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何以恋卿(下)

    <---凤舞文学网--->

    宋之瑞一路将狄念迎入中军的辕内,又命人去请罗必韬来,这才又道:“本以为狄将军坐镇汾州,建康路流寇未平,应当会派麾下他将来岷山,没想到将军竟是亲自领兵前来。--凤舞文学网--”

    狄念简短道:“北事为大。”

    皇上的旨意他看得明白。只有北境无忧,国中诸路才能无虞。与建康路的中宛遗寇相比,这次来势汹汹的北戬大军才更需为患。宋之瑞之前虽率军勉力却北戬大军于岷山以北,可这远远不足以达到皇上所期,枢府札子中写得清清楚楚,要他将北戬数万大军尽数回金峡关之内,如此才算无过。此令虽严,但他却能理解朝廷的意图。

    等罗必韬来时,狄念负手问宋之瑞道:“之前南下奇袭岷山大营的北戬大军有多少人马?”

    宋之瑞道:“约莫有三万余人。”

    狄念思虑了下,“眼下残部还余多少?”

    宋之瑞皱眉:“一万八千人,退屯于岷山北面。”

    狄念冷笑道:“如此看来,之前后部北面房竟然被这些北戬蛮子给糊弄住了,北戬在境上的裁军之举定是虚张声势。”

    宋之瑞叹了一声,道:“倘是之前董大人未调岷山大营二马人马向西,末将麾下此次也不会损兵若此。”

    “你且放心,”狄念紧眉道:“此番我大平必将从北戬手里讨回这公道!”

    说话间,罗必韬已撩帐从外面进来,当下向狄念与宋之再行过礼,道:“不知狄将军今夜就到,末将倒睡得早了。”

    “无碍。”狄念听说过这个庆州骁将的粗爽子,当下笑道:“按理说,二位将军皆比狄某年长,在军中的年份也比狄某长许多。狄某今忝为北三路宣抚使,实赖今上殊信,然一旦拔军北上,倘有寸功,某必不敢占二位将军之劳,势必将与二位将军同功同过,如此方不枉你我同袍一场。--凤-舞-文-学-网--”

    这番话说得二人动容,宋之瑞更是道:“末将之前与狄将军共平柳旗哗变之乱,已知将军为人,此番能与将军比肩抗敌,当是人生一大幸事。狄将军出三衙,前司侍卫亲军马中人皆仰将军之名,今能得将军经略北事,我等亦必唯将军马是瞻。”

    狄念自然知道,此番出镇北面能得边路军所敬并非仅因他是皇上亲封的宣抚使,更因他是已殁武国公的继嗣,才使得这些比他资历深的军将军们甘愿听他差遣。既如此,他又如何能负这皇恩、负这狄姓、负这数万万大平军!

    宋之瑞转走去帐中悬挂着的巨大兵防图前,道:“依末将之见,最好待粮甲备齐,便三万人马向北出岷山,围北戬大军屯营。”

    罗必韬想了想,挑眉道:“宋将军的意思是?”

    宋之瑞看二人一眼,“他北戬倘要这一万八千人马,必得从别处分兵来救,而最近便是亭州一处。倘是北戬抽调围攻亭州的兵马向东,则亭州之围可解,而我军守部可趋势北上入其边境;倘是北戬不动亭州人马,则我便攻他这一万八千人马。北戬之前与宋将军之部一役已输近半,此番见我三万大军齐,必不敢留此为战,倘是他逃往金峡关,则我便分军往西,与亭州守部共剿北戬西面大军。”

    狄念凝神细想,道:“这声东击西之计是北戬惯用的伎俩,此番恐怕不会上这当。屯于岷山背面的北戬大军不过一万八千人,可却迟迟不退,想必是在等后面的援军,倘是我军围攻不利,待其援军一到,势必会成胶着之势,到时胜负亦难断矣。”

    罗必韬点头,“狄将军所言甚是,将军有何高见?”

    狄念走近宋之瑞,抬手按在地图上的亭州,道:“若依我见,则直接一万人马往亭州。北戬西面大军围攻亭州,本就是调虎离山之计,亭州在其并无可取之利,倘见我又从岷山调兵去亭州,则或会退守关内,或会向东与岷山北面屯营合军一处。到时我大军兵分两处,岷山大营守而不动,调去亭州的一万人马则转向往北,”他手指挪上去,轻轻一敲,“去断它北戬粮道。”

    “甚妙!”罗必韬口中大赞,“倘是岷山背面的粮道一断,何愁他北戬屯于岷山之北的大军不为我所剿?”

    狄念低声又道:“倘是围攻亭州的北戬大军不为所动,我便让临淮路那边兵直犯其边境梓州,扰它个不宁,同时待我西面诸路军调兵,一旦大军抵赴,则举倾境之兵力直压北戬大军,其回关。”

    宋之瑞也微笑着点头,“将军确是比末将想得周道。”他停了停,目光瞥至建康路一带,神色又有些凝重,道:“偏偏建康路在此时起了寇祸,倘是建康路用来剿寇的那数万军能为我所调,又何至于如此被动?”

    狄念亦皱起了眉,“朝廷已出檄文招讨赋寇,天下人必会得而诛之。我自汾州来此之前,已命郭铭再兵马南下扫寇,三会付我一报。然彼流寇与北戬虎狼之军相比亦不足为患,待北事平,其寇祸亦将自亡矣。”

    京中夜里亦不平静。

    女子进士科礼部试白里放榜,满城皆是喜庆之气,这最后一次女子进士科的试自然也是格外受人瞩目,一时间京中百姓们竟都忘了那千里之外的北境烽火。

    礼部诸事毕,已过亥时。

    沈知礼正在案前收付书匣,弯腰时,衣间忽然掉出一样东西来。她拾起来,见是狄念在大婚之夜时送她的那一片薄薄的小桃木,心口不由一紧。已有近二十未曾听见北面有何消息传来。亦不见有家信随驿马驰回京来。桃木片上的细红绳已被磨断了,她握在掌中仔细打量,才觉出这木片之前在他手中不知藏了多久。

    案上的烛光晃了一晃,细烟轻渺。恍恍忆起,那一看初见他时亦是这样一个夜。哥哥同太子去西都遂阳办差,回来时边竟又多了一个少年。他一见她,就挪不开眼,直待被她瞪了几眼后,才尴尬地搓了搓手。往后这子里就总也少不了这一人。入前侍卫班,入军,入三衙马军中最为翘楚的神卫军。连母亲都说,狄念这孩子天生就是从军的料。

    夏天时他与哥哥去骑,她盯着他手中那把鎏金长弓疾,他便大汗淋漓地跑来,傻傻地冲她说,知礼,这弓是我娘给我的……我、我以后一定送你一把比这更好的弓。

    在军中时而得了什么新鲜玩意儿,也会跑来拿给她瞧,知礼,你看这个好不好?我送给你好不好?

    有一次军骑演时,旁人不小心伤了他;他右前血清渗甲,她瞧见了,却没心没肺地笑他道,谁叫你武艺不精?他竟也跟着笑,浓眉在阳光下扬得很高,知礼,你笑起来真好看,我真看你笑。

    知礼、知礼、知礼……

    知礼,我是多么的你。

    知礼,你信我,我一定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这些回忆突然就这样从脑海深处层涌而出,不带丝毫预示地来叩她的心房。她蓦地落下泪来。继而哭得泣不成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