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章 冷汗出涔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哗啦啦的水龙头下,简凡脑袋被冲得一凉一醒,从水中拨出脑袋来一甩,水珠散了一片,对于洗手间的镜子,看着镜子里有点苍白的脸色、有点扭曲的脸型,不用说,是被两千万刺激成这个衰样了。对于这个唾手可得的两千万,第一反应,只有这两个字:谋!

    是李威让自己来这儿的,不用说肯定出自他的手。至于出现的什么简怀钰,不用说,就像设计齐氏兄弟的生意一样,不过是李威假手与人来做这个事,他什么意思?他要干什么?还是他想让我干什么?

    想送幢房子报答我一下?还是想给点恩惠让我继续查下去?要不就是,他想干的事还没有说出来。等着我受了恩惠再去为他做点什么?”可什么事值得他扔两千万?随随便便百把十万,找一群像唐大头那号打砸抢的都没问题,好像自己从来就没有值过这么多钱?

    是什么?,”简凡想得头痛,在两千万以及两千万隐含的谜题中挣扎。

    想接受,可担心这块偌大的蛋糕好吃难消化,没准这里头掺着的是枪药毒药断肠药,眨眼间让你小命呜呼哀哉都没问题。

    可要是拒绝,,简凡一听着把两千万一个大子不剩地都捐出去,这心呐,有点像滴血地感觉。

    像谋,又不太像谋,李威这王八蛋,故意调戏我,想拿两千万看看大爷的高风亮节,或者,简凡突然想到了那幢曾经去过的别墅,暗藏的地下室里那一屋子的古董。

    是不是那地方?要是那地方,丫的两千万都打不住。不过那东西,简凡估计李威应该早转移了,这跑路没准就吃得这个老本。难道是最后了,给我留个好处念他个好?

    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飞快的思考赶不住放飞的思想。毕竟这思想插上了钱的翅膀,要是三五万甚至十万八万,简凡自忖能守得住底线,分得清轻重,可两千万。两千万呀,一辈子,两辈子,再加上一辈子不知道能不能挣够这么多钱”,

    哗,,地一声音,简凡把头浸到了冷水中。片玄之后哗声抬了起来,冰凉之意压不住血上头的冲动。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暗骂着自己:妈的,真没出息,两千万就把你吓成这样。两千万还算个。钱呀?这年头那个大小官盖个大戳、那个商整点假货、再不济那个明星衣服一脱,怎么着不值这两千万。这还算个钱呀?把你吓成这个怂样。

    简凡又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试图让自己鼓起勇气来。

    就是嘛,有什么可怕的,合同、公证、律师什么都不缺,这和李威有什么关系?根本就是人家行么简怀钰神经了给了我一幢房子不行呀?他偷的抢的骗的讹的,关我鸟事?大不了有了问题把大爷的房子没收、清缴、上缴国库得了,还能怎么着?

    对,这说不定正是李威的高明之处。要是他的名字,他也知道我肯定不敢要,不敢和他这一屎的扯上关系,所以他就假手于人送了我这么一桩大富贵,但恰恰是这样,也和他没什么关系,妈的,到了我名下。还不是老子说了算,再拿回去是不可能滴,让我办什么事,得看大爷我心里高兴不高兴,乐意不乐意,大不了下次逮着你老小子,放你一马得了,,

    啊呸,试试我的道德底线是不?我让你偷鸡不成折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狠狠地啐了一口,简凡平生第一次觉得豪气充溢在间,抽着纸巾抹着脸上,上的水迹,正正衣领。迈着铿锵的大步出了洗手间,回到了一堆律师的办公室,像是后腰揣了成扎成扎的人民币一样,直往前、眼睛往高抬着,差不多就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的得,在一干律师有点诧异的目光中进了主任办,大马金刀地往景主任的座位上一坐。

    哎哟”景律师几位年纪大的诧异了,这洗手间难不成是个万花筒。进去了一个小市民,出来了一个大老板,进去的和出来的同一个人。只不过气质已经完全迥异了。整个就是一个大变活人。

