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疑云起重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着洪流溃坝、像暴风骤雨,切来得如此突然,凄厉的毒冲沟笛而过。--凤-舞-文-学-网--91读免费提供让观者侧目、听者恻然,不知道这一次的丧钟,又在为谁而鸣,”

    南宫街上,秦高峰带着一队的警员八人成列,步态铿锵地走过攘攘熙熙的周早市,闹闹哄哄的早市霎时安静下来了,讨价还价变成了窃窃私语,指指点点地看着八名警察前后衔接地进了雾月阁。

    一切来得如些猝不及防,富态的掌柜正拿着一竿野雅长毛做的掸子在轻拂灰尘,看着进门的警察霎时愣了,似乎意识到了末的来临,长长的掸子“吧嗒”掉到了地上,打了个滚,正好滚到秦高峰的脚前。

    上一次是趁着黄昏秘密传讯。结果秘密不成秘密搞得满城风雨,而这一次大张旗鼓,那才真让这个江湖多年的许斌有点怕了。

    俩个新雇的店员傻站着,靠着柜台。紧张而局促地看着掌柜,秦高峰扫视了一眼,轻轻弯下腰捡起了这个掉子,几分轻蔑地说着:“许掌柜。我们现在以大原刑侦支队的名义对你正式刑事拘留,签字吧。”

    随行的警员里亮着拘留证,许诚抖抖索索的接着,这一次办得中规中矩,恐怕是难逃此劫了,抬眼弱弱的看了一眼秦高峰,却不料这个队长如果闲庭信步一般把玩着掸子,两指一捻一使劲,掸子“嗖”地一声飞出了手,正插在一个。半人多高的花瓶中,“当”地一声轻响,许斌随着声音两肩不自然地耸了耸。

    “许斌,别紧张,这次你进去肯定会安安生生住很长时间,而且我保证,没有人敢救你,也没有人敢拿你的事兴风作浪”查封这里。所有的账目带回去,这俩个也带走,”

    秦高峰捻过拘留证,轻轻松松的下着命令,几名警员分赴着一楼、二楼,把大摞大摞的装订销售账目搬了出来。门、窗、严严密密地锁好。经侦队出勤的人干这事行家里手。麻利地干完了,撑开白封条,啪啪几下抹着浆糊,封上了门。

    两条白生生的封条,交叉着打了个大大的“”字,白纸、黑字、鲜红的大印,触目心惊。

    一个掌柜两店员被押着出来。到比现世了一个绝世古玩还让人侧目。南宫一条街上的古摊收了、店铺里的老板伙计,摩肩擦蹬的游客,数百人伫立在街边铺前,指指点点。直目送着押解的警员上车。

    车未动,人声沸。人群里冲出来俩个店员模样的,燃着两挂鞭炮。当着街口,就在警车左近放上了,劈劈叭叭的炮仗和叫好声直压过了警笛的声音。

    “许斌,我得谢谢你啊

    秦高峰看着闹的场面,回头笑着对解押的许斌不不阳地说了句:“最起码,你让我领略了一次被群众尊重的感觉。”

    警车呼啸着出了南宫街。

    齐援民被围在家里,这幢星河湾的高档别墅被装修的古色古香,重案队张志勇带队冲进去的时候,齐老板像往常一样,捧着酒盅般大的茶碗正在品啜佳茗,绕室俱是阵阵茶香。面对虎视眈皖的警察,长叹了一口气,站起来。

    叱咤风云,古玩界的泰斗,不过一步履蹒跚的虐誉老人而已。

    几乎在同一时间,唐授清的住处也被几位警察敲开了门,这个还未来得及梳妆的女人,有点失控地大喊大叫、大吵大闹,只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搏不了任何同了。

    一切都来得猝不及防,对于抓捕这些玩智商、耍心计的人没有什么悬念,只要你证据确凿,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精英人士,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警笛声声,通向安居小区的路上也有着一队警察在疾驰。车里,肖成钢忙活了一夜,一脸疲态,对于他而言,就是抓人而已,只不过此次有点心里拽拽的感觉,三个外勤组的二十几名警察,都听锅哥的指挥。得,听锅哥指挥那就只当是听自己指挥了。

    车进了小区,安居小区的弥幢四楼,简凡没动着,让肖成钢拽了一把,带着一干警员直上楼层,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乒乒乓乓敲门声,擂了许久,对门才伸了个脑袋说了句。没人,好长时间没见着人了。

    确实没人啊!,一位警员心细。看看防盗锁孔的盖子,伸指一抹。薄薄的一层细灰,亮着手指告诉同行了,应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几个人耷拉着脑袋下了楼,肖成钢回手一指

    “:锅哥,不在这儿住,好长时间没人来了。”

    “晒,”会去那儿呢?”

