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 等闲识峥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一几的思维和表都是跳跃式的。--凤-舞-文-学-网--从苦思冥想下子种”;甘若狂,从账目排查又跳到了前案,不但肖成钢和张杰听不懂了,没有跟过前几个案子的秦淑云就更听不懂了,对于账目已经看了这么多遍,要说简凡吊儿郎当地不过走马观花地看了看就现了问题,秦淑云还真不太相信。

    于是,三双置疑地目光直看着简凡神经,肖成钢挖着鼻孔;张杰挠着后脑勺,秦淑云也顾不上喝斥肖成钢这实在不雅的动作了,撅着嘴角、蹙着眉,标准的怀疑的不解表看着简凡。

    “晒”你看你们什么眼神,这是一个常识问题,这么说吧,肖成钢,乌龙产的核桃、大枣,在当地卖值钱还是在大原卖值钱?”简凡故伎重演了,拿肖成钢说事。

    “大原呗,那还用说。”肖成钢想当然地回答道。

    “那在大原卖值钱,还是运到非核桃产地南方值钱,比如广州、上海、深切、香港,”简凡再问。

    “那还用说,咱们那儿收几块钱,到了南方一斤好几十。”肖成钢愣模着眼。

    “哦”你是说?”秦淑云的眼睛也亮了亮,像抓到了什么。

    “明白了吧,这古董都在大原卖了就是最大的问题,放着这么好的货源,只要一运南边,价格能打几个滚。再说了,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古董销售市场就集中在南方经济达的城市,南方人聚集在大原收古董的人海了去了,雾月古玩公司的存货就都是卖给当地企业商户了?你们说他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十年间居然没有一件值钱的货买给外头人,还都是在当地消化了,这难道不是问题?”

    简凡声音不知不觉地放大了。猛然间省悟问题就出在这里,而没有省悟的原因是,这个问题根本算不上问题,谁也没有遮遮掩掩,一切都摆在眼前。

    “对呀?”张杰一点子反应过来,这是一个最大、最不合理,但恰恰都忽视了的问题。

    秦淑云也隐隐觉得这个里面有问题了。眉头锁住了,不过肖成钢没明白这事的意义有多大,撇撇嘴不屑道:“人家卖给谁就卖谁,管咱们事?”

    “你呀你”简凡指着肖成钢,斥着:“你不是脑袋让驴踢了,你简直快成驴了,这里面有问题的话,那么口出文物走私案和雅致工艺品厂的文物案就只是冰山一角,你头猪。”

    瞬间给肖成钢下了两种动物的名称,张杰乐得嘿嘿直笑,这场合肖成钢知道和简凡争辨不得,鼻子哼哼不予理会了。秦淑云这才反应过来了,摇摇头道:“简凡。肖成钢说得虽然不好听,可却是事实,确实不管咱们什么事,人家经营自由难道咱们管得着?就是卖给就卖给谁,有问题又能怎么样?这种事可以理解为不合不合理,却合法。”

    “你的理解呢?”简凡看着秦淑云。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可是。我一下子揣摩不出来问题在那儿?”秦淑云摇摇头。

    张杰和肖成钢还以为简凡就这俩下子,倒有点失望了,接着说了句:“知道有问题又怎么样?人家有经营许可证,经营范瑚艮制的是种类,并没有限制地域呀?人家就卖到大原怎么了就?这顺理成章的嘛。总不能因为这个。定人家的罪吧?”

    肖成钢和张杰俩人向来以置疑的简凡为乐,有时候争辨不失为一种现问题的最好途径,那就看谁能驳得到谁了,三个人一置疑,简凡嘴角一撇,笑着说:“他卖得不是古董,我想他卖的是钱。”

    张杰马上接嘴了:“不是钱是纸呀,这不废话么?”

    “这”这,简直是猪头一对呀简凡气得牙根痒痒,指着这俩货色,很难跟自己合拍。

    “我明白了,你是说,在洗钱。”

    秦淑云抚掌叫了一声。一下子说得肖成解、张杰来劲了,都看着简凡。这可是刑侦上很少能接触到了案例。

    “对啦,今天我才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串到一起,”

