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一五一如许江山(上)

    <---凤舞文学网--->

    她浑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凤-舞-文-学-网--

    他所道之言竟是要娶她!

    而且更是要将他这江山天下分许做她的封邑!

    震惊过后,她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让她做他的皇后,则这封邑再大再广也终还是他的江山;而她既得封邑,其民政军务税赋皆得自主,这又何尝不是国中之国?

    他沉静片刻,又开了口:“如此一来,尊位你有,国土你有,军权亦为你所掌。你还有什么别的贪念?”

    她的手缩在阔袖中,抖得不能自持,竭力维持脸上平静之色,道:“中宛遗臣们所图的是孟氏皇嗣称帝复国,并非是这封邑之名。”

    他眉头轻动,“你既为皇后,则所出子嗣莫论男女,朕必册之为皇储。待朕百年之后,这江山天下便由你孟氏之嗣称帝。中宛遗臣们所图的不就是如此?”

    她望着他,眼底渐起水雾,红唇颤得说不出一字。

    他的目光是那么冷那么无,可他说的话却句句都让她想流泪。

    他大可不必如此。

    但他为何要这样?

    他见她迟迟不言语,脸色又沉了些,“或许你可以不应。但你若是不应,那么朕只得杀了你,再杀了这分散在三路数州的近十万寇军。朕本不豫在国中兴兵,可到时候百姓苦战、血涂原野,便怨不得朕无仁圣之心。”

    她眼中水光一凝,黑亮的眼仁儿变得有些氤冷。

    此事无关与恨,只是他为了这万民百姓而做出的决定。

    不由得轻轻攥起指尖。

    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在这江山天下、万民百姓之前,她又何尝顾及过她与他的私

    他坐在案后,一动不动地等着她,看着她,念着她。

    他是如此了解她。

    他的父王诛杀了她的父母宗亲,她与他有着不可逾越的血海深仇。是以她能为百姓而主动牺牲退让,宁可以一死来成全天下万民无虞,却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倾心他、无怨无悔。--凤舞文学网--

    倘以真心相付,她必不会接受。

    只有拿百姓安虞相胁,她才有可能应许。

    帐中一片安静,她地坐在那里,良久都没有动,像是离神散魄了一般。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士兵叱马的声音,响亮刺耳,这才惊动了她。

    她抬眼,目光已不像之前那么坚定,“我在舒州城内并无根基,纵是我应,舒州城中的中宛遗臣们也未必会应。”

    他脸色微峻,“纵是他们不应,朕也能叫他们应。”

    她又道:“你可有想过我眼下的名声?倘是你册我为后,莫论是何原因,大平朝中必会大起波澜。”

    他道:“此事不须你心。”

    她蹙眉,“但朝中从未有过分封皇后之先例。”

    他的脸上浑不在意,“那朕便做这个先例。”

    她退无可退,只得垂睫道:“你御驾亲征在外,册后一事岂能仓促而就,待到真的册我为后,又将是何时何地?只怕到时诸事皆已晚矣。”

    他撑案站起来,眼底锐光一晃而过,一字一句道:“便在此地,此刻。”

    她微微悚然,不知他是说真的还是说笑,怔然注目瞧他,就见他从一旁拿过一封裱金黄宣。

    这东西于她而言,太过熟悉。

    当下心便窜至嗓间,屏息不知所措。

    当初他在朝中一改册后纳妃之制,册立谁人、行何典仪皆由他亲自御定,朝臣们当时未能反对,谁曾想他今竟会当真如此刚愎无羁……

    “册后诏命在此。”

    他紧望着她,声音微哑:“从此以往,你孟廷辉便是朕的皇后。纵是你今后背离御前、有违诏命、不再忠诚,你也依然是朕的皇后。除非是朕亲手废了你的后位,否则你这一生一世都别再想与朕脱离关系。哪怕你死了,也还是朕的人。”