    三个人没说话,简凡到说上了:“景主任、江主任、刘律师,,对不起,刚刚有点失态,不怕三位笑话啊。咱虽然想过,可还真没住过这备值钱的房子,,嘿嘿”

    说着说着就乐上来了,景律师笑着接道:“老辈说人有三年旺,神鬼不敢撞,其实人这辈子多少都要交点好运。只不过时运大小罢了,简先生,你要是同意的话,就在这个合同的签字,就是这个赠予合同。表示您接受简怀钰先生的馈赠

    “签了字接下来呢?”简凡侧着头问。生怕其中有什么玄机。

    “接下来”那个几分老成的刘律师怪怪一问,笑了:“接下来就是办过户手续呀?今天赶不上了。明天给我一天时间,我帮您办好,简先生,这个事一下子谁也不好接受,其实很简单,每年遗产或者其他财产馈增之类的事我们要接到很多起。就是一个合同的履行而已 我们呢也就冲着佣金为你提供咨询以及过户服务,您如果一下子接受不了,可以缓缓,和家人商量商量再做

    “嘿哈哈,”谁说不好接受,给钱总比朝我要钱容易接受得多吧?好。我签字,手续什么时候能办得下来?。简凡大大方方地说着,景律师一省得几十万佣金到手,笑吟吟客气地递着签字笔,指摘着签名的地方,简凡刷刷几笔二重重地来了一个龙飞凤舞,霎时间一个最值钱的签名诞生了。

    “明天就可以,手续很完备,就走过一下户头而已”简先生,这些收好,在这个上面签收一下”,这是钥匙、物业缴费的收据”区出入的凭证。票在办理过户手续的时候需要出示。随房产证提供给您”你需要留下份证和联系方式景律师收着合同留了一份存根,开着保险柜拿了一纸盒东西交给简凡,介绍着。

    “那我”简凡看着一大串门钥匙。几分眼地问着:“我什么时候可以入住呢?。

    “现在就可以,已经是您的了”就剩一个房产权证明了,明天;最迟后天就能办下来,”公证处那位江主任。大惊小怪地回答着,看来这位撞大运的,还没有从惊喜中清醒过来,生怕这馈赠有假似的。

    “哈哈,,哈哈简凡抚着一堆已经姓简名凡,属于自己的东西。这却是真真切切做不得假的。捧到了手里,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了一番,倾玄间从仇富阶层一下子进入到了被人仇的富人阶层,倾刻间从草根变成了千万富翁、倾刻间觉的这辈子救孜以求的富裕舒适生活已经握在手里了,霎时间笑得有几分得意忘形。笑了半晌站起来,捉着面前三位的手使劲握着,殷勤邀请着:“景主任、刘律师、还有,还有江主任啊,改天,改天请大伙到国宾楼,一醉方休啊,,哈哈

    大笑着离开这地儿,景律师三位却是送也来不及,这家伙有点失心疯似地嘿嘿哈哈地笑着进了电梯。直到门关上还能听到电梯里的笑声。

    笑得是得意之极,笑得恭送的仁人面面相觑,人一走,公证处江主任几分羡慕几分可笑地说着:“这小子可得意了啊,一下子捡了两千万”不会是简怀钰的私生子吧?连古董带房产,两千万是个保守估计。这么大手笔,不多见啊,看把他乐得。请咱们到国宾,一顿没有万把块下不来,这就成了富人了啊。”

    “呵呵”暴户都这得”走吧,小刘,明天把人家房产抓紧时间办一下,咱们也努力在水域金岸置产业,,哈哈

    景律师说着,仁人都笑着,对于普通人来说,在水域金岸置产。无非就是一个很可乐的笑话。

    ”,

    风得意马蹄轻,心舒爽车轮急,”

    一辆引3行色匆匆地穿行在大原的大街上,看看下班时分的车流,简凡有点迫不及待了,“嘭”声把警报把车顶一放,鸣着警笛连连车,过了最繁华的五一路、滨河路,直驶向宽阔而车人稀少的滨河西路,路的尽头就是水域金岸,传说是富人的天堂。

