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章 劝言意且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扣别人老婆上,既有生理快感。又有精神愉悦,而且堞,给别人戴上绿帽的成就感,呵呵,老实说我也干过这事,恭喜你啊齐树民,李威在这一点上,永远赶不上你,”

    简凡接着齐树民的话评价了一句。齐树民恶狠狠带着几分复仇狰狞的脸先是惊愕,跟着舒展,尔后哈哈大笑着,直笑得拉着手错脚链哗哗作响,笑着又是指着简凡,想说什么没说出来,不过眼光里满是默契。

    会议室,有人眉头蹙着、有人嘴唇咬着、有人的脸上肌怪怪的抽着,问出来的况很雷人、但回答的况更雷人,正兴奋溢于言表的武辰光看着众人都盯着自己,这倒有点不好意思,不迭地解释着:策略、策略,我们一线刑警的突审一般不拘泥于形式啊”

    确实不拘泥于形式,本就是个会话,潜移默化中慢慢地转到了案上,严主任叫着预审员搬着案卷和众人商量看到先熟悉上这个案子了,谁也没想到这种瓜得豆的结果,不过不管有什么结果,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吧?

    预审室,俩人曾经为对手的人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默契,简凡一句不伦不类的赞扬让齐树民带着仇恨的心得到了那么慰籍,能在此时、此地得到慰籍恐怕是不做第二人之想了。简凡像在说一件不相关的事似的。接下的分析直入主题:

    “唐授清在十四前的案发之前,不过是晋原分局下属劳酬民务公司的合同工,份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协警吧,工资收入不过四百多,而且儿子有脑瘫,加上老公常年不着家,人又长得漂亮,本在局里的流言菲语就不少,这个女人的作案动机很复杂,不管是为、为钱都说得通噢,这件事和你无关,你当时在看守所,对吧?”简凡委婉地问着,生怕引起卒树民的反感。

    齐树民斜忒着眼吐了俩字:“对呀!”

    , 可

    “我模拟一个作案过程,向你这位大师求教一下,怎么样?”简凡跟着话就来了,齐树民心照不宣地笑笑,未置可否,对于这个不明确的表态简凡只当视而不见,缓缓地说道:“还接着刚才话题,十四年前3万文物走私案最终在大原多公里的大同境内把你、郑本胜、陈久文、李三柱四个重要嫌疑人抓获,可我想当年抓捕一定没有一网打尽,漏了一个重要的人,这个人把消息带回了云城老家,否则以当时的通讯条件,消息不可能传这么快,”是企孤山,对吗?”

    “对呀。”齐树民道,对于猜测和模拟并没有表示出更大的兴趣,何况不是自己的事,只当随口应了声。

    “你的本家兄弟齐援民得知消息后带着你的余部和他的人马聚到了大原,找到了唐授清,我想你的全孤山形影不离,你人唐授清的事他应该知晓在紧锣密鼓准备之后,当天八月二十一下午,齐援民出现在晋原分局,我本以为他是去找谁,可后来发现不是,他是去把随带着的那个人先安排到晋原分局里窝着,准备实施盗窃,对吗?”简凡道。

    齐树民眼皮一抬,微微有点发愣,似乎对于这种秘辛被人知晓有点诧异。

    “当天二十点三十分之后,这个布置开始了,全孤山、薛建庭、孙仲文在半路接到了唐授清直驱小东门小区,由唐授清负责曾国伟出来,或许我更可以大胆猜测一下,李威暗恋过曾国伟老婆,唐授清和丈夫关系不好,迁怒于曾国伟完全说得通;在此之后曾国伟女儿把嫌疑指向李威和唐授清而且愿意亲进到盛唐摸查唐授清的犯罪事实,也能说明这一点,,把曾国伟出来之后,全孤山猝然出昏了曾国伟抢到了钥匙离开了小区,唐授清下车,然后三个人直驱晋原分局,通过扔在墙外的哨绳把钥匙拉了回去,进而实施盗窃,,你们设计很精巧,可以也许你们没有想到,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麻烦,当时门卫乔波擅离职守,你们就大摇大摆走进去都没什么问题,对吗?”简凡连珠炮介似地叙述着有脑海里过了无数遍的经过。

    齐树民欠欠子,出离的诧异之后到有点饶有兴趣了,迸了句:“对呀。”

