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章 血色沐长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陈十全命令着,从狙击镜里看着目标,前、左、右三方五支枪砰砰叭叭向未见动静的丰田车,顶、棚、车窗顿如千疮百孔。

    这是威慑、是震慑,用不对等的武力强行震慑,打消嫌疑人的顽抗心理。陈十全看着已如探囊取物般容易的目标,狙击准星不离车门附近,不知哪个。车门里会跳出第一个人来,不过不管是那个门,在这个,距离仅一百米的地方,鲜有失手。或者,他们根本不敢出来,再过几分钟大队人马一围,那怕你就是金网再世也逃不出束手就擒的命运。

    五支枪三个。制式,五四、七七、还有两个方向的两支微冲,负责压制的微冲呕挞呕一串倾泻在车上,四周的车窗就像钻了一圈孔,对于恶犯罪的打击从来没有什么仁慈可谈。如果不是顾及活口和价值连城的古玩,恐怕要直接狙杀了。

    蜷缩在车里的三个人动也未动。惊惧、恐慌弥漫在车厢里。

    “民哥,怎么办,咱们被包了”司机猴三的声音透着恐惧。

    “拼了,妈的,横竖都是死。

    ”李三柱在找着机会出枪,不过三个方向的压制根本不敢抬头。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随机选的路,”

    齐树民惊恐惧未定,泰山压顶般的袭击瞬间打塌了作为大哥的尊严。听着枪声四起,又在瞬间找回了一点自信,马上判断着:“听,五短一狙,两支微冲,他们人不多,,被三五个雷子包圆了,这十几年都他妈白混了,,猴三,动车,堵住狙击方向,快点,我他妈崩了你”

    齐树民惊惧中枪恶狠狠地顶着前座蜷缩的手下,那人一咬牙,一扭钥匙,千疮百孔的车呜地一声动起来了。

    “空档加,狙击在右前方小山包上,堵住他的视线。”

    只,,加,换档,车倾过来,”

    “轮摆起来,烟越大越安全,”不想死他妈快点,”

    车里叱喝着,齐树民、李三柱俩个老炮明显现了这个包围的弱点,也深谙警察不得已才会痛下杀手的特点,拼着命在作着最后挣扎。

    于是,围猎的警员眼里出现了疯狂的一幕,车震颤着“呜,呜”狂响,空转的引擎制造出了一股浓重的黑烟,车在慢慢的倾斜。后轮在地上扬着沙尘,烟尘四起。像一堆惊了群的牲口在狂奔乱跳。塌瘪的两个。前轮勉强扭着、动着,慢慢地离开了路沿,向着二号位左前方倾斜、移动,松软的黄沙土的里,被制造出来的烟尘更大了点。

    简凡一惊,换了弹夹朝着方向盘上露出来的一只手“砰”地一枪。

    手蓦地不见了,太远了,又隔着车窗,打不着,简凡狠狠地呸了一口。有点气愤。

    这口唾沫啐了旁边的张杰半个脸。张杰顾不上擦,在咒骂着,俩人在对骂着,眼里只有敌人,心里没有彼此,只有目标、只有暴烈、只等着露出头来的目标给予致命一击狙击镜里的陈十全看着冒起来的黑烟心里咯噔一下子,这是个老炮,是要堵自己的视线,一惊拿着步话汇报着:

    “零号、零号,喊话无效,目标正在制造黑烟,试图逃跑”

    “陈十全”要么生擒、要么击毙没有第三条路,漏一个我朝你示问。”

    步话里,传来了伍辰光气急败坏的声音,此时和省厅、市局领导正在赶赴一线,第十二组是拦截目标的最后一道屏障,追兵未至,全部希望就寄托在这个六人小组上了。

    “知道了,活口难留,尸体好收。”

    陈十全愿瘪回了一句,对着步话喊着:“一号位拦死前进方向。我的狙击护着你,二号、四号位,盯死车门,有胆敢冲出来顽抗者。一律击叭…”