    简凡终于如释重负,双目恢复了镇定,解释道:口出和雅致工艺品厂的文物严丝合缝的防震包装大家看得出来,那是准备长途运输的,全孤山在广东落网,齐建国交待在下雪的前一夜曾经走过一辆车,我想押车的,应该就是企孤山,这一点证明他们的销售地在南方,根本不在大原,这是常识问题,什么东西在产地总不会比销售地挣得多吧?本省偷本省卖,那是等着警察上门找他呢,齐家兄弟不会这么傻销售在外地,而洗钱却在本地,为什么雾月阁一直接兵不动,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参与文物走私,他们自觉自己犯的事根本没有被现,这当然不需要惊慌了”刚刚淑云一说交易的商户我才突然想起来了,酒店、娱乐场所、小私营业主。这些恰恰都是需要大量现金流的地方,把文物走私获得的非法资金化整为零,交由这些商户处理,建立一个虚拟交易,然后以合法经营收入的项目回到账上,有票、有交易记录、有纳税申报记录,然后这些钱就成了合法收入,可以堂而皇之的拿出来置产卖地做其他投资,也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雾月阁的两亿家”全部是合法收入。”

    全部想通了,齐树民和齐援民的关系,为什么齐援民一直接兵不动,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参与文物走私。或许就全孤山落网都咬不出齐援民,既然没有什么畏惧,当然不需要出逃了。一切全想通了,甚至于雾月阁之后的几层关系,也随着这个现在简凡眼前轰然一亮,一切都豁然开朗了。兴奋得简凡说着这些,唾沫星子飞溅,两手把桌子拍得叭叭直响。

    “等等”这什么意思?什么虚拟交易”张杰一下没听明白简凡的语。

    不料简凡以更快的语说着:“这么说吧,,比如我得了一笔一千万的黑钱,这个钱我不敢花,于是我就把钱分成四份,每份二百五十万,让需要大量现金的支出的单位帮我消化,”

    简凡说着形象之极,捧着案卷当钱,给张二钢各份本案卷。形象地比喻着!“然后,我再开胁双票,是你们从我这儿购进了某某货物,有票、有记录,然后你呢,顺理成章的把二百五十万扣除一部分佣金,还给我,这就成了我的合法收入”从账面上看,这就是一笔合法的交易,纳过税了、交过费了、经营许可证有了、营业登记也完备了,所有的都是真的,就是交易是假的,懂了吗?标准的洗钱流程,太完美了,你们看近两年的交易放了,没准他们已经找到更好的途径,再说简单点,我给你二百五十万。你从账面上还给我二百二十万,你什么都不用干,空挣三十万,愿意不?”

    这下懂了,肖成钢和张杰点点头:“愿意。”

    “俩二百公”简凡笑啐了句,秦淑云被逗得呵呵笑了。

    三个争论到最后,总是不忘给对方点人攻击,看来都习以为常了。

    有点吃惊、有点不相信,又有点不敢不信,除了简凡掩饰不住地有点兴奋,秦淑云在若有所思地想着,肖成钢还没太整明白,张杰呢,看看简凡又看看秦淑云,这案悄却是自己没的接触过的,让自己插嘴也说不出乎丑寅卯来。

    沉吟了片刻,秦淑云放缓了语气道:“简凡,不是我打击你啊。如果已经过了十年了,有些案子可能已经不在追诉期了;现在财富积累的度是非常快的,涉案了公司里有的已经成了有影响力的大公司。敢不敢查,能不能查,这都是个问题话返回来说,如果真是洗钱的话,雾月古玩公司肯定是把真真假假的交易掺合在一起,别说我们四个。人,就是四十个”四百个。都未必查得到,就查得到,你也未必取得了证,毕竟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我提一个简单的问题,两千商户,光甄别合法和非法的交易,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吧?就你查出来了,他们能承认么?”

    “呵呵,,太容易了,不一定非用常规办法,大师有大师的办法,一件繁琐的事对于大师的手法就是简单直接。”简凡这回拽了,自从见到罗大御厨的手法之后,似乎这个作饭的理念对于他破案也是不无脾益。

    这么一说,把肖成钢和张杰贬得一文不值了,张杰不服气地说着:“没觉得你什么成大师了,自封的?”

    “妈的,大屎,一大驼屎。”肖成钢报复了句。

    秦淑云听得苦着脸直推了肖成钢一把,嫌这货说话恶心。不过再回头看简凡,简凡却是得意地嘎嘎直笑,丝毫不以为忤,只当这每人是妒嫉,得,秦淑云明白,这仁个人搭裆根本不用因为那句话生气,敢这就是说话方式。

    “知道你们是赤果果的妒嫉我的聪明才智,今天我才现这三流大学总比不上强点啊,不相信是吧,我现在摆几个事实,先把你仁的嘴封上”,好,淑云,这份资料就你看了,我们都没看是吧?问题商户就在这个资料里,我马上就能剔出来,你们信不?”

