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提瑞斯法的魔力

    <---凤舞文学网--->

    联盟历119o年——英雄王11岁

    “我成了英雄?”诺斯被惊呆了喃喃的说道。--凤-舞-文-学-网--

    依旧躺在野草上的诺斯很清楚自己这个英雄是和提瑞斯法英雄截然不同的如果将提瑞斯法英雄比做冰封王座Ⅲ里的士兵那自己就是真正由祭坛召唤的英雄。

    传说中的英雄而且是这个世界唯一具有英雄属和技能的英雄!

    可自己究竟继承了那个英雄的属呢?诺斯开始搜索起了前世的记忆随着一个又一个记忆碎片的闪过他想起了矮人族的山丘之王因为风暴之锤是山丘之王的技能。

    诺斯又仔细看了看那个技能现晕眩效果从游戏中的5秒降低到了o.5秒而且随着目标的强大更会酌减仔细想了想却也合理毕竟如果有五秒的时间再强大的敌人也会被他割下头颅了。

    现实不是游戏再强大的英雄如果被割下脑袋也会死翘翘即便是拥有提瑞斯法魔力的英雄也无法抗拒生命法则。

    刚得知自己成为英雄的时候诺斯确实兴奋的无法自已可随着时间和思考心中的却逐渐的冷却了下来。

    即便是英雄也是需要战斗技巧的再强大的攻击如果打不到敌人也是白搭即便有钢铁般的防御如果被大量敌人围杀也会死亡肢体如果被砍断一样会成为残废!

    英雄一样是人无非更强大了而已……

    诺斯忍着疼用小刀在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现自己肌变的坚硬了许多鲜血只留出来一点伤口便凝固结疤了看了下自己的生命则从7oo降低到了695其后又做了些试验现自己目前就是个英雄版的盾。

    不过诺斯现自己的技能真的是好强大!

    风暴之锤动的距离只有六米当时他试验的目标是一只路过的野兔心念一动一把半透明的能量锤便从他的右手上甩了出去当场把兔子击毙。

    诺斯的魔法值也从225降低到了15o……

    “还能使用两次!”诺斯默默的念叨着可惜的是兔子的生命估计太少看不出晕眩的效果。

    诺斯走过去拎起了那只兔子现从它上竟然看不见任何的伤口不由得暗叹魔法力量的强大。

    忽然诺斯看到自己的属里突然出现了个经验条显示着1/3ooo难道是再杀三千只兔子自己便能够升级了?

    诺斯突然打了个冷颤仿佛看见三千只野兔血红着眼睛嚎叫着向自己冲了过来将自己埋葬在兔子堆里……诺斯靠杀野兔升级的想法瞬间便破灭了。--凤-舞-文-学-网--

    不过那二十四点力量却是增加了诺斯不小的力气即便背着四十多斤的猎物才十一岁的诺斯也毫不吃力。

    回家的路上诺斯更是惊喜的现自己皮肤变得很坚固不再会被灌藤上的那些可恶的倒刺刮出一道道口子。

    而美中不足的则是生命和魔法都恢复的太慢了估摸了下每点力量恢复生命的度是1点/天魔法稍微快点每点智力1点/四小时自己的十五点智力用了二十个小时才恢复完杀死兔子消耗的75点魔力。

    “没事反正只要等将来级别高了恢复度自然就会快了。”诺斯自我安慰着。

    由于不再怕路上灌藤的倒刺回返的度自然也就上去了在第二天傍晚诺斯便回到了村口远远的便能看见那贪婪的穆纳斯兄弟。

    那兄弟俩人是越来越胖了圆滚滚就跟个球一样闻名于附近的十里八乡都二十出头的人了却没有女人敢嫁给他们据说是担心夜里被压死。

    不过好在他们对女人的兴趣远远比不过吃的兴趣每当诺斯出门打猎他们都计算着时间到村口等着那不劳而获的猎物。

    “哥前面的好像是诺斯!”穆奈斯的胃口比他哥哥要大上一些。

    “诺斯?还真是他快点过去别让他溜掉了!”穆纳斯说完便撑起肥胖的子从石礅子上站起来一颤一颤的向着诺斯冲去。

    当然他的目标是诺斯背着的猎物。

    穆纳斯兄弟和诺斯没有语言冲过来后完全是和往常一样直接向那些猎物抓去。

    诺斯并没有反抗还是和以前一样任由对方将一半的猎物抢去尽管他只需要一个风暴之锤技能便可能秒杀掉对方尽管他从心底憎恨着对方可却没有这样做。

    杀一个人是很简单的水掩土埋敲闷棍都能做到可杀完以后却是无尽的麻烦。

    当然如果诺斯以英雄的份杀掉一个农民没有任何人会去追究不过他却不愿意暴露自己的份。

    如果贵族们知道自己的领地里出现了一个英雄第一个反应便是拉拢可如果他们得不到则会在英雄成长之前便毁灭掉。

    如果要问诺斯最仇恨的是什么那绝对是贵族无疑因为他们依仗着提瑞斯法的力量奴役并剥削着所有的平民最主要的是诺斯母亲所有的不幸都源自于贵族!

