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一四二但使君心似我心(上)

    <---凤舞文学网--->

    黄波一听,脸色乍然涨得通红无比,怒道:“你好大的胆子,孟大人为同知枢密院事,岂容你一个边路军将军这般亵渎!”

    宋之瑞见状赶忙过来隔开两人,“都是同袍,休要如此这般。--凤舞文学网--”

    罗必韬子向来粗爽,此时亦是火冒三丈,“难不成这东西是我捏造出来诬陷他的?!”他转头冲狄念道:“铁证如山,全凭狄将军断决。”

    狄念看向黄波,眉头紧皱,“至今已过五,却不见孟大人所谓书信,亦不闻北戬营中的形详说一遍,也好让我等知晓眼下该怎么办。”

    黄波气得不行,张口便道:“当我随孟大人入关,来接应的是一个名唤岳临夕的人,后来到了北戬大营,孟大人与这姓岳的和那姓赵的一同议事,旁人不得入帐,我便被带去一旁等她。等了好些时候,孟大人才议完出来,说是已让北戬奏旨加岁一事,然后便说了那一晚我回来后与诸位将军们奏禀的事儿。前后不过如此,孟大人说她自有主意,硬我先回来的。”

    宋之瑞仔细问道:“照此说来,孟大人与北戬议事之时,你并未亲眼所见其人,也并未亲耳所听其事?”

    黄波皱眉:“孟大人不让我在侧,我又岂敢有所僭越?”

    罗必韬手中攥着那张纸,瞪眼道:“没什么可再问的了,听他说的这些话,再看看这张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叫我军暂退三十里,定是北戬夺金峡关内外而与孟廷辉互为勾结所商议的计策,可恨我等竟然轻信了这小子的一面之辞!”

    宋之瑞沉眉片刻,道:“此事确也蹊跷,倘说孟大人是完全清白的,为何当初入营只肯带黄波一人去,而与北戬议事之时又不令黄波在一旁侧听为证?只怪我等当初太过信任孟大人,竟丝毫未疑其所议,否则也不会落得如今这地步。--凤-舞-文-学-网--”

    罗必韬狠狠地瞪着黄波,“你也毋须再为她开脱,我甚而怀疑你也参与了此事,与她同受北戬所贿,行此逆天叛国举!”

    黄波气得浑抖,转向帅案道:“狄将军,属下绝不信孟大人是叛国之辈。孟大人入朝数年,一心一意为皇上计,怎可能与北戬互为勾结?属下祖上三代参军,各个都是忠烈之辈,属下更是自十四岁起就入前侍卫班,多年来对皇上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狄念倚案想了许久,才冷眼看向几人,道:“眼下说什么都过早,权且挑些人马,即刻前往北戬军前,一探孟大人究竟。待人马探得回来后,再做决议。”

    黄波立马起,急道:“让我去!”

    罗必韬想也不想就驳回他的话:“你做梦!倘是让你去,安知你不会在暗下里再生计?!”

    狄念抬手止住二人争吵,低声道:“黄波就留在我帐中,罗将军亦不必过问此事。人马便由宋将军挑选,立时派遣出营。”

    宋之瑞遵令,马上就转出去了。罗必韬不甘与黄波同帐,也气冲冲地走了。

    黄波坐着,脸上全无血色,拧眉道:“狄将军,你可信我?”

    狄念脸色也极难看,“信怎样,不信又怎样?待宋之瑞派出去的人回来了,自然能见分晓。”

    一直等到入夜,都不见人马回来。

    不知有谁走露了此事一丝风声,使得整个大营中上将下兵们皆在窃窃私语着,议论孟廷辉会否真是那叛国大之徒。横观眼下事态,再联想到她从前在京中朝堂上的那些名声,纵是之前对她颇有好感的军将兵们也忍不住怀疑起这当中的种种蹊跷来。

    黄波在中军大帐中已是坐立不安,焦急的神色丝毫不加掩饰。

    七月底的天气正是极的时候,纵是在这北地的夜里,军帐中也闷得难受,他虽是等得一汗,却也不愿离开片刻。

    待过了亥时,才有哨马传回消息来,道宋之瑞派去探问孟廷辉消息的一行人马皆被北戬扣了下来,无一得还。

    这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大营上下,更令等在中军大帐中的罗必韬等人再也沉不住气。

    “,”罗必韬破口大骂道,“他赵回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扣我们的人马!”他转向狄念,“狄将军,还须得再想么?北戬先前求和一事分明就是个幌子,那孟廷辉定是和北戬勾结无误!”

    黄波上阵阵冷,却还是勉强道:“狄将军,许是孟大人亦遭北戬所掳扣,北戬才会扣我人马不还的。”

    “放你娘的!”罗必韬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提了起来,“你少在我等面前佯装无罪了,且等着被鞫回京中受审赴死罢!”

    宋之瑞这回连劝阻的心思都没有,只沉声道:“莫论是孟大人遭不测还是她与北戬互相勾结,此番看来北戬根本就无求和之意,这二军止战休停亦是不可能的,还得早作打算才是。”

    狄念一人在帅案后坐了许久,才黑着脸道:“他赵回既能泯我朝使音信、扣我人马不放,便是已经要同我等撕破了脸大战一场了。孟廷辉是叛国徒也好、是无奈被扣也罢,我大军退让金峡关一事都是因她而起,此事今夜必得快马往报京中,一切交由皇上断决,我等心思只消放在这战事上即可。眼下二军血溅沙场一触即,须得好生筹策谋划才是。”

    他看向宋之瑞,冷冷吩咐道:“今夜下令至韩澎军前,命其立即统兵击睴州,不得有丝毫犹错。我倒要看看,这回是它北戬下手在前,还是我大平得占先机!”

    太阳火辣辣地浇泄而下,整个宫城都似是要被烤透了,角琉璃瓦亮得灼人眼眸。

    褐靴踏砖而过,行走飞快,惊飞一地鸟雀。

    天明时刚有北面快马加急军报送到,皇上诏二府重臣入议未出,此时又有一封密折送来,当真是凑巧得紧。而密折虽是早走五,但因未令加急,所以竟比这三前才从境前来的军报要晚到。

    舍人额上大汗,一路疾上阶,疾通禀,又疾入

    一进去,就见上众人脸色凝重,满森冷不已。

    “禀陛下,”舍人躬呈报,“北境密奏。”

    有人走来接过他手中那加锁加印的盒子,然后走去御案一侧,恭敬地呈放在英寡面前。

    舍人便老老实实地退而下,临了又望了一眼中景象,不知怎的,在这骄阳似火的天气中,背后竟生生起了一片寒栗。

    门关上许久后,上都没人开口说话。

    北境密奏,除了孟廷辉的奏章,还能有谁?

    但谁又能想得到,在眼下这种时候,皇上竟还能收到孟廷辉拟呈而上的奏章!

    今晨狄将军报刚至,其上所奏之言有如晴天霹雳一般,震得二府中人无一回得过神来。

    孟廷辉私通北戬、行叛国徒之举,或为北戬所掳扣,亦不得而知;然北境烽烟难止,大战在所难免,军退让金峡关一举,孟廷辉难辞其咎。

    许久,御案上方才传出轻微的响动。

    英寡伸手拿过呈放奏章的盒子,启锁拆印,然后从盒子中拿出那本奏章,轻轻一翻。

    密奏。

    臣孟廷辉于金峡关外恭祈圣鉴事。

    他眉目如水,目光飞快地扫过这封短短的奏章,眼底微起涟漪,又脸色平静地抬手一扔,冲下道:“朕御驾亲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