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一一八正旦大朝会(上)

    <---凤舞文学网--->

    墨点飞溅,他悬腕而顿时便已勾点了青、庆、晋、均、元、汾、辰、明八州,道:“此八州布重兵留防,其余营砦依之前所定裁减兵员。--凤舞文学网--”

    北境沿路营砦虽多,但属这八处最为要塞。

    他又拾笔一划潮安西北角的岷山与临淮正北面的澧江,道:“在此二处新筑城营。”

    方恺在侧道:“倘是在岷山以南筑城,怕会被北境瞧出端睨来。”

    英寡用力一抿薄唇,皱眉道:“非筑不可。否则倘有万一,这二处更是难以收夺。”

    江平僵着脸仔仔细细地将图上圈点过的地方扫视一遍,手指点上去,道:“陛下,吉、虔两州虽不沿境,然降地之内亦不可轻心,需得同时防范才是。”

    英寡点头,“便再加上此二州。北境三路原军马步兵共十八万三千人,着狄念此番先裁至十二万,其中八万分屯于这图上所定之十州一山一水,剩下四万则散屯于其余营砦。”

    方恺低声与安茂林说了几句,然后又道:“陛下,何不待正旦大朝会上探过北戬诚裁军多少之后,再定我朝在北境留屯之兵马之数?”

    “如此恐怕会来不及。”英寡摇头,眉间愈紧,“今夜枢府必得先将札子下往北境,使狄念知晓此议,顺便使沿境一路的诸军留后催探马看看北戬近来的动作,一旦有报、亟呈为善。”

    一众人围着长案严肃而飞快地商议着,她便站在一旁仔细地听他们所说的话,又静静地看他这副冷肃认真的样子。

    他是天生将领帅风,笔尖似是剑锋,挥腕之时地图上亦似有千军万马闻势而出,奔腾之阵有如滚滚墨流,尽数凝往他所点的营砦之处。--凤舞文学网--

    若无当年亲上北境勘视数十个营砦,只怕他此刻根本无法像这样定策神,连枢府老将们亦不能疑他之议。

    是以亲历亲见,方能决国之大事。

    她微微叹息。

    这个男人内心是如此骁悍,然外表却是极尽沉敛之态,纵有挥枪叱马、统驭万军之能而,也不愿这天下苍生受苦一分。

    与他那不可一世的父王,是多么的想像,却又是多么的不同。

    待裁军之事议定,英寡想了想又道:“狄念此番事成之后,枢府不必急诏其回京,便使他留于北境坐镇,三路兵务,上达枢府、下敕狄念。”

    案前几人眼底都小惊了下,安茂林率先道:“狄念初涉边路军治,陛下付其如此重权,是否欠虚?”

    英寡摇头,“三路合军调兵、重编布防,非一路都部署能辖,不若由前司副都指挥使出的狄念统筹帷幄,倒能让边路诸将伏服些。如此也好过从京中遣大将坐镇北境,以免北戬生出疑心来。”

    他稍顿,又斜眉去望方恺,意有所指道:“当年已殁武国公年方二十便叱咤疆场、名震五国,将不锻不成材,狄念在京畿军中能够立威,想在北境亦不会有所差误。”

    方恺眉头一下子沉了些,许久才点头道:“陛下所言极是。料想狄念不会负了皇恩及这狄之一姓。”

    英寡扔下手中的笔,靠上椅背,目光寻了半天,才看见立在角落的孟廷辉,脸色不缓了些,冲她道:“枢府札子今夜须下北境,你留院与诸位都承旨们将札子拟定后再回府。”

    她点头应道:“陛下放心。”

    兵事决议她虽出不了力,但拟文除旨她总是可以胜任的。

    他的目光却久不收回,将她上上下下看了几遍,似是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可却碍于这一屋子的人,终于没再开口。

    候一角的小黄见事已议毕,便撑了大氅过来,小声道:“陛下,中书那边还有人在睿思等着陛下定夺关于朝会诸仪的札子。”

    英寡便起披了大氅,对众人道:“且劳这几,待北事成,卿等必有加封增禄之时。”

    众皆纷纷低头道不敢。

    待他转出门,她才敢抬眼正视他的背影。

    夜色茫茫,黑氅长羽忽拉一下便尽数没入那墨色当中,唯他足下深雪银光剔透,拉出一条长长的灯笼光晕,衬得他影愈拔。

    还没等她看够,屋门便被人紧紧合上,有人在后道:“方才忘了劝劝皇上,雪大之时该行辇驾才是……”

    在一屋子人面前极力伪装真是不易,她马上回,低着头捧了笔墨往里走去,待枢密都承旨冯无隆拿了方才草草记下的东西过来,她才坐下,开始一条条地拟写今夜议定的事

    在枢密府治事虽比原先要令她舒心不少,但她甫涉兵务,不懂之处甚多,遇事竟帮不上他什么忙,这失落的感觉又让她有些懊恼。

    待将札子拟定下,已近子夜时分。

    几位老将犹在前面商议着什么,看样子打算要夜宿院中。

    孟廷辉与二位都承旨作别后便去前面找江平,站在他后踌躇了一阵儿,才开口唤他:“江将军。”见他回头,她便又轻声道:“不知可否将产面诸路近些年来的军防札子借与下官一阅?”

    江平道:“今夜已晚,你早些回去歇着,待明晨一早再看这些东西罢。”

    孟廷辉抿抿唇,低眼道:“下官等不及明晨,就想今夜看。”

    江平挑眉,抱道:“你这丫头倒倔强!”

    她站着不走,又道:“下官忝列枢府,却帮不上皇上与诸位将军什么忙,心中甚感惭愧。一想到有负皇恩,还怎能睡得下?眼见正旦大朝会即开,下官却连北境兵事都知之不透,又何来颜面上列席?”

    江平哑然失笑,抬手叫过一人来,让他将北境数年来凡关军务的数十本札子拿来,然后对孟廷辉道:“孟丫头,你切莫和自己过不去。眼下不懂兵事算不得什么大事儿,想当年上皇御驾亲征之前,又哪里晓得这些排兵布阵的事儿,还不是跟着平王率军合战时才慢慢明白的!我方才见你站在那边甚是拘谨,便想同你说,莫怕听不懂这些会叫皇上失望,皇上既是让你来枢府,那便是心中有你,往后自然有你懂的时候!”

    孟廷辉直被他说得脸红起来。

    本是来借札子的,怎的到最后又扯到她与皇上私上了?而江平这丝毫不以为怪的语气又着实令她尴尬,当下唯喏了几声,等人将札子给她取来,就赶紧抱过札子到一旁细细看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