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章 情浓始方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二江杏被深深刺痛了下,是被简几,被简几众种动糊态度刺痛的。本来是和声悦色地问着,简凡不是躲躲闪闪就是扬长不理。越来越让杨红杏有点生气了,车一颠簸一走,杨红杏按捺不住了,侧过脸态度强硬了:“喂,我和你说话呢,你什么态度?”

    “又怎么了?你烦不烦呀?”简凡回敬了一句。

    俩人还围绕在那个问题上,杨红杏怕是看出来简凡的变化,而简凡恰恰避而不谈的就是这些。

    “你,杨红杏被这极其恶劣的态度气得有点语结,一句被气坐得端端正正和自己生气,气咻咻地自言自语着:“哼”要不是看在伯母的面子上,我理都不理你,什么人呀!?”

    “人一直就不咋地,这你不都知道么?”简凡随口说了句,眼膘也未膘。只当是一句玩笑。本来刚刚压抑住了火气,杨红杏又被简凡这句气得够呛,猝然怒了,火冒三丈喊了句:“停车。”

    “啊?什么?”简凡眼一膘看着杨红杏生气,不过只当是美女耍耍小脾气。问了句,不料杨红杏这次是来真格的了,见说话不管用,伸着手揪着简凡的胳膊拽了一把冷声重复着:“停车,叫你停车没听到啊?”

    一拽车车打了个踉跄,吓得简凡赶紧打方向“嘎”声直跌跌撞撞直往路边开,转扭扭歪歪一只轮直上了路牙。好容易踩着的刹车勉强停了下来。背后一辆差点追尾的车主伸着脑袋就骂了句:“会不会开车,撞死你呀?”

    简凡正自火大,一听着居然有人敢骂自己,霎时伸着脖子泼妇也似地唾了口:“去你妈的,呸!”

    这一骂前面的车听是听到了。不过没有停,理也不理,车窗里伸出一只手来,高高竖着一根中指。简凡那还似以前忍三分心平气和的子。骂骂咧咧要驾车追上去。不过动作稍一迟疑,一只白哲的手伸了过来,一扭一拔,把钥匙拽走了。

    是杨红杏。简凡瞥眼一看,这脾气不上来了。要说人家辛辛苦苦回乌龙跑了趟接着自己老爸老妈总得好言安慰几句,不过没想到杨红杏对于究竟生什么了追问的太急让简凡有点失了耐心了,正想说句来回话哄哄,不料杨红杏眼一剜一瞪,这威风端得走了得,简凡有点心事被人窥破的感觉,躲闪着不吭声了。

    宵!卜在正义面前永远是直不起腰来的,惯于使耍诈玩小聪明的简凡。一见着杨红杏总有这种做贼的感觉。这么个惫懒神一出,差点把杨红杏给气笑了,心思一动不经意觉得此时的神恰似很久以前见过。那时候的简凡很阳光,很灿烂,虽然成绩实在不怎么样,不过能和男学员玩成一片,能和女学员说到一起,在班里是又活跃又讨人喜欢。

    也许。自己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他的吧!?杨红杏不太确定。此时再看简凡,快两年了,人到了点,只不过多了几分让人难以接受的痞态。恰如此时。斜歪着一个嘴角。侧着脸做着不屑状,直让人有朝那半边脸直捣一拳的冲动。杨红杏一**过后。带着刺激的味道说着:我说着了吧,你肯定是有什么事?算了,不问你了,以后有事少找我”你搞清楚了简凡,你还没有帅到让我死乞白咧到追的程度,怎么了?躲什么?怕我看破你的心思呀?”

