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此情怎堪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书友QQ群:101707149

    厂雨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惊醒了睡梦,雾朦朦的晨煮速眉甘”慵懒。连来的干燥天气终于迎来了初夏的第一场透雨。杨红杏起之后看着妈妈已经坐起,下拉开了帘子,打开了半扇窗门,里面一股清新的晨气扑面而来,最后的几分睡意也被这清风吹醒了。

    洗漱、打扫房间、整理铺。打水,扶着妈妈起,杨红杏沉默着干得井井有条。这一个,月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糊里糊涂活过来的。

    没爹的孩子吃苦多、没娘的孩子懂事早。虽然杨红杏不属于其上任何一种况,不过在这个外表光鲜实质却残缺的家庭,难得一见的父亲。终郁郁寡欢的母亲,多多少少也培养了那么一份独立的意识。和边的同龄人、朋友、死党相比,杨红杏总觉得自己多了那么一份苍桑感。而这一次,一下子心态仿佛老了很多年。

    铺上,杨妈妈枯坐着,怜地看着女儿忙里忙外,原本早可以出院了,不过俩人都暂时不太愿意回到总工会那个住了十几年的小区。里里外外都一个单位的熟人,对于即将面对的以后生活,母女俩看样谁也没有准备好。

    叩了几口水,不经意抬眼间。杨妈妈发现女儿不时地眼膘着窗外,有时候还举头远望,不用说是在等简凡了,差不多一个多月了,每三餐有两餐都是简凡提着保温饭盒送过来的,好歹在锅边也做了一辈子饭的杨妈妈这次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饭,印像中好像快一个月了 还没有重复过一顿,青菜豆腐五谷杂粮在这个小伙的手里能搞出不少稀里古怪的花样来,不知不觉会把你的胃口吊起来、食调起来,和第一次见面相比,此时看上去气色要好多了。

    最起码从女儿眼里越来越少的担忧杨妈妈也知道自己的气色好多了。

    淅淅沥沥的雨渐渐地大了,成了哗哗啦啦的雨声敲打着窗门,看看时间快早晨七时了。杨红杏又一次站在窗口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喃喃:“下这么大,,又下大了

    “别担心,他会来的。”

    上的杨妈妈突然插了句。杨红杏落然回头,看着母亲,刚刚梳拢的头发微微湿着,进医院时总是黯淡的眼神此时只要一说起简凡来,总是闪着异样的光彩,也怨不得老妈这么喜欢简凡,不但做得饭菜美味无比,而且闲得无聊一坐这儿陪着老妈一聊能聊半天,净是些婆婆妈妈家长里短的闲话,甚至于有一次还谈到了烹饪女红衣服剪裁之类的交流。就养个乖乖女也达不到这个水平。

    这就是简凡,就是记忆中的简凡,他要是逗不笑你,能把你气笑了。很多时候是让你哭笑不得,杨红杏记得记忆中初见简凡的时候就是这副得,后来变了,变得、很凶、很不把其他人当回事,再后来又不知道这个。人怎么又回来了。

    听到了妈妈说简凡,杨红杏没接话,脸上的表有不自然了。杨妈妈见女儿有这种羞色,又是微笑着安慰了句:“雨再大他也会来的,因为呀。他喜欢我女儿。”

    话里有几分自得,杨红杏拉了声音嗔怪了句:“妈,,说什么呢?”

    “妈看得出来。你也喜欢他是吗?要不以前就不会老跟我唠叨乌龙县了,要不是这次的事呀,妈倒还不知道这小伙是这么个心肠的好孩子,”哎,其实女人呀,一辈子能奢求点什么,有个美满的家庭就足够了。你别担心妈了,妈也一口气喘不过来才干得这傻事,我也想开了。有什么呀?天下的贪官多呢,又不止你爸一个人,看不到你成家,看不到我外孙,我还舍不得闭眼呢!?”杨妈妈说着,抿了口水,喝得很坚决。这一场灾难,差不多咬着牙过来了。

    “妈,你先歇一会儿,我去打饭去吧,下这么大雨,八成来不了了。”

    杨红杏忍着心里微微泛起的苦楚,没有接着这一茬。刚把枕头垫好,跟着门“嘭”声开了,母女俩一惊,只见得披着大雨衣顿着脚的简凡得儿得儿奔进来了,先把保温饭盒放下,跟着卸了雨披挂到了门后,上倒没怎么湿,裤脚和鞋却是水汪汪一大片水迹,一回头乍一看精神甭好,不过马上愣了下,因为呢,上一躺一坐的母女俩,都诧异地看着自己。

