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别时容易见时难(上)

    <---凤舞文学网--->

    岳临夕脸色一僵。--凤舞文学网--

    孟廷辉却仍旧是怡然饮酒,问人道:“都说南边寇祸严重,楚州又在建康、临淮两路边界处,我却没见有何乱事。”

    那人挑眉,“楚州城虽是还好,但我听从建康路逃来的人说,那些作乱寇军见人就杀,见女就,连襁褓中的孩儿都不放过,当真恐怖得紧!瞧这眼下的态势,倘是朝廷再不大举调兵,单靠北面的这些军怕是难以平乱。想来皇上亦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要御驾亲征的!”

    旁边有人听见,也来凑闹道:“皇上倘是亲征,这些边路的军将兵们听了不知会有多振奋!到时候不管它是北蕺还是贼寇,统统不在话下!”

    又有人道:“此番要不是因那孟廷辉投敌,我北面军会吃这么大的亏?说不定早已派兵南下大举剿寇了!而皇上也不必千里亲征,让万民为之胆颤了。”

    她搁下手中的酒盅,侧对岳临夕道:“走罢。”

    岳临夕搁下酒钱,依言起,陪她朝里面走去,路上迟疑着开口道:“方才那老民听说寇军滥杀无辜一事,定是其信口开河,国主万莫往心里去。”

    孟廷辉轻声道:“莫论是什么样的兵马,又是什么样的人统军,只消一打仗,就必定会有扰民滥杀之事。这点我自清楚,你毋须多言。”

    这话说得果断决然,岳临夕听后暗下叹服,只觉她是当真杀伐不惧,于是愈尊崇她起来,“大平皇帝倘是果真御驾亲征,国主以为如何?”

    她轻轻笑起来。“大平皇帝不善兵事,此番想必是做做样子给军们看的,无外乎是想要促将兵们激勇奋战,但其谋略无能,又岂能打得了胜仗?”

    岳临夕又问:“话虽如此,但仍不可不防。国主何时能将北三路的兵砦防略告知微臣?微臣也好早做部署。--凤-舞-文-学-网--”

    孟廷辉回头瞥他一眼,淡淡道:“急什么,不是明就要入建康了么?待我见着军前诸将,自然会告诉你们。”

    京中。

    御史台狱的大牢中冷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的臊腥味,触脚便是污物。

    左秋容一手提着红木食盒,一手提着长裙,在晦暗的光线中仔细辨别脚下的路,又飞快地朝里面走去。

    走到尽头,横立一道铁门,外面又有狱卒在守。

    她急忙从袖中掏出封东西来,又拿了些碎银分别给这两个狱卒,轻声道:“我是替翰林院的方学士来的。”

    狱卒侧闪开,开了门让她进去,又从外将门重重地锁了起来。

    她一进去,就抱着食盒定定立在门口,纹丝不动地望着里面那个男子。

    尹清仰面躺在牢房地上的枯茅上,影消瘦,两眼紧闭,听见有人进来,也丝毫不为所动。

    左秋容站了许久,才一声不吭地走近他,蹲下来,将食盒里面的饭菜一样一样地摆在他旁。

    光线幽暗,他缓缓睁眼,看清是她,不由皱起了眉。

    她低着头道:“方大人说,你是修史的时候下笔不知轻重,触怒了皇上,才被下狱问审的。”

    他眼神清冷地盯着她,一字不。

    她又道:“方大人也为你着急,听得这事儿后便与其他几位学士联名上奏,替你向皇上开脱求。奈何近来朝中上下为了皇上亲征一事忙翻了天,皇上不理会自不必说,中书的几位宰执亦是没空管你这事儿。你且再在这儿委屈几,方大人自会想法子救你出来的。”

    “不必。”他终于出声,嗓音低哑:“叫方大人不必再为我费心,没用的。”

    她默默抬头。

    在幽暗的光线中仔细打量着他,眼底突然闪出些晶莹,口中小心翼翼地问:“他们······他们没给你动刑吧?”

    他一见她这神,心头便起一阵烦躁,低声道:“出去。”

    她嗫喏地朝后退了小半步,蹲稳了后才道:“这些,这些都是新鲜饭食,你吃些吧······”

    他不耐烦地瞟了她一眼,心头竟有些怒意,“我眼下已成阶下囚,不再是那吟诗作词的风雅文士,你是瞎了还是傻了?”

    她缓缓垂眼,泪珠儿无声而落,微微哽咽道:“我求了方大人许久,他才肯替我请御史中丞廖大人通融一番,让我得以进来看看你。你就让我在这儿多待一会儿,不要赶我走,可好?”

    这一串泪珠儿晶莹剔透,落在牢房肮脏的地上,令他心底募地涌出些什么东西来,却又硬生生地被自己压了回去。

    他转头闭上眼,不再看她,也不再与她多说一字。

    她果真就在旁边静静地看他,许久都没吭气,最后轻轻地将食盒盖起,准备起离去。

    他却忽然问道:“皇上出征的子可是定了?”

    “三后。”她轻轻答道。

    那么,他还有三可活。

    他闭着眼,脑中浮现出那千军万马铁蹄勺动的场面,心中黯然叹了一口气。

    恍惚间,忽觉额头上冰了一下。

    他瞬时抬眼,一下就看见她近在咫尺的脸,当下怔了神,“你······”

    她亲了他的额头,咬着唇道:“你······你不要同皇上过不去,好不好?”她的双眼又潮润起来,有如黑暗中的明珠,令他心头猝然一明,“我虽不知你是如何得罪了皇上,可皇上向来仁圣,绝不会因字墨之事而降此大罪于文臣。你罪不及死,为何要自己死?倘是你死了,我也不能好过。”她微微泣道:“你不要死,好不好?”

    他迎着她这泪,口突然沉沉一涩,霎然想起那一傍晚,那个华服男子在他面前提到孟廷辉时,眼中的,话中的狠。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合该去死的。

    当年是这样,如今更是这样。

    万民百姓是这样,孟廷辉更是这样。

    他微微攥住拳,朝她道:“好。你出去时,替我向廖大人通禀一声,就说我见皇上。”

    从楚州向西入建康,一路顺遂。

    正如岳临夕之前所说,甫一近建康路的地界,没过三十里,便有灰衣暗甲的人马前来接她。

    岳临夕一一向她引见了几个带兵之人,她便波澜不惊地一一见过,然后略为倨傲地与众人一道继续前行。

    从建康路再往南,路就好走得多了。

    寇军之前一连拔了建康路数座州府重城,眼下气焰正是嚣张之时,一路上的景虽不至于像楚州邸店中的老民形容的那样,却也极是惨掠不堪。

    孟廷辉一路上脸色都不为所动,待入永州城歇整时,方对岳临夕吩咐道:“我与这几位将军说说话儿。”

    岳临夕应了去,没过多久便将人请到了她跟前。

    她静静的坐在上位,低眼看这些人在下面冲她行礼,然后微微一笑,“不必多礼,诸位将军坐。”

    中宛遗臣中的肱股之辈尚在舒州候她之驾,眼下这几人虽是统军打仗的。可却不算得什么位高权重之人,但见她语气如此暖煦,一时都道不敢。

    孟廷辉将人一个个都大量了一番,才又开口道:“不知往里诸位将军都是听谁之令,只是今既已见了我,便不得不听我插手一问。”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