    “谁躲了?”简凡被刺激了一下,两手一搭放在方向盘上当枕头,脑袋一斜一枕,歪着头直愣愣地看着杨红杏。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着,现在不闪不避了,说的嘛,非礼咱都敢视,何况这还不算非礼。    杨红杏鼻子里轻“哼了“哼,对于简凡投过来的眼光示以不屑,但好像也并不那么介意。平时除了制服,着装偏向于运动装的杨红杏今儿这打扮略略让简凡有点诧异,米黄色的女装、长裤,修长的腿展在座位下,偶而能看到白袜方口皮鞋,那种一点也不花胡哨的。头还是一惯的马尾式的扎在脑后,缺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清纯,少了几许惊艳多了几处亲切,像邻家妹妹一样。

    不过肯定不是顾盼生怜那种,而是和简荷那号刁蛮凶悍有得一拼。

    耶?简凡看着杨红杏几分得意的神,几分亲切的着装,突然省得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衣服、这长裤还有这鞋,怎么看怎么像老妈的审美眼光。这么老土”耶,再一想更严重了,叶的老妈不会替我私订终了吧?越像老妈那种啥事都喜欢掺合一眸子的子,这八成有可能。正自担心的时候,杨红杏斜着眼。一副附视宵小的态度瞪瞪简凡:“看够了吗?”

    “这”简凡到不在意杨红杏这态度已经接近决裂的边缘,弱弱地伸着手拉拉杨红杏的肩上的衣服诧异地问着:“这衣服”你怎么穿这种衣服,土死了,”

    “去,“臭手拿开,杨红杏伸落了简凡的手,八成是以为这货要趁机吃豆腐了,推过一边保持着距离这才说:“淑女装。什么眼神,怪不得你妈说你除了吃根本没有审美吧  …”

    杨红杏小心地抚平着衣服,得意地说着。看着简凡撇着嘴直叹,也不客气了:“简凡,你少给装腔作势,我就问你一句话,咱们算不算同学,算不算朋友,你要觉得连朋友都不算,那我马上下车,你干嘛干嘛去啊,以后你的事和我无关。”

    “哎呀,算算,怎么不算,差点都成女朋友了,还能不算朋友呀,我说杏儿,你饶了我吧,咱真没啥事,你咋就这么敏感呢?”简凡不迭地解释着。

    “少转移话题啊”既然算朋友,朋友就得有来有往对吧?你刚才都欠我个人对吧?”

    “对呀?欠好几个都没问题。”

    “那好,现在让你还我人

    ”

    “这,,这咋还?”

    “很简单。”此时杨红杏才进入正题了,不知不觉说得简凡已经直起腰坐正了,就见得杨红杏非常无奈激恳以及非常生与地设着!“说几旬真话行不。从我联。酬一开始。你就把我哄来哄去,这后来倒变本加厉。又捎带上我,把你爸你妈哄来哄去,你妈现在都以为你是多优秀个警察呢?可不知道这优秀警察在我们督察处都成了挂号人物了,从处长到办事员到招待所看门的,没人不认识你吧?我就不明白,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砸晒顺简凡抿着吧唧着嘴。苦着脸,脸上表丰富得以至一眼大一眼一眼睁一眼眯,遇到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了,这多亏的支队长和秦队长的培养。

    “必,”半晌简凡才叹了口气,喃喃地说着:“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你让我怎么说?”

    说的好似有难言之隐,不过让杨红杏看来像是推辞了,言辞犀利的指责着:“我知道那几次外勤任务又辛苦又危险,我没有别的意思。其实就是关心一下而已有些事你憋在心里,总没有说出来好受吧?有一个。偶然机会舞云说省厅警察心理学两位专家去年一直蹲在刑侦支队,目的就是找执行任务中开枪杀人、伤人的警员进行心理疏导,我觉得你就最需要这种疏导了,你不觉得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冲、脾气越来越坏吗?对关心你的人尚且如此。何况旁人?我认识你那么久,你有点不对劲了难道我还看不出来?说句真话就那么难?”

    杨红杏越说越有点生气了。简凡不迭地安慰着:“红杏,这你生什么气?真没什么事,就咱们,,咱们这样,我有必要骗你吗?”

    “撒谎,,还在骗我!”