    冷森森的声音夹着几分寒意,前方的拦截的车在声嘶力遏地喊着,看着仍在微微打旋的目标车,张杰咕呕几枪再枪直击在车上,直恨手里的家伙不是火箭筒,穿不透炸不了目标。狠狠地呸了一口,骂了句:“妈的,这群亡命徒。”

    “一人一个车门。我前你后,他们想跑,,出来咱们就扫,死的活的都要。”

    简凡死盯着车门,喊了句,枪未动。一直不离车门左右。

    一支五四、一支微冲,也成了这里最后一道屏障。

    此时,车轰鸣着已经转了四十几度角斜斜的停在路沿之下 刚刚微停变故又起,车顶着路下的石头加大了引擎,后轮在沙土上虚转着。黑烟挟着沙尘如同从地下钻出来一条土龙,越来越大的烟尘弥漫到了车的四周,狙击镜里失去了目标,陈十全急了,跃出了狙击点,边走边寻找着更近的狙击位置,对着步话喊着,注意注意,他们要强行突破。二号个,应该在你的方向”四号位,准备包抄。

    前方堵着、倾斜方向着背视着四号位。这肯定是要以车为屏障向左后方向逃跑,那里只有俩个人,陈十全第一次觉得心下方寸大乱,从来没有想过嫌疑人会用这种再夷所思的办法。

    简凡不知道为何,此时却觉得心里格外地冷静,现在暗暗明白了秦队当年把自己带进击场全部使用实弹的用意了,实战和练是两码事。一秒钟决生死的时候,冷静比什么都重要。双手支着枪冷静地看着车门,只等着雷霆一击,另一侧堵视线的四号个俩人,肖成钢和郭元匍匐着出了隐位置,向着车慢慢靠近。

    对决,一触即,已避无可避,即便是没有后援,也要将这群悍匪制服,这是命令、也是天职,你死我活的对决,即便是你想退,也退无可退。

    蓦地,车门斜开,门开枪起,张杰眼疾手快啮挞呕一个点扫到车门上,车里扔出来一样东西,门马上闭上了。那东西骨琰碌滚着朝简凡和张杰的二号位滚来,边滚边吃吃冒着烟,张杰一看惊得狂喊示警肖成钢和郭元着:

    “别过来,,别过来,他们有炸弹抱头卧到!”    炸弹”炸弹”包抄的肖成钢和郭元形一滞,就见得视线之后。轰得一声。烟尘和火芜在车的左近爆炸掀起了一片土浪。霎时惊的目瞪口呆了,一骨碌趴到了地上。

    土炸弹,威力不大,可声势惊人,一声巨响掀起了一片土

    简凡摆着脑袋,网吐了一口,爆炸声中,两个人影翻滚出来,直朝着简凡和张杰的方位砰砰叭叭击,嗖嗖的子弹压着俩人抬不起头来。

    “疯了、疯了,齐树民疯了”简凡埋在土里啐了口。

    “妈的,上当了。”张杰斜斜躺着,胡乱击着。一句示警把四号位俩人吓住了。一时间帮不上手,绝对的优势换成了二对二的僵局。一不留神,主动权易手了。

    “雕虫小计,非得老子下狠手。”

    简凡一咬牙,叱着句,随着枪响间隙人骨碌碌斜滚出去了,看也不看顺着枪响的方向击,平、仰、附,臂前伸着,人翻滚着,偶而眼睛的余光调着方向,这几千子弹没有白费,此时恰如随意出手的击枪枪不离要害,霎时让二十米外的俩个枪手捉襟见肘。

    啊”地一声惨叫,车门口蹲的一位瘦个子嚎着在地上打滚,中了。

    另一位没想到翻滚出来了这么一个,边边躲,蜷到了车下,不料顾头顾不住腚了,四号位包抄的俩人一见脚伸出来,砰砰几枪,啊,嗷,的惨叫从车下响将出来,中了。

    “嘭”地又是一枪闷响,狙击步的声音,车随着枪响引擎熄火了,不知道躲在哪里的陈十全终于找到了击的间隙,一枪奏效。

    “妈的,,太拽了!”