    “现在,就得说到那个偷东西的贼了。十四只前被捕那是你这一生的低谷,陈久文、李三柱、郑圣胜和你一起在狱中;全孤山、孙仲文、薛建庭三个人负责外围,那么实施盗窃的这个人就呼之出了,可以简单地想,这是一位你和你哥同时信任的人,而且手相对要敏捷,当时万一出事能跑得了,对警察也下得了手。

    满足这个条件的人呢,好像就剩下一个人了,连刃,对吗?在云城武校当过教练,打蒙一个人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磺,”

    简凡问着,齐树民眯着眼,斜斜的瞥着简凡,眼睛里透着怪异没有表示,简凡依然故我的继续着:“我姑且认为是连刃啊,打懵了库管,盗窃碍手后骑着警用摩托车离开,事比你的想像得顺利,仅仅一点细微的差别是接应的人最后走的时候碰到了返回来的门卫乔小波,不得已下掳走了他,出现了目击者,你们又采用了一个很巧妙的办法,把两万赃款塞到了被打昏的乔小波上。封上了乔小波的嘴。这个办法我相信是体制内人才想得出来的,他要是据实回报,那肯定是三查五审最后人财两空;隐瞒下来没准还能留下点赃款。想出这个办法来的人呀,我想没准是唐授清,对吗?”

    “呵呵”对呀。”齐树民蓦地笑了,这一霎那的变化让简凡心

    “剩下的事就简单了,你们在城北废水处理厂会合后重新分配了任务,全孤山、孙仲文负责驾着天津大发抛尸;薛建庭负责把摩托车开到一个不相干的地方弃车;而齐援民肯定是在连刃的保护下返回老窝”至于唐授清嘛,像个没事人一样回家、睡觉。我就有点奇怪,她明知道这出了就是命案,怎么还会加入到里面,”嘶”,你说呢?”简凡有点狐疑,看看齐树民,想进一步求证。

    “那你说呢?”齐树民一副玩味的口吻,不露声色,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的表演。

    微微的感觉在这里卡了一下,这休息的一个多月,闲暇的时间差不多都耗在这个上面,对于每个人几乎都是张口就来,一卡简凡脱口而出:“除非”除非唐授清根本就是当年你的同谋。”

    眼皮微微一跳,或许是已经有所准备了,齐树民没有出现更大的绪和表变化,只是以一种很怪异,像是见了极度感兴趣的人一样盯着简凡,似乎要看透简凡的五脏六腑。

    他动心了、他奇怪了、他有点心里拿不准主意了”这表落在简凡的眼里弱弱的下了一定义,对于齐树民的不肯定也不否定简凡抖不在意,要想一次就把齐树民拿下来那几乎不存在可能,说完了这个,俩个人对视着又恢复了先前的沉默

    “这个。案子还有这么蹊跷呀?”

    会议室里,严妾任粗粗浏览了一遍电子案卷,眼光把电脑屏幕上移出来看着伍辰光。

    “一直悬着,没有取得一手口供,也没有其他更有力的证据。”伍辰光听得入迷,随口说了句。

    ,王珐比北

    “这个。案子跨度够大了啊,口出文物走私案嫌疑人李三柱、陈水路杀人案的受害者是薛建庭的家属、唐授清又涉嫌洗钱和诈骗案、晋原分局悬案第一嫌疑人全孤山,又是陈水路杀人案的重要嫌疑人、咱们这个专案组负责4列、漳河被捕嫌疑人的审讯以及水域金岸上缴涉案文物的查证,我现在到觉得这几个案子,似乎是相互关联着的,你们回忆一下,小简同志刚才用一个悬案把我提到了嫌疑人几乎全部囊括进去了。”严主任若有所思地说着,隐隐地觉得几个另案处理的嫌疑人和案子,都在一个整体里。

    “很像一个串案。”其中的一位预审弱弱地发了句言,伍辰光一看是市局预审处抽调的同志,又看看省厅来人,不置可否地笑笑道:“根本就是一个案子,同一伙嫌疑人,串都不用串。”

    “那为什么不并案处理呢?”张英兰怪怪地问了句。

    所有霎时都投向在座唯一的一位女同志,有点奇怪内部居然有不懂程序的人存在,在这个系统里,大家都想破案,对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都要插一足,比如银行的诈骗案;而对于经年的死案、悬案。躲之唯恐不及,谁还愿意掺合。一听一看是省厅的心理学专家,于是,都心照不宣地笑了,”