    简凡眼里闪着狐疑,这楼下根本没有看到李威那辆奔驰车,找不到人估计已经在意料之中了。

    “还有”嘶”简凡了吸凉气,想起那幢别墅,想起地下藏着那个古董室,想起那天李威有点义愤填膺地在说着盗墓罪恶,这句话网刚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

    “咋办?”肖成钢上了车,伸脑袋问。

    “晒,时办?凉拌行不,好几个组呢,谁抓不是抓,非咱们弃凑那闹呀?”简凡强词夺理地辨了句。

    或许,这样也好,或许,简凡就是有意地把自己这一组调到了这里。公司和其他两处住处让其他组去,这种况,或许不直接面对更好。对于秦高峰这个安排简凡颇有异议,不过秦高峰却是不容分说,你不想干什么,他还就故意让你干什么?

    干什么呢?”拘捕李威呗。否则不会让简凡这么为难。

    正自拖着时间想等着其他组汇报的时候,步话里传来了呼叫:

    “简组长,你来置业大厦一趟,公司账目查封有问题。”

    “什么问题?”

    “威盛房地产公司已经注销。”

    “什么?注销?什么时候的事?”

    “两周前,现在这里已经不是威盛房地产公司,新负责人指定要见你。”

    “谁呀,这么大谱,查封还分人呀?”

    “叫,叫曾楠,女的。”

    “砸,知道了,等我一会儿。”

    简凡悻悻挂好步话,示意着离开这里,嘴里有点怪怪的味道,暗暗地骂了句:这头老狐狸,从哪儿噢到不对啦?这么快,不该有人反应过

    呀?

    “肖成钢,”简凡一念想到了什么,叱喝地吓了肖成钢一跳,就见得简凡回过头来揪着肖成钢的领子:“我问你,张杰呢?”

    “噫,问我砍属。昨天晚上跟你一起走的,我还没见人呢?”肖成钢讶色回答着,引得开车的队员嘿嘿直笑。

    “今天总动员,他没来?”

    “来了吧,秦队是随意组织人手。经侦队的、重案队、一队的、皿队的都打乱了,谁知道他去那了?”

    “昨天晚上你和他联系了没有?”

    “没有,他就给我打了个电话。早上来着。”

    “几点?”

    “快六点,我也迷糊了”等等,我看看”五点四十五,他问我今天有事没,没事去他家吃去。忙成这样,顾不上宰他小子了。”

    “晒,”妈的。”

    简凡悻悻骂了句,心里隐隐地有点不详的感觉了。像李威这号成了精的人物,怕是噢到一点味道就会能猜到全盘,如果肖成钢不经意说一句,张杰再有意说一句,以李威的水平肯定能猜到有什么事,那就麻烦了……

    “怎么啦锅哥,张杰惹你啦?”肖成钢没明白什么意思,凑上来问着:“就是呀,锅哥,这一晚上不能咱们忙,他倒轻生了吧?你咋没通知张杰?”

    “哎,”简凡头也没回,口气里长嘘短叹着:“叫他干嘛呀?孩子折腾完再被老婆折腾一遍,比咱们这一夜折腾的还要辛苦,要不怎么大清早给你打电话呢?”

    一个绝妙的掩饰,肖成钢和随行的警员们呵呵笑着,丝毫没有感觉到说话人心里的那份无奈。

    街道、楼宇、坐在疾驰着的警车里,眼中的城市照样没有什么变化。周里向来是城市一道闹的风景线,两辆警车载着这一组缓缓地挤过了平西路,拐过去就是一眼开阔。高耸的劝业大厦里,就是此行的

    标。

    李威,简凡的手里摩娑着手机,前一夜来电是差一刻二十三时,那时候是自己从蒋家出来不久,这个消息从申老太嘴里传到儿子耳朵里。应该传到王为民那里了,王为民和肖明宇是上下级关系,没准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牵扯,肖明宇再从自己这里得到了缓兵籍口,到现在为止,看看时间,不过上午八时二十分,一切行动得如此之快,很行的账目冻结肯定已经开始了,这两个主要目标。应该是已经逃无可逃。这些金融大腕,钱就是胆、钱就是翅膀,没有了钱就等于没有了一切,难道?难道真会不顾不一切出逃?