    人少车少了,简凡嘎声扭了警报。这时候就不需要那么招眼了。驱车直驶向迫不及待要看的地方,到了宽大的自动门入口,嘎声停下了。鸣了几次笛,那保安不但不开门,反而俩人一对,朝着车走过来。

    咦?妈的,连住户都拦?真不长眼。简凡霎时有点怒火中烧。就要掏出警证来咋唬一番,不过一想笑了,不动声色了,只等着保安上前。那眼神一下子让简凡现问题所在了,这俩狗眼倒没有看人低,而是看车低了,架着重案队那辆引3,明显这车不属于能进小区的档次,正想着一辆陆虎鸣着笛那自动门应声而开,保安敬着礼目送车进,丫的。其实陆虎和引3长得就像兄弟。亏得这保安们眼这么尖。

    “先生,您找谁?要是没有小区住户邀请,您这车不能随便出入。”一位高个的保安说着,拦存车一侧。

    “我住这儿不行呀?”简凡伸着脑袋调笑着,警证一亮肯定是通行无阻,不过那就没意思了,比衣锦夜行还没意思。这话一说,俩保安鼻子嗤着一伸手:“出入证。我们这儿给每辆住户的车都有配,您要找人没关系,让住户给值班打个电话,我们放您进去,人能进、车不能进啊,”这儿住的不是商界大腕就是社会名流,惊扰了人家,我们的饭碗不保啊

    “嗨、少扯淡啊,你要是惊扰了我,我是不是也能砸了你饭碗?”简凡德笑着,亮着出入证,这就是物业统一管理给住户车上挂得个小牌子而已,一见之下,俩保安诧异地互看着,简凡倒不急了,笑着叱道:“你们可以对我全面检查,不过检查完了,我就得投诉你们了,我住在引雄。要不要给你们看看物业交费收据?”

    “这,没见过呀?”一位保安压着声音跟另一位咬耳朵,另一位胆子稍大。见机得快,敬了个礼:“对不起先生,我们没见过您的车。不知道您什么住进来的,请,您请”。

    保安到知道这个小区富人里神经病不少,没准那个神,个破车溜过也说不定。不敢拦了摁摇控,自动邢饭。简凡边动边笑着说:“那你认准了啊,我可经常换车,明儿骑自行车来”,哈哈

    捉弄了保安一番,大笑着扬长进了小区,车一拐上了两侧俱是绿地的路,此刻已时近黄昏,金色的夕阳余晖遍洒在这个别墅区里,穹顶、阳台、木栅栏、游泳池、花园、露台,缓缓而过映入眼帘,如果不是别墅前偶而停着的豪车。会让人感觉似乎回到了中世纪的欧洲,一派闲适和宁静的生活幽雅环境,把城市的喧闹隔到了家门之外,区都是独幢的别墅欧式建筑,拐弯的时候偶而一眼。看到了某幢院子里偌大的游泳池边坐着一位长裙及地、裙色雪白的女人,悠闲地在看着一本什么书。

    蒋姐?

    肯定不是,只不过样子很像。那个闲适的姿态也像。或者,自己现在也即将有这种能力和蒋姐一起享受这种生活的闲适,丫的,咱要是每天坐这儿看新浴出来的蒋姐,那叫一个美呀,简直要美得冒泡”

    正冒着,“嘭”声一个咯噔,简凡惊得赶紧踩刹车,不经意间车斜斜地冲出了路牙,把花圃撞了个缺。吓得简凡赶紧倒车,赶紧一溜烟跑了。第一天进门就让物业逮着了。那多丢人晦气。

    坏坏地想着笑着,看到了旧幢的标识车稳稳停下了,看着这幢叠加别墅,两头落地大窗中间夹一个门。心里咯噔了一下子,想的没错,就是那幢自己来过的,而且就是那幢的下室还藏着一堆古董的别墅。好像听李威说过,在建别墅的时候因为斥资的原因,李威从房地产商手里得到了这么一,并没有花多少钱。

    要是这样的话,也不算个很大的人嘛。

    简凡摁着遥控,自动门一收。车直驶进了院子,这院子比乡下老家那院子还大,和其他别墅比有点疏于管理了,沿墙的花圃草长得绿中夹黄。高矮不齐,不像人家那别墅绿的一年四季一个色。

