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一三三轻别离(上)

    <---凤舞文学网--->

    尹清微微点头,“我本也没打算在朝中掀这一出浪。--凤-舞-文-学-网--大人一未到舒州,此事便一不可告白于朝中。倘让皇上知晓,以其手段雷霆之势,必不能容大人存活于世。”

    她眼中忽而透出些光,转而又逝,口中淡道:“是啊。”

    外面天边露白,晨曦淡扫窗橼,有鸟儿轻鸣的声音偶尔传来。

    孟廷辉起,伸手捻熄了灯烛细苗,道:“时已不早,怕枢府会有人四处寻我,我先走一步。”

    尹清注视着她,良久才又拾笔,重新摊开一张纸。

    外面晨风极是冷冽,远天青白云雾一片混沌,半盏银月尚未褪去,依旧挂在角斜处。

    她走着,浑上下止不住地冷。

    足下好似是柔软云端,一步一空,人像是一不小心就会栽下去。

    不是不惊,不是不疑,只是惊疑亦无用。

    自幼便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却不想有朝一竟会从天而降这一脉血海深仇来。

    她不敢肯定自己真是这等世,可是她肯定与否,都已不重要。

    那些亡国之恨破家之仇,那一杆杆银枪一簇簇利箭,浑然拼就成一张遮天蔽的大网,精准地朝她罩下来,令她避也避不开。

    北地那数万前朝遗民所聚之由,不过就是她这一个前朝皇嗣的名号。

    是与不是,根本不是她眼下能自己说了算的。

    可这世间又哪有什么对错恨是真让人一语能了的。

    她自有孤苦,每每夜深人静时总渴望能像别的孩童一般依偎着父母,汲取那一点点温暖。

    但她此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温暖,就是那一年的那一夜,那个少年宽阔有力的怀抱。

    ……若吾可济民,吾不所惜也。--凤-舞-文-学-网--

    北境烽火流寇致使多少人妻离子散,又有多少个孩童如同她当年一样永失父母、再无可依可靠之人?为了报这一场亡国破家之仇,可真的值得赔上这万万百姓们的苦乐悲欢?

    他的父王诛杀了她的父母她的宗亲,可她却因年少时那一个温暖的怀抱而从此万劫不复地上了他。

    心甘愿的伏在他脚下,不计所报地为他付出,无论做什么、无论怎么做,她都绝无怨悔。

    哪怕将来有一让她去死,她亦不会后悔。

    这是多么的讽刺。

    那一夜雪山温泉中他的话字字彻骨,在这初夏清风中于她耳侧翻不休。

    ……我若动,天地可鉴,江山天下是为证。

    恍惚间又想起夜里沈知礼才说过的话,皇上何其心冷,私一向不足以乱国事。

    只不知当此大乱之际,倘是他知道了她的世,是要顾他的江山天下,还是要顾她?

    她的心口麻麻的。

    他是她的明主,更是这天下百姓们的明主,她不愿与这江山天下,去争这一个他。

    从前的她为了他和他的天下,做什么都甘愿。

    可这天下亦是百姓万民的天下,如今倘为百姓计,她又如何不能再心甘愿地成全他一次?

    ……若她可济民,她亦不所惜也。

    金阳光芒自云缝中四而出之时,她恰已走向睿思阶前。

    外面候着的宫人看见她来,忙过来相迎问礼。

    她问人:“皇上可是起了?”

    宫人低头答:“皇上一夜未寝,也没人敢去打扰。”

    她点点头,也不着人通禀,便径自上阶去叩门,在外道:“臣孟廷辉求见陛下。”

    里面久无应声,她便兀自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在御案旁的矮榻上斜靠着,手中握着一本奏章,双眸却是微微闭起,眉间一片疲态。

    她关门的声音有些大,一下便令他警醒过来。

    他触目望见她在朝阳下的笑脸,眉间深褶才平展了些,低声道:“不经通传就私自入觐,谁给你的胆子?”

    她朝他走过去,微微抿了唇,竟是直通通地在他前跪了下来,垂道:“陛下,臣出使北境以谘和事。”

    他凝眸打量她,随后便是一声低喝:“你给朕出去!”

    她纹丝不动,轻声道:“陛下倘不臣,臣便跪着不起了。”

    他蓦地撑坐起来,周全是怒意,冷冷道:“孟廷辉,你不要朕。”

    “臣没有陛下。”她抬眼望他,眸底清亮无暇,“眼下若要平北地安宁,必得暂缓北事而剿灭流寇;为国为民计,朝臣出使北境不可。臣忝列二府,岂能寝其位而不治其事?古相、方将军所言皆是,朝臣能比臣更适合出使潮安北境。陛下不此议,无非是怕臣于北境之上有个万一;可金峡关如今为我军所掌,臣倘至军全,狄将军势必会内外护臣周全,不过是与北戬使议和罢了,又能有什么事儿?陛下且放臣去北境二、三个月,待寇祸稍止,臣便立即回京来。”

    他语如锋刃:“绝无可能。”

    她跪得端端正正,道:“陛下,臣想一辈子留在陛下边,必得有所功绩才行。倘是此去北境能成大事,则往后朝中必没人再敢说臣的不是,将来亦有资历能入政事堂,不必再使陛下为难。”

    他僵紧的脸色在听见一辈子三字时轻微一变,可却抿唇与语。

    她温柔地望着他,想了想,又道:“臣尝与陛下言,但愿将来不会再有孩童丧父失母、孤苦无依,陛下可还记得?北面战火波及无辜之数何其多也,百姓若苦,陛下心中亦不会好过。倘是臣此番出使北境事成,必能使战事早些平止,陛下又何必执着于臣一人安危而不放臣走?”

    他眸光渐变,她知道他心重百姓,因而便没再吭声,静待他的反应。

    过了许久,他才微一闭眼,低声道:“孟廷辉,我是不是对你还不够好?”

    她鼻尖一酸,强忍道:“是臣不知好歹。”

    他倾,一把将她拽起来抱进怀中,薄薄的嘴唇抵上她的额头,“既是这么想去,我便你。”

    这个怀抱是一如既往的温暖,暖到她连骨头深处都在打颤。

    她亦紧紧抱住他,微微哽咽:“谢陛下。”

    他抱着她起,往内里走去,一路碰翻了好些东西都不管,横臂放她入榻,扯下御帐翻箍她入怀,力道之大令她几乎不能呼吸。

    她只觉骨头都似要被他揉碎,可却依然顺着他这力道紧紧地贴偎在他前,恨不能就这样将自己嵌进他子里去。

    他忽然在她耳侧沙哑道:“孟廷辉,你还欠我一事。”

    她想起来,他应是指当初生辰那晚之约,便微微笑道:“陛下如今想好要从臣这儿讨什么了?”

    他轻一点头,大掌牢牢按住她的背,像是怕她会退会逃,低低的声音径直侵入她内心深处:“给我生个孩子。”

    她浑一震,呼吸窒住。

    好似过了天长地久,她才反应过来对他说了什么,心头渐起又苦又涩的细潮,人被这苦潮水淹得体无完肤,终开口道:“好。待臣从北境回来,便还陛下此愿。”

    他低头,轻轻啄吻她的嘴唇,哑声道:“你不可欺君。”

    她眼角有泪滑出,然嘴角却扬起,含笑道:“臣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骗陛下半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