

    “再金贵她也是人吧,怎么?比人高一等?不是人了?”

    简凡咧着嘴,和以前景文秀的印像中相比,那种满不在乎的气势更足了,一路上步履飞快,景文秀几乎是小跑着跟在背后说话,摁了进了电梯简凡摸着黑蛋、打大瑰的电话,话也顾不上说,不过没打通,等侧眼看的时候,景文秀也正盯着自己。脱了下警服换上了饥女装的景文秀要不说能把她当成这里的女经理都没问题,乍一时却不知道会在这种况下的相逢,景文秀有很多话想问,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口。而简凡像在盯一位陌生女人一样看着景文秀,反应很快地恍然大悟了:“哦”我明白了,你改行了”改得好,干啥都比干警察那工作强。挣得又多又安生。比如你干得工作就不行,还研究什么警察心理学,丫的一个。比一个,暗,有什么可研究的”哎,现在跟着华侨混是不是混得不错呀!?”

    上上下下打量着景文秀这很严肃的装束,景文秀不自然地也随着打量着自己,为了保持一个绝对淑女兼职业女的美好形象才花钱做了这么一很正式的职业装,却不想引起了这个误会,再看简凡的时候,眼光不似记忆中曾经忧郁过的那种了,而是有点贼忒忒地盯着自己,景文秀突然省得自己被吃过豆腐,下意识地胳膊夹紧了后退了半步,却不料这是故意的,跟着就见简凡一笑,嘿嘿哈哈地仰着头笑上了。

    正要发作”丁声电梯一响。简凡笑着出了电梯,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紧张地喊着:“嗨、嗨”打架是不是?我靠,拽人多是不是”站住站住”

    景文秀一伸头,楼道里七八个保安正进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惊也快步跟了上去”

    嘭,嘭”嘭桌子在响,嘎嘎吱吱擦擦椅子沙发动着在响,还夹杂着一个男人的叫嚣:

    “妈的,谁敢上来,谁上来老子今儿开了亿欺负谁呢啊?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跟着“轰”一家伙,正进门的简凡不迭了后仰着要躲,是椅子哗拉声砸在墙上,躲过了暗器一进门,差点气嘴歪了,黑蛋和大祝并肩站着,后面护着豆豆在嘤嘤直哭,屋后另一角牛必强经理缩在保安后,这一群保安挡在中间,平时差不多一类人,吃喝住玩都在一起,内讧了,霎时不知道该帮谁。

    刚才摔椅子是立威,不过手里没武器了。对上这么几个保安刻要落下风了。正不迭地整衣服的牛必强经理看着人多了叫嚣着骂上了:“反了你了,你动动试试。明儿让你们都卷铺盖卷滚蛋”你动动试试

    蹭蹭俩声,在护着经理的保安们吓了一跳,大抚和黑蛋的手里变戏法一样多了两把乌黑程亮的菜刀,景文秀网跑到门前,一看这阵势。惊得不由自主停下了。

    “放下

    简凡斥了句,此时牛经理才看见门前站着的简凡。只见得简凡踱步到了屋子中央看着黑蛋和大接。又重复了一句:“放下,”经理受气了拿你们俩句怎么了?我生气了还踹你们呢?有什么过不去的,大不了我赔个礼道个。歉去,怎么了就?黑蛋,唐哥是你送回去的,你觉得你比唐哥还牛是不是?想混到他那份上?”