    “嗯?怎么了?”,饿了吧?,,来来来,”伯母您尝尝,这就是我前天给你说过的那五仁莲子粥。杏仁、桃仁、花生仁、核桃仁再加上莲子,和石辗梗米一起熬成粥。据说慈禧太后最喜欢吃啊,”您尝尝”红杏,给你

    %,  万

    简凡边说边动着手。干这活计是轻车熟路,两份保温杯里粥倒了两碗,拉着小柜子权当餐桌,一翻双层保温杯的饭盒,变戏法似地多了两碗、四份小菜,红白的水萝卜、嫩绿的小白菜、青黄的权丝配着炸脸的小蚕豆,和两碗金黄的粥色相映成趣,随意摆之都有一种静物写生的别致。

    直到摆好了,看着母女俩还瞪着眼看着自己,简凡这才省得哪里不对了,看看自己下:“怎么了?”

    判、凡,你怎么来的?搞成这个样子。”杨妈妈有点关切。看着孩子湿个大裤腿,皮鞋成了水鞋。有点过意不去。

    “哦”骑车来的,大雨天早上空气特别好,骑车正好烬练,,快吃呀。”简凡客气着。杨红杏伺候着妈妈端上了碗筷。也有点不太忍心地看了简凡一眼,没说什么了。细嚼慢咽着,眼不时地膘着简凡。

    粥熬得很细、很滑,做一辈子饭杨妈妈赞不绝口;这辈子还没学会做饭的杨红杏从来是赞不出口。

    一个月相处到不觉得拉近了简凡和杨红杏之间的距离,反到是和杨红杏妈妈熟捻得紧。对此简凡和杨红杏几次独处,振振有词道,你对我妈妈那么好,我为什么不能对你妈好一点。再说我妈也知道”么据说了,就把你妈当成我妈,你分那么清干嘛。不都尔明

    嘴上杨红杏永远敌不过简凡,杨红杏知道说多了肯定能把自己绕进去。此时又膘了一旁傻坐着看着自己的简凡一眼。一直觉得自己以前陪着梅老师那是锦上添花,和现在这时候的雪中送炭断不可同而语,虽然是几餐几饭陪着闲唠的小事,可无形中把天天愁眉的妈妈心理负担消弥了不少。对于简凡这份举轻若重的心意里究竟还有没有深意杨红杏说不准。不过在每次看到他的时候,希望有自己曾经期望的那份深意。而每一次夜色阑珊寂宾一人的时候,又希望是,没有。抑或是仅仅不希望这份感是从同中滋生出来的。

    矛盾,很矛盾的心理,来自不知去向父亲、来自卧病初愈母亲。也来自简凡。这就杨红杏很长时间里保持着沉默。

    女儿沉默了,妈妈倒越来越开朗了,胃口被这乌龙小厨的调养的越来越好,边吃边赞着偶尔看了傻笑的简凡一眼,突然想起个事来,随意地问了句:“小几,,这么多。怎么没见你去单位上班呀?”

    “我去了简凡无辜的睁了睁眼睛。

    明显是瞎话,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上班呢。杨妈妈和杨红杏都侧头看着简凡。简凡嘿嘿一笑乐了:“我真去了,刀号去领了一回了资。嘿嘿,,这个月领工资时候再去就行了。光领工资不上班才好呢

    嘿嘿的笑着突然刹了个车,杨妈妈和杨红杏一下子都愣了,估计被这吊儿郎当且大言不惭说愣了。简凡脸色一正,母女俩弱弱互看一眼。忍不住扑哧声都笑了。

    于是,仁个人都笑了。

    医院里最后一顿在仁个人会心的徽笑里结束了,简凡收拾着碗筷,完了又照例拉着凳子坐到边和杨妈妈侃大天,杨红杏到了上班时间跑前跑后办着出院手续,快办完的时候,梁舞云和胖子萌萌来接杨妈妈出院。

    和杨妈妈聊天知道在大原。杨红杏还有一个叔叔,一个姨姨两家亲戚。说起来亲戚族里也不少,也是依着杨公威的职位鸡犬升上天了。此番多少也受了点牵连,从住院到出院两家亲戚都没有来过人,直到上车出院杨妈妈还在念叨着。

    从医院里走出来了,不知道能不能从影中走出来。

    ,一口正

    简凡没跟着送人,先回了趟家换了湿裤子,打着伞拦了辆出租直驱总工会小区,直到了单元楼下。杨红杏早等在那里了。叫着上了车,又赶着去一个地方:检察院。

    有时候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像今天的天气,愁绪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简凡看着杨红杏连他自己也有点发愁。

