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狭路相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还珠 书名:特色少年王
    <---凤舞文学网--->

    海浪和江姐凌晨三人走下楼来上了凌晨的轿车由凌晨开车。--凤舞文学网--

    凌晨和海浪坐在前面江姐一个人坐在后排。

    凌晨问海浪:“去哪家酒楼花园酒店吗?”

    海浪笑道:“不用去那样高档的地方人家郑局长不喜欢这我也就是约郑局长和郑君吃顿便饭随便找了家中档的酒店订了个包间。”

    江姐笑着说:“你这孩子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怎么不把他领到我的饭店里去至少我会给你打个八折还可以打欠条。”

    海浪说:“你那饭店说真的档次有点低了。哈哈不要怪我说实话。”

    江姐笑骂道:“要不是你一直占用我的资金我早就把饭店装修一新了现在还怪我的饭店差了?”

    海浪笑道:“别急等着这批贷款批下来有多余的钱就给你一百万把你的饭店装修好以后请客吃饭就在你的店员里。还有你的那辆奇瑞qq轿车也换一辆宝马奥迪的。你可是咱们的老板娘开着奇瑞掉咱们的份子。”

    江姐说:“哎凌晨你可听到了以后小浪要是耍赖你可要帮我作证。一百万嗯五十万用来装修酒店五十万买奥迪v6行呀!”

    海浪说了酒楼的名子凌晨知道道路为了快点到达凌晨抄了一条小路。

    这条小路在两条大马路中间本来也是水泥地但因年久失修路面上的水泥和油柏早就辗的不见了只有脏乱的泥沙路上坑坑点点比起乡下的土路都难行。小路很窄如果是两辆轿车并排会非常拥挤稍不小心就会擦碰在一起。

    昨天刚下了场雨雨水都流到小路的所以路面只能容一辆车行驶。

    凌晨看着这条小道说:“我真是鬼迷心窍了怎么走上这条路了幸好这条路上的车少如果对面再来一辆车还真要有一辆在水坑里行驶。”

    这话还没说完对面真的来了一辆车迎面行驶过来。

    海浪笑道:“咱们向北走应当是右看来对方要进水坑了。”

    凌晨说:“也不一定只要那辆上的人礼让一下稍停一会把车靠在路边让咱们先过去就不用进水坑。--凤舞文学网--”

    但对面的那辆车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逆向行驶占领着右边干净的路面直行而来。

    凌晨看到对面的轿车很横行霸道的样子心中不爽心想:“谁这么牛?难道不认识我凌晨的轿车?”凌晨这样想着仔细一看对方的轿车脸色不由一变。

    海浪看到凌晨脸色不对说:“怎么了谁的车?”

    凌晨放慢了车险着脸低声说:“老朱的。”

    海浪一看对面的轿车是辆本本田轿车车牌号码竟然是五个五如此牛的车牌当然非东关朱建民莫属了!

    “怎么办?”凌晨望着对面轿车越来越近不知是迎头撞过去还是要委屈的把道路让给对方。

    海浪皱着眉头说:“先放慢度慢慢行驶看对方是什么意思我估计他们也认出你的车了。”

    凌晨的车虽然放慢了但对方的车一点都没放慢仍然保持着同一度迎面而来即不快也不慢。

    眼看两车就要撞在一块了只差七八米远。

    海浪微微一笑说:“凌哥停车。”

    凌晨把车停下来对面的车辆也停下来了两车相距有五米远。

    海浪看到对面的轿车里前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精明汉子脸上带着一种冷峻的残酷眼睛中闪动着飞扬跋扈的嚣张神态却十分安详仿佛一切都要掌握之中。

    海浪认识这个中年人就是本县第一大枭朱建民。

    朱建民的轿车的后排座上忽然闪出来一张脸孔虽然隔着茶色玻璃窗海浪看不太清楚但还是一眼就认出那张脸孔竟然是砍刀!

    凌晨也认出来砍刀脸色沉下来和海浪相视一眼海浪微微摇了摇头。

    只见砍刀低声向朱建民说了几句朱建民点点头又低声向砍刀说了几句然后砍刀也点点头就把脑袋缩了回去。

    朱建民的轿车的后排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三个剃着光头的小青年前面的那个人正是砍刀想不到砍刀竟然剃了个光头。

    看到三个人都剃着光头海浪就知道砍刀原来加入了朱建民手下的“光头帮”了。海浪还认识另两个光头青年一个是光头帮的老大秃鹰一个是光头帮的老二苍狗都是朱建民手心狠手毒据说还有几条命案。

    只见砍刀手中掂着一个铁棍子吡牙笑着慢慢晃悠着走了过来那一脸得意而残暴的笑让又有毛骨悚然之感。

    秃鹰和苍狗笑的一点不比砍刀差劲都露出残忍的笑意走了过来。

    砍刀来到凌晨的车前猛然一拍车头大叫一声:“凌哥好车呀!”

