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章 回头百年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二讲民撂了,休息了两个小时再回到预审室的时候。撂   一

    这人咬得紧的时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一开口,说得如此之快、之清、之多,更有点出乎人的意料。于是预审组又听到了一个匪版的晋原分局案

    齐树民其实在需月阁之前就来大原这个古玩集中地准备谋求新的发展,据他所述,是在一所舞厅认识了唐授清,虽然轻描淡写一句,可简凡想像得出,一个风流倜傥且挥金如土,一个风韵颇佳且独守空房,俩人擦出点火花,再发展点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只是有点奇怪,根据齐树民所述年限,俩个人在晋原分局案发前两年就已经勾搭成了,而且更为出乎意料的是,两年间俩人从伴侣成功地发展到生意伙伴,这主要归功于唐授清其时的份,在劳动服务公司和各分局、派出所都有一层人脉,多多少少能为齐树民在大原提供不少的便利。

    中掺合进了利益,双方的纽带就更紧了,这其间还发生过一件意外的事,那就是,俩人的被李威撞破了。齐树民说到此处大谈自己如何如何把李威打到在地扬长而去,真假虽然无从考证,不过简凡马上想得出,这恐怕是所有发生案子的祸根。

    倒坍的墙和倒向另一个男人怀里的女人类似,都是无法挽回的,李威夫妇分居了,唐授清一分居胆子就放得更大了,暗地里和齐树民做文物古玩的黑市交易,明面上有目的地拉拢分局领导,可没想到的是。李威不是忍气吞声,而是隐忍不发。伺机报复,而且以他的聪明,查到了齐树民的底细,成功地挖出3飞文物走私案,连追了数月把齐树民一伙几人从大同境内抓了回来。

    齐树民没有料到糊里糊涂栽在李威上,而李威也没有料到齐树民被抓了还有后手,关键的赃物一入库却被盗了。于是就有晋原分局屡查不破的第一悬案,一直悬了十四只。

    和案交织的事实听得简凡张口结舌,看来现实比想像永远精彩,打破脑袋也想不到这是一顶绿帽子引发的悬案。

    齐树民第二次谈话很亢奋,两眼精光四、思路清晰、言辞犀利,一连指出了简凡猜测的种种错误:第一错当然是唐授清,当年3飞四件价值二百余万的古玩买家是唐授清找的,她是主谋;第二错在他本人被捕之后,把消息带回云城的不是全孤山,而是连刃;第三错曾国伟,在大原的两年间,其实齐树民通过其兄齐援民这层关系早和曾国伟熟识。醉心于古玩的曾国伟在鉴刷上要比齐援民只高不低,不少的货都经过曾国伟鉴别真假,甚至于齐树民还有意识地送过一些曾国伟感兴趣的古籍试图拉拢此人,可有点愚腐的曾国伟除了喜欢古玩其他的一概不上心,而且对于唐授清、齐树民拥有的一些价值不菲的古玩也提出过怀疑,也就是说,其实在此之前齐树民拉拢不成早起杀心,晋原分局案发杀只是顺理成章的事。还有第四错,后来被盗四件文物是通过唐授清几年后陆续出手的,不仅出手,而且拿走了整个赃款的三分之二,齐援民惹不起这个大姐大,只得提了一个附加的要求,把其弟齐树民捞出来。还有第五错、第六兆

    那么之后就很容易推测了,唐授清有了第一桶金,有人交结权贵的资本,有了公安后的人脉,开始涉足娱乐行业,而且傍上了更粗的官腿,自然对监狱里还关的那位前人慢慢忘了,等齐树民出来已经是物是人非,虽然颇有怨念,但不得已仍然是相互依存,有了唐授清官面的人脉,齐家兄弟在古玩行业是呼风唤雨;而有了古玩换回来的黑金,唐授清也赚得是钵满盆盈,直到盗墓行业开始衰退能出土的好货乏善可陈之后,唐授清和王为民又找到了新的致富途径,于是,才有了后来的银行诈骗案。

    十几年的经历几言带过,会议室鸦雀无声,听得怵然动容。

    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的齐树民说到后来嘴巴跟不上思路,说得结结巴巴,处处指摘着简凡叙述的错误,少有发言的简凡到看出来了 这不是崩溃了,而是变换了一种较量的方式,用事实来证明:你们警察还是蠢。