    明知他这话无关无关,可这似誓非誓之言却让她再也抑不住心中多来积压的思念矛盾之,泪水瞬间冲出眼眶。

    没有繁文缛节,没有礼官内侍,没有一切的一切。

    她长裙下摆尽是泥污,脏乱不堪,甚至连头都没能好好地盘梳起来。

    世上再不会有比这更简陋的册后之仪。

    世上也再不会有比她更狼狈不堪的皇后。

    从前的她,是多么渴望能一生一世得到他、陪在他边、看他固江山养百姓致太平,可这一个后位对于她来说,又是多么的遥不可及。

    如今她真的成了他的皇后,可这一切却与她所期许的是多么的不同。

    又是多么的讽刺。

    泪水不停地流,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他缓缓走到他前,抬手抚上她的脸颊,轻轻擦拭她的泪,可却怎么都擦不尽。

    这滴滴泪水烫得他手指轻颤。

    心也跟着轻颤。

    隔了这么多个夜夜,他终于又触到了她。

    他曾以为今生今世都不能再这样触碰到她,可苍天有意,终许他这一人这一世,令他从此不留憾。

    他有多么想拉她入怀,亲吻她的眉眼耳唇,将她嵌进自己的子从此永不分离,可却只是收手道:“回帐中吃些东西,换衣裙,人马巳时拔营出。”

    她抬手飞快地抹了抹脸,依旧垂着头,轻问:“拔营往舒州方向去?”

    他点了点头。

    她便起,脸色有些了然,又问道:“这册后一事,以及你我今议定之事,何时告诉众人?”

    他道:“到了舒州,待中宛遗臣们俱之后,便大白于天下。”

    “好。”她瞥他一眼,便又马返出帐。

    她的语气很是平静,就像这一切不过是他与她的一场交易罢了。

    帐帘轻落,有草沫清香扑鼻而入。

    指腹犹存湿意,他的心忽而也有些湿,终是没想到,自己未欺她未辱她未负她,却还是令她哭了。

    转回望,却见那纸黄诏仍躺在冷冰冰的案头。

    是他忘记给她,而她也忘记拿了。

    岳临夕坐在简陋的帐中,听得外面兵马声起伏不休,却不得出帐探看,便愈坐立不安起来。

    烦躁之时,有人从外进来,逆光影恰巧罩住帘缝处透进来的些许光芒,帐中顿时一暗。

    岳临夕下意识地一,抬眉去看,又微微皱起眉,低声道:“陛下是要拔营业往舒州去了么?”

    英寡没答,慢步走近他,后有阳光泄进来,在地上映出淡淡一条光痕。

    只是这沉默却令人愈紧张起来。

    岳临夕有些喉紧,又问他:“陛下还想要我做什么?”

    他的神色略微有些满意,“颇识时务。”

    岳临夕脸色黑了些,退不得挡不得,只得道:“陛下还请有话直说。”心中明白,昨夜既是写了那封信与舒州,自己便只能顺着他的心意来,否则便是两头毁誉丧命的结果。

    英寡站定后低眼望他,开口果真直截了当:“朕已册她为后。”

    岳临夕惊一跳,不必说这个“她”定是指孟廷辉,只是诧异他怎么可能会愿意册她为后。

    他似乎也怠于多解释,只是压了脸色,道:“集结你们的人马,与大平军同伐北戬。朕还中宛故国诸路及北戬一半的国土与你们,作为她的封邑。”

    岳临夕愈惊不能持,嘴巴张开了好几下,却不出一丝声音。

    英寡又道:“朕知你学识满腹面、颇为聪敏,想必懂得朕的用意。待到了舒州,你便与其他的遗臣们说,大平京畿军二万人马已围建康路,明州既破,舒州必不保矣。朕本诛杀她与你二人,但你见朕对她旧仍在,遂想出此计,使朕勒军不进,只要他们同意,则万人之命俱可得保,而中宛故土亦可取之。”

    岳临夕神色挣扎,良久不言。

    他眉峰一挑,“四后舒州城中守将收械开门,所迎却是大平军,你料想他们会如何待你?你只有依朕所言,他们才会以为你是谋勇双全,而非是贪生怕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