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俱是诈与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简凡眼闭着、鼻子深吸了着气。,脸上浮着心旷神怡的笑容。面前的桌上菜有两三样,酒却已经下了一瓶。喝得郝经理额头细细见汗、席秘书两腮坨红。从天南地北扯到地北天南,从特色小吃到巢餐大餐,敢眼前这位爷是大有吃遍天下的意思了。就刚才几道闻香识名菜的功夫,郝胖子最起码没见过。

    俩服务生浅笑着赞了句,一点没错。郝通达和席玉蓉眼越瞪越圆,一个侧眼一个斜眼,这个恰似简单和普通的古董盲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最起码刚刚俩人劝了半斤多大茅台人家来者不拒,就这酒品酒量都不凡得紧。

    羹盆轻轻一放,纤手细细的服务员笑着赞了简凡几句,持着勺给仁人轻把着羹,浓浓俨俨羹汤里漂着黑白相间的丝,偶而一缕似有似无的香味勾人得紧,每人一份,面前还放着一碟子新摘的菊花瓣,两厢相佐。便是传说中的美味

    简凡睁开眼了,现在到有点尽地主之谊的样子了,为这俩位挟着菊花瓣佐汤,边挟边笑着卖弄上了:这菜别看卖相普通,用料作工可是繁琐之极,准确说应该叫“三蛇七丝”这碗里盛了七种丝。”

    “是吗?。席秘书俩媚眼一放电。连惊讶带惊喜都显出来了,郝通达属于知道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净拣贵的挑,一听这话也来劲了。乐得捧着简凡:“厉害,这道比刚才的抓盐竹肠还有吃头。”

    “那当然”七丝是眼镜蛇丝、过格树蛇丝、三索线蛇丝、鸡丝、山木耳丝、香兹丝、熟果子狸丝分别作好再恰成一羹,做法倒不难。就是食材越来越稀缺了,特别在咱们省这非产地更稀缺,大家知道啊。粤菜偏重于生猛海鲜,三蛇羹也如此,再加上里面用的果子狸,都用野生的才是上品,大原里现在能做地道的,没几家啊,,嗯?吃啊

    简凡是边斟边尝边说,有点反客为主了,每一道菜的来历、做工、优劣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反倒看着郝胖子和席秘书像乡下来的亲戚第一次光临海上明月一般,此时再说简凡是个挣几千工资的普通警察,估计打死郝胖子也未必能相信。

    “怎么样?这道菜的味道是隐藏在羹里味后,舌尖味蕾和后味俱有不同,七种食材的味道若隐若现。非常勾引人哦简凡坏坏地笑着。试图把两眼都蒙上暧昧的颜色。直向席玉蓉,这位席秘书浅浅一笑,报之以一双也是勾魂摄魄的眼神。

    妞不错,稍稍带点婴儿肥,不过看上去特嫩。特别是那种看谁都像有的眼神,正是男人的最。菜勾人乎,人勾人乎。俩人似乎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而郝通达对于此事看在眼里,一直就装着视而不见。

    唉!假的,都是假的!

    简凡浅尝着羹汤,又上来了一味视蟒皱鱼球,细细说着的时候,看着郝胖子和席秘书不无倾慕的眼光。估计把自己当成钟鸣鼎食的大富人

    。

    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句。如果是一次试探的话,这次八成把这俩人骗过去了。

    骗得轻松之至,骗得不露痕迹,估计这会儿俩人还在做着大宗古玩的清秋大梦,特别是郝通达,这一顿饭功夫有一半在给简凡斟茶倒酒。舍命陪君子。饭菜吃了化七八八,简凡笑着揽着郝通达客着:“郝经理,你这盛款待我可是无以为报啊,说白点啊,咱就白吃。”

    席秘书扑哧下笑了,郝通达却是不介意,大方着:“瞧您说的,能请到您是咱的荣幸啊,别说啊,今天我还真是大开眼界,没成想这吃里还这么多说道,还是简老弟厉害。”

