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章 你骗我亦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二六的清晨向来是周里最惬意的时间小区内外看州绊偎时那样忙忙碌碌的上班族。--凤-舞-文-学-网--位于滨河北路的一幢小区外,趁着城管不查的这段光景,早市能一直摆到占午十点左右,一半左右是早点摊、菜摊,来来往往的大部分都是小区里的居民,偶而间还能看到披着大睡衣的爷们捂着嘴打着哈欠下楼买早点回家。

    墙根处、人群后,蹲着一个贼眼溜溜的家伙,两眼警惧地看着过往车辆,像随时准备出手的老贼。如果再细细一看的话,不是别人,而是张杰,看那缩脖子竖领的样子,估计盯了有一会了。

    在蹲坑守人,好像不是。

    目标”出现了,一辆银灰色的宝莱。一核对车号,张杰赶紧地拔着电话,手机一通,眼盯着那辆车轻轻地说了句:“来了”车号晋火火勉,已经到了小区门口”进去了,七点钟方向,银灰色宝莱…

    车,一眨眼便进了小区,消失了踪影,,

    是嫌疑人?难道是重案队要盯的嫌疑人?

    好像不是也不是。宝莱车里响着轻柔的音乐,细细一听,是钢琴丰子理李德的名申“四叫凹哄 。 和过,驾车的男子跟着音乐的旋律轻轻地哼着,没准也正在想那位”现在这个时候没准正穿着睡衣,慵懒地站在镜前梳妆打扮,用不了多久,这位新妆佳人就会坐到旁的副驾上,或者轻声喃语、或者笑谈风月,那怎是一个爽字得了。

    对,照片”车窗前挂着的平安符的一面,就是凶曰的照片。一张穿着警服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恬静的脸颊含着一丝微笑,双眸中的两点像黑珍珠一般地闪亮,任谁一看都会下一个美女的定义。车主人笑吟吟地看着照片,似乎在憧憬着俩人正式约会后的绮色景色,虽然这个女人对自己从来不假辞色,可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苦苦地追了一年,终于还是能约到她了。

    追得越艰难,越觉得她珍贵,男人就是如此。

    对了,照片上的人如此地熟悉,可不是杨红杏是谁?

    秦淑云没撒谎,看来今天吴镝是约了杨红杏,这个消息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泄露出来了。

    车轻快地驶进了一幢单元楼前,那是心上人住着的地方,刚刚要停的功夫,单元楼里莽撞地出来的一个人影,惊得吴镝赶紧踩刹车,车“嘎”声一刹,就见得那人坚着手指一指霎时要破口大骂一般。

    吴镝一惊,网要下车解释一句,不料一下子愣了,对方也是同一个,时间,愣了!

    是简凡,穿了个薄薄的线衣,精神甭好,像小区里来回跑的半大小子一般,冒冒失失。吴镝还没醒得过来是怎么回事,对方却是大喜过望的样子:“耶”吴科长,真巧啊”家门口都能遇见您,吃早饭了么?一块吃去”,今儿打扮的可真帅气哦,”

    殷勤之至、喜气洋洋的简凡客气得迎上来,吴镝此时才怔得笑了笑。指指单元楼:“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里是市总工会的家属区,有一半是官场中人,另一半不是官场中人,也多数是官家的亲戚,在什么地方碰到简凡都可以理解,就是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我住这儿呀?”就在三楼,刃 ”简凡也指着单元楼,大惊小怪地说着。

    “三,”三”,三零一?”吴的心里一跳,奇怪地说:“这是市总工会的家属楼呀?丑 是?”

    是我女朋友家这句差点就透出来了,不过同样的话却先从简凡嘴里透出来呛住吴镝了:“我和女朋友住这儿,我就偶尔来住住”我们在平安小区买了一房不过,还没办证啊。”

    简凡不以为然地说着,一句戳到了吴镝的心里,惊讶之余几分不信,脸上微微变色地问着:“你,,你女朋友是?”