    杨红杏火了,火了,火得无以复加,两个字像两颗子弹透出来。简凡下意识躲避着。微微的感觉到了这俩个字挟带着的气流破空之声。下意识地躲了下再看杨红杏,不过杨红杏迸了这两字,却是不再了,眼看着窗外,嘴里淡淡地说着:“你这次无缘无故给你爸妈办旅游。很不像你抠门的风格啊,我看是有意把你爸妈支走吧?,,不但你爸妈,还有你妹妹。你也把你妹妹送去大连旅游了,你妈一路唠叨她不懂事呢,这也是故意的吧?一直以来有人传说重案队破了大原第一悬案的刑警是个黑警察。和什么什么黑道的关系很密切。我都不相信”不过现在我到有点相信了,你不会真是惹上了仇家吧?要真那样的话,躲上十天八天能解决了问题?,真不知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说完了,再回头看简凡的时候,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杨红杏霎时觉得自己挫败感太强了,嗒地一开车门准备走,不死心地回头问了句:“真的什么也不想告诉我?其实耍你一个人的话我都懒得问,只不过我怕你把握不住自己,更怕看到你爸妈将来为你失望的样子。你那么温馨的一个。家,你忍心破坏它吗?”

    微微的感动泛在心里,虽然这口气不那么友善,不过透出来的却是好意和关心,现在简凡知道什么叫最难消受美人恩了,你要是骗她、哄她甚至于刺激她、调戏她都惹不了她,但要是拒绝好意的话,估计是百分百惹到家了。

    简凡一动,杨红杏还以为他有点动心了。不料这货一伸手:“车钥匙”气得杨红杏把钥匙摔到简凡上,这回真下车了,下车回头瞪着简凡。似是有某种难以解开的宿仇一般。

    简凡动着车子,眼斜斜一挑头一摆,像招妞兜风一般:“上来,武宿路离市局还远着呢。打的得二十多块。”

    杨红杏鼻子里哼了哼,耍着小脾气,没动,也没拍车门,就站在车门口。      “上来吧”以我刑警的眼光判断,综合你的格考虑,在未知真相之前。你是舍不得走的。何必惺惺作态呢?吓唬谁呢?”简凡笑了笑。恬着脸开着玩笑。

    不过玩笑起副作用了,杨红杏“叭”声一摔门,车窗还开着 传来了杨红杏的叱声:“滚吧!”

    “喂”那天晚上我找你本来有倾诉的**,可你爽约了。你要真想听,告诉你也无所谓,不过现在真要负气走了,可永远不知道真相了啊”上来吧,哥给你来刺激的”简凡吊儿郎当地说着,车轰鸣着准备走,这话起作用了,杨红杏想了想,妥协了,开门上了车,端端正正地坐着,就是不理简凡。

    “从哪儿开始呢?,”你看看车倒视镜里七点、十三点方向,一辆黑色的桑塔那、一辆白色的五菱之光,车上埋伏了两个组的十名队员,,看好啊,我一动,他们就不远不近地追着,这是以防我遭到袭击的时候,能在第一时间支援,乌龙县也调去了三个人,可能你没有注意到,就埋伏在老店门口。你的观察力不错,不过还没有达到很不错的水平,最起码这两辆车的跟踪你始终没有觉”这就是刑事警察和你们只会整人督察的区别。你说的不错,我是惹了仇家,只要是穷凶极恶的歹徒。都是刑警不共载天的仇人。”

    几句说着轻松且铿锵,玩诧的表、带着几分的眼神、潇洒的一打方向盘,车缓缓地起步了。

    苦难有时候能锤炼出人的本色,男人都有这的本色,或多或少而已。简凡的几句够帅也够拽。只不过杨红杏不太相信,估计是被简凡骗得够多了。走了几米远,杨红杏此时才注意后几十米的两辆车。还真不紧不慢地跟上来了。简凡开玩笑一般把车绕进了小胡同一会找个地钻出来远远的停了几稍钟。果真又见那两辆车从同一出口钻了出来。

    杨红杏心里咯噔一下子明白了,这肯定是公事而不是私仇,郁在中的气一下子全消了,惊声地问着:“简凡  ,这到底怎么回事,多大的案子还牵涉到家里了?”