    四队对于洗钱作的细节还在细查之中,这一干传讯回来的老板、经理们个个。精也似鬼,被打了个措不及防,出于自保都承认了一部分,不过除了几个胆子特别小的,不用看也知道这些人肯定还隐瞒了一部分。交待的是吞吞吐吐,不是交待个小事瞒大事,就是交待个时限已经很长的事,企图浑水摸鱼,罚俩钱了事。

    目标不在于此。这些也都是理之中,但恰恰奇怪的好像就在这里,涉嫌洗钱的2乃个亿里,李威不过有七千多万。且都是数年前的账务,以李威的法律常识,这个也不算什么重罪,难道,难道真的因为这点事会弃家而逃?

    理论上讲,以中国这种弹法律界定的话。判处有期徒刑几年至几年,这东西的可就大了,能给你下限也同样能给你上限,上限撑死了也不过五年,说不定还是缓刑,就李威和王为民这么大家,似乎不应该扔了一切死活不顾出逃吧?

    一直觉得不应该逃,可心里亡直萦绕着不详的感觉。

    警车停在大厦前,经侦队抽调的一位迎了上来,解释着:“简组长。这儿有点麻烦,我刚刚查了一下。威盛房地产公司确实已经申请注销”可奇怪的是原班人马都还没动,又在原地成立了一个新公司。这怎么处理?”

    “看看去,”的凡下了车。一群人呼里呼拉进了大厦,保安们看看来了这多警察,拦也不敢拦。赶紧地摁着电梯。上了九层,前台迎宾已经换成了俩个。守卫的警察,直驱而入,几个办公室门前都守着人。生怕跑了人似的,那人迎接着把简凡直请进经理办,简凡进门一看。愣了下……

    一职业装的曾楠,手叉在前。脚搭上办公桌上,几分痞色地盯看来人,一看着简凡进来,剜了一眼,几分仇意地说了句:“就知道是你。”

    说活着脚放下了,正色一坐:“怎么样?威盛房地产公司已经不存在了,各位要是带我走呢,那就麻利点;要是不带我走,那你们请便,不要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意。

    一句说得几位警察面面相觑。对付手脚

    小挣的嫌疑人可以横眉瞪眼,而对付这个似乎和案子丹关,述是个女人,漂亮女人,就有点下不了手了。

    “什么时候威盛就不存在了?我怎么不知道?”简凡奇怪地问了句。

    “你忙得连电话都不接,我没法通知你喽。”曾楠翘着眼角笑笑,几分玩味。

    “不会吧,那天见你的时候,你不还是威盛房地产经理么?”简

    问。

    “我什么时候是威盛的经理了?”曾楠眯着眼,像捉狭。

    “嘿,名片还在我这儿,睁着眼说瞎话是不是?”

    “拿出来,仔细看看。”

    简凡一省得此节,摸着钱夹子。那两张名片一抽一看,一看傻眼了。那天晚上粗粗一略过敢没看清楚。确实还是威盛,只不过全名是“大原市威盛房地产中介公司”差俩字,可就差到姥姥家了,看得简凡呲牙咧嘴,吧唧一巴掌拍到前额上。直骂自己蠢。

    如果早点联系,早来窜窜门。没准早现端倪了。

    “看清楚喽,刚刚注册成立的哦。那天本来找你想庆祝一下,看来你根本没注意,根本对我本人的事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曾楠抿抿嘴说着,怨意颇甚,听得同来的几位警察糊涂了,难不成这俩是冤家聚

    了?

    “甭废话了,李威留下什么了。还有原威盛的账目,都在什么地方?”简凡收起了东西,有点糗色。曾楠一听,拉开办公桌,刷地扔过来一串钥匙,指指靠楼里的方向说着:“楼里最后两间,两柜子账目、凭证,赶紧地搬走啊,我们马上招聘的新员工还没地儿办公呢?这个李威也不知道干什么的,说好了早就来搬嘛,这都多少天了也没见人”哎,他有什么事可别往我上扯啊,我们租房是和大厦物业签了协议,家俱都掏了钱的亦…”

    曾楠着牢,除了简几清楚。这一干警察还真当是巧合了,只不过这个公司名称巧合的过于巧了,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办公桌上就排着企业的经营执照、企业机构代码、经营许可证,办、证期都不用看,网

    的。

    安排着几位同来的队友搬凭证下楼的功夫,简凡趁了个空,支开了人。关上了门,几步集前站到了曾楠面前,瞪了半天才开口问:“曾楠,李威呢?”