    “呵呵”您肯定认识”简凡捉狭地一笑,顺手摸着手机,上面已经是调好的图片库,得。一翻一晃:“认识吧?”作时认识的,谈了一年多了,就咱们市督察处的“名字保密噢,接到喜贴时候你就知道了,”

    吴镝的眼睛瞪得比车大灯还耍圆几分,简凡的手机上是几副清晰的图片,可不是杨红杏是谁,或托腮思、或半躺支肘、或两眼含的闺蜜照,可比自己那警装照片有看头多了,一看就知道是私密照片,不知道是怎么会在这个人手里,不过既然在这个人手里,那俩人的关系…删

    吴镝像凭空被雷击了一般,不敢往下想,怔在当地动也不动,简凡几句的调侃根本没在耳朵里过,直到简凡把手机一收起来才省过神来,这货色像是根本不知悄一般还笑着和自己道别。

    简短的一个巧遇,很随便地就结束了,看着简凡一摇三晃地走了。

    这话、这走势、这表,吴镝甚至隐隐地能推测几个小时前生过什么,没准自己要接的人,刚刚从眼前这个人的枕畔起来,隐隐想到了自己眼中那个冰清玉洁、高高在上的圣女般的女人,没准就和这个人一直偷偷摸摸早成了同居男女,怪不得一年多都没给过自己好脸色。

    越想越气、气得有点怒火中烧、气得有点脸形扭曲,气得马上拨电话,不过人走了背字喝凉水塞牙,打电话都不通,几次拨不在服务区,“嘭”地一家伙,吴镝恼羞成怒,拳面直击到车前盖上重重的响了一声,跟着嘭声一拍车门,车一倒呜声冒着白烟,电闪流星地出了小区眨眼不见影了。

    得,气跑了……

    车后、楼拐角,看着车影,简凡出来了,脸上几分得意地坏笑着,悠闲悠哉地迈着出了小区,就刚才那得,把吴镝气得估计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等反应过来再生一肚子闷气,估计俩人拜拜啦,像这号彬彬有礼的学冉哥,什么高帽都抢着戴,简凡倒不相信他有戴绿帽的勇气。

    直接点

    出了小区,张眼四处望望,张杰鬼鬼祟祟的小跑上来了,轻声问了句:“成了?”

    “成了,没看见呀?气跑了,嘿嘿哈哈”衣服、衣服”冻死我了,钻楼道里窝了半个小时”简凡诧笑着,伸着手,张杰一扯把外衣脱了下来,里面才是自己的衣服,为了装得像点,就穿着薄线衣等在楼底冻了半个小时才等到吴镝。

    换上了衣服,俩人赶紧地撤离了现场,边跑这张杰边追着问:“喂喂,简凡,你咋插了一腿的,人家信呀?。

    “嘿嘿,我说真话不一定有人相信,可要编瞎话,都没人怀疑,哈哈”简凡得意地说着,这么一说,连张杰也觉得颇有几分道理,平时就分不清简凡嘴里出来的真假话,要是生打生,那骗谁也是百分百管用,一听这话,到不怀疑了,只是心里略有不安:“你这干得有点缺德了吧?人家好歹还是个科长呢,把人家对象撬了,要知道了饶不了你,别说我跟你一起啊,省得牵连上我。”

    “晒,你忍心看着一朵鲜花插牛粪上呀?你看吴镝长逑得个什么样,看着我就反胃。”简凡找了个堂皇的理由。

    “少来了啊”我看你是想摘了花自己插呢。”张杰嗤着鼻子说着。

    “你不认识杨红杏,那女的太正派了,人又厉害,我到想插,就怕插了拨不下来甩不掉。”简凡不以为然地说了句心里话。

    一说到男女问题,俩人自是你一句、我一句聊得来劲,早把吴镝扔到爪哇岛去也,还嫌聊得不舒服,当街找了块向阳的地方,坐商店前台阶上继续聊着,边聊边看着时间等人

    要等的人是肖成钢,还在数公里之外,,

    “肖成钢,你什么神经,你到底有没有事?大早上把我叫出来,就陪你溜弯呀?你是不是觉得公家车开着不掏油钱呐?”

    车厢里,杨红杏甩着长长马尾巴省眼在教刮着,一惯的居高临下口气。周六大早上被肖成钢说有急事叫了出来,一路磨叽着就开着车转悠了,一会说是简凡有事,一会口气又变了,又说自己有事,不太善于诌瞎话的肖成钢冷不丁领了这么个任务,说谎实在编不太圆。

    “哎呀,这锅哥也不知道跑那去了”

    肖成钢抬眼看着前方的厨具厂,驾车从城北到城西,这时间耗得差不多了,刚刚进了趟四队没人,又把杨红杏喊着往回拉,看看气得拧鼻子瞪眼的班长,肖成钢又是陪着笑脸:“哎,班长,真的,不骗你,锅哥真说找你有事来着”,我找你也有点小事?”

