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三七章意决(中)

    <---凤舞文学网--->

    严馥之听到此处,方觉出她与往有所不同,不蹙眉道:“你这是怎么了?”

    孟廷辉摇头道:“记得沈大人回京之时,恰逢狄将军与沈家千金成婚,婚宴上沈大人喝多了,冲我所说的皆是些关于你的事,我看他是真心慕你,你也不必再疑他,倘换了我是你,能有机会与所之人相守以共,总是让我抛家舍业我也愿。--凤-舞-文-学-网--免费提供”

    严馥之有些了然,声音转低:“是不是皇上对你不好?”见孟廷辉不吭气,她便愈笃定起来,微微恼道:“皇上倘是对你好,又岂会让你领这出使金峡关的差遣!我劝你尽早敛了那心思,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到底为了什么,从中又能得到些什么?”

    孟廷辉弯唇笑笑,“是啊,你说得对,我以后,再也不会去想这些不着边际的事儿了。”

    严馥之把玛瑙盅推了过去,让她吃里面剥好的葡萄,又语重心长的道:“此番自金峡关回来后,可别逞强领这么艰险的差遣了,倘是在朝中觉得不顺遂,不如向皇上请郡,回潮安来。”

    她轻轻点头,神仔细的吃酒盅里的葡萄,“好。”

    夜色苍茫,脑中忽而回忆起当初还在女学时的景,一袭红裙一狂,怎会偏偏与她做了朋友,可这么多年来从未后悔过,今生交了她这一个朋友。

    谢谢你,这些年来一直这么关心我。

    倘使我将来辜负了你的关心,也请你不要生我的气。

    一侧忽而小步走来一个婢女,附在严馥之耳边小声道:“大小姐,方才门外的小厮来禀,说沈大人又回来了,眼下正在府外站着呢。”

    孟廷辉听见了,却装作没听见,依旧低着头。

    严馥之咬咬红唇,想要不管,却又想到了方才孟廷辉的那番话,当下又怔迟起来。--凤舞文学网--

    良久,她才攒眉起,对孟廷辉说:“府外有事,我去去就回。”

    孟廷辉笑着点头,“无碍,你不必急着回来陪我,我正巧觉得累了,这就回房歇息去,明一早就要出城,怕误了事儿。”

    严馥之死死看她一眼,跺了跺脚,一阵儿风似的往前面快步走去。

    沈知书果然在严府外的墙檐下站着,拔的侧影一动不动。

    初夏的夜里,她竟然觉得有些抖。

    他听见脚步声,回头看见是她,温淡的眼中露出些笑意,映的这周遭夜景都变的明媚起来。

    “何事?”她的语气想硬却硬不起来。

    他朝她走近两步,道:“今夜出城接孟大人时,我忽而觉得你与我都是如此的不知好歹。”见她作色,他便轻扯嘴角,继续道:“北地战火纷飞,每一刻都有家破人亡,生离死别之事,我妹妹远在京中,甫一新婚便逢夫君领军出征,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孟大人出使金峡关,与皇上分隔千里,已不知能否安然归京,与他们相比,你与我是何其幸运,又是何其不知好歹?”

    她喉头微哽,竟顶不了他的话。免费提供

    他伸手将她被风吹乱的长拂到耳后,轻笑道:“天数人难测,倘使将来或有你我死别之时,到那时再说这些,是不是太晚了?”

    她的眼底有水在闪,晶亮剔透,又眼睁睁的看他欺近。

    他伸手去牵她,一字一句道:“严馥之,我好像太过自负,又好像太过自傲,我好像从未对你说过,我是真心实意的着你。”

    屋内凉塌舒爽,夜来香弥漫一室,风吹珠帘,出轻微悦耳的声音。

    孟廷辉倚在榻上,在暗中睁着眼睛数那帘上细珠,一颗两颗,三四五六七八,陛下,你可知我是多么你。

    翌,层层浓云不见一丝阳光。

    她一夜未睡,四更时便起将物什都收拾妥当,待天明时分就去偏院找黄波,在严馥之起来前不告而别。

    路上遇见两个婢女,正手忙脚乱的往里面送东西,见了她更是脸红,嚅嚅喏喏的闪到一旁。

    孟廷辉好奇起来,“这是怎么了?”

    婢女不敢不答,愈小声道:“是…是给沈大人送衣物。”

    孟廷辉一下子了然,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轻咳道:“快些去吧。”

    没过多时,沈知书一萧然迈步而出,脸上没有一丝赫然之色,轻轻冲她与黄波点了下头,“人马诸事昨夜就安排好了,眼下就走?”

    孟廷辉应道:“眼下就走。”她朝里面探望了下,轻声嘱咐道:“回头与她说,待我从金峡关会来,将回京前,再与她好生作别。”

    沈知书垂下眼,嘴角微扬,“也罢,她困极了,只怕是起不来相送。”

    黄波本是不明就里,但见眼下这景,也明白了三四分,当下有些窘,转催促道:“孟大人,此去亭州尚远,还是早些走吧。”

    孟廷辉解意,冲沈知书淡淡一笑:“有劳沈大人了。”

    一路去馆驿中找了汤成,待出城时,前司亲兵与沈知书转运司衙邸内的人马都已经结阵在侯。

    孟廷辉上车时,沈知书亲自为她揭了帘子,低声道:“保重。”

    她望他一眼,嘴角带了点笑,却没回他半字,径直上了车。

    从青州到亭州,马不停蹄也要三两夜。

    因之前被北戬大军围打过,亭州城的外墙上满是石坑火痕,眼下虽无战火之忧,可军重兵都已被调往北面,留守的人马也还来不及修葺这些战颓之处。

    甫一进城,就见远处一片闪着光的黄铜金戟,配着那面迎风而扬的紫黑军旗,煞有气势。

    虽知狄念会派人来亭州接她,可孟廷辉绝没料到他竟会派宋之瑞亲自率军来此。

    早在戟德二十五年冬来潮安平乱那次,她便与宋之瑞互相认识,因而眼下见到是他麾下军,她心中倒是生出一股旧友重逢的感觉来,立刻便安心不少,想来狄念一是考虑到这一点,才叫宋之瑞领兵来接她的吧。

    黄土青天,这支兵马甲胄蒙尘,可人人眼中都带了战场上浴血杀敌后残余的戾色,纵使立在城下一动不动,也令她后的这些前司亲兵们不敢小视。

    黄波策马疾行,前去与对方互相验过军牌,后才反过来请她。

    孟廷辉进阵时,宋之瑞已从后迎了出来,微微笑道∶“久而未见,孟大人别来无恙?”

    她抿唇,“宋将军辛苦。”

    宋之瑞回头低喝一声,立即有士兵呈来一封札子,“狄将军手信,还请孟大人过目。”

    孟廷辉依言拿过,看了一看,然后又笑道:“我岂会疑宋将军?”

    宋之瑞俯问:“孟大人与汤大人是要在亭州城内留歇一,还是即刻随我赶赴金峡关外?”

    她想也不想便道:“不必歇了,令前司马亲兵与宋将军麾下编阵一处,然后便北上金峡关。”她转对黄波吩咐几句,又对宋之瑞道:“金峡关内外军事险要,狄将军不使宋将军留在军前以防不测,却来此处接我北上,实在是让我深感不安,万万不敢再误一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