    笑了,沉默了良久,在对视中试图看清楚对方的简凡和齐树民突然都笑了,简凡在笑,觉得自己猜到了齐树民此时的心境;而齐树民同样在笑,笑里透着玩味,就像预审员经常看到了那种在玩猫捉老鼠游戏的笑容。

    “我的模拟我推测怎么样?”简凡问。

    “不错,可我和都没有什么关系,我被你们关在看守所,就即使我想帮你指证,这好像也经不起推敲啊,你说是不?”齐树民德笑着问道。

    这是个。关键问题,十四只的案发齐树民刚刚被捕入狱,自然可以说和此案无关,或者,真有关的话,他就不会这样开口了。简凡也是一笑置之,话锋一转道:“想知道这个案子里的涉案人的命运吗?这个就和你有关了,也是猜测。”

    “好啊,听听看。”齐树民像是看一场闹剧一般地随意说道,又欠欠了子,靠回到了椅子哉

    “我是去年十月份接手的这个案子,七次组建专案组侦破此案七次流产,我原以为我是聪明绝顶被选中了,后来才知道我是傻得要命,被人架上炉子上蒸烤来了。七次专案的案卷我看了很久,我虽然傻吧,可我知道吃现成的,其实我们一位前辈已经判断出曾国伟肯定被杀,我们同行里也有一位新秀也摸查到了古董这条线上,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都半途而废了,于是我呢,就来了个突然袭击,给你哥下了,回头诓了还在监狱的郑本胜一下子,把薛建庭拴住了,而且找到了十四只的失枪”这个你没料到吧?”简凡几分自得地说道。

    “说,继续说,只齐树民眨眨眼,根本无动于衷。

    “从薛建庭浮出水面开始,你们的灾难开始了,我的灾难也开始了”,刚刚被捕没几天,唐授清就通过市局预审处的关系给薛建庭传话,这个传话很简单,说起来也定不了什么罪,不过薛建庭也算个男人,他心里最清楚你们出手会是个什么样子,他知道曾国伟是死在全孤山手下,万一出事他的妻儿躲不过你们的黑手,于是,他选择了自杀”,这时候,不知道是唐授清还是你哥齐援民授意,把南宫派出所搬了出来,唆导着薛建庭家属来支队闹事  ,这很聪明,成功地转移了支队的工作重心,可也很蠢,就元卜  六妇道人家了。这件事用脚趾头想也猜得出。有人在肥状州澜。于是我找到了薛建庭的遗孀冯梅梅,可惜,你们的反应比我们更快 在没有取得有价值消息的时候,一家三口除了孩子,都被你们灭口了”齐援民和唐授清还没有敢灭口的胆量,这恐怕走出自你的手笔吧?”简凡说着说着,有点出离愤怒的感觉,特别是看到齐树民不当回事地撇撇嘴,这种愤意更强了几分。

    没有开口,或者是懒得开口。

    简凡继续说着经历的案子:“案子僵住了,但也成功地威慑到了你们,你们开始准备出逃,离开大原这个是非之地,可你没有想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李威一直是暗处盯着你们,并把你准备转移了古玩消息透给重案队,于是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又挨了一下痛击。在此之后你更加小心谨慎,遍查是谁在捣鬼,最后查到了唐大头的头上,我不知道你和唐授清后来的关系为什么交恶了。居然领着人马直闯盛唐,很可惜,你又栽了不但栽了,连刃和全孤山以及其他几个嫌疑人都浮出了水面。

    在此之后你沉寂了一段时间,李威加紧了对你们下手,我这个脑子笨,又重头看案找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千不该万不该,有人不该留下当年的门卫那个活口,我们在找出这个嫌疑人来之后,幸运的是他居然看到一眼嫌疑人,而李威在你们内部也收买了人,认出了这个人是,”孙仲文。你更想到的是,孙仲文没有死,而且被我们抓回来了,在他的指认下,我们找到曾国伟”齐树民,你想知道李威收买的你边的人是谁吗?”

