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章 晨曦方露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书友QQ群:101707149

    “今天二十三了,明儿吧。”

    “昨天牛经理午休时候叫我,他说给签三年合同,让我考虑考虑。锅哥你说签不?”

    “黑蛋噪,我是你锅哥又不是你亲爹,这事你让我做主呀?”

    蜿蜒的乡村公路上,一辆稍显破旧的拉水车在跌跌撞撞前行着,晨曦微露的光景,车玻璃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冻霜,副驾上的简凡正拿着一块抹布使劲地蹭着霜层,驾车的是乌龙当协警时的手下、大原当混球的老乡,李志光,小名黑蛋。两年前简凡回家带简大技来帮厨的时候,遇到了这个。正上顿接不着下顿的黑蛋,顺手牵来个伙计。

    从协警当回混混又当到了桂园的伙计,此时看着黑蛋的个子更壮硕了几分,每天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锅哥一起到十几公里外的山脚级山泉水清花、泡花瓣,从两年前八百块一个月的帮工工资也成功地晋级到月薪两千多的伙计,以前像自己这份连签合同的资格都没有,基本就是老板一句话,要你就干,不要滚蛋;乍遇了这么件好事,现在也说不清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黑蛋一听锅哥没表态又有点拿捏不准了,车上山顶了,没顾得再问,上了山顶就能看到隐约雾气里的桂园渡假村的全貌,几乎是几平方公里的一个大山坳,十七家宾馆、饭店、温泉中心座落在高高矮矮的园林之间,像星罗棋布的一盘棋子,这里呆了两年多,这条小路走了两年多,有几次偶而听过锅哥想走的话,对于好容易安逸了两年又在帮再里找了个小对象的黑蛋而言,还真有点舍不得这里。

    人大了,都有心事了。

    此时的简凡到看不出更多的变化来,嘴边下巴边露着青青的胡茬,配着寸发旧伤,一张脸多了几分英气,少了几分油味道,大师傅这活计不比警察轻松,简凡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这水平算不算大厨,不过事实上离站在锅边只等配菜下锅的光景还远得很,就即使现在这份让人羡慕的工资也是一勺一瓢挣回来的辛苦钱,擦着车窗,看看窗外笼罩在晨色中的桂园,真不知道怎么着,一晃两年就过去了。

    车开得很慢,车后拉着三分之二车斗大小的水箱,那差不多正好够厨房泡花一天的用水,别以为温泉中心全是泉水啊,就桂园这么大地方不过两三个泉眼而已,那够这么多温泉中心淘金,有一多半时候是锅炉开的水假充温泉,而坚持用泉水入食做花馔的,也仅仅花馔楼一家而已。

    , 可

    半晌,黑蛋又想起话茬来了,问了句:“锅哥,你要是确定走了,提前告诉我一声啊,我和豆豆商量商量。”

    “她跟你走啊?”简凡笑了,豆豆是黑蛋在这里处上的一个服务员,俩人腻歪得紧。

    “睡都睡过了,他不跟我走跟谁走呀?”黑蛋嘿嘿笑着,这俩年成就不

    “呵呵,你也不必一直跟着我,这两年别怪哥让你这吃苦啊,现在就你这一人顶仁人干活的麻利劲,又洗菜配菜干了这么长时间,到那家都是个好伙计,真不行就和豆豆开个夫妻店也饿不着你,要真说起来,花馔楼给的工资倒也不低。”简凡笑着道。

    “那你还走?”黑蛋不理解了,耽于这种安闲久了,多少有那么点留恋和不想改变的惰,隐隐地知道锅哥要走,这到让黑蛋是去是留有点拿不定主意。

    “花馔做到这份上就到顶点了,我现在明白我老爸为什么只做最简单的萝卜白菜,也明白罗大御厨为什么把一绝艺都扔了,只选择最普通的食材”做一时是厨、做一世才是师呀。还是前人有眼光,再好的东西失去群众基础是不行滴。”

    简凡发着感慨,严格地说起来这都不是自己的成就,花馔几味珍暖都来自十六味谱罗氏一脉的相传,两年前辞职后还专门到顺德、花都游历了一段时间,零散在各个菜系中的花馔尝了化七八八回头才在桂园找到了安之地。做得久了才觉得这味曲高和寡的奇葩,永远只能限于一个很小的圈子,就像自己一样,只能限于桂园花馔楼,再做得出色,也永远是个打工仔。