    所以诺斯又如何会效忠贵族并且为他们服务呢?

    猎物少了一半背后的压力也轻多了诺斯无奈的苦笑了下很快便回到了家里。

    布玛正做着晚饭看见诺斯推开院门捕猎回来了连忙又淘了一碗米倒在了正烧着的米锅里。

    “妈我这衣服又破了回头帮忙补一下吧。”诺斯并不是懒得自己做而是给母亲找些事这样她才不会因年幼的自己打猎而愧疚。

    只有这样布玛才能找到些自己的价值感觉到自己不是累赘不是年幼的儿子的负担主要还是她太善良了。

    在一年前布玛甚至试图自杀幸亏被诺斯及时现一问才知道她觉得自己拖累了儿子如果没有自己儿子会过的更好。

    那次母子俩人在一起哭了许久从此以后诺斯再也不会将里外活计全包而是只负责打猎默默的在背后关心着母亲。

    “诺斯多吃点。”晚饭的时候布玛不停的往诺斯的碗里夹着而自己的碗里只是几跟青菜。

    其实诺斯打的猎物即便是被抢走几乎一半依旧足够母子天天都有足够的吃可农民是要上税的土地税、人头税等苛捐杂税加到一起是一笔庞大的开支也只有这样贵族们才能维持他们的奢华享受。

    这一切的罪恶源自于提瑞斯法的魔力!

    即便诺斯拥有了类似或者本就是提瑞斯法的魔力他依旧自心底的深深的憎恶着它!

    诺斯并没有拒绝母亲的夹因为这时她是快乐的从她脸上洋溢的笑容诺斯能清晰的看出来这种幸福这是一种最伟大的母

    对于这种诺斯从没有过丝毫的质疑他从出生后便一直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儿子。

    晚饭的幸福时光过去的很快当收拾妥当又闲聊了会儿漆黑的夜幕便降临了村子里一家家的麦芽灯也逐渐的熄灭了。

    “睡吧。”布玛搂着儿子有些疲惫的说道直到今天依旧还只有一张主要也是因为屋子太小了。

    “妈我有件事要跟你说。”诺斯小声的说道他觉得现在可以说了如今已经是最夜深人静的时候无需担心被人听见秘密。

    “什么事?有什么我需要做的么?”布玛轻轻的说道。

    “我这次捕猎的时候从植物中得到了个晶体很可能便是木晶!”诺斯压低着声音说道。

    “木晶!”布玛捂着自己的嘴叫道她不敢相信自己家竟然如此幸运能得到如此贵重的宝物在她看来这就是最值钱的宝物了。

    诺斯没继续说只是从内衣里掏出了那墨绿色的晶体在月色下一闪一闪的流动着神秘的魔力并且散出一层淡淡的绿辉色的光韵。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那么盯着它诺斯也没想到夜色下的它竟然如此迷人原本仅存的疑惑也瞬间消散了即便它不是木晶也是某种神秘的存在至少它肯定值钱。

    “它是木晶我看见过。”布玛激动地说着不过她没有说从哪里看见的。

    因为布玛是在新婚之夜那个魔鬼般的领主脖子上看到的木晶这是她心底的痛永远不希望回忆起的记忆更是不能和儿子说起的耻辱。

    “等我们将它卖了有了钱就能去雷因城申请平民的份这样我们便不再是农民所需交纳的赋税也会少很多剩下的钱我们可以开个小店其实即便不开店也足够你一生的所需了。”诺斯充满希冀的说完忽然又小心的说道“我想离开东风岛去那遥远的大陆闯一番。”

    不过诺斯却暗自决定如果母亲不许自己离开他就会放弃正沉浸在幸福中的布玛听完脸色变得有些不好不过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思考起来。

    虽然诺斯是布玛心灵的支柱是她的全部如果失去诺斯甚至会让她崩溃可她却没有思考这些她在想如果诺斯离开去洛丹伦大陆闯诺斯会不会得到幸福。

    “你确定了么?如果你已经下了决心就去雏鹰展翅吧我一直相信你是不同的不应该被这个岛屿束缚住你只要记得有一个母亲在东风岛上一直向神灵为你祝福这就足够了我你我的儿子。”

    布玛说完轻轻的在诺斯的额头亲吻了下就好像当年他出生时自己为他施冠名礼的时候一样不过这次却是提前的祝福诺斯的成年。

    “以雄鹿的名义祝福你的成年从此你将不再是孩子你将拥有勇气和力量你将用肩膀扛起责任你将奔走在草原上你将照耀在月神的光辉下永远的幸福……”

    就在这个破漏的茅屋里英雄王再次由自己的母亲施以了成年礼……

    这个夜晚布玛和诺斯都久久无法入睡思考着太多太多的问题。

    诺斯思考了许久逐渐的感觉到了疲劳便先睡着了同样在这个夜里诺斯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长大了强壮而有力手中举着一把如艺术品般精美的斧头却疯狂的将穆纳斯兄弟剁成了酱……

    不过虽然人们做着各种各样的梦却很难记住它们诺斯也是一样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把那个梦忘记了。

    您的推荐票就是我全部的动力请拿票票砸我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魔兽世界之英雄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