    俩人相视哈哈笑着,简凡的脸一整话锋转了:“我说郝经理。您越说我这心上越过意不去啊,本来呀我今天还真准备有事麻烦麻烦你想请你。谁可想昨人晚上您倒先请上我了,”呵呵,今儿这么高兴啊,我有话照直说了,要唐突到二位,您可千万别介意。”

    “哟!?跟我们还这么客气呀”席玉蓉嗲了句,婿眼鼓励着。简凡一乐,一欠子大大咧咧地道着:“那好,不客气了,我直说了啊

    “嗯、嗯,直说,”

    “二位的意思呢,想让照顾照顾生意是不?也想参观参观咱家收藏是不?。

    “对、对、没错,我们这生意不大不主要就是做得古玩拍卖,要不认识像您这号大收藏家,那生意那有做的呀?”

    “哈哈,客气啦”,我也正想说这事。您二位请我饱口福,我呢,本来想请二位饱饱眼福,嘶不过,实在又有点不太方便,不知道您二位能不能接受得了?”

    “说呗,客气冷?”

    “那我就说了啊”咱们哥们这地方保安设施太严,得我亲自带着你们去,不能带手机,不能带相机,一切不明来路的东西都不能带,而且进门时候要搜”不是不给二位面子啊,实在是兹事体大,咱这人做人很低调的哦,不想咱这收藏搞得满城风雨,您说是吧?”

    简凡怪腔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口制池说着,说到拨,有意得意的看了席秘书翘翘的前 ,煮迷迷的。席秘书嘴一撇不以为然了:“这不正常嘛?我们行里的保安措施比您说的要严格的多”是不是郝经理?我看呀,简先生是根本看不上咱们大通这小门小户。”

    “就是啊,玉蓉说得好像有道理呀?”郝通达说着,笑吟吟地给简凡斟酒,俩人合着挤兑起简凡来了。

    你在钓我、我也是钓你,这才是尔虞我诈,这么一挤,有了前面的铺垫功夫,简凡像被挤得没法说了:“那好啊,没问题,不就观摩观摩嘛,咱还没那么小毛”

    “哟,您是这个”郝胖子直竖大拇指,和席秘书相视一脸笑意。弱弱地凑县来:“简老弟,您放心。咱这嘴牢得紧,只要您有差遣,我郝通达是说一不二啊”、今儿也就是喝到兴头上了瞎说着玩呢,什么时候想让咱开开眼,还不看你心不是?”

    “还什么时候,吃完饭就去,,得得,现在就走简凡说着,把酒杯一饮而尽,这顺水推毋一下子推得如此之快,郝胖子脸色一紧愣了。似乎没想到这么容易,连席秘书也诧异了,花容失色地问着:“现,,现在?”

    饭间郝通达早左,那照惊鸿一瞥之后,郝胖子居然叫得上不少古玩的名称来,简凡这草包当然分不清真假,一概应着都在自己家搁着呢,要是那样的话,这个收藏有多庞大可想而知了,俩个人怕是真觉的有点草率了。

    “对呀?,趁你们现在措不及防让你们饱饱眼福正好,省得你们夜长梦多掂记啊。这些东西过几天就不在大原了,要看趁早”走。

    简凡说着,披起了椅背后的外。郝经理俩有点兴喜若狂地跟着起,一个。当跟班、一个忙着买单。一路从海上明月下来,简凡这派几摆得甭足,出了门厅,简凡连车也不让俩人开,直上了自己那辆引3疾驰而去

    没人注意到,临窗的一间包间里,史静暖正在步话里指挥着,一辆标着“新大陆救护”的紧急维护车停到了车场上,穿着挂色工作服的修理工滑板一溜直钻到了一辆丰田车底鼓捣上了。

    好像,是郝通达的车。

    ”, 十个多小时后水域金岸小区的监控点画面上,简凡带着那俩兴致勃勃的出现了”,

    自动门滑开,车直开进了院子,俩个彪形大汉当门而立,网一下车。俩人直朝简凡鞠着躬:“老板!”路上接了几个电话,都是支队长的安排,早知道这里进人了 却不知道支队长在那找了这么俩货,看着这么瘪,估计是特警队里拉的新人。面生的紧,简凡下车的时候几分不屑地斥着:“告诉你们多少次了,看人别眦眉瞪眼,好看呀?”