    于是,比较聪明的齐树民指摘完了错误,几分得意地被带回了监仓,比较蠢的简凡出了预审室就再没有出这幢楼,专案组临时征调入围了,省厅孟副厅长特批。

    接下来简凡就见识到专业预审的威力了,和齐树民的对话已经让预审组捕捉到了足够的信息,对于齐树民心态的描述又重新定个。在这个自知必死的嫌疑人上散出来的那种变态的自大、自恋相当清晰 也就是说,这种人不需要同,因为他根本没有什么感可言;也不需要可怜,可怜对他是一种侮辱;更不能威言恫吓,总不至于还有什么话能把杀人放火搞爆炸的人吓住吧?而且还不能跟他讲政策,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反社会人士。

    那么他需要什么?张英兰处长给了一个明示:需要欣赏,需要尊重。就像简凡所做的。

    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欣赏和尊重,嫌疑人也不例外,他们更需要别人的欣赏和尊重来满足那种变态的控制,从犯罪者的角度讲,这也是控制的一种发泄,就像和简凡和盘托出晋原分局的案子一样,那不是悔罪、也不是老实交待,而是要证实:我比你们高明多了。

    在这个思路的指导下,十几名专案预审人员开始字斟句酌的制订预审方案,细到了每一句话应该怎么问。比如不能出现“老实交待”“认罪你老实点”等等之类预审常用词;而且对于预审员常年那张哭丧的脸、要债的表以及咄咄人的语气也彻头彻尾的改了一番。

    于是就有了个戏剧的变化。

    预审员很温和很客毛问

    ,万比北:  二讲民,云城以西猛公里泽清乡楚候莫被盗案。云城才皿了七年没有结果,这个案子您知道吗?”

    齐树民对于这种表当得是颇为受用,仅剩下的一只手夹根烟,呻口水,很诚实地说道:“不是我干的。”

    ,  万

    “没说是您,我们这不清教您吗?”预审员更客气了。

    “噢”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应该西王村陈秃毛一伙干的,这帮孙,子呀直接就是开上小挖掘机开口子,好东西都让他们糟践了不少,要是我们干,直接打个人巷进去,东西一卷,干干净净,啥也看不出来”我们盗过的墓,一般人他发现不了齐树民道。

    预审员:

    更有让预率员哭笑不得的变化:

    预审员:“齐树民,据你的同伙郑本胜交待,零年到云城接洽购买古玩的一位广东客商被你们灭口了,这个案子我们也追了四五年了,动用了几地警方和数百警力都没什么结果,我们就奇怪,这个手法这么高明,抛尸地点会选在哪儿呢?”

    预审员话里表达出来的仰视很明显,齐树民听得意洋洋,半晌才开口:“这个,这个不好说。”

    “您有什么要求吗?”预审员赶紧地暗示,在这种条件下可能要烟、要水甚至可能对伙食提出点要求。

    “不不,,这个确实不好说。这十多年灭了好几个呢,你们问得是哪个呀?”齐树民是真难为。

    预审员:。

    隔了一大会,面面相觑倒吸着凉气好容易反应过来的预审员小心翼翼问着:“那咱们一件一件说行吗?”

    “行啊,地龙喜欢敲瓢脑袋、李三柱喜欢抹脖子、连刃喜欢端颈,手上都有点案子,你们想知道哪一件,总得明说吧?”我估计你们一件都没查到,查到了再来问我吧。”齐树民几分得意的说着手下人的特征。

    预审员:”。

    数天后,再问到相关人员的犯罪事实,就有点让预审员战战兢兢了:

    预审员:“齐树民,对于唐授清的犯罪事实,除了我们已经掌握的走私文物和洗钱,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齐树民:“有啊,你们想听吗?”

    预审员:“当然

    齐树民:“唐授清这个人很不简单哦,在盛唐里她们培养了一批姐,都是专人专不坐台的,上午学习诗词歌赋、声乐舞蹈;下午是思想教育,那时候我网出狱的时候见过,学得是什么“三讲两思。要是这两年,差不多该学“八荣八耻。了吧”你们知道这些小姐用来干什么,专门给领导准备的,不管你是党政干部还是机关领导、不管是发横财的土包子还是国企老总,她都能投其所好。嘿,你们还别不信,每次人代会,那都是预订走的,这叫什么来着,,对对,拉拢腐蚀领导干部,贿赔”你们什么眼神?不信是吧,就你们系统里都有人享受过,非让我把人名说出来呀

    预审员噤若寒蝉了:“这个,”这个另案处理,”