    “这个。呀,就说来话长了啊”其实外面的传说都是假。小吉立个悬案告破也是假的,你那个权前男友吴镝同志,然珊到了貌似杀人凶手的,不过审不下来,又扔回重案队补弃侦察来了,其实幕后凶手到现在也没有浮出水面了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深夜约你。后来想了想是我做的不对,毕竟现在咱这名声实在不怎么地,吓跑了那个。警花也正常。其实那天咱可真没安什么坏心眼啊,就是想找个人商量商量。很可惜哦,没有人简凡道。

    “我,,我那天真有事。”杨红杏解释着。

    “嗯!?撒谎,,哈哈你不会撒谎。说瞎话时候眼珠子别动,口气别迟疑简凡揪着小辫了。

    “好吧,我承认。你约不到我是因为你还不值得我星夜赴约杨红杏拽了一把。

    “嗯?”简凡驾着车走着。瞅空回头看了正襟危坐的杨红杏一眼,椰愉地说着:“这话我真相信。美女一般都是通过拒绝帅哥来增强自信和自尊的。

    “好了,拜托,别跑题成不?”杨红杏服了,再扯就没边了。

    “哎,美女的另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找刺激,好啊,那我刺激刺激你

    于是简凡这伶牙利嘴开始从糊里糊涂当警察说起了,说到了糊里糊涂参加的那起伪钞案,说到糊里糊涂认识了唐大头、李威,糊里糊涂和盛唐开始了扯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直到糊里糊涂又接下了晋原分局这个悬了十四只的案子,才知道这整个是个预先设定好的局,秦队长是有意把自己送到这个圈子里。

    于是刺激就开始了,找出了第一嫌疑人薛建庭,差点儿这一家灭口。直到现在说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从分局盗窃案牵出了文物走私案,两桩文物走私案之后又现了嫌疑人乔小波。再从乔小波这里的突破千里追踪嫌疑人孙仲文,这才有了赫连坨台的掘曾国伟遗骸,,一番番酸甜苦辣和惊心动魄此时娓娓说来,说着淡然一脸,听者却是怵然动容。却不知道幕后有这许多的故事。再说到开年来了不死心又组建专案组追着资金线索准备挖齐家兄弟,差阳错地捅出来了洗钱案;洗钱案牵出了此时已经震动大原诈骗案,已知的案子杨红杏倒还尚能压抑住惊诧,一听说涉案人用一幢别墅、一室古玩把简凡又牵涉到新的案局里。而此时要对付的是红色通辑令上的齐树民、李三柱一伙人,把家人支走也走出于无奈的时候,这倒真惊得杨红杏膛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缓缓地开着车,保持着平稳车,一番经过说来,已经是接近市局里,红绿灯前停下等着几十秒功夫,简凡终于有空看了杨红杏一眼,效果不错,杨红杏半天没有插一句话,两眼里惊讶之后是熠熠生辉,简凡正经了半天终于又是故态重萌,调戏了句:

    呵呵,知道经过的不崇拜哥都不可能,两千万呐,两千万,一眨眼就打水漂了,你说被这两千万调戏一下,这得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呀?我现在自己都崇拜自己,居然没被这事气背过去,嘎嘎    傻笑、苦笑、怪笑,否带上这种自嘲式的德笑,透着几分无奈的自伤。杨红杏却是关切地问着:“现在有下落了吗?要是没下落,那伯母他们,砸,李威这个,人真险。把公案非变成私怨,你说,他们会不今”。