    “锅哥你说得什么意思?”黑蛋没听明白简凡的话。简凡笑了笑,没做解释,但凡一个大厨都会培养一帮子从洗漱到帮厨的,少则几个人,多则几十个人,黑蛋又安于现状而且心里装得更多的是对象,大接在这里帮厨月薪已到了四千出头,差不多能独挡一面,要是自己真走的话,估计还是呈然一,多少有点可惜,不过这事勉强不得,简凡笑着转移了话题问着:“黑蛋,你真舍得走吗?牛经理是不是给你许什么诺了?”

    “切”信他才见鬼呢?”黑蛋不屑地摇了摇头。

    正要说下句的功夫,黑蛋真见鬼了一般,子一动,“嘎”一声猛踩刹车,车发了一声尖厉的声音嘎然而止,惯冲得简凡呼里隆咚撞到车前窗上,回头就是一巴掌:“怎么开车?踹死你。”

    “哇,”锅哥,见鬼了,白衣女鬼

    “啊?”

    黑蛋紧张地指着车前方,吓得简凡赶紧回头,几米开外一个白影正晃着,朦朦亮的天色挂着山雾,隐隐约约如同仙境一般迷离,简凡瞪着眼看了许久回头真来了一巴掌:“傻,能把美女看成女鬼,,正招手搭顺车呢?”

    黑蛋也看清了,嘿嘿笑了,刚刚晃着的白影向车走来,一瘸一拐地好像脚受伤了,正喊着什么车窗闷得严听不着,再近两步看得更清了,一白色宽松的运动服,个儿高,黑蛋轻声问着:“锅哥 这妞不是打野战了吧?”

    “扯淡,这是打野战天气不?”

    “那倒也是,不像村里人呀?难不成小姐早上还出来瑕练体?”

    “那可说不准,没准和客人在车里办事,挣完钱收工回家呢?”

    俩人一判断,嘿嘿哈哈地笑了,怨不得俩人这么想,这温泉渡假村差不多就是美女如云错不了,可后一句川”浅群更错不了,来众儿淘金的除了简几这号厨师,怀各地精通人体构造的女技师,洗浴泡澡是不是温泉水掺假的没人在乎,不过要是在小姐质量上掺假,那可是严重影响生意的。

    人走近了,一袭白色的运动衣让简凡心下蓦地一动,似乎隐隐约约在记忆中见过这样一位女人,那份端庄和秀丽颇有几分神似,顾不上搭理黑蛋了,嗒声开门下车和平时见了桂园来回晃悠的女人一样喊着:“嗨、妞儿,你那个馆里的?大清早这儿能招徕上客人呀?”

    “四。”那美女看到来人高兴地笑了,手在肩膀不远招着,婷婷聘聘的样子让简凡心旌瞬间飘移走了,不过一张口又回到现实了。那女人急色匆匆喊着:“四  ,四。心叫扣比  ”

    “啊?这是哪儿的方言?”简凡一下子愣了。

    “噢四,,办,”我的脚,受伤了,,我,”那位女人终于一手托上了车,白色的鞋,沾了两滴血,连解释带证据这下明白了,简凡呵呵一笑道:“脚扭了说脚扭了的话,放什么外国?”

    “你可以,可以帮我么?,”回”,几,,这里,”

    那位女人估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越急平时学的汉语越出不来,解释着怕自己解释不清,递着一张卡,简凡接到手里一看,是桂园宾馆的卡,这省得了,八成是闲得没事吃饱了撑得起来晨跑的住客脚扭了,就这几步功夫回不去了,呵呵一笑拉着车门,在这位女人万分感谢中把她扶上了车,回头拉开驾驶室的门指着车厢:“下来下来,坐车斗里。”

    啊?这多冷?”黑蛋不乐意了。

    “没几步路了。好容易有点艳遇了,你给师傅留着呗”去”简凡连拉带拽加上摆师傅的架子,好歹把黑蛋赶到了水箱上,自己上车一拍车门,就听黑蛋提醒着,锅哥,路可不长啊,挂档摸腿、拐弯亲嘴,赶紧点,我就这么椅上豆豆的,,

    哈哈一笑小的变故之后车又垂新启动了,听着不熟练的汉语简凡倒猜得出来这八成是个外宾,这里金发碧眼的洋妞偶而都能见到,像这种黑头发的就更不稀罕了。车启动着简凡问了句中西合璧的话:“嗨,你哪叼的?”