    “有事你说事,怎么这么扭捏,我能吃了你呀?”杨红杏埋怨着,看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手里握着手机好像一直在等电话,偏偏这电话也有问题了,给简凡拔了几次号码都打不出去,催促着肖成钢道:“得得,把我送回去,我上午还有事呢

    “哦,行,咱马上回,”

    “那你有什么事?”

    “我,我,我想借钱?这算个事么?”

    “借钱?借多少?”

    “凑钱买房,借我二十万怎么样班长?”

    “啊?我没抢银行,你倒敢狮子大开口,你让我上那给你搞那么多钱去?”咦?对了,你这吞吞吐吐不是简凡有事了吧?简凡要借钱?。

    “哎呀,不是”算了,不借了,把你送回去得了,女人就疑神疑鬼。”

    “太多了,我拿不出来,我给你凑五万吧,什么时候要来找我。

    “砸,,这个,这个再说吧,”

    俩人打着说不清的嘴官司,一路返回了小区,杨红杏倒还真以为肖成钢要借钱,下车的时候还安慰了句,要是真需要,提前告诉她给准备。谁知道肖成钢却是心不在焉,早把路上说的这茬忘了,扔下杨红杏,慌里慌张地驾车赶紧地撤。

    出了小区。到了滨河路上,张杰和简凡俩人早等得久了,窜上了车,三个人做贼般地窜得没影了。

    “成钢,她没怀疑吧?”上了车简凡紧张地问,今天插得这一扛子真是有点煞费苦心了,先把杨红杏调走,再在杨红杏家门口演戏。把这俩哥们都用上了。一问肖成钢乐了,伸手拔了点烟器上接着的一条电源线,笑着道:“嘿嘿,技侦上这帮家伙的东西真不错,有这继电干扰器,班长一直打不出电话去,我说她手机坏了,她都相信了。哈哈

    三个人幸灾乐祸地笑着,这损人不利己的事事后想想,倒也蛮可笑的,原本俩人不太同意,不过对那个两次插进重案队案子里的吴镝都没啥好感,简凡再一形容吴镝被气得直砸车前的样子,三个人更是幸灾乐祸了一番。笑着肖成钢着感慨说上简凡了:“哎锅哥,我觉得咱班长人不错呀,我编了瞎话借钱她都相信,还说给我五万,可比你强多了啊,我借五百你都不好好给,”

    “那能比么?人家局长千金,你锅哥是大师傅的娃,而且就你的信誉,杨红杏是不了解,了解的话五毛都不借你,切”是不是张杰?”

    “没错”这小子上半月花完工资,下半月就开始到处蹭吃蹭喝,哎肖成钢,快月底了,你是不是又没饭钱了?”

    “呵呵,和锅哥在一块,我从来不考虑饭钱的事。”

    三个人嘿嘿哈哈乱扯一通,拐上了南宫街,简凡伸手制止了胡扯正色说道:“别乱了别乱了,去了雾月阁看我眼色行事啊,那个许斌可不是个什么好鸟,眼贼得很,别让他看出什么问题来,这儿晃上一枪,下面咱们再干实际的”

    肖成钢和张杰,喏喏应着,这才到了正题上。免费提供

    三个人,简凡居中,一左一右高矮俩将,三个人挤着人挨人的早市,到了雾月阁的门口,一看到来人,店堂里那个支应省;品笑着拱手客客与与地就集来了。直把;个人往楼卜请许掌柜的脸上一如既往地谦恭微笑,微微福的材,保养得体,穿着一褚色唐装袍子,和一屋子古董倒是相得益彰。这些天这个警察隔三差五来扰,问东问西,扯长说短,已经习惯了。

    却不料今不似往那么客气了,简凡正色讯问着:“许掌柜,咱开门见山,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昨天我说要的那几样东西,你提供出来了么?口出文物走私案涉案人齐建国认识你,虽然现在我们还没有证据表明你参与文物走私案,可事实就是事实,我们一定会查实的。”