    “呵呵,”也许会也许不会。不过我可不敢冒险,最笨的办法就是一条一条堵完他的路,让他要么等死、要么现简凡终于对杨红杏和盘托出想法来了。和支队制作的整个预案差不多。看着杨红杏有点期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有点好笑了,女人毕竟是女人。再强的女人软弱面很明显。不过于这种来自美女的关心还是颇有几分感动的,反过来安慰上了:“没事。我现在是破罐破摔了,跟他耗到底了。李威这个王八蛋这么一手高明,他得我不得不全力应付”这件案让很多人送了命,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我也越来越有点不认识自己了,现在我一闭眼就是齐树民几个嫌疑人的长相,一睁开就是看案卷、玩枪,思谋着怎么着把这伙人灭了,你说得不错,不管我愿不愿意。现在公案成了私怨了,掐不死不罢休了”有时候我都觉得现在活得没什么意思了,以前我胡吃胡混活得糊里糊涂,好歹有个目标,最起码知道混个文凭让我爸妈看着我出息点。最起码知道混俩钱自己过得滋润点,嘿哟,你说我活到现在吧,我都不知道为啥活着啦?每天就想着怎么坑、怎么骗、怎么诈、怎么开枪、怎么把这群歪瓜裂枣的货弄起来,我这好歹也算主持正义吧,这咋就一点成就感没有呢?净被你们督察追着股后找事了、

    绿灯亮了,简凡话匣子打开了,边说边起步了,无奈得近乎牢的话带着浓浓的失落,感染着杨红杏,半晌杨红杏才弱弱地说了句:“简凡。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我一直以为你活得很滋润,早不顾一切了。”

    “嘿嘿”简凡笑了笑释然了:“没事,不在乎,反正咱手脚也不太干净,呵呵,再说了,我名声从来没好过。你道什么歉呀,你帮我的事,我谢你还来不及呢?”

    这种豁达和乐观倒是赢得了杨红杏一个赞许的眼神。缓缓的车流慢慢地加错开了,进了晋源路拐过弯就看到市局巍峨的大楼、庄严的门庭、肃穆的岗哨,一路磨叽着上班已经迟到了,离大门口还有一段的距离简凡意外地打着方向直开上了路沿上了停车位,嘎然而止。半天在沉默着的杨红杏笑着开了句玩笑试图缓和气氛:

    “怎么?不准备把我送进市局呀?”

    “不是。还有件事告诉你

    “什么事?”

    “说好了啊,不许生气,不许给我脸色看,否则我不告诉你

    “呵呵,得了呗,你惹我生气的时候还少呀?。

    “这件事真的很重要,

    “我爸?这”你又想诬蔑我爸啊?你少扯到我爸上行不行?”

    杨红杏果真有点生气了,侧头威胁地看着简凡,以前简凡的这嘴没遮没拦就说过“你爸是贪官”的话杨红杏当然记忆犹新,这就瞪眼了,一瞪眼方觉得自己这对象不对,根本吓不着简凡,又扑哧声笑了。简凡没说话,跟着笑着斟酌着这话该怎么出口,杨红杏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是晋原分局的案子?。

    “我早想准确地告诉你,不过呢,我现在也说不清楚。”

    “你说了半天不是废话么?。

    “肋、肋,,晋原分局这个案子很深。真正的主凶是谁还没搞清楚。伍辰光支队长呢又是个驴子,他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急火了把我扔出去当靶他都不心疼,所以肯定要揪到底,这个没跑,我追了六个月都快把我追疯了,何况伍辰光追了十四

    “你是说,我爸和那案子有牵连?那年的事我记得很清楚,审查了一个月我爸就没事了,他要真有事还能再提拔起来?”

    “曲,他肯定有事,,我说了你别生气啊

    “别磨蹭,什么毛病。”

    “呵呵,,知道这次同时落嫌洗钱案和诈骗案的主要嫌疑人吗?仅次于王为民

    “你说谁呀?。

    “唐授清”。

    这一句奏效了,杨红杏霎时脸色大变,一副被人揪着衣服在大街上的那种恼羞,前起伏着,眼睛瞪着,吓了简凡一跳,赶紧地两手护在眼前生怕这姑飓。嘴里不迭地解释着:“别别别”当我没说。我什么也不知道

    哼哧哼哧哼哧”杨红杏瞪着眼像是哮喘一般和自己生了一番气。半天才反应过来。犹自有点心里不平的说着:“算了,不生气了,很多年了”好多人都知道这件丑事,那时候就我一个人不知道,我上了大学之后我父母就分居了,后来才知道我爸在外面有人了,就是这个什么唐授清。我们母女俩过了很多年了,已经习惯了

