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一五八纵马扬疆北(中)

    <---凤舞文学网--->

    舒州城既降,城里城外换防的事儿自然少不得一阵忙,皇上御驾负伤,麾下军人马便也扎营暂歇,聊作休整。--凤-舞-文-学-网--

    天色大亮,外面诸营人马各自练,呼喝之声不绝于耳。

    他去见那些遗臣们没叫她跟随,她也就依他之言留在中军帐中,横竖他的手段那么多,她一点都不担心他收服不了那些人。

    她去看了一回青云,又去刘德中那边仔细问了问他的伤,待回帐时,见他仍没回来,不由得就动了点心思。

    料想他所有的奏折和札子都该在这大帐中,她便开始一处处地找那封他要报往京中二府的册后札子。

    清晨柴哨的那一番话一直印在她心头,她总是隐隐担心他为了她而做些不叫她知晓的事儿,但她若直问,他必会瞒她,因而也怨不得她动这歪心思。

    怎知她将这大帐中能放一处处都翻了个遍,也没见着她想看的那封札子。满头大汗时她微微懊恼,只道他这人实在是手段缜密,连一丝缝隙都不给她留。

    无奈之下她只得回案去拟要往北境军前的封赏御诏。

    写着时她又想,狄念此番又受封擢,倘是叫在京中的沈知礼闻得,不知会有多么的高兴。

    盼只盼这北面战事快些停止,好让天下有人都得眷属。

    快近午时,营中各处已开始埋锅造饭,她等来等去还不见他回帐,便索拿了诏谕去找营中的军前驿官。

    将要往北境的诏谕吩咐下去,她撇眼就见案上那一叠叠的信件奏折,心中突然一动,问那驿官道:“皇上报往京中二府的札子近须得出,可是知晓?”

    驿官老实道:“皇上前来的时候就吩咐了。”

    她见那札子果真在这儿,便微微笑道:“皇上有一事忘记添注,着我来取回重拟,待晚些时候再来给你。”

    驿官想了想,不敢不从,遂转去取了来,恭恭敬敬地呈上来道:“但等皇后拟好后再付小臣。”

    她接过来的时候心跳飞快,一出帐便拆开来看,越走越快,待到回帐落帘,便轻轻一叹,点了长烛将那札子一把烧了。--凤舞文学网--

    早就知道,她的猜测不会错。

    他叫她不必心,却是叫这朝中天下以为她是奉了他的密诏才做下那种种逆举,一洗她大之名,又以他一人刚愎专断之由册她为后,分封这北面诸路与她一人。

    她是前朝皇室遗嗣,他非但不杀她,却予她如许封邑,纵是为了万民百姓免受战火之苦,可谁又能保证这分封之地不会再起祸乱?他信她未藏祸心,可这朝中百官、诸路重吏又有谁敢信她真心?

    倘若此事是他主动册后分封,那便是他专任跋扈、目无朝制、溺于女色而视家国于无物。

    他虽深如许,但她却绝不能容忍他的英明因此事而受到半点沾污。

    快到傍晚的时候他才回来。

    一入帐,就见她锁在内帐中的榻上睡觉,长柔软缠肩,呼吸浅淡,模样香甜。

    他无声而笑,走去里面俯亲亲她的脸。

    她被扰醒,半响才张开水蒙蒙的眼,一张小脸懒洋洋的样子,两只手一缠就勾上了他的脖子,直往他怀中偎,口中小声道:“一整都没吃东西罢?”

    他摇头,单手勾住她的腰,“没吃。”又问:“你呢?”

    她仰起脸望他:“想等你一起吃,谁知从中午一直等到眼下你才回来。”她瘪瘪嘴角,“怎的去了这么久,中间没人知道送些饭食过去么?”

    “那些遗臣们甚是顽固。”他道:“同他们议定兵权一事便已将近正午,又一道道令与北三路各处的寇军兵砦更是费了好些时间。随后又与他们约以文字,你是前朝皇室唯一留存的血脉。”

    她轻轻挑眉,没想到他考虑得如此周到。

    既如此,那往后就不怕会有人冒名再行反举,更不会有人来疑她的世。

    他的大掌隔着薄薄的衣衫抚摸她的子,头压低了些,“回来的时候让人将札子往京中,听人说你下午去过那边?”