    张杰看着简凡的盲,羡慕的无以复加了,早打红眼了,咕吠扫完换着弹夹跃出了单兵坑,两个方向包抄的嘴里大喊着不许动、不许动”枪口直指俩个受伤的包抄上来。趴在车下受伤的还待反抗,张杰挞挞一个点直扫得此人抬不起头来。

    一接触高下立现,一个窝在车边喊、一个钻在车下嚎。

    “不对,齐树民呢?

    简凡换了弹夹,还保持着趴着戒备的姿势看着车门方向,一扇开着。另一扇却还关着,心里猛地一颤觉得哪里不对,狂喊着:“心”还有一个

    晚了,肖成钢和郭元没上来。张杰的冲势正盛,浓烟里只见得车门洞开,鱼跃出来一个人影,臂前伸着,朝着奔上前的张杰“砰”地一枪。人跟着几个翻滚,形滞也未滞,弓着腰像狸猫一般迅的向前移动着,简凡目眦俱裂在喊,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朝着逃窜的人影砰、砰连两枪,人如箭似窜了起来”,

    电光火石的瞬间,变故又起,轰!!!震耳聋的爆炸声”车恰在此时轰然爆炸。地动山摇之后,冲天的火光和浓烟吞噬了一切,

    一霎那间简凡脑袋昏、四肢颤。十几米外被巨大的冲力掀得站不住脚,脸上一疼,向后摔倒着,眼睛的余光刚刚看见要倒的张杰,被爆炸掀得像断线的风筝斜斜地飞了出来,远处奔上前来的肖成钢、郭元。被气浪掀得向后到退着。倒下的时候,似乎模模乎乎看见那个像从地下冒出来的影子又从硝烟和火光中跃起,手足并用地跑着,像一只狸猫一样消失在视线里、消失地意识里。眼前一片模糊,大脑一片空白。

    咚”简凡重重的向后栽倒在地上,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着,喉头甜作呕,脸颊上生疼、生疼一片。一摸粘乎乎的全是血。

    一瞬间只余下了火光、爆炸、硝烟。只余下的惨烈,一号位高军、网刚找到狙击点的陈十全看得傻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爆炸了,,

    简凡努力动着四肢要爬起来,艰难地爬头脑不清地在喊着:只,,张杰,,张杰成钢、郭元

    没有人应声,目视所及唯余四处惨烈,朦胧的视线里,宁静的荒野一秒钟变得如战场一般的惨烈,油箱已炸,沿着车辆残骸的周围,已成了一片冒着烟、冒着火苗的火海,滚滚的浓烟隔着十几米还能感觉到灼人的浪和呛人的气味。

    “是他,,是这个王八蛋引爆的炸药,,是他”    简凡脑子里闪过几秒钟之前的影像。举目四顾着寻找丢失的目标,最后那个人影向张杰开枪,翻滚,然后伏在地上,是他,肯定是他引爆了炸药……在哪儿?肯定是齐树民……

    抹着脸上的血,摇着头让自己清醒着。猛地看到了侧左前方一个。模糊移动的影,这个方向是一号位和二号位之间的空档,逃了!?齐树民逃了”一瞬间凶从心底泛起,简凡“啊”声喊着,不知道凭空从哪里爆出来一股力量。腾地从地上窜了起来,直追了上去”后的陈十全此时也现了脱逃的人影。从狙击点跃出来,一前一后追将上来,,

    一号位车里,吧嗒一声,喊话器掉下来了高军浑不觉,目瞪口呆地看着几十米外燃烧的车辆,看着一前一后追向嫌疑人的俩人,极目拙寻着其他队友的影,直到步话里呼叫着,十二组,生了什么吧  …后援组听到了爆炸声……

    高军一愣,抹着眼角喊着:“支队长”梁局长,他们  ,车爆炸了、车爆炸了”你们快来呀。他们都在爆炸点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你们快来呀