    “鹏”美女道,一瞥简凡人看清了,很漂亮,这句英语也听懂了,点点头看着前方:“对对你。”

    却不这位美女不知道是自豪还是故意开玩笑,大声地道了句:“”

    “我靠,明显是山寨货。”简凡也被逗乐了,直仰脖子傻笑。

    “真的”我就是中国人。”那美女觉得简凡不信,着急地解释着:“我爷爷是一位将军,我爸爸出生在台湾,我,在美国长大,”

    怪里怪调地总算说了句完整的中文,简凡一听更乐了,膘了眼下定义了:“噢,听明白了,国民党反动派余孽呀!?那你大冬天穿这么妖,还洒这么多香水,搞得我还以为哪家馆子的小姐。”

    ,四,凶。甘,,我结婚了,我有,,就是你们说的老公。”美女解释着。

    “那个小姐好像没有老公似的?”简凡笑着,噎了句,不过噎不住这位不太懂的女人,一回眼那双忽灵灵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好像还有所防备,天色已亮,不经意发现这双眼睛有点妖异,根本不像清澈透明的黑眼珠,驾着车随意道了句:“算了,算了,这国太难懂,咱们交流太困难,我在桂园宾馆楼侧面那个花馔楼饭店,到门口你自己回去啊。”

    “噢,花馔,我知 …”

    “废话不是,这儿人都知道。”

    “旭斗?”

    “什么?”

    “就是”,曰,,厨,厨,”

    “处*女,”还是处男?哈哈,”

    “厨师,对

    ,,四,的曰厨师”

    简凡这半吊子英语终于用上了,自豪地自封了个伟大的厨师,逗得侧这位美女咯咯直笑,看样这说话是真不懂,不是装的。车进了桂园渡假村里,这位女士倒更放松了,早上看着景色不错慢跑了几圈迷失方向了,糊里糊涂跑到了渡假村的边上脚也扭了,好容易遇着了这么辆拉水破车,初看俩人还担心遇匪,不过现在看样还说迸俩英文单词,又回到村里了,这到放心了。

    摩娑着伤脚,这女人嘴也不闲了,倒没有把昨天尝过的珍隘和眼前这位貌不其扬的穿着工装的男人联系到一起,只不过一说花馔记忆犹新,还真像那位胖领导所说,即便大块朵颐也没有口话燥或者其他的不适之感,一想起来心平气和地说上了:“这位先生,你认识花大师吗?”

    “哟,名扬海外了啊,你找他干吗?”简凡一乐。

    “嗯,昨天晚上,我们品,”这个怎么说心,”

    “品尝,对吧。”

    ,  石

    “对,我们品尝了一顿丰盛的晚宴,服务员说一  花大师,一位伟大的厨师,他做得菜好极了 染菜里很有艺术韵味……反正说了很多,我不懂。”                 简凡回头看了结结巴巴的美女若干眼才大致听明白了这美女要表达对花大师的仰慕,两年来遇到了这类仰慕者不少,大部分都是闲得无聊的人,吃着鸡蛋好吃还非找着下蛋的鸡合个影留个念想,不过事实上,花大师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招牌,而且是桂园宾馆用来抬高自知名度的招牌而已,你就进厨房里拉出黑蛋说是花大师别人也没地儿怀疑。

    一想到这茬,简凡倒呵呵笑上了,这其中也透着桂园经营者的精明,不遗余力地宣传包着御膳、秘传外衣的花大师,但轻易不会让某个,特定的厨师来顶这个。名,那怕你名副其实,这…二访万辛厨跳槽!后影响店里生意六比如简几现在就你在桂园就是公认的花大师,但你出了桂园,就成了简凡。

    “你笑什么?”那美女看着简凡呵呵傻笑,有点不解了。

    “我在笑呀,花大师不过是个绰号而已,花馔不是一个人做得出来的”这是大伙一起做出来的,靠的是集体力量和集体智慧,,算了,我跟你这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讨论集体主义,说了你也不懂简凡解释不通,又撂挑子了。

