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是忍孰可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门外,秦高峰高大的个子几乎挨着的门框,两眼直盯着办公室里枯坐的简凡,因为突如其来的事,步骤又被打乱了,原定与今天上午晋原分局专案组开工上马的时间,三位老同志也通知到了,不过被先来一步的支队长支到了预审上收集资料,连随后归队的肖成钢和张杰也领了新任务。只剩下了简凡一个人。噢。现在又来了秦高峰。

    听得秦队长说话,简凡不卑不亢、不喜不怒,不以为然地抬眼看看。态度不冷不,请着秦队长坐着。而他的手里,不知道看不看得进去。不过还是看着案卷。

    案卷编号 羽口”仍然是晋原分局的那桩不死不活僵着的悬案。

    秦高峰有点悻悻然地坐下来。讪笑着,从来没有这么难堪地恬着脸和人说话,不过还是点了支烟开口了:“其实,,是支队长让我来的。”

    “我知道。”的凡道。

    “对这事怕你有逆反心理。”秦高峰直入主题。

    “当警察都有过逆反心理,最后好像都逆来顺受,对一切视若不见了,这又是支队长一个。阳谋?”简凡笑着,有点冷,在反诘。不过却没有争辨的口吻。

    秦高峰看着这副无动于衷的表。倒暗暗觉得有点难为了,甚至于比他悖然大怒的那种况还要难以处理。变了,半年的功夫,那个唯唯喏喏的队员凭生了一股不怒而威的气质,连秦高峰也看不出这股气势是从何而来。斟酌了良久,秦高峰才解释着:

    只,,其实这个事怨不着支队长。去年十二月份李威就把这个设计好了,我想应该是在口出文物走私案破获之后,看出了你的胆识才敢把这件事交给你”按照曾国伟女儿曾楠的说法,李威最初的打算是等着王为民逐步移走齐援民的账上资金之后才动手,最终让齐家兄弟财货两空,可人算不如天算,还没有等到那个时候,你就挖出了银行的走私案,王为民隐藏的几个账户和齐援民的资金全部被封,这才有了李威的仓惶出逃,把烂摊子全部交到了你的手上,支队长从曾楠那里知悉这个况之后,无奈之下只能将计就计了,你,”

    “秦队,我不怨谁。就像你说的。上钩了不能怨鱼饵,得反省反省自己为什么上钩。呵呵”我真以为我人品大爆,检了笔横财呢”那么李威呢?在银行诈骗案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简凡听到了原委,对那个藏不露的李威产生兴趣了。

    秦高峰一听这个。名字,有点苦笑了,解释着“什么角色也没有,他参与了洗钱,我估计是在洗钱物走私的端倪;也参与了放债。但他这个钱全部来自于王为民,根据现在经侦支队的初步调查,可以确定雾月古玩转出几笔账,累计有一点二亿全部在王为民手里,这笔钱不管是在冻结的那一部分里还是被王为民挪作他用了,反正是齐家兄弟没有收到”而李威在其中呢,他拆借和放贷的钱都来自于王为民。在我们开查之前他的账户已经挪空了。但是根据鑫隆遗留的账务,李威尚欠鑫隆一点一三个亿

    “呵呵,黑吃黑,这等于是连王为民和齐家兄弟一起吃了,像李威的风格。”简凡评价道。

    “不光这个。”秦高峰道。

    “还有什么?”简凡一愣。

    “他以盛唐的不动产股权为抵押。在城市银行贷了继口万。

    这笔钱恐怕是还不了了,这等于把齐援民、王为民和唐授清全坑进去了,而且给银行也留了一个烂摊子。”秦高峰解释道。

    “噢,如果现在他已经出境的话。那这场搏弈里,只有赢家了。”

    简凡说着,暗暗地骂了一句王八蛋,要论心计,这堆人怕是都要输在李威手里了,怨不得曾经人家对伍辰光有句评价是志大才疏,看来是够疏了,被人家牵着鼻子走。想着想着。不怒反笑了,笑着说道:“秦队。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我们什么时候都是后知后觉,李威不是仓惶出逃,而是把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轻轻松松、放放心心地卷了一大笔走了,走了还留了根线牵着咱们的鼻子。我就奇怪了,咱们支队长姓伍还是姓李。”