    说着说着看不到活人,急了。哭嚎着连滚带爬下车什么也顾不上了。嘴里喊着肖成钢、喊着郭元、喊着简凡、喊着张杰的名字,跌跌撞接地奔了上来

    正与邪、善与恶、罪与罚,在碰撞、在对决到了极致的时候,唯余下了玉石俱焚的惨烈。方圆十平米大小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烟黑,高军跌跃撞撞找到了肖成钢,在呻吟着;摸到了郭元,被震昏了,俩个人一脸乌黑。一省得离爆点最近的二号位,喊着、叫着、慌乱地搜索着,尸体、尸体,两具被爆炸炸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在车旁,不是,这是嫌疑人”看着躺在不远处的烟熏的迷彩服,高军心下一沉,扑上去抱着,是张杰。

    “张杰”张杰”醒醒”高军探探鼻息已无,摇着已经毫无知觉的张杰,高军猛地现眉心下的弹洞,还在细油的流着血,流过乌黑的脸。

    血,黑色的血。

    “张杰,,张杰,,你醒醒

    听到了动静肖成钢爬着、弓着腰走着摸索到这里,看着面目几不可辨的张杰,腿一软,瘫倒在地上,俩人抱着队友,一声声悲恸回

    死地,玉石俱焚的死地,响彻着俩个男人的恸哭,隐隐地听到了警笛在呼啸。生与死的界限,只差了这几分、几秒的时间,,

    砰,砰…砰…砰…

    远处的枪声仍然在继续,是俩个疯狂的人在对,逃的已经上了山坡,追着已经到了山脚。    依靠着爆炸的烟尘的掩护,先行一步的嫌疑人已经逃出了几十米的距离,此时被疯狂的简凡越拉越近。

    是齐树民,看着背影,简凡眼里冒着火,心里滴着血,不管不顾地疯狂地追着,太过于小觑这个悍匪的凶了,谁可能料到陷死地还能再来一次绝地反击,谁可能料到车上除了古玩还装载着这许多的炸药,来不及后悔、来不及痛哭,心里只余着一个**头,一个恶狠狠的**头:我要杀了他。

    几十米的距离越拉越近,后面是陈十全在喊着,已经听不到在喊着什么,奔着、跑着、狂奔着。奔跑中连开两枪,狂怒之下枪已失了准头;而齐树民回头两枪在慌乱之中同样打了空枪。于是,狙击镜里陈十全看到了平生最怪异的一幕,简凡在奔、在跑、在呼斥、在怒骂,疯狂的拼命劲头把前面持着武器的嫌疑人追得狼奔承逃,俩人度的移动几乎在狙击准星里无法瞄准。

    在齐树民即将跃上山丘的时候。突然金大回环,这是要最后一枪打掉追兵;简凡下意识地侧翻,避开直的方向,俩人几乎同一时间现了最佳的机,几乎在同一时间扣响了枪机。

    砰,,砰,枪响了。

    材长欣的齐树民没想到弄巧成拙。对方的出手不比他慢,一眨眼成了折翼的大鸟仆倒,重重地摔到地上,扑愣愣往山坡下滚;左臂一疼不听使唤的简凡顾不上伤处,单臂直举扣着枪机,嗒地一声空匣了,眼见骨碌滚下来的齐树民不知道死活。简凡顺势一爬,把空枪当武器,看准滚下来的方向,隔着几米距离朝着脑袋直砸将上来,“嗷”声惨叫之后正中齐树民的前额。

