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章 变中有无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铃铃几声古朴的电话铃声从办公桌!台诺基列四俐机里响了三声之后,肖明宇才抬起头,从眼神从《公安信息》里收回来,习惯地看着手机屏幕。

    又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肖明宇嘀咕了句什么,想了想,任凭电话铃响着没接。

    作为领导阶层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总不能随便个阿猫阿狗打电话都让领导躬亲吧?何况现在骗子满天飞,世风下根本就是荤素不忌,今天邀你来什么高峰,明天编幕什么名人辞典、后天变花样,专给领导办研究生班,这些烂事简直是不胜其烦。

    电话放下了铃声嘎然而止,肖明宇又随意翻着公安信息,省城以及下辖的区、县本周生了大致案可以以简讯的方式反映在这里,大致地翻了一下,九起凶杀案已侦破三起、三十九起盗抢立案、其中清徐的机动车盗抢串案已经牵涉出来了四十多辆车辆,又是一起大案。三月份的平均侦结率为百分之七十三,低于以往水平。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内容,最关心的内容刊在头版头条,只是一句话:涉及七家银行的特大金融诈骗案在省、市、区三级专案组的努力下,目前已经取得了重大突破,累计查获涉嫌转账非法账户十九个,冻结资金六点二亿,省厅某某厅长于前视察了专案组并作出重要指示……

    从这条简单的信息里肖明宇能看得出来,此案还僵着。

    领导当了十几耸原来的刑侦噢觉多数已经进化到了政治噢觉 没办法,你必须得有,否则抹着浓厚政治油彩的新闻、报道、简讯你根本看不懂。比如生了一件大案子,某某领导作出重要指示,根据这领导的份你就得判断出案子的规格,是不是你应该插得进手,是不是应该亲临现场表现一下;比如报道措辞用“重大突破”之类的虚词,那表明没有什么进展,否则直接说嫌疑人落网就行了。

    而这次看得肖明宇眉头皱了,经侦不归自己分管、又是省厅牵头、办案地又在经侦支队,这地安就绞尽脑汁也有点无计可施的感觉,偏偏平生最想插一次手的时候,一点都插不进去。

    正自愁的时候,手机的短信声音响了一声音嘎然而止,肖明宇无聊地拿起手机来一看,手微微抖了下,短信内容很短:回电穆乃民!

    用这个自称和这个口气的人,现在应该在国外,肖明宇被这条信息弄懵了,看着手机怔了半晌,肖明宇起把办公室的门关好,拉着办、公桌抽屉又换了一个手机,进了内间的休息间,拔着号码放到了耳边,轻声道:“喂!你是谁?”

    “你知道我是谁,肖局这么健忘呀?”

    电话里的声音有几分熟悉,肖明宇瞬间判断出了是齐树民本人,惊声问着:“你在哪儿?我告诉你齐树民,现在你是通辑犯,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投案自,争取宽大处理

    官样文章做得多了,口气也如出一辙,只不过对方的声音很轻松,打断了肖副局长的话调侃着:“肖局,我在国外,这儿没公安局也没有派出所,让我怎么自,我现在穷得连机票也买不起了,要不您派一队警察来接我?”

    一听这句,肖明宇也明显轻松了,不过还是官样其气地说着:“齐树民,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对于违法犯罪是绝不手软的,现在机场、海关、出入境口都有你涉嫌文物走私的通辑令,你要愿意自的话,可以回来。”

    话说到这份上,肖明宇估计对方再笨也能知道自己的意思,回来,就是插翅难逃。只不过对方的口气变了,似乎并不是探听虚实,话一转道:肖局,咱就别来这一了吧,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可咱们认识也有七八年了吧?我出卖了道上不少同行把您老人家捧到这个置了,您不能眼看着我成丧家之犬了吧?”

    齐树民绕着开始翻旧账了。这笔账肖明宇心里有谱,早有说辞摆着:“住口!你们向我举报违法犯罪有功。这不假,可是你也得过线人奖励,功是功、过走过,更何况你们以举报的形式掩盖你们自己的违法行为,这个委出来是不可容忍的,,不能混为一谈。”

    “好啊,那不谈了,”有件事请肖局帮个忙,不知道赏不赏这个脸呀?”齐树民像是妥协了。肖明宇可不妥协了:“我不会给你办任何事。涉及到机密案,你更别想。”

    “呵呵,,不是什么机密,是你的手下一个叫简凡的小警察,我不小心丢了点货在他手里,我就问问,不会是你们我吧?真把我那几个,贴兄弟一抓,对您老人家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吧?”齐树民直白的问上了。