    “呵呵,不管姓什么不重要了。没人强迫你啊。”秦高峰笑着说道。

    切”一声简凡几乎德笑出来,起收拾着卷宗,边收拾边说着:“秦队您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大通拍卖、律师楼、再加上盛唐那么多人。都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你们就不使听得出来,一知道了我是谁,住在哪儿,家在那儿,我有跑么?唐大头住那么隐敝都没逃得了。”

    “有十几个和你师傅水平不相上下的神枪手埋伏在你家门口和你左右,他们只要敢一露头就没跑。本来今天上午要和你详细商量这个事,没想到你已经提前猜到了嗨,去那儿?”秦高峰刚刚解释了句,就见得简凡要走,忙起问着。简凡却是边走边说着:“这有什么可解释的,服从命令。越解释越说明你们心里有鬼,,我休息一会去。一天之内从穷光蛋拥有了两千万,一夜之间又从千万富翁变回了穷光蛋,您总得让我转换角色吧?搁这事,谁受得了?我睡会,一夜没休息好土”

    说活着已经步行出了门外,秦高峰听得这话里的玩味到是笑了,正自高兴间,前面走的简凡突然停下了,头也不回地说着:“队长,我有点奇怪为什么是我?难道是

    “恰恰相反,是因为你一直能左右了案的展,是因为,你一直是对的秦高峰赞了句。

    “谢谢,我也觉得我是对的。”

    简凡话里像带着喜悦,步履轻快的直上三楼休息室了。

    紧锣密鼓的布置此时才现出端倪。不多会,一辆民用牌照的商务车集着七八个普通装束的人离开了支队。第一拔,直驶平安小区。

    又过了一个小时,陆坚定带队。十几个重案队员分成了三组,分乘几辆大丰田直驶水域金岸小区,车上一干不显真容的队员们在嚓嚓检查着枪械,示意图上画红心的位置标示着“旧”。

    特警支队接到了紧急动员的命令,没有正式的任务内容,抽调的一个分队枪出库、人上车,只等着一声令下全员开拔。

    以重案认为核心的先后围的大网撒开了,消息还被控制在重案队很小的区域。不到最后一刻,外围的警力根本不可能知道标是什

    人。

    剑已拔、驾已张,空幕的重案队少有人迹

    简凡一个哈欠醒来已经是半下午了,揉着睡眼揪了块毛巾进了卫生间,哗哗拉拉洗漱一番,半湿着头打着哈欠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陈十全那个程亮的脑门正挡在楼道中央,饶有兴致地看着简凡,简凡嘿嘿傻笑着问:“师傅,你是监视我,怕我跑喽?”

    “咦,保护你”你个小孩。师傅这杆枪可是给来大原访问的中央长当过警卫,你规格可够高了啊。那,穿上了”放心,我就在你视线之内,有人敢动你,我让他脑袋开花”陈十全说着,递了件马甲,重案队出外勤的防弹马甲,简凡顺手一接披到上,跃拉着鞋吊儿郎当地说着:“师傅你可看清啊。别把你徒弟崩了,我是怕你这老眼昏花了,认不清人。”

    “嘿哟,你个小兔崽子”。陈十全飞起一脚,简凡一仰腰逃之天

    。

    不一会收拾利索出来,整整齐齐的下了楼,一看门外的车简凡哑然失笑了,一辆老掉牙的桑塔那、一辆有点破烂的金杯,中间夹着自己驾着那辆引3,这三辆常见的普通车不管走那估计都不会引起别人怀疑,每辆车里都坐了三四个人,居然还有自己不认识的,正待问,陈十环却是不容分说,拉着简凡进了引3里,细细嘱咐了一番,如何保持警惕、如何送求救信号、如何和保护队形保持联系之类的事。简凡却像听的有点不耐烦了,把陈十全赶下车。推说着有事先行一步走了。