    几乎就在眼拼了,几乎能看到鲜血长流狰狞的脸,简凡目眦俱裂,又摸了块钵大的石头跃了起来,齐树民人滚枪未脱,举着枪正对着简凡。

    “砰”地一枪正中前。简凡只觉得前像被一辆车里面撞来一样。子弹巨大的冲力把他冲得蹬蹬向后几步,眼一黑,咕咚栽倒在地上,,

    嘭,,沉闷的狙击枪声,也在同时响起。

    齐树民惨叫着,看着持枪的手齐腕而断。脸上表扭曲地痛喊着如同野兽的嚎叫。

    几十米外,持着狙击步的陈十全飞奔着上来,枪指着齐树民的脑袋;左腿受伤、右断,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生怕有变,脚尖一抬踢在嫌疑人的颈后,齐树民脑袋一歪。昏了。

    “师傅,,杀了他,杀了他

    背后气喘如风箱的简凡半坐起来。两眼如炬,前闷得几乎喘不上气了,防弹背心挡住了子弹,可化解不了冲力,中枪的部位。一动就是痛彻心肺般的疼痛,像插进了一把刀,肯定是肋子断了。啐了口带血的唾沫看着陈十全没动,简凡艰难的爬起来,跌跌撞撞地爬着:“师傅。杀了他,,杀了他,”

    看着陈十全没动,简凡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摸着块石头,磕磕伴伴上来就要往死里砸,陈十全飞起一脚把这理智有点丧失的徒弟踢过一边,就剩这么一个活口了,全毁了,真不知道今天要死绝了该怎么交待。不料被踢过一边的简凡不买账,又如搏命似地扑上来要和陈十全开斗,嘴里骂骂咧咧地还是要亲手杀了齐树民,陈十全知道这是已经斗红了眼,扑上来一绊一拧,摁住简凡,撕着衣服布条扎住流血的伤口。

    “放开我,让我杀了他,”

    “放开、放开,王八蛋,你拉我干什么

    “滚开

    一点不领的简凡在咬牙切齿的喊着、叫着、腿蹬着、叫骂着…删

    “他只剩半条命了,迟早都是死,你想陪着他死导?打死了他容易。不知道还要悬着多少案子

    陈十全面无表地说着。连劝带抱慢慢地让绪失控的简凡安生了下来,此时又想四周的队友,简凡拽着师傅支起来要走,被陈十全顺势一拉,架到了背后。前疼得像刀绞、面颊疼得像火灼,伏在师傅的背后不住的呻吟。

    远处,一辆辆警车鸣着笛停在爆炸点的周围,一队特警顺着枪声直围了过来。

    “目标嫌疑人齐树民,还有口气”搜搜他的。”

    陈十全说着,示意着齐树民躺着的方向,晨曦中,朝阳下,昏迷的齐树民一脸狰狞的血,被特警架着。一行人悄无声息地回到了爆炸点。黑色的焦土中心,冒着烟的汽车残骸只剩下了一个歪歪扭扭的骨架。车下、车旁俩个爆炸中心的嫌疑人被烧得面目全非,四周散落着炸碎的车零部件和古董残片,一队队后到的警员看着惨烈的现场一脸恻然。看着烧焦的尸体在作呕。正在清理伤口的郭元、肖成钢见得陈十全回来,蓦地站了起来。高军扶着步态踉跄的简凡,简凡看着仁人,拽着高军慌着颤声问着:“张杰呢?张杰吧  …”

    没有人说话,肖成钢抹着眼睛。郭元低着头,高军指指不远处躺在担架上的人,几分钟前还活蹦乱跳的张杰,静静的躺着,了无生机地躺着,大惊之下的简凡什么也顾不上了,直奔上来分开旁的警员,半跪着要扶张杰,手霎时僵在半空,那张熟悉的脸庞上,蒜然一个弹孔洞穿在眉间。

    死了、牺牲了?张杰死了!?

    一股巨大的悲愤从心间涌起。像一颗子弹洞穿了心头,简凡喉头一甜。朝前直喷了一口鲜血,眼一黑,软软的栽到了”

    “简几,简几

    高军、肖成钢、郭元奔了上来。把简凡抱着、摇着,

    陈十全没有动,悲从中来,心在痛,痛得直闭上了眼,嘴唇翕动着。两行浑浊的老泪从颤抖着眼角涌了出来  ,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