    言辞铿锵,不假辞色,这是警察惯用措辞的口吻,许斌应对得是立马就来:“给您”你要的这几样,我都有记忆,画下来了”不过画得不是那么准确了,经我们雾月阁出手的货有几千件了,除非特殊点的好物件有印像,一般小件咱还真记不得,不过简警官有眼光的嘛,挑得都是当年的好东西

    许斌嘴利利索索,说话一点都不打结。这嘴上功夫怕是和简凡一样,店里常年早练就出来了,说活着把一摞明八行纸递给了简凡,带着恭维口气解释道:“质地、形状、重量,大致的样子么,差不多就这个样”简警官,我敢拍着脯打包票,这些个都是民间收上来的东西,和文物盗墓扯不上关系,这些年看我们雾月阁挣钱眼红的主太多了,您可一定要明查呀,我们可不能应这恶名”你放心,要是涉及文物走私什么地,您立马把我拉出来一枪子蹦了得了,”

    言辞恳协,极力的表白着,恨不得捧出一颗红心、两副肝胆的神。南宫街上清一色古董玩家,说是古董玩家,可主要玩还在嘴皮子上,这话说得,想挑刺你都挑不出来,想火你都没地儿去。

    “好,那就这样,咱们回见,不过许掌柜,我要查出文物走私来。咱可没客气话再说了啊。”

    简凡说着,把一摞纸收拾起来。

    许掌柜谦恭地低着头眯眼笑着,嘴里应着,那是那是”眼眯着看着小警察们郑重其事地把古董图样收了起来,心里却是暗笑着,别说画出来的古董,就是真的也能造出假来,拿着这东西查,根本就是一群古董盲。几步笑着恭送出了门,朝着仁人的背影“呸”声狠狠吐了一口,暗暗地骂了句,查吧,查出来才见鬼呢?

    出雾月阁的仁人一路相随着,张杰把许诚提供的东西拿到手里看看,肖成钢也凑上来看,画得是碗碗碟碟罐罐,偶而有钟、壶、像之类的东西,总有十几张的样子,俩人看看图样,再互相看看,基本一个得:看不懂。唯一能对上号的是接下来要查的那一家联华配货公司,票上标注的是哥釉象耳瓶,图样的画得是个细颈长瓶子,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着就值两百多万。

    “简凡,这行不行呀?这可一伙人精啊,你揪不着人家的小辫,就别想问句真话。”张杰狐疑着把纸递给了简凡。肖成钢反正不认识,不以为然地说着:“他拿不出东西来,那就是有问题呗。拿出东西来。咱们鉴定一下,说得咱们还没法治他了。”

    “嘿嘿”成钢,你猪脑袋啊。”张杰笑话上了:“人家要说已经出手了,卖到外地怎么办?卖到国外了怎么办?你怎么查?”,还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我说我送人了,那人不走出国了,就是死了 再不搬迁不知道下落了。你咋办?”

    “耶,”这,这人不能都像你这么无赖吧?”肖成钢被噎了句。

    “完全有可能,这一条街上都是人精。许斌做了二十几年古董生意,人精里的鬼精,我列出来的单子,没准他都已经挨个通知统一口径了”呵呵,真假古董咱分不出来,真假话咱还是分得出来的”走,一会见我眼色行事啊,别乱说话,咱们这样、这样

    三个人上了车,先自咬着耳朵说了几句,才掉转车头,直向胜利桥的方向驶去”,

    很顺利,这个联华配货公司是负责给市内各市配送小商品的单位,几个穿着标着“联华”字样的工作服的小厢货车,公司的地址比较偏僻,不过进了胡同场地不

    一问就问着了老板炮强,这个名字一提起来仁人就笑,再一见人,笑意更甚了,在简凡看来,这家伙简直就是综合了费胖子和黄天野的长相优点,简而言之形容就是:嘴尖颧高、宽背猪腰、秃顶没毛,这长相,严重地符合经济展给人体成长带来的副作用。三个人循问着进了老板办公室的时候,这家伙正吸溜着嘴唇,和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呵呵笑着,八成是利用工作时间调。

    三个人一表明来意,还是应着文物走私涉嫌的帽子,只不过看得这位鲍老板一点也不惊讶,让着座,叫着那女人给三警察摆了罐饮料,这架势看得张杰霎时心里有点打鼓,不用说,肯定已经提前打招呼了,见了重案队的都这么镇定,不是根本没事,就是已经想好应付的说辞了。

    果不其然,一说到五年前从雾月阁购进价值二百一十三万的一尊象耳瓶,鲍强想了半天一拍脑门子,不在意地承认着有这事,再一说东西一问出处说了说准备鉴定,炮强一副苦相交待了俩字:

    “丢了。”

    “丢了?”