    “不想。”齐种民冷冷摇摇头,不理会这茬了,防备很恶

    “你想我也不告诉你,找到了曾国伟的消息一传出来,我判断你们要跑,李威说过你们在大原有一个窝点在彰西地区,机缘凑巧的是,我们在彭西还真把你们的窝点挖出来了,而且把你堵在了市区,可惜的是啊,这个行动没有经上级批准。你溜了,不是我不想经过上级,而是我觉得一经上级,你知道的恐怕比我们还要早当天是特警中队和治安总队设卡排查,我想,一定是我们肖副局长告诉你从那儿走的吧?”简凡再问。

    “那你问他呀?。齐树民反问了一句。像开玩笑。

    “呵呵,,他的信念可没你这么坚定。没准早交待了。这个咱们按下不提,随后我听说省厅的判断是你和连刃已经出国了,我一直怀疑这个判断,我想恐怕是别有用心的人给的假消息,”恰恰在这个时候,你也非常聪明,知道杀害警察这件事不可能善了,于是,你把给你运输已经到广东的全孤山出卖了,把你交到了警察手里。对吗?这也是在为你最后的潜逃做准备简凡有几分厌恶地看着齐树民,看着脸上微微显得有点不自然的齐树民,这个人张处长猜得不错,是个极度自大自恋的人,杀伐决断有多狠简凡领教过了。

    “老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现在都还了,何况他们。

    。齐树民欠欠子,叹着气说道,话里说不出的苍桑。

    “成功地转移省厅侦破视线之后,你秘密潜回了大原,这次是真要走了,古玩虽然全没了,可那是你抢来偷来硬买来的,也许根本没有花多少钱伤到你们的根本,还有你哥齐援民经营十多年积累的家,把这个带走的话肯定够你逍遥下辈子了。但你知道齐援民一直就在我们的视线之内,你不敢轻举妄动,而是和以前一样通过洗钱庄家王为民要把这笔钱秘密转过  我想你们几家之间是一种奇怪的联合,你在暗处,对于王为民、对于唐授清和李威都是一个威胁,你在,他们不敢骗你哥;而且他们也需要通过洗钱和拆借资金谋利。在这段时间,我估计你也发现了是李威在使坏,或许想在走之以前把你们之间的恩怨了解一下,很可惜,你们手脚还是慢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王为民欠债累累,巴不得拿你们这笔钱补窟窿,没准根本没准备给你们钱,,恰恰在你省悟过来的时候。我们也发现了其中的端倪,并且沿着洗钱案挖出了银行诈骗案王为民逃了,雾月阁被连窝端了,唐授清也被捕了,躲在暗处的你呢,成了困兽,我说得对吗?”简凡怪怪地问,有几分自得地问。

    “对,这帮王八蛋呀,把老子害苦了。”齐树民几分无奈地说道。

    “再继续往下我就不得不佩服李威了,他即使溜了也给你设了个,他一走,陈久文死后丢失的古玩在大通拍卖行现,他算准了你穷途末路的时候这几件古玩肯定是耍拼命来抢,他巧妙地把火引到了我上,而我又恰巧认识唐大头,于是成了一个假像,我是李威在警队里的内线,于是我们终于交上火了”,其实我想他早知道大通拍卖行走你的一表面窝点,郝通达和你有几分交,我估计是人脉广能给你推销点赃物的缘故,他也没个什么好下场,你们4月3溜的时候把他打昏了,成了脑震,不过好歹记得你托他出手的不少赃物。”简凡口气越来越轻松了,几个月的案叙述得轻车熟路,让会议室里听着的人豁然开朗,看着齐树民有点发蔫的感觉,忍不住想拍案叫绝了。

    这一番的指摘会让作案者完得自己的行为漏洞百出,你自己可以不开口,但你保证不了边的人同样也守口如瓶,简凡传达的正是这样一种信息,听到了此处齐树民连着几次欠。微微换了几个姿势

    “再往下说,就是咱们的交锋了,我本来不想打击你的自信。本来想给你留一点最后的尊严,可看你这样根本看不起警察也看不起我,你不需要这种尊重”从差点送命的唐大头上,从被你们虐杀的鑫隆财务总监上,我感觉在你的世界里只有杀戳和出卖。其实在雾月阁,在大通,都有内线,郝通达的一举一动瞒不过警察的眼睛,其实从你想上这批古玩开始,就已经坠到了这个坑里,所以,不管你聪明到发现我那个拙劣的手法、还是聪明到最后把连刃也抛了出来,再极度聪明到把治安队和派出所警力调出来为你所用,都无济于事,这个子就是为你设,你不出现不会收网的。所以,你现在坐在我面拼了。”简凡缓缓地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沉,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不带上感**彩,可忍不住又要回想起爆炸前的那一刹那,一浮现这个瞬间,就有一种想摸腋下的冲动,早忘了那里根本没有佩枪。

    “你想让我认罪?”齐树民突然开口了,不过是疑问的口气玩味地道:“这些,都是我干的吗?我怎么觉得你知道的太少了?”