    她有些心虚起来,趴在他肩头支吾道:“你让我拟的封赏诏谕,我叫他们下北境了。”

    他一见她这模样就知道她心中又藏了事儿,可她不愿意说,他也就不她,横竖这也不是头一回了。

    至于她瞒了他什么,定是为他着想之事,而他早晚也都会知道。

    又过十,他右臂的伤势才略有好转。

    舒州城被大平军所夺、北地寇军受降一事虽已陆续往北面各营寨让军将兵们知晓,但这寇军与军合兵北上一事真正统筹起来却是极难。

    先是,北三路上被寇军所占的州县城寨不可数计,尤以偏远小县为甚。此番寇军既降,这选吏重派、分兵驻守等事又多又杂;再加上按照约议,寇军中有不少农户出的兵员弃甲从良,这安置一事亦是颇为费神。

    北境上的战火犹然未止,这边须得一面调集各路兵马拔军向北,又得一面重置三路军民官吏诸事。中军大帐几乎是夜夜烛火通明,国中各处奏折军报通进不休。

    他忙于诸多军政要务夜不休,她自然也不得好过,经常是陪他陪到后半夜才去榻上寐一会儿。

    她早先在朝中曾掌吏部流内铨,这选吏重派的差遣自然是颇熟,他索将这一摊子事儿都交由她定夺,自己的精力全投入合军调兵及北面诸战中,一门心思将北戬的都城早攻破,好使这场烽火肆延的乱战早些结束。

    起先她不肯,原只道按他的意思代为批复奏章已是极僭越了,谁曾想现如今他竟将这些事都交由她来处断。他人在储位时便早早参与朝政军务乃得如今这等决策之度,可她虽是擢升飞快,可入朝也只不过四年而已,怎能担得如此重任?但他却不管,只道横竖这北地将来都是她的封邑,选吏这点事儿她还是能当得的。

    她无法,只得顺着他的意,渐次见北三路上的这些州县没出什么查谬,才算是稍稍放了心。

    待诸多事稍微告一段落,他在舒州这边的麾下军亦将拔营北上,与调往北境的诸多兵马汇合,然后便是举兵大肆压境,直扑北戬都城。

    他未问她要不要随大军一同开拔,她也就没主动开口相求。因知兵事为重,她虽是舍不得与他分开,但又不能使他因自己而误了军政大事。

    大军出前两夜,恰接到京中二府代朝廷所与天下万民的告谕,她的前朝皇嗣份及这册后分封一事终是大白于天下。

    小校将二府来的密奏呈至中军时,他正在案前批复奏折,见了密奏便打开随眼一瞟,可这一瞟之后,子不由得渐渐僵了。

    密奏中自然附了他那封往京中的札子的誊本,这誊本乍一看与他之前所写的并无差别,可唯独那最后一句话令他失了神。

    “……孟氏虽与朕约议有定,然觊觎后位已久,至舒州城时,挟寇军重兵以邀后位疆土,朕不豫北地百姓久苦战火,遂应其请,以事出仓促而为权益之计,然册仪既行,后位不可更矣,卿等可拟诏告谕天下诸事。”

    他僵坐了半响,转头望向正在内帐中捧卷细阅的人儿。

    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立马抬眼与他火辣辣的目光相触,又轻轻一咬红唇,拿卷薄遮住半张脸翻了个

    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虽明白她这心思,却又心疼她处处为他着想,许久才收回目光,看向桌上白纸,手中的笔重重一落数字。

    她在榻上装模作样地看书,听见他朝她走来,心口不由砰砰在跳,以为他是来斥责她,谁知他却在后低声问她道:“可想随我一同拔军北上?”

    她蓦然转过来,亮晶晶的眼盯住他,“想。”

    他欺压下来,将她用力箍进怀里,声音微狠:“倘有下次,我再不饶你这胆大包天的行径。”

    她轻喘着,顺着他的力道接纳他包容他满足他,唇角忍不住地微翘。

    夜里她起来喝水,见外帐还有一烛灯苗未掐,就顺便走了过去,将要吹熄摇曳烛苗时,忽见案头白纸上有他飞扬跋扈的十个字,不由细看,随即抿唇而笑——

    纵马扬疆北,缱怜卿心。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