    这一组负责的行动保护,两辆车不紧不慢地跟了上来,,

    “凶、刨,田报告,零号回了一趟家,换了一衣服,一切正常

    “心、创,仍报告,零号进了律师楼,已经二十分钟了,楼外没有现异常,出来了,一切正常。”

    “仍报告,零号回到了市局,进了督察处

    “陀报告,零号进了移动营业厅,”

    源源不断的行动轨迹通过无线描绘回了支队的综合会议室,戴着大耳麦的通讯员调着频让每一组回来的音质更清晰,示意图上,数个小红点或移动或停止,直观着显示出现在所有外勤队员的方位。

    伍辰光、支队政委和来自省厅的督导夏主任,已经赋闲了两个多月了。又一次浮出水面的消息让各人神经稍稍紧张起来了。只不过对于伍辰光这个拍脑门就决定的捕计划夏主任颇有点怀疑,行动开始之后半晌没音,诧异地问着:“伍支啊。能不能出来呀?咋没动静呀?”

    “呵呵”早着呢,有可能一天两天。也有可能一周两周,这群人滑溜的很,咱们只能耐心等着。”

    “那他们要不来呢?咱们不白籍了?。

    “抓捕的成功概率不到田、捕更低,不试过怎么知道?”这样吧,张政委体欠佳啊,晚上我来值班,夏主任又是省厅领导,您抽空来指导指导就成,”

    “耶,是怕我们碍事吧?。

    “瞧您说的,”

    会议室里,三个直属领导聊着天。偶而地回一句外勤的汇报,有此经验的政委知道,漫长的等待煎熬又要开始了,很多时间这种等待都是以无功而返结束的,这么着说倒没有拒绝支队长的好意。伍辰光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盯着屏幕上代表着几辆车的红点,滴滴答答地移动着的时候,有一种莫名其妙地担心充斥在心头。秦高峰汇报说,简凡思想状况良好,适合执行此次任务;陈十全也汇报说,简凡是乐滋滋地走了。一路上的汇报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让伍辰光觉得好像那里很不正常,可他偏偏又说不出来

    简凡的任务很简单。接时上下班、按时回家,只不过回的地方将是水域金岸小区,他倒不知道支队还像模像样地指挥着搬家公司给别墅里拉了两车柜,那地儿从今夜开始住的将不是一个人。

    下午醒来回了一趟家,打扮得相亲一般,西装鞋履颇有几分派头;跟着去了律师事务所,在众人艳羡慕的目光中拿到了旧幢别墅的产权证。活这么大,就拿这个证心里最舒坦,虽然不一定是真的,可也让简凡颠乐了半天。出了律师楼又回了一趟市局,跟踪的不知进飞广什么了。过了好大,回儿才见的一位女警送着简几下彼;望才省得,这家伙还偷机摸空泡妞呢。

    出了市局,已经到下午五点多了,简凡却是驱车直驶到了建设北路。陈十全一下午被简凡拖得溜来溜去火了,打着电话叫嚣着,你干嘛吗?嫌我们不自在是不是?

    不料师傅的威这光景不太管用了,徒弟在电话里调戏着:“师傅,饵都不急,你急什么?要不你来?”

    一句话噎得陈十全直翻白眼。后面挤着坐的估里头有肖成钢,凑着耳朵异着直乐,嘿嘿一笑陈十全火了,一巴掌直把火撒在肖成钢上。

    建设北路,停车的功夫看着三层连体楼的建筑,楼顶挂着“大通拍卖。的标识。

    这地方简凡有点耳闻,一上网杳的时候有点咋舌了,一年四季分夏秋冬四场大拍卖会,书画、艺术品、古董有时候还什么冠着赈灾、慈善的名称,看样这一年下来是闲不住,更有点咋舌的是,包括李威留到自己名下的那七件古董,就明目张胆地挂上网上的委托拍卖一栏中。

    李威既然选到了这里,那么这里总有点什么可选之处吧?