    一听这话,更让肖明宇皱眉了,脑袋里又多了一个帅帅的娃娃脸印像,只不知道怎么着和齐树民扯上了关系。狐疑地说着:“这个呀,,我不知,怎么,他在办案期间私吞了你的货,你有证据的话可以告诉我,我下令严查此事

    “算了吧,我们自己解决,不劳您大驾了”肖局,那我哥的事呢?他可是你多年的老朋友了,不至于就这么看着他死吧?”齐树民话题绕回来了,此时才印证了肖明宇的判断。这个才是主题,不假思索地回着:“不管是你还是你哥,都是要依法办事。”

    “是吗,那就依法办事喽,这七八年通过唐授清给您老人家的孝敬不少吧?你敢保证我哥的嘴就那么牢?连唐授清都抓了,你真奇怪你居然还坐得住?就他们俩不敢咬你,难道你觉得我这个份还害怕你?你不会觉得你自己做天衣无缝谁也抓不着把柄吧?”送的那俩小钱吧,我们也不在乎,不过好像去年大原警察前堵后追,有人告诉我从公园路绕西矿街走。结果我一路上一个警察都没碰上,呵呵,为了报答这个人的大恩,我还专门把通话录音了,您要忘了的话,我给您寄一份?”

    齐树民调侃着。肖明宇霎时手抖了抖脸色大变,这是唯一鼎力帮过齐树民的一次。还是看在此人给自己提供过不少文物走私犯罪信息的份上,却不料此时被人当把柄要挟了,一听火了,叫嚣着:“你”,你要挟我?你知道你要挟的人是什么份?”

    “去你妈的。”电话那头火了,咆吼着骂着:“少给老年男盗女娼怀他妈装得道貌岸然,你和唐授清 、联”威二个穿一条裤,俩人一个,以为老子不知道?我哥花这么多钱养条狗也应该养熟了吧”我告诉你,他要没事,你没事;他要出不来,你他妈也进去做伴去吧,电话给老子开着,找不着你,我找公安局、公安厅,我他妈回自,吓死你

    卡声电话一断,嘟嘟的盲音响着”肖明宇如遭雷击,脸上凝结的惊愕和惊惧复合的表,呆若木鸡地枯坐到了椅子上。

    多的焦虑此时达到了顶点,几乎是的末来临的感觉。齐援民被捕虽然让他有点心虚,不过想想是通过中间人收的贿赔,倒也觉得能应付得来;唐授清被捕,现在和分局的老杨局长正在全力捞人,不过肖明宇盘算一下收得每次每宗都是现金古玩,根本不可能留下把柄,这心里仍然存着几分侥幸,这么多年当领导早有自觉了,也不大可能给旁人留下什么把柄。有点忽视齐援民背后这个神龙见不见尾的弟弟了,多年前任刑侦支队长的时候就靠着齐树民提供的消息漂漂亮亮破了几宗文物走私大案,累功迁升上了副局长的位置,和犯罪嫌疑人打交道久了,对于这个传说中的草莽王者,肖明宇总是怀着几分既敬且畏又有几分感激的心理,否则也不会在围捕的时候施以援手了,却不料恰恰在那一次留下的被要挟的把柄。

    他真的录音了?”肖明宇有点狐疑、有点焦虑地想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可就万劫不复了如果那样的话,就成了大原公安史是最大的玩笑了,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协助通缉犯脱逃,这条罪名足够让自己永世不得翻

    办公室门笃”笃”笃地轻响了许久,半晌肖明宇才有力无力地出了内间去开门,办公室秘书递着一份通知汇报着:“肖副局长,省厅组织副处级干部培,有您的若额,下午报到。”

    “好的,知道了”

    肖明宇拿着秘书的传真电报,关上了门,浏览而过,是有关信息技术及刑事侦察网络化管理的培,不知道这个培是正常的工作,还是省厅别有用意,难道?”难道省厅已经有所察觉?

    现在几乎是抱着怀疑一切的态度,什么事都觉得有风声鹤唳的感觉,一件简单的事要分析很久,在权衡着利害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应该没有,除了唐授清别人咬不出自己来。而唐授清不会笨到把救命稻草也拉下水那个地步。反倒是这个一直是隐藏在暗处的齐树民更让他心生恐惧。

    怎么办?焦虑、狐疑、担心、恐惧烧灼得肖明宇第一次有点六神无主

    看看表,十一点三玄,李三柱斜眼看盯着不停地换手机卡,不停的拔电话的齐树民,第一次见到民哥也是如此的焦虑。

    斗室、薄、不见阳光,如果乍进来根本不知道这个地下室里是什么地方。桌上零乱的扔着酒瓶、碗仔面、榨菜袋子,地上烟头一片狼籍,要论躲避公安追踪和排查,李三柱自认在这个圈子里,强过自己的人多少有几位,要强过民哥的着实不多,这位民哥经常兵行险棋,从围捕的夹缝中溜走过不止一次,十几年风风雨雨,已经习惯了看着民哥的脸色行事。