    试着钥匙,开了门,拾阶而进,确实是自己来过的那一间,四下看看。空的的一层客厅,黑色的大沙落了厚厚的一层灰,明显很久没人来过了。信步而上随手扶过红色的楼梯,扶手上也是灰尘一手。二层,一上二层三层就透着一股陈腐的味道,明显是久未开窗闷成这个。样子了。

    房间很大,每层七大间,光卫生间那地方就比自己现在住的那地方还大,白瓷鲜亮的舆洗大盆,躺俩人来个鸳鸯浴一点再题没有,剩下的房间里仅仅是装修过了,却没有什么家俱,空的。

    妈的,这没人气也罢了,怎么感觉有一屋子鬼气?

    简凡四下看得心里犯疑,倒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在作祟,偶而抬眼看看修耸不怎么地的院子,脑海里能想起的倒不是金玉豪宅,而是:恶灵古堡。

    地方倒是不错,就是觉得不知道那里不对劲,或许是没装修没置家俱的原因,简凡心里暗暗地想着。要是住这么大个地方,那肯定不会做什么好梦,恶梦到有可能。

    对了,地下室。简凡看着房间里孰无可取之处,住惯了小屋间。一下子根本适应不了这么大的房子。想着快步下了一层,学着那天李威的样子到了楼梯的拐角,那个巴掌大像开关的暗格还记得,忤地一拔开了,像计算器一样的密码格子出现在眼前。

    说不定李威要留下什么线索,他让我自己找。不会就走到这里找吧?说不定他会留下什么暗示?说不定他会在这个只有我和他知道的地方告诉我点什么?什么都有可能。这曾经是李威的收藏室,肯定只有可数的人知道。

    坏了,密码,,坏了,那桑没看清他摁得什么密码,这,,

    简凡一拍脑袋。安然间灵光一现,虽然根本不知道密码,不过以自己对李威的了解。应该就是这几个数字”嘀嘀嘀一摁,门砰声自动开了。简凡脸上浮着得意的笑容,心里暗道着:小样。还不知道你那两下子,得意地弓着腰,顺着斜坡躬而下。

    密码,太简单了, 口”晋原分局失窃案的档案编号,也是那天案期。

    黝黑的通道里看不见人,只能见到隐隐的光线透出,微微地能听到粗重的喘息声音。隔了不一会,脚步声由远及近,简凡猫着腰出了暗门喘着大气,扶着楼梯,手在前抚着,不住心潮起伏。

    古董架子和那几十件古董,基本都在。

    正因都在,才把简凡吓坏了。那几十件东西,要比处的这幢别墅价值只高不低。以正常的思维,李威完全有时间,也有能力把这些东西变现或许转移,可恰恰出人意料的是,几乎全在,这一下子让简凡有点心惊胆战了。

    “李威他娘滴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这么值钱的房子、古董,都留给我了

    简凡心潮澎湃地想着,紧张地支不起腰来,一天之内从穷光蛋升格到千万富翁,现在眨眼间又升格到几千万富翁没准亿万富翁,怎么能不让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呢?

    他来不及带走?简凡狐疑道。

    不对,房产签字期是去年口月份,也就是涧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阅读好去外…旧早有准备,以李威的鬼心计耍拿老这此早藏好了。这匙,怎留给

    先前以为留幢房子给自己示好的想法打破了,肯定没有这么简单。那他什么意思呢?我跟他非亲非故,按说这东西应该留给他前妻,要不曾楠,要不唐大头,就没人给了也不能白给了我呀?

    “不对,这王八蛋肯定算计我呢。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对了,密码,他还没有忘记晋原分局的案子。也是因为那件案子他才开始收集古董,接触文物贩子,,对。那天,那天,好像他说过,”

    简凡靠着楼梯,心缓缓地平静下来了,闭目想着那天俩个人站在这里的形,,

    看过的那个寒玉珠串,不在了;储物架上缺了好几样东西,说不定就是拿到大通拍卖行以简凡的名义要拍卖了,这家伙倒想得周到,生怕自己住进来没钱。地下室里大茶海、鼎、壶、木雕、珊瑚树、玉器好像还都在,就缺那几样,光那几样就值一千万?剩下的值多少钱 那说出来还不得把人吓死?