    凌晨坐在车里没有下车只是摇下车玻璃沉着脸说:“砍刀我对你不薄你想怎么样?”

    砍刀咧嘴一笑:“我知道你对我不错所以我不会动你。你是冲着那龟孙来的……”说着用手一指海浪:“龟孙你说咱们是不是冤家路窄在这里碰上了?”

    海浪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并且伸手挡住正在火的江姐。江姐窝了一肚子火但海浪不让动手她也只好强忍着。

    “今天你怎么熊哪?装孙子呀装孙子就没事了吗?”砍刀一边嚣张的大叫一边做着阳古怪的表秃鹰和苍狗也摸着下巴笑他们两人手中都拿着一把精钢槽形匕只要海浪一有动作他们就随时捅人。

    海浪还是微微笑着他不是害怕他是心中另有打算所以今天先忍一口气。

    砍刀却并不放过海浪他见海浪不吭声本来想殴打海浪的但因为得到了朱建民的吩咐只能教训教训不要搞大了因为朱建民也知道海浪和郑局长攀上了关系不但太过胡来。

    砍刀见海浪笑而不语更来气了气极反笑怒吼道:“你那天不是很牛吧来呀来打老子呀——”

    随着这声手中的铁棍猛然向车窗砸来。车前的挡风玻璃“哗啦”一声碎成颗粒状。

    凌晨再也忍不住了起要下车却被海浪的手拉住了。凌晨一回头看到海浪还是端坐如故保持着笑容但眼睛中闪烁着一种火焰。那种火焰中包含的残酷和险让凌晨也暗暗心惊。

    “哥们动手吧!”

    随着砍刀的疯狂的大叫秃鹰和苍狗也开始了对轿车的蹂躏蹂躏过程长达一分多钟在这一分钟里海浪眼睛都不眨只是微微的眯着从没有玻璃的车窗里望着对面轿车里的朱建民眼神中闪烁着谁也说不清的意思。

    凌晨和江姐看到海浪不动也都强忍着听着不绝于耳的砸打声和玻璃碎裂声。

    砍刀三人见海浪没反应以为怕了不敢动了更来劲头了他们把凌晨的轿车砸了个稀巴烂最后还感到不过瘾砍刀扭回到朱建民的车里又掂回来一个三角锉向车胎一捅把车胎捅爆。

    远远的人群惊恐的看着这场光天化下的闹剧没有人敢上前走一步。

    砍刀放爆车胎这才爽了哈哈大笑着来到海浪面前敲击着破烂不堪的车得意的向海浪说:“你丫不是牛吧今天咋啦怎么不敢动啦?”

    海浪只是微笑着望了砍刀一眼还是不说话。

    砍刀的眼睛向后座一看看到气的脸色苍白的江姐他露出了笑对海浪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没劲头了一定是昨晚把劲头都用在这个浪娘们上了……”

    江姐终于忍无可忍突然袭击一个短促有力的刺拳在最快的度击中砍刀的鼻梁。

    “呀!”砍刀怪叫一声捂着眼睛向后倒去跌倒在地疼痛的打滚破口大骂:“你个臭娘们敢打老子老子死你!秃鹰老狗给我弄死她!”

    秃鹰和苍狼迅跑了过来掏出钢刀摆个架式。

    海浪一看不打不行了也迅跳下车来顺手从腰间抽出牛皮腰带用来做武器。这种皮腰带在海浪手中就是强有力的武器的一旦使开配合上敏捷矫健的敌手的脑袋和脸孔让对方近不得子。

    凌晨和江姐也迅跳下车来各出掏出武器。

    凌晨一抬腿从袜子里掏出来一把短刀扔掉刀鞘露出精芒闪烁的刀刃。凌晨反腕持刀眼睛中精光闪闪盯着前面的对手一动则已动则伤人。

    江姐从手提包里取出的是一根金光闪闪的弹簧水果刀轻轻一推嘣的跳出她却是正手握刀方便刺捅。这种弹簧水果刀精致小巧放在女式手提包中折起来就像是件饰品弹出来就是自卫的利器。

    两方各自摆开架式样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眼看一场激战无可避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特色少年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