    没人知道简凡说的什么意思,不过都看到了效果,黑蛋悻悻的把菜收到了背后刀里。大枫纯粹就是帮忙来了。也有点愣眼一根筋,简凡一出来气势霎时没了,收刀入鞘了。

    还有个。哭哭啼啼的豆豆躲躲闪闪着,简凡又是不耐烦地说着:“豆豆,你哭什么、你急什么呀?你现在有主的人了。刻开除了还怕没人养活你”

    , 柑万

    正哭着豆豆“扑哧”声笑了。一干保安知道这俩帮工配成一对了,愣小子追着经理打进桂园来也算是头一遭,也觉得有点可笑。剑拔驾张的气氛霎时轻松了。

    “回去吧,,听候经理处理。”

    简凡头侧过了一边,这大视和黑蛋要发作,被简凡瞪了一眼,三个人悻悻扭着头直出了经理办,简凡又招着发了这干保安,好歹没出啥事。保安们也乐得息事宁人,次弟出了经理办,屏退看来看闹的人,屋里只剩下了简凡在扶着那张被砸断俩条腿的椅子,一看牛经理气哼哼地坐到了办公桌后,简凡倒笑了,椅子胡乱靠到了墙边说了句:“牛经理,下月工资里扣啊。”

    “你们”气死我了,你说吧,都你们乌龙的,怎么办?我让保安赶他走,居然还准备跟我动手”牛经理气咻咻地脸扭过一侧,一看门外还站着位女人,心里一惊站起来了,好像在沈副市和华侨房间里见过这人。惊声问着:“这位是”

    “噢”简凡正要说话。可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了,回头一问景文秀:“你是谁呀?牛经理问你呢。赶紧回话。”

    “去去”这牛经理敢收拾帮工帮厨的,像这号可摸不准来路可不敢惹。起的时候景文秀落落大方上前握了握笑着介绍道:“我是闰女士的翻诠,虽然有点小误会,可她还是托我感谢俩位把她载回来的师傅,并转达她的谢意。”

    “哦”别客气、别客气。应该的”那刘书记和沈副市?”牛经理有点紧张地问着。

    “没什么事,正在和你们宋经理座谈”不过在这个期间最好不要再出什么事了啊,大家还在等着你中午的群芳宴呢!?”景文秀半真半假

    …牛经理到不敢不信了,鼾紧地催着简几!“对对 几你怀等什么?招待不好客人,连你一起收拾,”

    简凡朝着景文秀手一摊,耸耸肩笑笑,回头又是嘻皮笑脸看着牛经理:“那牛经理,没事了啊,不能找后账了啊,我都说了这几个脑子一根筋”有事你我就行了,你和他们说理能说得清吗?”

    “去去少废话,我懒得跟你们生气”牛经理气愤地摆着手。

    “好,”那我去了,”

    简凡起来了,看了景文秀一眼无言地出去了。

    景文秀心里有点隐隐作痛。对于这位有几分传奇色彩的小警察景文秀后来打听过,有的说摇一变成了那里的小老板、有的说私藏了不少黑钱换个地方逍遥去了,更有的说因为功勋卓著被省厅选中成了隐形人,说不定被派出那个秘密任务里了,可千想万想也想不出,现实比传奇还要传奇,居然会在这个巴掌大的小地方当了一名被人吆来喝去的厨师。

    不知道是怎么告别这位衣着光鲜的牛经理的,只知道不知不觉又沿着原路返回了花馔楼的厨房,门口是哭红了眼睛的豆豆,正蹲在门口把网送来的鲜花去梗去蕊,红红黄黄的花瓣分泡了几盆煞是好看,大概是对景文秀有好感的,看着景文秀来,微微的勉力笑了笑,走进了厨房,轻响着切菜声的厨房里,那个愧悟的大个子正吃力地提着一个环抱粗的不锈钢大桶,三个。切菜的忙着得不可开交,配好的菜在案子中间齐齐地摆了两行。

    “简凡呢?”景文秀问着。切菜的头也没抬,不知道谁说了句:“外面。”

    那是花馔楼的后院,景文秀上前掀开了厚厚的布帘,看着简凡蹲在地上专着鱼鳞,铝盆里已经扔了一堆,旁边的桶里扑愣愣偶尔跳还有很多。大概是听到了景文秀说话,头也未回地说道:“又来了?我可没时间陪你聊啊。”