    简凡心里暗道了句,前后左右看看。邪门了,居然没有看到陈师傅那两辆保护的丰,网看了看电话就来了。又是陈十全那爆脾气教了句,看什么看,我们看着你呢。该干嘛干嘛,当我们不存在。

    一就扣了电话,一扣电话简凡倒看见了五十米开外的垃圾箱和街树堵了一半车,正利于观察。另一辆嘛,不用看就知道应该在相反的方向守着。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营生像做贼一样有点可笑,边笑着边信步进了拍卖行的大厅,一笑笑容凝结了,迎宾的俩妹妹笑得比他还灿烂,低着头鞠着躬殷勤地问着:“先生。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噢,简凡明白了,来这儿的非富即贵,不管卖得起还是买得起的都是大爷,怨不得服务这么殷勤。一愣恬着脸嘿嘿一笑:“我叫简凡,找你们经理,叫什么来着,郝通达?”

    “请问先生有预约吗?。一个迎宾浅笑着露着小酒窝。

    “我不需要预约,他想见没准的预约简凡装上大爷了。这一装让俩妹妹难为了,另一位颇难为的稍稍撅着嘴:“先生,没有预约,我们不可打扰郝经理的

    “是吗?你要是不让打扰,回头郝经理打了你,可别怪我啊。”简凡笑吟吟地相凑到了台前,逗起小姑娘来了:“这位姑娘。咱们打个赌怎么样?我叫简凡。你一通知郝经理,能把他吓得跑下来。信不信”你们赢了我请你们吃饭,你们输了呢,陪我吃饭怎么样?。

    典型且老的搭讪方式,俩小妹看样心理年龄不少,不愠不怒,且对这个帅帅的小子倒也不那么反感。俩人相视着,一位让等着、一位拔了个电话,嗯了几声让简凡稍等,再说的时候俩人都有点诧异地看着简凡,似乎要从这个,穿着其貌不扬的帅哥上找到富二代的端倪。

    等到胖乎乎的郝经理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这位没谋面的年青人早和俩位迎宾说着乎乎,不知道说到了什么,俩迎宾眉眼笑得开了花,根本不介意面前的男人大半个子已经靠到了桌上了。

    经理一来,俩姑娘脸上的笑意僵住了。这边一僵,那边倒笑了,不但不像平时那么刮斥,反而是双手合十直做着揖恭请着简凡,直说着什么景律师打过电话了,正等着这个简老弟来呢,而且没有想到简老弟这么年轻,这么有为。

    简凡向来也是个,人来疯,人家一乎一客气,简凡也顺竿爬上了,笑着揽着郝经理的膀子,回头和俩妹妹打着招呼:“英子小美,看见了,你们输了啊,陪我吃饭哦,,瞅空让郝经理请咱们,,哈哈

    “简老弟有眼光啊,不但看古董有眼光,看女人眼光准的嘛,这俩小姑娘网上岗”要不,我给牵牵线”。郝通达哈哈大笑着不以为忤。八成在这行当这号人等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简凡到没搭这茬,几句下来倒对这个,胖经理有几分直达的印象了,就冲着三句能和人称号道弟扯关系的水平,也是个人精。

    直上了三楼经理室,年纪稍大,眉眼看着还顺溜的秘书沏着茶给翘着二郎腿坐在沙上的简凡,人未到就是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再加上那不分人等的媚眼笑笑,再联系到那头其胖如猪的郝经理,看得简凡有点恶寒,不过还是勉为其难的笑着谦让。此时看得更清了,端坐在环形大办公桌后老板椅上如何一堆肥忽悠悠来回动着,象征地一确认简凡的份,笑着就问上了:“简老弟。其实这么称呼有点唐突了啊,您不介意吧?”