    “刚才不跟你说了吗,我都好久没见过原威盛房地产李总了。”曾楠翘着嘴解几分得有

    “别给我拿腔啊,昨天晚上还在吧?还给我打电话了?”简凡瞪着。

    “是吗?那你有串通嫌疑人之嫌了啊,小心我举报你。”曾楠却不理会,指着简凡道。

    “嘶”要赖是不是?我可专治赖人。”简凡也针锋相对了。

    不知不觉中走向俩个对立面了。一个是自鸣得意不理不睬,一个是呲眉瞪眼追问不休。却不料曾楠“扑哧”一笑,椰愉地说着:“今天你才像警察了啊。当面收钱,事后翻脸,呵呵”你别光问我,我问你啊。简凡,李叔对你不错,你有什么需要的话说句话就能达到目的,可你这是为什么?非要把他到绝路上呀?”

    “晒,完了。”简凡听得一闭眼,失望了。

    “什么完了?”曾楠不解。

    “既然你说这话了,李威八成已经跑了。”简凡斜眼忒忒看着曾楠,有点气愤。

    “你,,那我就不知道了。

    我就是觉得你有点过份了,他巴不得扶你起来,而你却一直想置他于死地,不觉得有点忘恩负义了吗?”曾楠有点惊讶,不过马上改

    口。

    “我倒不觉得有什么恩。抓他更不负什么义,警察抓得就是坏蛋,五岁小孩都知道。置他于死地的是他自己。”简凡说着不再赘言了 转便走。

    “嗨,不想知道他去什么地方了吗?”曾楠在背喊着问。

    “呵呵,我估计的也不知道

    声起门闭,人,走了。

    枯坐的曾楠长舒了一口气,还是掩不住心里的惊讶和心跳加,惊讶的原因是存简凡上,因为她确实不知道,仓皇出走的李叔到底去了哪里

    ,”

    简凡回来的时候才知道梁局和伍支队长都来过了,四队的外围停了足有四十多辆各队来的警车,看来是兹事体大,又一次惊动省厅了,省厅经侦处也派驻了四名专案人员。监督案子的进程。这个仓促起势的案子,渐渐地拔乱反正,进入正式流程了。只不过有点可惜的是,已经确认王为民今并不在大原,而是在北京;另一重要涉案人李威也不知道下落,这无疑给案子的往前推进带来了一定难度。

    不过现在可不怕没事干,传讯回来的人渐渐增加,到了中午,各警种协作的办案才告理清的头绪,一部分涉嫌较轻的嫌疑人暂时转移到了市经侦支队,由支队监管。上午被拘传的又占据了这里位置。一个大院忙忙碌碌,进进出出好不闹。四队有史以来从没有这么闹过。

    这个闹的时候,简凡这号外勤就闲下来了,快到中午四队安排着拉来了一工具车盒饭,一部分分给值勤的民警,一部分招待还被滞留着的嫌疑人,简凡领了份盒饭和肖成钢、郭元、王明几个就坐在院子里台阶上吃着,边吃边瞅着张杰,一上午。居然没有看到这货色,现在这个,人倒是简凡心里的一大块心病。

    茫吃着开着玩笑的当会,二楼有人脆生生地叫简几、简心… 一抬头是秦淑云,一队几个哥们开着简凡的玩笑,一应声呢,秦淑云仿佛还给大家增添笑料一般,柔柔地喊着:“快上来呀?我有事和你说

    “快上呀简凡”。

    “你不会是上过了吧?”

    郭元、王明、肖成钢逗着,简凡有点面红耳赤,不理会这几个货,小跑着上了二楼,一进办公室,秦淑云桌子土扔了一堆单据和资料,旁边放着半份盒饭正吃着,一堆资料说着:“你看”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又搞错了?”