    明显嫌这俩货有点凶了,回头又是笑着解释着:“俩哥们是粗人,别介意啊”来来郝经理、席秘书,请”咱不在这儿住,可就没啥招待的了啊。请请,”

    俩当门的喏喏开了门,眼神盯着简凡有点不善了。简凡理也不理带着俩人进了房间,俩大汉端着盘子到了郝通达和席玉蓉面前,这俩人会意小坤包、手机、链子、手表、戒指一古脑叮叮当当放在托盘里。简凡回头威风凛凛的叱着:“二虎,守着门,大黄,把二位的东西保管好,自个上楼吧。”

    这俩人有自觉,一个自觉地出了门,一个向楼梯上走着,简凡把一脸迷惑地郝通达往楼梯的方向请着,上楼的那位暗暗地做了一个手势。

    手势是需要二十分钟,妈的,简凡心里暗道,怎么着才能拖二十分钟。脑子一转,坏笑一来。有办法了,嘴里喊着,叫住了郝通达和席玉蓉,俩个人被简凡车载着在街上左转右转了半天才到了这区。喝了点小酒早走懵了,只不过这个小区的富丽堂皇应该在大原屈指可数,容易查得紧。一进门交了随手东西倒可以理解,一摆手把人都支走了,俩人更迷茫了,看看这一层的大厅,似乎不像那里有收藏品的样子。

    简凡嘿嘿一笑,不怀好意地盯盯席秘:“不是不给二位面子啊,咱可没那什么扫描东西,所以呢,二位靠墙”我得亲自拨一按,靠在这儿。

    简凡指着楼梯之下拐角,郝通达不在意直来个手靠墙的投降姿势,席玉蓉对此有点微微不悦了,刚刚要作,不料郝通达一使眼色,勉为其难了。

    俩个人大字形斜趴在墙上,这姿势、这体位有意思地紧,简凡装摸作样地大致在郝通达上摸索了一番。草草了事。轮了席玉蓉了,这可得搜仔细了,胳膊上,腋下。手到了后背的个置,停了很久,摸索了很久,等下了下腹的位置,似乎还不放心怕私藏武器似的,手又回来的两肋的位置。

    妈的,这小流氓,这那是搜。摸女人呢!郝通达心里暗骂了句,斜眼看看简凡一副闭着眼享受的样子。八成这是故意的。和席秘书瞥眼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

    一不动声色,可便宜了拙的的了,摸着腰、抚着、掠过小腹,一会又抚上了翘高胯,手不时在大腿上晃悠,半天沿着大眼下去,连腰踝也不放过,完了吧,还又有返回来的意思。半晌,席玉蓉两眼朦胧的后视着,低语着:“简先生。完了么?要不我把衣服解了。您再仔细拨搜?”

    呃,,简凡一省碍手还在人家腿上摸着,一下惊醒了,嘿嘿一笑。辞着:“不用不用”二位别介意,就走个过程。”

    “哟,这个过程是简老弟临时想出来的吧?”郝通达转过来,徒笑着。不过俩人都被简凡搞得有点悻悻然不耐烦了,席玉蓉悻然整着衣服,边整边剜了简凡一眼,不知道被摸得是不是潮涌动了,脸上一片飞红,半晌说不出话来。

    “嘿嘿,确实是临时想出来的,嘿嘿”简凡恬着脸笑着,脸不红不黑,一副小人得志、流氓揩油的欠揍得

    “那咱们现在呢?”收藏在楼上?”郝通达指指梯上。实在看不出这罢的可取之处,豪宅倒见过不少,就这儿也不算有多么奢华,还以为收藏室在楼上。

    “不就在你们边吗?”简凡神神秘秘地说着,眼神不离席玉蓉的体左右。被戏弄了一番的席玉蓉此时看样很怏怏不乐了,鼻子里重重出着气不客气了:“哼”我看呀。今儿是消遣我们来了”