    肖成钢蹙着眉,到没看鲍强。看了看张杰,想来想去,到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比想像更直接的推谭法子,看来居然还真有比张杰无赖的人。

    张杰脸一沉说着:“炮老板,这可是一尊涉及文物走私的案子,您一句丢了就打我们呀?”好,就算你丢了,报案了没有?立案的派出所刑警队是那个。?这个唬弄不过去的,我们是要一查到底的。”

    威言利辞,向来是震慑宵小的第一利器出,那个胖瘦极不合比例的炮老板苦脸张,嘴赞胃川话古马就来:哎哟,我说这位警官,咱大原这治安条件啥样您几位不比我们清楚?就我这配货小仓库被偷了三回,报案管什么丹?报了两回案人家照样偷,第三回后我没报,嘿哟,倒没人偷了”现在咱这生意有啥纠纷,公司有啥事,都自己解决。谁敢劳动警察大驾呀?我不是没报案,报不报都一样,何必呢?”

    “你别找理由啊”肖成钢瞪着诈唬着:“我就不相信,二百万的东西丢了你不报案?这可是涉及文物走私的大案,查实了你吃不兜着走。非法买卖文物,这是重罪,你知道不?”

    “知道知道”炮强点头如啄米,不软不硬,软中兼硬,笑了笑一副自得的样子:“各个,不就个百十来万的小物件么?呵,”咱不敢多说,前几年还算个。钱,现在这年景,也就几个月光景就回来了,我已经说明了,这年头活人没敢指望谁,被偷了、被抢了、被人坑了,咱自认倒霉,谁让咱不小心呢?”您真要查,没问题,零年,我家西巷那块拆迁,东西拆得乱七八糟,就那时候丢了,真的,”要说走私什么什么文物,您要有证据抓我,我没话说,总不能偷东西有罪,丢东西也有罪吧?”

    唾沫星子溅了半天,这个软中兼硬的蔫巴货到把肖成钢和张杰搞得无话可说了,这嘴官司要纠缠下去可就没完没了了,没准这一串通,你就把人带回去讯问也是一般般的口吻,何况现在根本没有理由传讯。俩人干张嘴无话可说的时候,都盯上简凡了。

    简凡此时才欠欠子,大饱眼福地看了一番口水战,倒没料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嘴上功夫如此了得,三人一停,简凡插上来了,笑着道:“我说什么来着,咱们这趟白跑,炮老板这生意做这么大,一年怎么着也有几百万进项吧?就走私尖物都挣不了这么多”是不是,鲍老板?”

    “那是,,这西城、北城晒多家批部和市都是咱的客户,咱至于去鼓捣那些坛坛罐罐么?也就是附风附雅买个装装问面,谁知道还被偷了”这个警察同志,您倒说说,咱们何苦呢?”炮强一听警察的话软了,也跟着软磨上了。

    “没事,我们不会为难您的,再说了。现在法制社会,没证没据,谁怎么不着您,,炮老板,这样吧,您五年购进的瓶子,二百多万,应该记得它的长相”,你瞧瞧,是不是这一张,”简凡说着,从手里抽了一张纸递到了鲍强的办公桌前,这个炮老板倾着子,仔细地看了看图样,半晌抬眼看看简凡说了句:“对,就是这个,哥釉象耳瓶,就没丢也不绝对不是文物。”

    “噢,,这样啊,您看看,是这个人买给您的么?他叫许斌,是雾月古玩公司的经理,也就是雾月阁的掌柜,现在四十多岁年纪,材胖胖的,中等个儿。”简凡说得客气之至,肖成钢和张杰不知道简凡要干什么,都凑上来,简凡狠狠地剜了这俩一货,示意着别说话。

    又是仔仔细细辨认了一番,鲍强老板有拿捏不定主意了,手指不由地伸到了嘴边咬咬,看着仁警察的眼光,想了想:“对”就是他。”

    扑哧扑哧两声,肖成钢和张杰笑了,简凡眉间也含着笑意,鲍强拿着照片张口结舌不知道怎么回事。简凡顺手把照片抽回来笑着解释道:“噢,我糊涂了,怎么把我们重案队队长的照片给你辨认了,,哎炮老板,您也不能把我们陆队长认成卖古董的吧?”