    噢。简凡明白了,明白为什么杨红杏一直住市总工会那幢并不阔气的小区楼里,一听这话八卦上了,凑上来问着:“那,,那干嘛不干脆离了”嘿嘿,别别我不说了,你们家事,”

    简凡这雷语一出,看着杨红杏瞪眼剜着,赶紧地摇手解释着,不过杨红杏只是生气而已,或许只是和自己生气而已,并没有针对简凡。反倒这里勾起了心事,叹着气道:“婚姻不过是官位最后的一块遮羞布而已,在他那位置上他不敢随随便便背上这么个有生活作风问题的恶名。不管他怎么样吧,毕竟是我父亲。对我很好,也在乎我们母女俩,一直想挽回这个家,不过我妈伤透心了,一直不能原谅他,就这么一直拖着”。

    杨红杏弱弱地说着家丑,或许和简凡同样有一吐而快的感觉 说到这里,期待地看着简凡,好像试图从他上找到一种什么自己缺乏的东西。是安慰还是什么?不过什么也没有,简凡在愣摸着眼想着什么。杨红杏叹了口气说上心里话了:“简凡,其实没有什么才觉得什么最珍贵。一看到你爸你妈还有你、你妹妹,你们家那种融洽总是让我羡慕得要命,我生活得那个大院里,十家有**家都是市里的官,可十家也有这么**家家里经常没有主心骨,不是工作就是开会要不就是应酬,那里都去就是很少回家”我有一次听人开玩笑说我们那个市府小区里除了寡妇就是怨妇,别人笑,我一个人躲在家里哭    这说哭还真吧嗒了一大蒋泪,简凡慌了,摸了张纸巾赶紧递上去,看着杨红杏拭着眼泪,道着歉:“对不起啊,不该说这茬

    “他怎么了?那你说他有什么意思?。

    “不是”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提个醒。毕竟是你爸爸,万一真有什么事。早做准备总比猝不及防好。”

    “你这不循私枉法吗?。杨红杏突来一反问。

    “我也想遵纪守法,不过对你是破例的啊。给你通个风报个信总没事吧,你知道我原则一向不强简凡说着,看杨红杏并不怎么介意,这倒放心了,杨红杏听完了,释然地说着:“谢谢你啊,不过这事可不是你管得了的,到了我爸那位置,就真有事也得通过市委常委会研究,查也是纪委和检察院,不会和你们刑警有关的。”

    “噢,那我就放心了。”简凡道,说着动着车了,真放心了。车未动杨红杏却是辞着耍下车自己走回单位去,临下车还有几分依依不舍兼惴惴不安,弱弱地问着:“简凡,别告诉别人这事,你”你不会因为这件事,,那个,那个看不起我吧?。

    嗯?这句来得突兀,简凡怪怪地一看杨红杏患得患失的眼神,马上表白着:“我那会那么浅薄

    一表白杨红杏暗暗放下心了。嫣然一笑。嗒声开了门。

    简凡这货色一乐嘴没谱了,生怕杨红杏不理解自己的话,补充着:“看开点,这也没啥,现在当个官养个二很正常,何况个人?我要当你爸那么大官,肯定也那得

    杨红杏刚刚舒展的脸颊霎时紧绷起来了。眦眉瞪过来,却是一副气无处可撒的样子,气愤之下把擦泪的纸巾使劲往简凡上一扔,重重地摔上门了,要拂袖而去了。走了两步,又气不自胜地返回来拉开门伸着脖子气急败坏的叫嚣了两句:

    “无耻、无耻之尤,,别让我看见你,哼!”

    这回,真气跑了,蹬蹬蹬跑着马尾在脑后甩着小鹿一般地奔着进了单位。看着杨红杏的背影,简凡傻了吧叽地呵呵笑着,此时才现杨红杏比想像中还耍可,可的很厉害”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