    杨公威的案子审到了什么程度不得而知。不过这一个月来检察院到医院走访了三次,每次检察院人一走,杨妈妈便是半天反不过劲来。标准的表是发呆、发痴然后是流泪,唉声叹气。俩个人分居的事实对得上口供,检察院到是没有更多的难为这母女俩,这一次又发传票通知杨红杏去,以简凡的判断差不多就是走走过程,如果真在这里没有发现的话没准就停了这条线不去考虑了,正常的办案思路都会这样。

    可杨红杏毕竟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一个多月少见笑容的脸上此时更显得黯然,一言不发地和简凡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几次简凡想说话。杨红杏有意识地回避着简凡的目光。总是低着头。

    在那帮女死党里,心智成熟较早一点的杨红杏总是扮演老大的角色,总是喜欢给别人排忧解难。而现在,真正遇上了自己的心结,简凡也不知道究竟解不解得开。

    现在显得有点焦虑,正正规规放着的一双白哲小手无规律的颤着,那是多少有点紧张;简凡侧头看着,她上穿着网回家换的一深紫色裙装,显得很庄重,不过从这里也感觉到她心里的重视,越重视只会让她越紧张。几次简凡想看看她的表,杨红杏都有意识的侧头看着车窗外的雨色,甚至于简凡小心翼翼想上前握住那离自己最近的小手,想给她点安慰,杨红杏也是触电似地闪开了。

    坏了,别搞成自闭,将来再自暴自伤自弃那可麻烦了。简凡想着这一个月来的点点滴滴,好像难得见得杨红杏展颜笑一笑,只怕这一次的伤口,不是那么容易弥合得了。

    一路很沉闷,车停在巍峨的检察院大门口,简凡付钱的功夫杨红杏就有点犯傻一样下车迎着雨要走。简凡慌慌张张地追上来打着伞,边走边不迭地说着:“嗨、红杏,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站定了,杨红杏俏然站在伞下,尽量舒缓着脸色道:“我没事,别担心。”

    “砸”,来和,我告诉你

    简凡不容分说,撞着杨红杏的着伞,看着大院停车的角上、花池边后,鬼鬼祟祟拉拉扯扯直把杨红杏拉到了这里教上了:“你没经过这事,我得提醒提醒你啊,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一定要重视敌人”千万别小看检察,这公检法的手段,那家也不是省油的灯,整起人来什么缺德主意也想得出来”

    “你要说什么?。杨红杏终于开口了,弱弱地问了一句,声音有点黯然、沙哑。正大放厥词的简凡看着清丽、削瘦的人和黯然的眼光。有点心疼,讪讪地替杨红杏把额前几缕沾水贴到额上的乱发理了理,顺着秀发拢了拢,面对面凝视着,正色说着:“你一定要听我的。我这两年在罪案研究上的成果要大于做饭,”嘿嘿”,这么说吧,要是你和你爸的案子真没有什么牵连,那就向组织如实反映,争取一个老实、诚实的态度。不要害怕,你越害怕,他们越以为你知道点什么”啊。理直气壮。昂首

    “我知道”。杨红杏点点头,下意识地并不高耸的。一刹那又觉得这个。动作不雅,又有点难为,干脆转要走。不料简凡一把捞着拽着压低着声音说上了:“还没说完呢”最关键的还没说,我是说呀,要没什么事,就老实说。要是有什么事,千万别老实说”

    这声音压得非常之低。只有杨红杏听得见,一瞥眼看简凡的时候。简凡的脸上孰无半分戏让。很正经、很严肃,干脆搂底教育着:

    “即便是有事,你也得保持着诚实的态度说没什么事,否则稍有点线索查起来就没完了”啊,胆子要大,态度要诚恳、他们也俩胳膊俩腿有什么害怕的?他们检察还是督察呢?是吧?”现在站直喽。抬头,心里默念一百遍,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爸的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念多了,脱口而出就自然了,瞎话也成真话了,你说瞎话多了就习惯了,有些人有些事,你不能跟他说真话,没事。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千言万语一句,这活人得脸皮厚点

    话一砸吧,杨红杏笑了,被简凡这胡搞瞎搞逗得掩着嘴轻笑了几声,那种紧张和不安终于稍稍缓和了,简凡这次再拉着杨红杏到没有遭到反抗。俩人手拉着手,直把杨红杏送进进检察院的门厅。