    而此时,似乎是民哥平生第一次遇到了委实难决的事,手里摩娑着手机,眼睛呆呆地盯着一人高的地下室墙顶。眼神里空洞地不知所想,李三柱嗡声小心翼翼地提醒着:“民哥,快十二点了,您要是觉得有诈,我还是觉得绑人稳妥。”

    齐树民摇摇头否决了,喃喃地说着:“盛唐那次你在养伤,我们七个人被他放翻了俩个”那还是没有什么防备。这次把架势都摆好了,怎么绑?狗儿去乌龙了,连人都没找着;猴三蹲了几天了吧,有机会么?再说绑了人你怎么把东西从水域金岸移出来,咱们只要一现,马上就是全城搜捕不行,太冒险。”

    一说此话,李三柱也觉得棘手了,要说真光天化绑个警察,这事还真得斟酌斟酌,何况这个警察还不是个派出所小片警那么好对付。沉吟的功夫齐树民像在自言自语着检点着三天来生的事,嘴里喃喃的狐疑道:“这事肖明宇应该不知,应该不是公事;这三天里他没联系郝胖子,如果公安现郝胖子有问题,那连刃就应该出事了;陶明武被咱们做了,如果公安知道咱们藏在大原,如果唐大头把实告诉这个,人,那么这桩命案应该算到我们头上,最起码应该在浮尸起的地方开展排查吧?”这个人蛮有意思的啊,看来是个不折不扣的黑警察,真想把我齐树民当枪使?”

    “民耸,这雷子可相信不得啊,您不是真想和他做交易吧?那可太危险了啊李三柱提醒道。

    “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警察,只不过不相信并不代表不能合作一次嘛。这些年咱们不一直和警察合作着吗””齐树民笑了笑,像是心中已定,拔着电话放到了耳边,问上了:

    “喂,猴三,别墅那边有动静么?”

    ,,别墅的动静很大,侣幢的连体建筑的楼前,停靠着一辆沃尔沃旅行车,能容纳七八个人的车厢,这种车出现的这种小区里到是合适得紧,只不过这种车在某些有特殊想法人的心里,就有特殊的用途了,似乎”似乎这个房子的主人要拉什么东西?

    车厢直朝别墅门开着,进进出出几位西装革履的人。似乎在忙碌着什么。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为了把戏演得更真点,这里已经做好转移的准备了,事实连这里进出的人也不知道脚下隐藏着这么大一个秘密,只是听着耳麦里的指挥行事。

    画面,同步传输回了刑侦支队的多功能会议室,投影仪上的别墅远景很清楚,监控点以斜四十五度角拍摄的画面,这个点应该在周边某一幢别墅里隐藏着。

    伍辰光看看表,差五分十二点了。又看看再前放着手机的简凡,傻乎乎的盯着手机。

    下坐着用川引夏垂任。重案队陆坚定、队秦高峰俩个队长,对刷。石义以的技侦员,在鼓捣着一台电视机大小的设备,三天来就等着信号传进来大显手,只不过信号压根就没来。

    “要是捕失利,准备启动应急预案吧,马上抓捕连刃。”伍辰光弱弱地说了一句,陆坚定应了声,这个很简单。看着简凡有点失落,伍辰光知道前一天预审全孤山也失利了,安慰着:“简凡,别灰心,他跑不了,抓到连刃咱们顺藤摸瓜,这次一定把他挖出来。”

    “我没灰心,我觉得他肯定来。”简凡扬着脖子,看着仁队长和一个省厅领导,丝毫不怵。

    “是吗?那人呢?”夏主任笑着道,对于这个计划不敢苛同。

    “他一定在观察咱们”三天了咱们没有什么动静,他一定在确认自己是否安全,不管他想不想和我作这个交易,他都会出现,我这里是他探听虚实的最后一道屏障,行,或者不行,他一定会来试探一下”从犯罪行为心理的角度讲,之所以实施犯罪是一种控制泄,把人或事掌控在他的手里会给他带来一种极大的满足感,我觉得齐树民的况已经不仅仅是为钱而犯罪,而是有一种为犯罪而犯罪的职业犯罪心理,像这种人,他永远不会相信警察,但他也不放弃任何一次和警察角逐的机会,,他一定会来。”

    简凡眼睛斜斜地盯着屏幕,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一种直觉,直觉得一双眼睛就在背后一直看着自己、在暗处一直盯着自己,或者在边,或许在住所周围、更或许在你任何不经意的时候,这个角逐对于双方都是一种煎熬,焦虑、失眠、困顿、急躁暗暗地从心底升起,此时的简凡忧如换了个人,一脸忧色。