    “你怎么会在这儿。”景文秀蹲到了简凡的边小心翼翼地,一看收拾了一堆鱼脏,直皱眉头。

    “要生活要吃饭要挣钱。不在这儿在哪儿?你还好吧?对了,你怎么也辞职了。

    ”简凡问着,眼睛不离手里的鱼,动作很麻利,不过这今天气里手也被冻得通红。

    %,  正

    “我没辞职”呵呵”我是临时客串翻泽。哎简凡。我有件事很奇怪。”景文秀问着。

    “别问我为什么辞职啊,我都说不清,反正就是不想干了。”简凡先入为主。

    “不是,“我问你,你到底和简怀钰什么关系?”景文秀突来一问,这件事在心里萦绕了很久。在来厨房之前还问过父亲,也是一无所知。

    “这么八卦,没什么关系”我都不认识是谁?”简凡手也未停。

    “那你现在应该认识喽。”景文秀道。

    “现在也不认识。”简凡道。

    “不会吧。不认识简怀钰夫人对你又吻又抱。”景文秀道。

    “啊!?”简凡这一惊,上心了,诧异地看着景文秀,眼愣着回忆着:“你是说,大早上来的那个男的,是简怀钰?我说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和照片差别蛮大的,那个”那个说话不利索那越,是简夫人?”

    景文秀笑着。点点头。看来真有误会了。

    呵呵”哈哈”简凡长舒着气,不清不楚地生了一上午气,此时到没啥气可生了,释然地说着:“认识了又怎么样?那,你都看到了,这好人不能当,不管这冷敷敷对不对,小豆豆不过想帮帮她,谁可能想到惹起这么多事来,早知道我就把她扔野外不管她了”呵呵,”哎,也就是你在牛经理给了点面子啊,否则还得臭骂我们一顿外加扣上俩月奖金。我估计呀,这事够呛。回头你们走了。还得被收拾一叭…”

    说活着又回到了先前状态。拧着水龙头冲着鱼,完了往盆里一扔。又捉了一条,嘭嘭先敲懵了,一刀子划得血淋淋一地,血色随着水流着。景文秀没有躲。被简凡这种有点苍桑的态度说得有点难过,轻轻地问着:“这两年,你就一直这么过的?”

    “对呀。别可怜我啊,我最怕女人同心泛滥。”简凡笑着打趣道。

    “我可没同你啊,我是有件好事来告诉你。”景文秀话锋一转。绕过了这个。尴尬。侃侃说着:“本来我们这儿就是招待简怀钰先生一行。不过呢,这儿的美食实在令这对夫妇叹为观止,特别是一道横兰熏。好像简先生和他父亲通过话,这是大原失传多年的一道名菜,也准备来下榻这儿品尝品尝,而且呢,我听说这家华桥里除了儿子简怀钰还有个女儿,做的就是餐饮业生意,这回把老董事长请回来了,市里领导就更高兴了”县里也来了俩个,准备撺较着简家往这儿投资呢。刚才我来的时候听宋经理介绍说,他们花馔楼的主厨是乌龙县的,我一想就是你。”

    “这,”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简凡头也未抬。

    “恭喜呀!要是联营成功。就成合资企业了,说不定还要把你请到国外呢?”景文秀介绍着,这倒不是假话,一行人留下来八成有花馔的原因,而此时景文秀说出来,多少有点找话题的意思,桂园方面对于“花大师”的解释也是一个品牌还不是某个特定的人,谁也知道这是托辞,否则就是桂园还有所保留,不过不管怎么样,如果这个品牌价值被简氏认可的话,那么没准还真有可能赢得一大笔投资。景文秀还真拿不准是不是简凡,如果是的话,那肯定是价百倍喽。

    “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啊,不过不是好事。你能不能保密。”简凡回头徒笑上了,一指景文秀征询,景文秀点点头认可,就听得简凡一字一顿小声凑到景文秀耳前,说了句让景文秀眉头大皱的话:

    “我,要,辞,职”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