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一三一兴亡(中)

    <---凤舞文学网--->

    郭铭、赵平空二人奉狄念之令、分率数万军南下舒州剿寇,却连连吃败于流窜飞快的贼寇,非但未能剿灭这支寇军,反倒让其顺着建康路一路流入临淮、潮安两路南面山林一带,甚至下面的成府路亦有寇军出没。--凤舞文学网--

    江平当初所言确是不虚,这些前朝遗寇看似毫无章法,然一旦未能将其即刻剿灭,其流窜壮大之势便如滚雪球似的,一数倍在涨。

    之前建康路流寇阻道、令军粮甲不得北上,已是给北境添了十分压力,此番潮安、临淮二路南面亦有贼寇起兵,一旦断了三路互通之道,北境上的近十万大军便只能依着东西两面诸路绕道运送粮甲,绝对是无法与北戬大军持久相扰的。

    况且郭、赵二部已有数万军被寇军拖滞,偿是再投入兵力剿寇,只怕北境上刚得了的这点胜势亦会保不住。

    孟廷辉看清楚后,心一下子就凉透了。

    上众人亦都是先喜后惊,继而拧起了眉头。

    英寡在前起,捏起案上一本折子,冲下道:“狄念密奏,韩澎既破梓州、进击晖州未三,北戬朝中便有令至军前,使其统军大将、宣徽北院使赵回伏服求和。

    她又一惊,周围诸人亦是面面相觑。

    虽是军报中未提及的事,但皇上既然肯让二府知晓狄念密奏之事,想必是想听听二府之议。

    安茂林率先道:“臣以为不如顺其之请,二军议和。如此北境战火可止,朝廷只需注力于剿寇一事,而军主力更是可以疾调往剿寇。倘是寇祸大犯不止,臣恐后患不治。”

    江平却极恼怒,大声道:“怎可如此便宜了那北戬!它遣使来朝议裁军减岁,又出尔反尔犯我边境,此番吃了败仗,转脸就又要求和?这天下岂是它北戬说了算的!”

    英寡目光转旋,看向方恺眉头深深拧在一处,半晌才道:“臣恐北戬计多善诈,此番打着求和的幌子,不知背地里又在筹谋着什么。--凤舞文学网--”

    然而中书诸臣却是不肯放弃这议和的机会,叶适急着出列道:“陛下,北境大战方三个月,朝廷军备粮草便已出十一,倘是北事能得稍止,则是民之幸矣。”

    古钦则道:“陛下,年初时北戬遣使议同裁军减岁诸事,因陛下仁圣乃其请;今北戬大败而求和,何不就此机会大加罗贡、使其重立臣纳岁之书?当此北境大捷之机,便是使其年纳二、三十万钱帛亦不多矣。倘错过此机,臣恐往后难再求矣。”

    几位老臣说得皆有道理,然而他却一字不语,将手中折子捏得更紧。

    她见状,蹙眉道:“陛下,二府之议皆有理。眼下寇祸不止,北境虽一时得胜,然绝难持长久之计;朝廷当务之急乃是将流寇尽数剿灭,如此方能还边路之安宁。此番倘能使北境二军议和,则国中流寇之事必得清矣。然北戬豺狼之心不可不防,臣以为不若遣使至北境军前,详作与其议和之态,邀以百十万岁贡之数,则其必不应矣;两边和使倘不能议同,必得留于军前、复走还惊以咨上意,如此奏旨往复数次,则北境可得二、三月不起战事。免费提供朝廷即可趁此时机大举调兵南下剿寇,一旦事成,则不需再忧北戬之心,无论战否,我大平必能大展手脚,其降伏。”

    她这计议可谓足备,既顾及了枢府不肯屈软的态度,又考虑到了中书主和的想法,使二府之间因此事而略有剑拔弩张之感的气氛顿时消了大半。

    但他脸色却依旧没变,只是望了望她,就又转眼看向古钦,道:“狄念奏言,北戬请派文臣出边谘议和事,以防军前生变。

    这倒是令上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古钦想了一想,才道:“二军对垒多时,倘以两国主帅互议和事,怕是难保不会又起摩擦,北戬此请确也在理。”

    英寡略微沉眉,冲他吩咐道:“从朝臣中择一人出边,便按孟廷辉先前所计,至金峡关外与北戬邀以百十万钱帛岁贡,图缓北境战事。”

    古钦低声一应,抬头时,目光便朝她打探过来。

    中书其他人亦纷纷转头望向她。

    孟廷辉波澜不惊地站在最后,坦然迎视他们的目光。

    这些目光中的深意令她万分熟悉,脑中不由自主地就回忆起那一年柳旗军哗变之时,同样是在这睿思上,同样是这样的目光。

    枢府这边也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当下纷纷皱起了眉头。

    然而还没待众人开口,英寡便一扔手中奏章,冷着脸斩钉截铁道:“她不行!”

    古钦低头道:“陛下,朝臣中凡涉军务者唯孟廷辉一人而已,且孟廷辉又有当年北上平乱的功绩,在军前亦能与军诸将互为所通。孟廷辉才足智多,此计既为她所出,何不由她亲上北境促此计成?至金峡关需由潮安北上,孟廷辉出潮安,倘有急,势必比旁人来得更为便宜。

    中书其他人纷纷附和。

    她轻轻垂眼,将汗湿的手心在官服一侧擦了擦。

    其实早在方才提议时就已料到,倘从朝中派人出边议和,想来二府是一定会选自己的。

    中书的理由自不必说,论军务论资力,朝臣怕是没人比她更适合去军前与敌国议和了;而枢府老将们亦是亲眼目睹过她当是如何讽言赵回的,相比对她出使北境定是信心十足的。

    果然,方恺没过多久便上前道:“陛下,当初柳旗军哗变何等竦人,孟廷辉人赴乱军城中亦能不畏不惧、不负皇命,此番北境之险不如当年柳旗,而孟廷辉比当年知事成熟得多,想来必能不辱国体、不负君思。”

    英寡眼底怒意层叠,语气颇重道:“朕方才说了,她不行!”他不耐烦地踱了几步,又盯向古钦与方恺:“此番北赴军前不是儿戏,岂能让她去!”

    孟廷辉心口一下跳得比一下快。

    想来他是在担心她的安危。

    可他表现得如此明显,却让她愈紧张起来。

    她清清嗓子,终于出声:“今夜已晚,诸位大人、将军们都已是连夜未曾好好歇过了,眼下议事恐有疏误,不若明再决,陛下以为如何?”

    “退。”他想也不想便道,语气极是不善。

    众人无奈,只得一一退了出去。

    她留下与他说几句话,谁知他却背过道:“你也退下。”

    她听得出他语气中的疏冷,心想怕是北面的这些乱事儿让他过于疲累,不由噤声,悄悄地随人退了出去。

    初夏夜风微凉,一触颊面,顿时令人清醒了不少。

    潮安北路,怎的这次又是潮安北路?

    她迈步下阶,可脑中不停地滚过自她入枢府后生的这些事儿。

    正旦大朝会、北使、寇祸、外乱、议和……

    恍然间她的脚步突然一停。

    心里飞快闪过一念,捕捉不及便已消弭无踪。

    然而脑中却又浮现出来一个人的名字,久而不褪。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