    “去,什么世道,不敢说真话也罢了,连真话也不敢听,哎,不说了,我要休息齐树民生气了。

    预审员:

    在封闭的羁押楼层里没有夜、没时间这个概念,齐树民用他触目心惊的罪证不断赢得着预审员虚于委蛇的欣赏和敬意,换回来的是越来越厚的口供和案卷,一周后,专门增加了俩人整理越来越多的资料;两周后,又增加了七个人,扩充了专案组的力量,涉案人像滚雪球一样在膨胀着;三周后,连检察院的也进驻到这里现场办公来了”

    在齐树民和盘托出之后,那位打开最初缺口的简凡渐渐地被沉浸在如山大案中的预审们淡忘了,每天整理着案卷、音像资料,偶而听听预审会议参加参加讨论,不过发言很少。过了许多天简凡才知道肖明宇居然也被关在一楼的某一间监仓里,专门调阅了那份审讯记录,平时就脸色腊黄的肖副局头发好长时间没有炯染了,一片花白,显得格外可怜。三次审讯倒有两次痛苦流涕。直说自己愧对党的教育和人民的哺育。而事实上,此人是在唐授清的牵线下认识的齐树民,齐树民通过传递其他团伙的走私信息让肖明宇屡破大案积功提拔到了副局长的位置,严格说是犯罪分子哺育了这位肖副局,肖副局又反哺了齐家兄弟,最终被拉下水殉葬。

    又见到许多熟悉的面孔,治安总队队长、刑侦六队政委、西苑分局的分局长、政委,最后目光定格在一个名字上总算长舒了一口气,。北信息科科长:吴镝。

    从肖明宇和吴镝的交待案卷里简凡看过后才明白,唐授清和齐树民作文物黑市交易的时候就已经把肖明宇拉下了水,但他没料到唐授清胆子大到敢直接朝分局赃物下手的程度,事后有点追悔莫及只得一条道走到黑。

    不过就简凡的感觉这应该是谎言,即便是当时他不知也应该能猜到是唐授清所为,否则就不会把一干出案刑警请到饭店,先给自己摆脱嫌疑;也不会有后来对乔小波的格外关注。吴镝不过是无意中做了牺牲品,数年前吴镝在接手晋原分局案子之后,以他聪明也想到追踪文物走私这条线,不过被肖明宇暗施手脚阻挠叫停,尔后又提拔到了市局,直接发展成为肖的爪牙,数次向嫌疑人提供过内部消息。

    这是积弊良久以后的一次大清洗,从这里能清楚地感觉到“再回头已是百年”是个什么样的滋味,不过简凡在专案组的小楼里经常想的却是,外面,也不知道乱成了什么样子

    三楼、东并到数第二间,向阳的方向。

    大上午的阳光直到办公室里之后,屏幕有点晃眼,简凡像往常一样整理完案卷,搬搬电脑泽米的方向才看得更清楚“众里主要的,作就是把录制一吃像和笔录比对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出入。

    简凡干得很沉默,很仔细。

    屏幕上是一个女人,一周前被解押到这里,省厅为这位特殊的嫌疑人还增配了两位女预审员。

    是唐授清,此时的唐授清着二看的号服已尽失了简凡曾经记忆中的风姿绰约,看上去有点疲惫,对于预审员的问话没有更大的反抗语气,多数时候是有气无力的回答着,从三月份被捕已经差不多三个月了,这三查五审估计对于这位养尊处优的女人是一个毁灭的打击,包括从**到精神,放大了画面能看到泛黄失去光泽的脸、肿胀的眼里说不清有多复杂的目光,眼神更多的时候是呆滞、头发有点凌乱、偶而会发神经似的脸上肌抽楠、嘴角抽*动。这个样子,倒是符合她现在的年龄了。

    在听到齐树民对她的描述之后,唐授清呸了几口,骂了几句软骨头,尔后又歇斯底里的哭闹了几次,最终在预审员冷冰冰的连番问下:交待了。

    事实基本和齐树民交待的一致,终于水落石出了,而简凡却看着屏幕上这个让尖队找了十四只零八个月的主谋,没有了愤恨,留下的只是深深的可怜,她比那个在同一间预审室里天天发神经的齐树民还要可怜。

    “简凡,看什么呢?”