    “肋、阳,我听懂了,你的意思是说团队协作。”

    “哟喝,抛叫聪明。

    哈哈,”

    “我不同意你的话,缺乏团队协作精神的是中国人,而不是美国人。你没听说过吗,一个中国人一条龙、三个中国人一条虫。”

    美女霎时来了句流利的汉蒋,一听简凡倒懵回头看看几分得意的混血美女,叹了句:“不错呀?了解国的,把我都绕进去了,不过花大师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想见见吗?前面就是

    “导然,叫”

    车拐进厨房后院,听到0这句简凡也听懂了,跳下了车,大声喊着:“黑蛋,赶紧放完水准备中午的食材,,大祝,粥熬好了没有?豆豆,出来干点活

    ,  万

    干净整洁稍有点烟污的后院,呼呼做响的风机旁边走进出的门,挂着厚厚的棉门帘,上面标着桂园宾馆的字样,帘子一掀,留着娃娃头,鼻尖上几粒俏皮的雀斑的豆豆奔出来了,简凡一指,车里那个搭顺车的正要下车,一说把这人先扶下来送宾馆,豆豆诧异了句:“这谁呀?你们拉水怎么拉回个大姑娘来?”

    “嘿嘿”,捡的。”黑蛋站在车顶大声说着,级回来的山泉水被灌到了厨房的水箱里,这是一天起初的工作。一句没正经的话遭了对象豆豆一个白眼。

    厨房里,大祝正双手持着锹头大的勺子搅着大锅里的粥,茶,茶,夺轻响着的案子上,桂园配的俩名帮厨正准备着花馔楼的自助餐,这班的厨师负责准备的是六粥十二菜,剩下的主食面包、鸡蛋小蒸慢由另一个厨师班准备。简凡最初以月薪一千八应聘到这里当厨师的时候 两个厨师班三十多人,花馔做得似是而非。也是因为在桂园群芳宴上做出了横兰熏、荷香全鸭、夜香鸡丁几样名毯之后才赢得了独立开班的资格,这两年水平愈显精纯,名气愈大,反而厨师越来越少,主要接的活就是早餐的花粥和大宴的名菜,而有些大众化的花馔味道,就由另一班的厨师代劳了。

    接下来的事就是抹把脸,洗洗手,吃完了早餐一天的正式工作就开始了,小小的插曲就走路上捡得这位非洋非中的女人,抹脸的功夫简凡才省得这美女还不知道哪儿来的,回头的功夫豆豆这心肠姑娘早把美女搀进厨房来坐定了,弯着腰一看脚踝惊讶了句:“呀”肿这么高了”黑蛋,端盆水来”。

    豆豆指挥比简凡还管用,外面把管子一扔,黑蛋得儿得儿找着盆锅炉里放了盆水端了上来,豆豆帮着那女人脱了袜子,不但肿了而且还蹭破皮了,安慰着她把脚伸进水盆里道了句:“先清洗了,我给你找创可贴

    回来了,安全了,泡着烫烫的水,此时处的这个飘着淡淡花香的环境里,让这位美女现在相信这就是做了艺术韵味的花馔厨房了,案子边上立着俩个,聚精会神地切着萝卜、土豆、胡萝卜和白菜几样菜,轻轻的切菜声音、眼花缭乱的刀法,看得人一时有点应接不暇,在这个美女看来,案子后那几口比奔驰车前盖还大的锅确实是生平仅见。一位壮硕,别悍的男子,肩上扛着一个不锈钢的盆,正把红红白白黄黄的干花往锅里扔,再使劲一噢,此时的厨房里能闻到不知道是那一种花的淡淡清香,完全颠覆了自己印象中的厨房。

    看那锅,黝黑透亮,在一圈不锈钢盆的映照下,恰如古朴与现代的完美结合;看那人,粗扩剿悍的臂膀,信手捻下的却是艳的落蕾,恰如力与美的完美结合,看来生活中不缺少艺术,怨不得很胖的那位陈主席说这是艺术的奇葩。

    “必,怎么不会说话,,疼吗?”豆豆找了块创可贴,递给这美女一块毛巾,那人擦着脚此时才省得半晌无语了,沉浸在这厨房的艺术氛围中,早忘了脚上的伤痛,边擦边指指洒花的大祝奇怪地问着:“这,,这是干什么?”