    简凡拍拍手底秦淑云网给了交易商户的开户资料,确实是上午刚刚提取到的,别说简凡,就秦淑云也没有看完,里面的电子记录也只有她知道。一问这话,仁人都不解,不过肯定不太相信。

    “这样吧,我到过来坐,我猜,你们证实。”简凡干脆起了,搬着椅子坐到了三个人对面,竖了一拇指头道:“我猜第一点,盛唐肯定在这个交易商户里面,而且次数不少,查盛唐娱乐有限公司。”

    秦淑云输着字串,肖成钢和张杰支着脖子看,几下之后,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瞪得比笔记本摄像头还大几分,溜圆溜圆滴。

    “说结果简凡道。

    “蒙对了,七次,时间跨度三年。交易量两千七百多万秦淑云说了句。

    “我猜第二点。”简凡意气风地竖着两指头说道:“其实你网才已经说结果了,有若干月份交易量放大对吧,它交易的时间就应该集中地这个时间段。查!”

    砸晒砸”不一会响起了响亮的呕吧嘴的声音,却是张杰出来的。不用问也知道结果,秦淑云有几分惊讶地点点头,默认了。

    “这就对了,我一直搞不清楚,这几个货怎么着就穿到一条裤里了,老话说得好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机关算尽,最鼻都要集中在钱上,,哈哈,哎,组长这么聪明,你们也没点掌声鼓励鼓励呀?”简凡嘿嘿哈哈地笑着趴在桌上,看样心好得不得了。

    “切,有种再猜一个”肖成钢不信邪了。

    “下一个张杰都能猜出来,你们信不?。简凡神神秘秘地说着。张杰一个激灵,对着秦淑云说了句:“查查威盛房地产有限公司”

    秦淑云手动着,简凡又加了一句:“加上王为民那公司,叫什么来着

    “鑫隆贸易有限公司张杰补充道。

    简凡像是一切都是掌握之中。颇有深意地看了张杰一眼,起自己去倒水,一转就听得肖成钢鬼叫:“咦?张杰,你智商什么时候过我了,哇,你过锅哥了,一猜猜出俩来,”

    “这俩财神的名头,没准就是搁这儿来的。同志们,晚上咱们先提前庆贺一下,我请客,都别客气,放开了吃,今儿这心真爽啊,怪不得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破件案子比搞一桌大餐的感觉还爽,哈哈,”

    简凡倒了杯子吸溜着边喝边哈哈大笑,看来积郁了数的郁闷一时尽皆去之了。

    “可是,简凡,这些怎么查呀?从哪儿入手,人家要都不认账呢?这证据从那儿出?何况过去这么多年了?”

    秦淑云的思维比较理,尖锐地提了个问题,肖成钢和张杰一惯于喜欢置疑看简凡的笑话,立马附合到秦淑云一边了。

    “太容易了,都查这份上了,还什么愁,既然是虚拟交易,那古董肯定是假的,没准根本就没有买卖什么古董不古董,就是钱过了一下手而已

    雾月阁那口子不是那么容易撬开的、盛唐、威盛、愈口帅风大户,都不容易撬开,没准我们前脚去查,后脚就有人叫停……咱们那个,你们仁看看,从他们交易量放大的那几个月份里挑几家影响不大,资产烦模也不大,不太招眼的小公司,一步一步来,这次不查是不查,要查就把他们往死里钉,对了,这个交易的货物古董肯定是假的,你们想想,都是上百万的值钱货,他从那搞到的?地里能种出来还是树上能长出来,都是假的。就即便偶而有真的,肯定也不会在大原出售。”简凡眼里闪过一丝寒光,不由得说话硬气了。

    秦淑云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一听也有点兴奋了,划着范围,在电脑上作着标识,肖成钢和张杰一边看着,边看边表着意见,肖成钢突然现新大陆一般:“这家”这家”就查这家,联华配货服务中心。法人代表,炮强。”

    “哟,有点眼光啊,市配货也是需要现金的单位,”肖成钢有长进了啊。”秦淑云表扬了句,记了下了地址公司名称。表扬的话音还没落,肖成钢嘿嘿一笑:“我一看法人代表人名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

    “名字怎么了?”张杰看了看:“没问题,鲍强,好的名字。”

    “你倒过来念念?”肖成钢直着脖子瞪眼,张杰嘴里喃喃有词:“炮强、强鲍、强暴”哈哈

    “去去,一边去,你们几个干事一点正形没有”都闭嘴啊。”秦淑云面红耳赤,叫嚣了句,三个货色得意地哈哈大笑,简凡随意地翻着开户资料应了句:“好,有眼光,就查强暴,,哈哈,,呃?”