    危险并不可怕,只是你不知道危险将从那儿出来,会以什么形式出现,出现的形式如果自己无法掌控,那才可可怕,现在无疑就属于这种况。

    “是不是有点高看齐树民了,毕竟是个在逃人员吗?”陆坚定掐着烟,肥厚的手指捻着烟头,左右看看征询众人意见,秦高峰嘴唇翕动着,似乎有点功亏一匿的挽惜,不过照顾着简凡的绪,没开口。

    当,当”午时的钟声轻轻响了,所有的眼睛都盯到会议室墙钟上,伍辰光起了,安排着准备实施抓捕预案,秦高峰和陆坚定应着,几个人悻然收拾着东西准备走,简凡一巴掌拍到前额上,有点难受,这俩个邪门了,干啥啥不成、说啥啥不顺,大失水准。

    恰恰在此时,桌上一直静默着的手机嗡声响了,震动着像只展翅飞的蝴蝶,瞬间成了几个,人目光的焦点。简凡嘴角歪歪,笑了,似乎在说,小样,骗不倒你。伍辰光一急,嘬嘴着长“嘘”了一声,手指指会议室的隔间,简凡笑着拿着手机,边走边摁上了”人消失在隔间里,技侦音频追踪里传来了对方的声音,像在调侃:“喂,等急了吧?”

    “是有点急,不过是急着去吃午饭,你吃了么?”简凡的声音,像是无所事事的废话。

    “呵呵,,没呢,有机会一定请你搓一顿。咱们直入正题吧,你想掐那一口?别给我厉害角色啊,我现在人手不足,现在风声这么紧,我还真怕你挖个坑把兄弟们埋了啊。”齐树民在轻描淡写的说着。

    没错,这是最后一道屏障,如果能忽悠到齐树民相信,那无疑是个,绝好的坑。简凡笑着接话道:“我那能办那事?放心吧,很简单的一件小事,我这份实在不合适动手,您要是代劳一下,既有了报酬,也解开了咱们之间的不快,说不定你什么时候还用得着兄弟我,对吧,多个朋友多条路吗?”

    “呵呵,我们有个信条,千万别和警察交朋友,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公事公办。”齐树民接了句。

    “是吗,我们也有纪律,不能和嫌疑人在经济上有过从甚密的来往,不过这条纪律的约束差了点。”简凡委婉地扯着关系。

    对方一笑之后回到正题了:“你还没告诉我,目标是谁?”“一个。女人,如果我所料不差,你应该对此人有印象,她叫曾楠。”简凡爆了句。倾耳听着对方的反应,曾楠对于齐树民并不陌生。

    “要是我没记错,你救过她?为什么现在又要灭她?”齐树民泛着一丝怀疑。

    “救她是捎带的,有时候朋友也能成为仇人,这个您同意吧?详细内呢一时半会说不完,简单点说呢,这个人是李威的养女,李威没带走的东西里有她一份,而且我有些事呢,她也清楚,留着这种人在呢,我怕时间长了,我睡眠不好,”怎么样?这个不难吧?”

    简凡忽悠着,给了一个绝的理由,目标如果太强大,会让齐树民望而却步;如果是个无干的其他人,又免不了生疑,只有这种黑吃黑的办法才容易取得这种人的相信。

    “人在哪儿?”

    “藏在一幢房子里足不出户避风头,详细地址、照片、路线我可以提供给你。”

    “怎么?咱们见个面?”

    “曲,像我这种份怎么可能和你见面,你不怕我你,我还怕你黑我呢?找台叨手机,我传给你。”

    “呵呵,那样最好”既然人你来定,那价格我就来定了,我也从手机上把名称给你,东西你知道该交给谁,剩下的一半,事成之后自然有人朝你要,,怎么样?我的诚意够足了吧。”

    “成交!”

    电话挂了,嘟嘟的盲音,简凡拉开隔离间的门,正好听到了技侦追踪的声音:“追到了,在玉河街,下元小区一带。手机信号刚刚消失。”

    “支队长,要不把人都调出来,掘地三尺挖挖他?”陆坚定神有点兴奋,跃跃试。夏主任估计是担心古董,也附合着这个提议。伍辰光摇摇头,看着出来的简凡,眼里闪着几分喜色问着:“有把握吗?”

    “有,他现在深信不疑了。”的凡轻描淡写地说了句。

    此时的简凡话里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叮铃铃手机一响,一看之下笑容浮着亮着手机道:“他也没有经得起这个香饵的惑,不用追他,他自己会来。”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