    头顶一手的距离就是楼梯,小小的空间里就一盆盆景而已,楼梯下是个储物架子,根本不像有什么东西的样子。看得俩人从期望和希望再到浇一盆凉水似地透心凉。简凡眦笑着上前一把推进活动柜,手捂着嘀嘀嘀按了几个密码,“嘭”声嵌在墙上的门开了。一回头。郝通达和席玉蓉早已是惊讶得直捂着嘴怕喊出声来,这才明白把俩个手下支走的意思,惊讶地互视了一眼,就见的简凡躬一弯腰,手一伸:

    “请,现在还不到你们惊讶的时候,”

    三个人,进去了,门“嘭”声关上了。

    隔着几幢的临时监控点,看着画面人消失了,几个人捂着嘴吃吃笑上了,一位外勤小声嘀咕着:“简凡真流氓啊,放个追踪都假公济私摸一番,哎你们猜猜他把这个追踪粘那儿了?”

    “他摸都摸遍了,谁可知道在哪?”另一个声音说着,一群队员笑的乐不可支了

    古董、古董、全是古童

    沿着四五十平米的地下室,除了门都是沿墙的展架,三层展架满满当当,尚有点怀疑郝通达、尚有点愠怒的席玉蓉,脸上俱是惊讶。

    “紫檀雕龙茶海,,皇家御用。”

    “八宝夜宴壶”香港陈氏个人收藏,据说被华桥购回来了”

    “赫连山人的印章,砸,极品,”

    “餐餐纹面鼎,”

    郝通达嘴里喃喃着,脸上的惊讶慢慢地变成了惊惧,那个收藏家要有上这么三件两件都足够夸耀一辈子了,而眼前的不是三两件,粗粗一数足有七十多件,怨不得人家价值上百万的瓜棱瓶鱼尊根本不入眼说摔就摔,怨不得人家要这么慎重搜。这东西让谁知道怕是也够惊世骇俗的了。

    郝通达完完全全被这个,集大成的古玩收幕吸引住了,稍稍懂点的席秘书看得老板这么震惊,估计眼前的东西价值不菲了,何况也认得其中一件两件,回头再看靠着门口吊儿郎当斜视着俩人的简凡,心里呀,那叫一个倾慕,甚至于连刚才的唐突也早甩之脑后了。

    正要和简凡搭讪的功夫,突闻啜泣的声音断断续续。一侧眼,却见得郝通达似有所悟,看着架上一尊千手观音的塑像,手抹着脸。喘喘律律哭上了,边哭边喃喃说着:“井底之蛙呀,”

    “嗨、这什么意思?”简凡一愣。凑上乐子来了,知道这东西把郝胖子吓得不轻,唯一没吓住自己。那是因为自己根本不懂。一凑一故意问,郝通达悲悲戚戚如丧考批,凄凄楚楚地说着:“我真傻、我真傻……傻得要命呀

    “这,这怎么了?”简凡指着郝胖子问席玉蓉,席玉蓉摇摇头,不知道老板何来的如此感触。郝通达却是指着千手观音的塑像解释着:七年前我见过这尊千手观音,标价才十一万五,我舍不得买。我悔呀”,现在,一百万都打不住呀!”

    “简老弟”简老弟”郝通达紧张地回过头来,生怕简凡不同意似地握着手哀求着:“我多看会成不?,,这比我十几年见得珍品还多”我,我”

    “耶耶”,看吧,看吧,随便看,,随便摸”,咱不忌讳那个,看完了我还有事找你帮忙光…”

    简凡推着紧张得语不成声的郝胖子。不以为然了,干脆靠到了门口。听着这俩人砸砸有声的惊叹。静静地等着”。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一。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