    “别,,好,听着乎,我喜欢,”简凡大咧咧说着。

    “豪爽”郝经理竖着大拇指。和秘书一起赞了个,寒喧了两句就奔着正题来了:“简老弟,您放心。委托我们竞拍的,我给您准备好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啊,就我们公司的这些员工都是百练成精的,肯定会在最恰当的时候帮您举个牌。放心,绝对过您的心理价位。”

    简凡脸一怔乐了,明白过来了。郝胖子这话意思是自己雇的托到拍卖会上举牌提高成交价位,八成他以为自己为这个而来。简凡一谦让摆着手:“郝经理,钱多钱少咱不在乎,我的几大件在您这儿安全驯。

    “放心吧郝通达这人精一拍桌子,二拍腼。系证上了:“我们这儿十七个保安加三小队长轮班守着兵一入半是退伍兵,齐白石的印、张大千的画、宋官窑的瓷加上秋时候的鼎,都在咱这儿过过夜,省博物馆还借用过咱这地方”不瞒您老弟说啊。我以前在银行吃过公家饭,对安保这一太熟悉了,放心,丢了损了,我们包赔,这合同上都签好了

    终于碰上一个比自己还能说得了,而且说得是无可挑剔,简凡笑了笑,容易才插进嘴说明来意了:“郝经理,我没别的意思,就想来再看一眼。”一看郝通达不太理解。好像怀疑人家安保不到位似地,简凡赶紧地解释着:“这是咱个亲戚留给咱的,留了七十八件,唯独这几件,咱没好好仔细观摩,就看看,,您要不方便算了,反正我还的往您这儿再送几件

    “哎,别别别”玉蓉,赶紧去呀”通知值班保安,把下月五号的七件拍品送我办公室来”郝通达这次通达理了,听得有点动容,那秘书也是一般般地动容。紧张地蹬蹬小碎步直听到下楼的声音。

    确实够安全,闲聊的功夫听着防盗闸门的声音,一群人脚步声音。待进了办公室轮着简凡咋舌了。一人一件如临大敌的捧着,都是精精壮壮的大个子,银灰的箱子密封着。上面贴着封签的时间。这件事听说也是公证处和景律师督办的。现在看来不假,正规的很。

    东西放好了,保安们次弟守在门口,郝通达笑吟吟地持着钥匙对简凡作了一请字,简凡倒大方,钥匙一扔给叫玉蓉的秘书,挥挥开。依次打开了箱子,对于见过重案队缴获大宗走私文物的简凡来说,还真没有看头,里头最大的一件是件带耳环的小铜鼎,看着简凡随意手指在鼎上一摸那古里古朴的花纹,摸着指头变色了,有点怏怏不乐了挑毛病:“咦?锈得这么厉害。”

    嘶”地郝通达倒吸凉气,被简凡气得眼冒金星,真正青铜器的表面锈色是经长期腐蚀而自然形成的,与器体是连为一体的,尤其是铜锈已渗入器物内部,渗入花纹或铭文字口之内,这恰恰是辨别真伪的关键所在,不料却被这位小爷嗤着鼻子不屑一顾。

    侧目看秘书,秘书差不多也是半个古董通了,也是蹙着眉咬着嘴唇不敢笑。

    俩人的心思却是差不多:得,这又是位附庸风雅的土包子。

    可叹可叹,更可叹的是,这位周没有雅骨的家伙盯上了一个青瓷瓶。大喜过望似乎认识,随意地拿到了手里把玩着:“郝经理,这就叫瓜棱瓶吧?”

    “好眼力”这是瓜棱瓶、这是凤尾瓶、这是鱼篓尊,跟您说实话。我开格卖行这么多年,没见过成色这么好的,一点伤没有,极品,不用看都知道您是行家。”郝通达违心背愿的表扬了句,那位傻乐呵着又问了个白痴问题:“这个能卖多少钱?”