    肖成钢和张杰扶着桌子直笑,照片是陆坚定的照片,不用说这家伙在撒谎。

    那鲍强脸上红一阵黑一阵,嘴唇抿抿,讪讪笑笑辞着:“哟哟哟”对不起,您看我这记,实在不怎么好,认错人了

    “那这古董没认错吧。”简凡捻着图样,甩得哗哗直响。

    “这个炮强眼色之动,确认着:“没有,,这个绝对没有,就是一个瓶子。”

    “是吗?这就不对了噢,这个”你问问他们俩,是我刚刚来的时候画的,难不成我画了个瓶子,就正好是什么哥柚象耳瓶,值二百万,”简凡怪怪的说着,把纸晃在炮强眼前。

    肖成钢和张杰压抑着笑,这张图样却是真的,看看简凡又是真真假假在诈人了。

    “这个,,这个,,这个

    被捉弄了一回,鲍强不敢妄下断言了,吧唧了半天嘴,不确定地说上了:“这个,,反正就是个瓶。有点像,我,,我也说不清楚这个”差不多就这个样,不对不对,好像”

    “形状您总能记得清吧?瓶有六棱形的、长颈的、大肚子的、还有带耳的、花纹也不一样”这样吧,我给你摆几个图样,您总记得大致形状吧?”简凡说着,变戏法似地把随的手包里排出几张照片来,方棱的、长颈的、带花纹的、带侍女像的,大大的照片排着。足足五六个花样。排好了再看鲍强,那脸憋得通红紫,一时心下无着了,指指这个。、看看那个”又看看仁警察。拒绝又不敢拒绝,指认又怕搞错了,好不难受。

    “哥柚象耳瓶据说形式象耳而得名,传说是明代西域工匠和大原官办瓦窑瓷溶合而成的,兼有中原特色和西域风,您就听名我觉得也能分辨得出来呀?”简凡提示着,不过话却是在把人往沟里引。果不其然,炮强咬咬牙指着其中一张:“就是这个吧?”

    “就是这个吧?”,这疑问的口气哦?确认?”简凡拿着那张,鼓肚凸,到像个象耳朵。

    “嗯,嗯,确认炮强点着头。心里暗骂着,妈的,咬死,喽、咬死喽说,反正没人见过什么象耳瓶。

    网一定心神,那个问话的警察笑了,笑着收到照片来,示意着鲍强指认的那张解释着:“噢,炮老板,您刚才指认的这一张,现存于北京博物馆,名为侍女抱月捕众可真是级女物国宝世只有例,我泣可足四工;载的图片呀?”

    “啊?这,”鲍强张口结舌,又被噎住了。肖成钢和张杰哈哈一乐,这炮强脸上一红一黑,恼羞成怒了:“这,,这也太过份了吧?你们”你们这是诈我呀?我告你们去”我记住你的警号了啊,你们穿官衣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哟”你还来劲了?”肖成钢瞪着眼要上来,简凡一把制止了。依然是不动声色地把原先许斌提供的纸图样拍到了桌上,盯着恼羞的鲍强椰愉地说着:“炮老板,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其实第一张就是雾月阁掌柜许斌提供的图样,是您自己否认了;然后又认错了;然后又否认了认错的”您这转了好几个弯,一句真话都没有,居然还说我们诈你?第一张就是真的,你都认不出来,谁诈你了?咱们别装了 我们也是古董盲,你比我们强不到那。”

    本来有几分火气的肖成钢一听,和张杰俩人又是嘿嘿哈哈笑上了,看着憋成一副猪肝脸的炮老板,俩人笑得更欢了。

    简凡一手拽一个,示意着俩人坐到沙,待回头看颓然傻站着的炮强,语气倒不那咄咄人了,缓缓地说着:“炮老板,我敢打包票,您不认识什么许斌,也不认识什么哥釉象耳瓶,所以呢,什么文物走私不走私,八成和您没什么关系

    “对对对对”没有,真没什么关系,咱个睁眼瞎,大字也认不了几个,那认识什么古董呀”就认识钱。”鲍强生怕和文物走私扯一块,紧张地说着,看今天这样,几个煞星怕是不好打了,这竿一出来,还不得赶紧地顺着爬?