    言语中仍有几分作为老大的那种睥睨气势,似乎在嘲笑简凡知道的还不够多。作犯科的罪犯对自己的罪行都有一种变态的成就感,从齐树民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张处的指导就是从这里打开突破口。

    “还是那句话,就应那么一件案子上了法场,我觉得对你的智商和你这些年的成就是一种侮辱,怎么,不想拉上几个垫背呀?”简凡学着齐树民的口气导着。

    “嗯,”齐树民摇摇头,脸一抽橡捉狭似地笑了:“我喜欢看着你们猴急不行呀?,,有道是千古艰难唯一死啊,为什么用“一死。这个冉呢?很简单,再烂再贵的命。都他妈是一条,挨不了俩回。认他妈什么罪呀?这年头谁能干净得了,来个痛快的。”

    那种积年养成的暴戾从眉目表和话语中传递得很清楚,会议室里的气氛沉下来了,每逢到你问到关键的时候,这种破罐破摔耍无赖的表就出现了,预审员还记得前几次的原话是:老子认的就够毙了,怎么,还想拖出来多毙几回呀,你们想练枪法,老子也得有那命呀?

    “齐树民呀,你认罪时我没有好处,不认罪对我也没有什么损害。我知道,你死定了。这就够了,我不在乎你是被爆头还是被注。”

    简凡其他预审员那种迫切想问出点案的心理,自然就泰然待之了,噎了齐树民一句,没等齐树民开骂,接着就说上了:“我原来恨不得亲手毙了你,后来一想经过有点佩服你,知道了你的世有点同你,现在呢,我是非常非常可怜你,知道为什么吗?”

    “可怜?我到觉得你可怜的。”齐树民呸了口。

    “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可坚守的,辛辛苦苦十几年到了最后一无所有连命都搭上了,不觉得可怜吗?在你们这帮人里我看到最多的是欺骗、狡诈、出卖。你比全孤山还可怜,最起码他心里还有一份坚守,不开口咬他一起长大的大哥。可你呢,死薛建庭,杀了他妻子和丈母娘,他儿子也差点丧命在你手下;为了自己,你不惜出卖自己的兄弟;最后为了逃跑,不惜炸死自己的兄弟。到了现在,你是形单影只,不得已只能找自己的对手说话了,你不觉得可怜吗?”

    简凡面无表地说着,说得本来恶相一脸的齐树民凶光霎时黯淡下来。头微微地低下了。似乎是心有所想。

    “我想,这应蒋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以我的份还不够资格见你这么重要的嫌疑人。你猜得很对,我们因为你的事很倒霉,不仅仅失去了一个朋友,说不定还要有人为这事背上处分。可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正义总算伸张了,我没有什么跟你说的了,你进过监狱你知道办案程序,现在是顾及你没复原的伤,如果真的什么也审不出来,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连自己人都能审得跳了楼,何况你一个嫌疑人?让你认罪不是警察想得到什么,而是要让无辜的受害者和死难者得到了一公道人心

    简凡冷冷地说着,摩娑着手指,看着越显得不自然的齐树民,结束了一句:“好了,我要走了,预审组本来让我劝你认罪的,我觉得有点超乎我的能力了。

    作为对手我给你最后一份尊重,劝你一句:二十年后,别当好汉了,当个好人,”

    “谢谢”还是没有下辈子的好,活个人真难。”齐树民黯黯地应了句,回头对着一直盯着法警示意着:“我累了,我想休息会。”

    法警抬头看着探头请示,耳麦传来了押下回的命令,上前几步打了隔断的镣子,齐树民起的功夫顿了顿,对着枯坐的简凡莫名其妙地说了句:“你有一点猜得不对,唐授清不是我的同谋。”

    “事实是掩盖不住的,你保不了她。”简凡不屑地说道。

    “不,我要说的是,她是主谋。十四只前那桩文物走私案,买家是她找的。你说的对,我没有什么可坚守的了。”

    齐树民一句不啻于平地起雷,颇有深意地看了简凡一眼,跃跃拉拉拖着镣声出去了。

    是虚晃一枪?还是冰山已倾?会议室里吵吵嚷嚷坐不住了,一个多月来的第一次松动出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