    “啊?”简凡吓得直耷拉嘴唇,紧张地说:“哟哟哟,,姑,你别吓唬,这么大案子错了,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不是,我是说钱,你看这几个账户的余额,,咱们网冻结的。再看雾月古玩的账户。”秦淑云解释着。简凡一看,两眼圆睁,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大串零带着逗号分位,吸了口凉气,吧唧了半天嘴,仿佛是个馋涎滴,弱弱自言自语:“噫,俄滴神呀?这能买多少别墅、开多少规车、泡多少美女呐,,五点二亿?啊”我要有这么多钱,幸福死,了”哎,不对呀,需月古玩的账户还忒穷了点吧?前段时间查还有三千多万,现在剩一千多万了啊。”

    “嗨,你别神经啊,跟你说正事呢?”秦淑云推了一把,把看着数字做白梦的推醒喽,说着自己的怀疑:“这有点不正常啊?理论上作为洗钱的中转账户,应该空的。因为钱最终都要回到目标账户里,如果是雾月古玩洗钱的话,那么最后的资金应该掌握在他的手里,你看”颠倒过来了,反而中转的账户成大户了。而且这个数额也不对。这么多钱那来的?”

    “是啊,哪来的?”简几一下子迷糊了。

    “很可能不是古玩交易的钱。现在交待的四十四宗虚假交易已经能查实三十一宗,可都集中在零年至零年,最迟的都是两年前九月,也就是说,近两年来,这种虚假交易洗钱的活动已经大大减少了”这一点可以从这些嫌疑人交待中体现出来。可要是这样的话,就更不对了。账户应该是空的呀?现在不但有这么余额。而且我现这几个账户活动非常频繁,每月的进出量都非常大,抢银行也不能这么有钱呀?”秦淑云解释着,也自己也解释迷糊了。

    “赶紧汇报呀,告诉支队长,算了,告诉你们省厅的处长吧,支队长跟我差不多,钱盲,这东西他不懂”。

    “现在谁顾得上,嫌疑人已经拘传了四十多个人,审都审不过来呢?那几个大头还没开审呢,支队长现存忙着和梁局准备应付市委、市政府的调查呢,顾不上考虑这事。

    “那你问我,我那知道?”哟,我好像知道了点。”简凡说着。眼睛一愣,想到了李威,想到了这个不知下落的李威。小心翼翼地说:“不会还有其他隐悄吧?。

    “那还用说,肯定有,它不是现在余额这么多,而是经常有这么多。进出量还非常大。”秦淑云解释着,生怕简凡不相信自己,翻着提取到的记录。

    “弄这个我就是外行了,你说怎么办?。简凡问。

    “我提个建议啊,你看,雾月古玩的开户行在南宫西街建行分理处;五个涉案账户里,有两个也在这里;而且其余三个呢,都接受过从这个分理处跨行支付的金额。理论上讲,这么大进出额应该引起银行的重视,可事实上呢。不但洗钱没有引起重视,而且鑫隆控制的账户存在这么多年,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秦淑云怪怪问,看着简凡。

    “你是说,银行有问题?。简凡咧着下嘴唇,奇也怪哉。

    “银行的问题大了,他们比那个公司问题都大,只不过小问题都内部消化了而已。坐视这几个账户进进出出,一次两次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行,可这么长时候,是不是

    “你是说,他们串通?”简凡吓了一跳。

    秦淑云有点狐疑,不过暗暗点点头。撅着小嘴说着:“查银行可难了啊,批批申请就得一两周,别说一两周,有一天时间他们就把漏洞补上了。这个案子已经露出头了,要是半途而废,那可就可惜了,这个分理处肯定有什么问题瞒着,要不”。

    “把人抓回来问问,就那个什么邵建平?第一次见你就色迷迷的那家伙?”简凡笑着问。

    “那样最好不过了。”秦淑云一听正中下怀,笑着补充了句:

    “不过要是抓错了,那可就再坏不过了。”

    “你敢不敢?。简凡问。

    “你敢不敢?”秦淑云反问。

    “我怕井么?”

    “那我更不怕什么了?人是你们抓的。”

    “走,一个窟窿俩窟窿都是捅,反正已经捅对了一个

    简凡一扔资料,一把拉着秦淑云就走,俩人下了楼,就见得简凡一脸正色喊着:“肖成钢、郭元、王明”走,支队长命令,还有一个重要嫌疑人需要拘传”

    此时此景,到没有怀疑简凡又在假传着命令,何况一上午简凡出勤就是领队,几个人哎了声,快步跟着简凡和秦淑云直上了警车,又一次呼啸着驰回了市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