    “许斌一定不认识喽?”

    “不认识,不认识,我就认识些商贩。”

    “那就不对了?你账上转出的二百一十三万,白给人家了?不认识就给钱?”

    “这,”

    一绕两绕,又绕到了正题上,鲍强一愣神这才省得,网出了那个真假瓶的,又钻进了话里,这话还是自己说出来的。

    张口结舌的样子,露着两个大板牙,歪的,这形象定格着,眼珠却在转悠着,刚要启话简凡喊了一声:“炮强!”

    一声放大了声音,霎时把鲍强说得心下一凛,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说话的艺术有时候像打架,话插到别人将出来出时候,多有震慑效果,能吓得人打个激灵,炮强眼神随着话音一动,这个小警几分成竹在地说着:“这次开口你一定想好啊,你要真想和文物走私案子扯上关系,我不拦你,这个许斌可是个文物走私嫌疑人,你要真说不清这里面的事,那我只能申请刑事传唤先把你带走了,别担心,只拘押你四十八个小时”要是解决不了问题,那简单,放了你,再拘押四十八小时,一个月拘押你十五回我们还不违法,你信不?就看你是不是经得起折腾?”

    警察进门,如见瘟神,炮强先前有点得意的神再不敢显露出来了,一副见了瘟神的样子,嘴唇翕动了半天,我我我,就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把那二百一十三万说清楚,和他们撇清关系不就得了?谁还能真怎么着你呀?”张杰劝上了。当了一回好人,不过没什么好话,就听他瞪了眼补充着:“别拽着自己是个千万富翁什么的啊,别说我们重案队来了,就派出所来帮协警都能治了你,”说呗。”

    “这,这,哎呀,也不是个大事嘛,我其实就借了朋友点钱,回头他说他欠雾月阁卖古董的货款,让我从账上直接给雾月古玩付了款…

    “你借了你朋友多少钱?”

    “二百二十万?”

    “还了多少钱?”

    “二百一十三万。

    “没还完?还扣了保管费了?”

    “不不,,我随后给他现钱了。”

    “你朋友叫什么?男的?女的?干什么的?说清楚,这件事会核实的,千万别撒谎,这也是唯一能证明你没有参与文物走私的证据。”

    “王为民。”

    几句话真真假假,不过这个名字肯定错不了,简凡听着却不表言辞了,挥着手示意着张杰完成笔录,有这些就够了。做完了笔录,签了名摁了手印,这炮强有点担心弱弱地问:“警察同志,这”这没我的事吧?”

    “没了。”张杰收着笔录,几个准备走,随意说着:“只要笔录所有的话属实,就没你的事了,这可签字摁手印了,你得对你说的话负法律责任啊。”

    “这,等等,”鲍强又把要走的仁警察拦着,紧张地说着:“那个”那个”我还有七万没还他。各位,真没我什么事,王老板仗义的,他说那七万不用还了”,几位,这个,这个,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呵呵”我都懒得问你,是不是那二百二十万都是现金?”简凡头也不回地说了句。

    “对,哟?你怎么知道?”炮强吓了一跳。

    “再做一份笔录,鲍老板,我可给你说清楚,你分分秒秒都是钱,我分分秒秒都有事啊,你要再耽误我的事,我肯定耽误你挣钱,你信不?能保证这次一定属实吗?那七万不是没还,是报酬吧?”简凡回过头来,语中含威,说得那强鲍同志直点头称是,气势一点也没了。

    歪歪扭扭的笔记,红红的手印摁着,一脸谄媚的炮老板直把仁小警送出门口,三个。上车的小警好容易忍到了车驶离这里才哈哈地笑得合不拢嘴了,直说这连哄带诈好不过瘾,简凡却是食指一弹笔录,这一次却是更确定当初的设想了,意气风地说了句:

    “走,趁打铁,趁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咱们能捋他几家捋几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