    “这个。,呵呵,,宋代潞州官窑制品,保守估计钙万,拍卖的价格要更高”简老弟,您刚才的意思是说。您家里”还有郝通达弱弱问着,看着眼前这位似乎不太通古董这耳道,想上了。

    “那,自己看吧。”这几件是我看不上的,忒老气,没看头”简凡随手摸着自己的手机,调了调递过去。嗤着鼻对眼前这七件根本不屑一顾。

    郝经理看着,玉蓉秘书也凑上来看着,造型各异的木雕、茶海、鼎、香炉、漆件再加上一盒子红通通水汪汪的印章,俩人的眼睛几乎要掉到地上了,看过了一遍,又从头看来,简凡斜瞥着俩人一般般贪婪的目光,心里暗笑了,看来李威穷十几年的收藏不是盖的,把懂行的都吓住了。

    “简老弟,您,您这是坐拥了一座金山呐

    半晌,郝通达两眼瞪着,惊得无以复加,吧嗒着嘴唇,把简凡的手机还了回来,人家随随便便扔出这几件来,剩下的八成假不了。看着简凡根本不在意的样子,俩人愈的崇敬了,对于绝对有钱的主,还是很容易获得别人尊敬的。特别是有钱还对钱表示不在意的主,更值得尊敬。

    简凡当然不在意,丫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在意个毛呀?

    “郝经理,”过来,”过来,”

    简凡绕着桌子看了一圈古董,大大方方坐到了老板椅子上,招着手。这位好歹也家不少的郝经理被这派头早咋唬住了,颠往桌前一站,就见得简凡拿着瓜棱瓶。抨的往桌上了一顿直吓了俩人一跳,而简凡却是不在乎地着:“郝经理。这什么瓜瓶,送给你怎么样?”

    嘶,,地一下激得郝通达呲牙咧嘴。后面的小秘书直抚忤枰乱跳的前。这败家的败到这份上倒也少见。郝通达一愣之下看着简凡德笑的眼神,八成是省得简凡开玩笑。忙摆手:“别别,咱可没那福气。简老弟,咱不带开这玩笑啊,您交办的事我们是尽心尽力尽责。您放一百个心

    “看你这人,送你你都不敢耍。没意思。”简凡吊儿郎当地斜靠在老板椅上充大爷,一摆手:“那算了。这样吧,我想认识几个朋友,你帮忙牵牵线,报酬就是这个瓜瓶。怎么样?。

    “这郝通达和玉蓉秘书霎时傻眼了。

    “二位,就我看古董是个睁眼瞎,这东西咱不太稀罕啊,嗨、嗨。郝经理,等你话聊”

    “那您是想攀那位?。郝通达眼一亮,数上了:“别的咱不说。要限于咱们省问题不大,能数的上名来的阅读最新童节就洗涧书晒细凹曰甩姗齐伞,7毛嘛。我倒认识不少。就不认识我也能给您牵牵线一一一崛竹…!简老弟,就您这份还认识谁呀?简怀钰先生回国的时候,那可是个省府里面的领导招待的啊。”

    “别提他啊,一提他我就来气。”简凡嗤着鼻子,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人等,只不过这种擒还纵的表倒让郝通达更狐疑了几分,看样这关系怕是浅不了。正思忖着简凡开题了:“我想认识的人姓齐,齐援民”。

    “认识”郝通达脸色一扭曲:“不过您见不着了,被公安抓了。”

    “他弟弟齐树民也行呀?。简凡恰如猝来一枪透出一句来。郝通达的脸色一怔眼睛一闪烁。微微讶色之后摇上头了:“齐老板没弟弟吧?没听说过这个,人呀?”

    “那您去打听打弈呀简凡劝道。

    “嗯,,还是算了,这好处咱的不了,齐援民现在落公安手里了,咱们做生意的,谁想和这号人扯上关系呀?。郝通达摇着头。

    “哎”好瓶呀”简凡没有理会郝通达的说辞,拿起桌上的瓜瓶把玩着,把玩了几下,又上下扔着。看着郝通达眼光随着瓶子动,一下子捏在手里不动了,嘴开始动了:“郝经理,我这人有个怪脾气,说送给人的东西一般不拿回来,而这东西呢,您又拿不走,那我就只能采取另一种办法喽?您想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当然不知道,郝通达和玉蓉秘书都诧异地看着这位行事怪异的简富人,这人瞪着眼,瓶子举过头顶,郝通达刚刚患得患失一瞪眼想到了什么,就见得简富人俏皮地一歪嘴,手一松。