    有人在叫,简凡回过头来,一警装婀娜的景文秀进来了,手里抱着一摞资料凑到了屏幕上掩嘴轻笑了:“哟,看美女呢?这可是个颠倒众生的人物啊,我听说呀,除了咱们系统的,好像有一位副市长也牵涉进来了,你知道不,副市长已经潜逃了。唉,就咱们这儿这么严,也能透出风去”

    说着声音压低了,八卦无处不在,景文秀是在简凡来之后才以张处助理的份参案的,有资格参加本系统内部涉案人员的审讯,美名其曰收集**份子的心理范本。俩个意外的相逢的人倒是经常坐一块聊几句。

    景文秀把一摞案卷给简凡一堆坐下了,简凡欠回了子却是笑着评价道:“呵呵”红颜要是不薄命,那就得成祸水喽。要说她也可怜的,家财不少,就是连个家都没有;一辈子阅人无数,恐怕将来连个探监的人都没有。”

    “哦哟,你还多愁善感的嘛。”景文秀坐在一旁,饶有兴趣的又一次看着眼前此人左颊上那道浓重的伤痕,有几分狰狞,不过也给这张小白脸上添了几分英气,看着简凡若有所思,景文秀打断了问着:“哎,我今天看了晋原分局的案卷,了不起啊,我听张处说,作案的过程和你模拟的几乎没有什么出入。看不出来啊,还有这么两下子?”

    简凡蓦地一侧头,景文秀正饶有兴趣看着的眼光也蓦地跟着收回去了,简凡一乐打趣了句:“怎么?你费这么大劲看完一个案卷,就是为了表示你对我的崇拜?”

    “咦哟”,崇拜谁也不至于崇拜你呀?”景文秀撇着嘴以示不屑,不过明显喜欢和这位小警开玩笑的方式,逗了句:“何况还是个抑郁症患者。”

    “让我抑郁的人现在都开始抑郁了,我的病根已经除了。”简凡语带双关地说了句只有自己明白的话,随意地问着景文秀:“领导,这又是什么活?”

    “归档”我可替你归类了啊,不能白干,专案组解散后,得请领导搓一顿。”景文秀拍拍案卷,简凡随手翻着,是水域金岸别墅涉案文物的分类,归类的归档做得很细,简凡边翻阅边说着:“领导,你可都看到了,所谓的别墅哥不过是个饵、骗局,我还是个穷警察 您不至于忍心来宰我吧?”

    “你也忒抠门了吧,我说说就把你吓成这样了。我请你行了吧?”景文秀嗔怪道。

    “嗯,好,就等你说这句话。”简凡顺水推舟,乐了。景文秀一时气结,直翻白眼。

    俩人正斗着嘴官司,窗外的警笛声响起来了,简凡喃喃着,这是往走拉,还是又来新人了?一支脖子伸着头开窗看,得,是来新人了,此时对于进进出出的人已经没有感觉了,回头笑着问:“领导,又来一位,这是第几个了?”

    “嗯,带上已经移交检察院起诉的,第二十七个,我看看,谁呀?”景文秀也凑过来了。

    警车停在楼前不远的空地上,警卫护卫在车左右,装便装的专案组人员下车开了门,车上,下来了一位肚子严重发福行动稍有不便的人,下车的当会狐疑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被俩位法警带进了楼。

    “噢”是司法局那位,被唐授清牵出来,好像和第一嫌疑人的保外就医有关,还涉及几起受贿案。唐授清没来他就被双规了,怎么又转到咱们这儿来了”

    景文秀边说着边回过来,一看简凡惊讶得合不拢嘴,两眼瞪得溜圆,愕然问着:“怎么了,你亲戚呀?”

    “呵呵,你看我像有这福份的人吗?”简凡勉力笑笑,边收拾着东西心里暗暗下了决心,看到司法局这杨公威的刹那,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突然想到了一件自己应该和必须要做的事,在这些被抓被审的嫌疑人背后,那些望眼穿、以泪洗面的人,才是最可怜的人,简凡最担心的是怕杨红杏经不起世俗的白眼和这种事的打击。

    ,  石

    “你毒么了?简凡。”景文秀发现了简凡的怪异,弱弱地问着。

    “我要走了”谢谢你的帮助,有机会,我一定亲自给你做,请你搓一顿。”简凡几分真诚地说道。

    “走?案子不结束不能随便走的。”景文秀诧异地句。

    “你错了,我的余已经发挥尽了,专案组巴不得我走呢”呵呵”

    简凡笑着,直出了办公室,敲响了严主任的办公室门,,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巾。章节更多,支持件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