    不知道杨红杏焦虑与否,反正在外面的等着简凡焦虑上了。

    第一个。小时,在大院里等着。雨越下越大,不得已钻到了门厅下等着,一直没有出和  ”,

    又过了一个,小时。简凡有点焦虑地来回踱着步,一会儿低头沉思生怕杨红杏吃不住劲说漏了嘴;一会儿又仰头太息,直觉得这对母女实在可怜,有道是人不到难处不落泪,到了现在这难处,不过几餐粗茶淡饭。也常把杨妈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一会儿抬头一会儿低叉,又磨蹭了一个小时,期间给杨红杏家里打了两次电话,连哄带蒙把老人先安置住了,不过杨红杏还没有出来”,

    直到中午饭会也过去了,磨得没啥脾气了,简凡干脆窝着子蹲在门厅大柱后头看着门的方向等着,一直过了近四个小时才见得翩翩紫裙从检察的门厅里出来,一急一乐呵一起,蹲久了腿一软差点栽个跟头,边顿着脚边呵呵笑着迎了上来,撑着伞罩着杨红杏,压着声音问着:“怎么这么久?没事吧?。

    %,  万

    杨红杏点点头,脸上放缓了很多,杰下子让简凡的心放下来了。

    “走,回家,都说了没事撑着了进了雨中,出了大门,站在路边招手拦车。

    雨大,几辆载客的车都没停,杨红杏看着简凡淋湿的一边肩膀。下意识把伞往简凡的方向推了推,可用不了多久,那伞好像下意识地又回来了,结果刚刚站定不久,俩人倒都湿了一个肩膀,移伞时候。你看我、我看你,霎时都笑了。

    在这一瞥一笑的暖暖感动之中,冷冷的雨中也充斥着温馨和甜蜜,简凡干脆揽着杨红杏肩膀靠到自己上,第一次觉得自己这副不算坚实的膀臂也能给人以依靠和安慰。检察院调查的结果如何,不过看样杨红杏放松了不少,趁着那一笑弱弱地说了句:“谢谢你,简凡。”

    “哦哟。你又来了,这一个月三十天没听够你三十句话,倒都成谢谢了。别说谢啊,你照顾我妈时候,你看我就不说谢谢”简凡嘻皮笑脸地逗着。

    “除了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了这么多天,多亏了你。”杨红杏黯黯的叹了口气,看了简凡一眼,满是感激。

    “一样的啊,下回我妈来。你领着她逛吧,其实你妈不错,格温和,说话又和气。

    那像我妈,三句不对头不是拧你耳朵就是戳你一指头,这还是好的。小时候顺手家伙抄起来就揍我”你妈没打过你吧?”简凡嘿嘿笑着问,这到不用说。杨妈妈那脾气是个逆来顺受的人。

    “哎,我妈妈好可怜杨红杏没被说笑,却被说得多有感触了。看着简凡眼里多有几分担心。安慰着:“没事,刚才就填了几份表格,做了一个,笔录,我是可恰我妈妈,这些年见都没见我爸,都被他牵连成这个样子。检察院对这种况已经很了解了,没有再为难我们,其实就为难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我爸在外面干了些什么,哎”

    “嗯,走走,不说了

    简凡一听心事又来,终于拦下辆车。拉着杨红杏送上了车,刚刚坐定电话铃声嗡嗡响个不停,简凡一看是重案队办的电话,悻悻地放到耳朵边。装起来了:“喂,陆队,我在医院呢,真的,伤还没好又劳累过度。你总得让休息休息吧?”啊,不是归队?专案组外调找我?还省厅的?,还得马上回去”得得,一会就去,”

    “怎么了?”杨红杏听得语气不对,一惊侧过脸上问上了。

    “妈了个的,怎么这事还咬着。揪着功臣不放了,又来查我。”简凡装起手机,大失风度地骂着。杨红杏倒没介意这句粗口,半晌才想了句安慰的话:“你教的那办法管用,你自己经常被查,不至于还紧张吧?”

    “顺,那不一样,你是心里坦然,就那么一点点紧张”我是心里有鬼。得一直装。这个,难度很大的哦简凡几分难色地说道。很难为地看着杨红杏。

    杨红杏蓦地被这一脸诚实和一脸难为逗笑了,笑得直捂着脸,笑得两肩直耸,笑了好大一会才轻轻挽起了简凡的胳膊,轻轻地说了一句:

    “我陪你去”你说得对。人的脸皮得厚点,我相信你不会有事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