    跟着“嘭”地一声脆响,瓜瓶四分五裂瓷片四处飞溅,门口的保安紧张地呼里呼拉奔进来四五个。郝通达心疼地一闭眼,得小心肝给疼碎了。

    那位玉蓉秘书则是万分崇拜的看了简凡一眼,估计这不可一世的气势、这范儿、这派,通杀一切女人的心,十八到八十不忌。

    愣了,保安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愣在当地,价值几十万的古董成了一堆垃圾了,都心惊跳地看着老板,郝通达疼得有点失声挥手:“出去,,出去

    打走了保安,反观着简凡。旁苦无人的学着老板的派头,抽了一支笔,是郝老板的签字笔,刷刷写了一个号码,“叭”声压在手底下。笑吟吟地看着郝通达的胖脸道:“郝经理,我有个朋友在齐树民手里,你知道我的份,我是警察,不干什么违法的事,就想说合说合”要是没有人给我牵这个线呀,我会很生气的,我一生气吧,我就犯病;我一犯病吧,我就砸东西,比如这个、这个,,还有这什么两耳朵的铜鼎,着急了火了我化了它打个铜尿盆,,嘎嘎嘎

    这个古董盲神经说得郝通达脸色犯苦,弱弱地摆摆头,那玉蓉秘书知意,知趣地退了下去,掩上了门。简凡刚以为有戏的时候,这郝通达耍上无赖了,两手一摊:“简老弟,咱可正当生意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齐树民是个通缉犯。和他扯上关系能有好吗?”

    “噢,是这样啊。我是警察我都不怕扯关系,你怕什么?”简几反问一句,手一推,纸片写的电话号码赫然亮在郝通达眼前,跟着手一摸变戏法似地又亮出来一个小手机说着:“没有追踪,街上买的通话卡”我不管什么齐树民不齐树民。只要知道我朋友下落的,给我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就行,这个很容易办到吧。您要是不帮这个忙,得,我只能自己生气了,这个、这个,这几件能他妈砸的,我就先砸了;砸不动的,我提留手里出去慢慢砸,反正这东西也不是我的,哈哈,砸了我也不心疼,惹急了我,我把我家里那七八十件放你们门口,一件一件砸。你信不?”等我全砸碎了,您这心也跟着成了碎片了,信不?我相信很多人都受不了那种折磨啊。”

    “这,这,您这不我吗。这”郝通达一脸苦色更甚,被简凡呛得半句完整话也说不上来了。

    “啪”地一拍桌,把电话号码往前一放:“郝经理,不多废话了,给你十分钟,十分钟以后,我就开始一件一件砸,,我要砸不动了,你帮我砸,行不?人生得意须尽欢啊,今儿咱砸他几千万,哈哈,您请 ”。

    简凡大笑着,郝通达被憋得一脸猪肝似的血色,想了想,眼膘着纸条上的号码,像是无可奈何,摇摇头直出去了。

    一分钟,,两分钟,”

    简凡还在笑着,笑得弯了腰,笑的眼里带着泪、笑得声音开始有点

    。

    四分钟,五分钟,,

    简凡不笑了,脸色有点沉重。把玩着那只刚刚买的手机,时而闭眼沉思,时而睁眼,两眼有点空洞,平静的生活被这两千万的打乱了。而现在的心,又被这两年万后的谋打乱了。

    七分钟,八分钟,

    楼外跟踪保护的队友在向队里汇报着,没有现异常。

    九分钟

    简凡有点狐疑了,他会来电话吗?想了想又更确定了几分自己的想法:他会来电话探听虚实的,现在困兽犹斗,被王为民和李威骗了个精光,我再砸他个精光,他只剩下等死了

    抚着手机,时间一秒一秒的显示着,将到十分钟的时候,郝通达没有回来,电话,却响了。

    简凡笑了,暗骂了一句郝胖子这个人精,没有拿纸片上的号码,肯定是记下一了。笑着心中已定,随手摁下了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