    不对,这家伙调戏我呢!其实我一直就是他手里的提线木偶,没准早把我算计进去了。简凡一个激灵想着前一天和李威的通话,摸着手机放开了录音……

    李威的声音响起来了”小凡。我怎么听着声音里,你好像对我也有一种仇视?我并没有针对过你,相反的是我还处处给你好处,甚至于我曾经想过让你接手我的摊子,如果你需要钱的话,即便我不在,照样也给你办得到

    简凡听着,暗道着李威的神通广大,确实是小财神名不虚传,不动声色地把自己就变成了富翁了,接着往下放:“我知道,但我不会告诉你”答案需要你自己去寻找,其实有时候答案很简单,就在一念之间。或者说即便是这个答案沉与海底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普国伟沉冤已洗,齐氏兄弟几十年经营的基业就在今天毁于一旦了,其实我想提醒你的是,漏网的李三柱、连刃、卒树民很可能根本没有出境

    李威的目标还在这几个人,看来是想把这几个人赶尽杀绝,对这点。简凡倒没有什么意见……接着往下听:

    “我只相信自己,或者再加上你很简单,晋原分局案子一步步浮出水面之后,他们急于把货和钱都转往境外,不过可惜的是,他在公安手里连丢了两次货,我也暗中下手截了他几次货,在这个上面他是血本无归了;历年来积攒下来的钱他们通过王为民转到境外。只不过王为民是个见人骗人、见鬼骗鬼的角色。这个钱,我想恐怕齐家兄弟也拿不回来了。呵呵,,他们连老本都输光了。拿什么出国享受…

    不对,这里有问题,,简凡把音频倒回来,听着这一句,,他们急于把货和钱都转往境外,不过可惜的是,他在公安手里连丢了两次货,我也暗中下手截了他几次货。在这个上面他是血本无归了,”

    “我也暗中下手截了他几次货。在这个上面他是血本无归了,”

    这一句温温而言,恰如一声惊雷。劈得简凡心里一尖,回头就跑回地下室,看着惨白灯下的琳琅满架古董,吓得大嘴合也不拢,心里暗念着:

    只,,丫的,这不会是李威私下截的齐树民一干人的贼赃吧?这要是有案底的东西,我一接收房子等于窝了一堆赃物在家里,这算是向组织交待不清了。齐树民连货带钱输光了正输得眼红,回头万一把这几个悍匪招来,前夹后击,那是把大爷往死里整呀?

    简凡想得颍然而坐,心里越来越觉得挖凉挖凉的,一暴富的喜悦。霎时被这个想法吓得然无存,很像李威的手法,那一件案子看着都和他有关,而细究之后,他都能置事外。这一次也一样,合理合法地给你馈赠一幢房子,连房子带贼赃都窝你手里,让你扔也扔不掉、撇也撇不清,到时候是里外不是人。

    就像算计齐家兄弟一样,先把人引坑里,回头再找人来填土,让你倒霉了都找不着卓主是谁。

    这倒好,现在恐怕律师、公证再加上保安都能证明自己是旧幢的住户,满小区的监控里怕是早留下车和人的影子,万一这里面真有猫腻。那第一个到霉的就是自己。

    弱弱地想了许久,而此时却再也想不出一个可以商量的人来 想了很久,拨了一个电话:

    “杏儿”你能来一下吗?我,我有事,有急事,有很急很急的事”你要不来的话,明天你就见不着我了,在水域金岸别墅区,你来吧,我到小区口上接你”哎呀,你快点来吧,到了再说,我怕说给你。把你吓坏了,快来啊

    一骨碌从地下室起,锁上了暗门,驾着车直出了小区,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下去了,简凡心急如焚地等着杨红杏,不知道为什么,在想能商量点事、求点建议的人的时候。第一个涌上脑海的就是杨红杏,好像自己认识的人里,也只有这么一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