    “嗯?”豆豆愣了,小姑娘穿着一白厨衣显得很俏皮,一听这怪声怪调的问话,支着脖子问:“师傅,她怎么这样说话?”

    “她是个老外”听懂就行了,人家老外学个汉语多不容易。好好伺候着,都是咱们客人,一会你送她回去简凡收拾妥当了,也帮着大枫搅着锅里的粥,凑近锅边闻闻是不是把花香催出来了,熬到之后还得装进不锈钢桶里送上餐厅,这也是花馔楼的一个招牌:花粥。

    这乡下长大的豆豆现在有看头了,弯着腰支着脖子左看右看这位坐着美女贴创可贴,好大一会才看明白了,不是中国人,鼻子有点带弯、眼窝有点陷,眼珠子不是黑色的,可皮肤特别白。不过说这是那位昨天吃了顿余兴未竟留宿在这里的闰嘉文女士了,一看面前这位姑娘一直盯着自己看,到不介意。嫣然一笑问着:“你还没告诉我,这是干什么呢?”

    一抬眼功夫花已经洒完了,比刮着解释着:“就是刚才”把花洒在锅里,,这么香,”

    “噢,玫瑰花粥。洒得那花是脱水处理没有开过的花蕾。”

    “为什么要洒花蕾?”

    “因为营养物质都含苞在没开的花蕾中。和枚米一起熬成粥,成粥后颜色是粉红的,长吃这种粥啊,皮肤会细腻有致,还能治肝气郁结引起的胃痛,对绪有镇静、安抚、抗忧郁的功效,我们师傅教的,那口锅里的荷花粥,能“幕二;。促进血液循环,一一坏有杏花粥景箱花粥。再过一暖,桃花一开,新鲜的桃花粥更好喝”师傅我说得对不对?”

    豆豆大声问着,简凡应了声对。

    ,万比北

    这是花馔楼厨师班的基本功,管不管用,但这话得学会,逢人得会说,这么现卖了一番,把闰嘉文到听得愕然不已了,这花馔似乎比药膳的说道还要多,豆豆说完了,善意地一笑看着眼前的美女,有点羡慕夸了句:“这位姐姐您这么漂亮,要常喝我们花馔楼的粥,将来更美了。”

    闹嘉文被这么**一句广告逗笑了,谢了句,几位厨子伙计也嘿嘿的乐了,说话的功夫先好的一锅差不多了,简凡和大祝各持着大马勺子把颜色各异的粥把进大桶里准备上餐厅,粥一动,弥漫出来的气里花香被浓浓的催发出来了,冻了一路的黑蛋倒是先抱了一碗,就着大盆里挟了筷网胜的萝卜丝,自顾自蹲一边开吃了。

    豆豆看着师件忙着黑蛋倒先吃上了,正要喝斥一句,这位闹美女拉着豆豆的袖子,征询似地弱弱问了句:“着,”我可以尝尝吗?。

    一看这美女指着花粥,有点谗嘴妞看着冰糖葫芦那种期待表,豆豆倒当上家了,笑着说当然可以了。早餐券给住客本就是送的,来者都是客的道理还蛮懂的,一看几锅熬粥稍少迟疑了一下,把了半碗玫瑰粥、半碗荷花粥放到了案子上。

    惊艳,在这里如此普通的一碗粥里,闹嘉文突煞发现了比想像中还要惊艳的东西,粉红一碗玫瑰粥和碧绿微亮的荷花粥恰成了鲜明的对比。轻轻动动小勺,粘稠的粥里还漂着花瓣,吸饱了水,如新摘一般。一高兴一乐呵连谢也忘了,小心翼翼地浅尝了尝玫瑰粥,和着花瓣直抿进嘴里,然后是一脸笑意,嗯嗯”,。蛇凶。心,