    笑着像被人卡了脖子,一下子噎了口水,秦淑云注意到了这反应,怪怪一问,简凡忙摆手着示意没事,被水噎了下。不过手底却是悄悄地把看到的一页翻了过去。

    那一页看得简凡心里疑实大起,也属于重嫌疑人一类,酒店 这里也是有大量现金流通的地弈,不过心惊的却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九鼎餐饮有限公司。

    心里霎时有鬼了,不太敢声张,故意翻着开户资料,刷刷划了几家酒店的名称,递给秦淑云面前说了句,查查这几家,交易量、交易时间,金额,特别是可疑的剔出来。

    “噢秦淑云随手接过来,简凡细细注意着秦淑云的表变化,秦淑云倒没有现简凡的小九九,边查边随意地说道:“金捷酒店,这个没什么问题吧,交易金额不过才九万多”四季华亭酒店,十三万多,这个我记得看过。好像是给了一副根雕,叫什么盘虬雕,应该没问题。国宾酒店,交易六万七,也不像,他们的古玩行业应该是给提供了点什么摆设吧,范围这么宽泛”,哟,”如果要查的话,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交易咱们可以放过,这么多钱还不够洗钱的佣金呢,咦?”

    “怎么了?”简凡一惊。

    “九鼎”,这家好像有点问题,你看啊秦淑云干脆把笔记本电脑掉过头来,指着屏幕:“这儿、这儿,前年还有过一次,最大三百多万,最小都有一百六十万,五次,哟,金额差不多一千八百多万了,看零年集中在六至九月这四个月,光这四个月就有一千一百多万的账户往来”,咦?你越说我越觉得有问题,这人失心疯了吧,花小两千多万买古玩?除非他是做增值投资,要不一个酒店花这么多钱买古董干嘛。”

    “呵,人一有钱,就跟着有病了。”肖成钢表了句。

    妈妈的……简凡不动声色心里暗骂着,眼前浮现着蒋家老妈申凝霜的影子,看来怨不得蒋九鼎买配方老拿个古董做比喻,敢这家伙轻车熟路;怨不得申凝霜把自己定义到黑警察里头,看们他们对李威、王为民多少有点了解,而自己又和李威扯不清关系,和涉黑的人在一起 不是黑警察又是什么?

    妈的,这简直是老鸦笑话老猪黑,秃子笑话和尚没长毛呢!?简凡眼骨碌碌转着,一时难以决断了。以自己对蒋九鼎那财迷子的了解,十有搅和在这里头。

    砸,蒋姐,”不自然地想起了蒋迫佳。心里又有点沉下去了。

    心一沉就走神了,一走神眼神又开始呆滞了,那副绝美的脸,那双如一泓水的眼,总是挂在脸颊之上的动人微笑,被简凡压抑着不再去想、不敢去想的印像霎时汹涌地冲了出来”阳光明媚的夏,值个人牵着手并肩在西郊公园的林间花丛;雪夜冰封的时节,俩个人相拥着坐看窗外的银装素裹;帏间耳鬓厮磨之间,有时候捉狭地掀起被子,只为欣赏那副横陈的绝美玉体;有时候冷不丁冲进卫生间,只为一睹美人沐浴,对于自己的胡闹,蒋姐总是报之以宽容的微笑,像呵护、像依恋、更像两相悦。

    一切那么近,仿佛就是眼前;可一切好像都已经遥远了,那一次蒋迪佳伤心绝地走开,一切就随之越走越远了。

    恍惚间,仿佛又看到蒋姐笑吟吟的面容,又看到了那副绝美的躯在做着腾挪扭的瑜伽,那支修长的臂伸着、做着优美的动作 就像伸到了自己眼前相邀,简凡双眼迷离着,洗惚中握着那只玉手,嘬着嘴,重重吻了上来。

    “吧唧”嘴巴重重响了一声音。

    跟着哈哈爆出一阵大笑,简凡一惊一愣神却现自己牵着一只白白嫩嫩的手,再一看吓了一跳,是秦淑云的手,秦淑云面红耳赤的抽回去,本来看简凡走神就晃晃手提醒注意,却不料被捉了个正着,不管不顾就往嘴上塞,肖成钢和张杰一个笑得爬到了桌了,一个捂着肚子笑弯了腰,秦淑云使劲地蹭着手,面红耳赤的埋怨着:“你个流氓,真恶心,等我告诉老犬

    这表现的有点大失水准了,终于找着机会了,仁人连埋怨带攻击,批驳了半天,说得简凡几分糗色和着羞色半遮着脸,半晌没敢再争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