    粥准备送了,菜胜好了,坐等的功夫一群傻老爷们到围着看洋妞了,这国外回来的闰美女倒也落落大方的吃着,切菜的俩伙计挟着四样小菜放到了闰嘉文面前,豆豆又每样把了小半碗也递上来了,闰嘉文不迭地点头谢着,边谢边不忘把口粥进嘴里。几个伙计看得兴起,唆导着师傅给来一把仙女掉花,简凡此时也被这个半洋妞的谗相逗得很乐呵。一伸手:“上料。”

    豆豆一弯腰一甩手,一个腕子粗的胡萝卜直飞起来,惊得闰嘉文啊了一声,就见得简凡手一伸捞在手里,一旁切菜的伙计随手一拔拉雕刀飞了出来:“接刀。”

    另一只手一接,闰嘉文眼可见着萝卜屑纷纷飞起,左右看看师傅徒弟都是笑意一脸,倒不知道这是干什么,还有人在说,师傅这手“掉花。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呀?我都切了一百多斤萝卜了”,

    眨几眼的功夫,手起刀落,蹭地一下子还以为要出花样了,不料影子一晃进水锅里了,闰嘉文耸耸肩有点失望,仅仅是一下而已 没有什么稀罕的。这边进锅,那边漏勺也跟着伸进去,捞在盘里一放一传简凡笑吟吟站到了闰嘉文的面前,轻轻一放,带着水迹的萝卜玄花正在盘碟的中央,此时刚刚舒展开来,那形状正是一朵玫瑰,红色的。

    “哇,太神奇了,”

    闹嘉文两眼瞪着溜圆左右看看,确实是胡萝卜,不过确实已经成了一朵玫瑰花,食材的雕花见过听说过,但这么快这么神似的雕花也差不多是第一次见了,水烫过之后的胡萝卜完全舒展开了,恰如怒放的玫瑰,一激动一下站起来了,一手端着花,脸凑上了“叭”声在简凡脸上重重啵了下,笑吟吟地说着:谢谢你的玫瑰,谢谢你的花粥”,好浪漫的早上,”

    简凡倒没料到这美妞来得这么突然,黑蛋、大接、集豆几个被逗得哈哈直笑,简凡有点拽色地说着:“师傅今悟出一招来啊,艺高人胆大,洋妞都不怕”,羡慕不是,赶紧练啊,哎,美女,你叫什么名字?来来来,这边脸还没此呢,让他们羡慕一下,”

    的凡说着笑着把没啵到的另一边脸凑过来,那美女到也不矫,呶着嘴直啵上来,做了慢动作,豆豆几个乐得也饭也不顾不上送了。直拍巴掌。

    恰恰啵到一起的时候,就听得叱喝一句:“嘿,干什么?”

    然后是牛经理惊慌失措地奔进来了要拦着。跟着又是一位女人也奇也怪哉地从外面奔进来了,俩眼珠子几乎惊到了地上,嘴翕动着:“简”,简凡,你,,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和闰夫人在一起?还,”

    还啵了下,这话没说,可把景文秀惊得膛目结舌了。紧跟着后面又进来了宾馆里几位保安,跟着一位脸盘颇大,相貌堂堂的中年人 那位受伤的女人招着手叽里咕拉说了一串英文,简凡只听懂叫,

    “这,,这是怎么回事?”简凡一愣,面前是认识的景文秀,花馔楼的牛经理还有糊里糊涂啵了两下不认识的混血美女,还有一堆保安和瞪着眼不知所以然的帮厨手下。景文秀顾不上和简凡叙旧,英文对白着一听闰夫脚扭了,赶紧上前搀着,那位中年人等着妻子上前低头耳语着先自离开这里,异国美女还俏皮地招招手笑了笑告别。

    一告别,胖胖的牛经理就叫卞着:“嗨、你小子可以呀,把沈市长的客人拐厨房来了,让我们好找?再晚点你还准备拐回家圆房是不是?看什么看?快七点了,还不送饭去,,你小子等着啊,要没事什么都好说,有事了一会儿跟你算蜘  ,”

    悻悻一脸的伙计们端菜的、提粥的忙着往餐厅送,简凡被突如其来的一下子搞了懵了一下下,然后看着牛经理颠惊慌失措奔出去了,仰头呵呵笑上了,想了想蛮有意思的,这俩年遭遇多,就是没有这种艳遇,唯一的一次不但这么短,居然还是别人老婆,,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凶叭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