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一零九良辰(上)

    <---凤舞文学网--->

    景宣元年的秋天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凤舞文学网--91读免费提供

    一出册后风波搅乱了整个朝堂上下,连早已一定的骑大典都被皇上改期于明年再行。牵扯此一事的古钦、乔博二人先后被弹劾,皇上却迟不下诏论决,而中书右相之位空缺多时,政事堂内更是美人能儹位上奏,便连古钦亦是告病在府多以避嫌。

    沈知礼与狄念大婚之将至,皇上封赏沈府内库财器数众,又赐沈狄二人宅院与皇城以西以表殊恩,后除沈知书左赞善大夫潮安北路转运使迁沈知礼为礼部主客员外郎。

    又三,内廷忽有谕下,皇上废外朝奏议册后之权,内闱中事自此不朝臣涉问,而嫔妃之制亦赖皇上一人独断。

    一下子便令本来还沸沸扬扬的朝堂瞬时变作静水一潭,投石不闻底

    正如沈知书所料,皇上挑这种时候下了这道圣谕,满朝上下虽不见有人当廷称附,却也没有那个肱股重臣上谏以示反对。

    还没等朝臣们细细思量,沈知书的一封称附上意的折子便直呈而上,顿时令朝中工于揣摩上意的一干重臣们明白了过来,皇上这是意在警告当朝老臣们,皇上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在内都堂内置凳听政的少年太子,而他们也休想再倚老卖老地左右皇上的心思。

    一个徐亭被罢相若还不够,便再加一个悬而未决的古钦。

    谁敢在这当口反对这道圣谕?

    而沈知书的这封折子恰为那些想附上意却不好先拜表的朝臣们开了条路,其后左丞周必跟着拜表,附沈知书之议于后,而政事堂中除了参知政事叶适以外,其余执政们纷纷拜表以示附上

    御史中丞廖从宽自不必说,领着台鉴的言风一面倾倒,直称此次朝乱祸起中书,而皇上罢了外朝涉谏内闱册后之权才是正理。--凤-舞-文-学-网--

    自乾德二十五年八月到景宣元年十月,皇上登基不过一年又二月的功夫可将进士科改试到边路帅、漕儿司吏考铨课、从倚重新俊之臣到重编边路军,从罢黜老相徐亭到一改册后之制,不动声色间变使得朝堂气象翻变异新。

    虽不比平王当年的狠辣冷厉让人胆颤,可皇上这不见天威龙怒却尽展手段雷霆之势的决绝才更令群臣感到股粟。

    直到此时此刻,朝臣们才真正明白,这个上流淌着天下二位雄主骨血的年轻天子,又岂会是个守成之君?而那些用陈条旧例束缚住皇上手脚的老臣们,势必是选错了。好在眼下醒悟,尚不算晚

    景宣元年十一月初七,沈知礼与狄念的婚事按期而行,朝中那些轻薄碎浪立时便被这出隆庆大喜之事压下。京中百姓们也都乐在其中,皆道沈、狄二姓往后在朝之势更是无人可比。

    而当夜皇上亲临狄府,代天家称贺于喜宴之上,则更加让人觉得沈、狄二人结姻乃是天作之合。

    白里的繁礼既毕,夜里这大张结彩的狄府新宅在宴嘞声中愈显堂皇;宴上拨挑丝竹的皆是京中来的御乐教坊,更彰皇上对这对新人的天卷隆宠。

    正厅中,一个个紫额抹黄的女子持酒在侧,一张张黑漆麒麟案泛光横连,与座皆是满朝文武重臣。佳肴铺案,酒香逶地,支支喜烛红芒映得这一室微醺,景致物妙

    沈知礼为朝官,自然与一般千金闺秀不同,今夜来到大多是父亲的门生故吏、或是兄长与自己的旧友同济,因此也没什么好避嫌不见的,她自开宴之始便换了衣裙入厅来招呼宾客,全无一丝一毫的新妇羞涩之意。

    狄念更不必说,与枢府、军中的同僚们没过多久便闹成了一片,

    虽是人多事杂,但这文臣武将、老臣新俊齐聚一堂共手执酒的场面却是罕见,因时今夜来赴喜宴之人都不愿错过这难逢的好机会,交际应酬的事儿亦难免的。

    满厅众人,就只有孟廷辉一人怠于周旋其间,早早就起绕到厅外花廊间吸冷风去了。

    她无法像其他人那样快乐,就连装出快乐的样子,于她而言也甚是艰难。

    若非狄念口口声声言谢于她,执意要她今过府赴宴,只怕她亦会寻个借口躲过沈知礼与狄念的这场婚礼。

    却不想,在这厅外会撞见独自喝闷酒的沈知礼。

    沈知礼瞧见她也出了,不由轻挑眉毛,脸上也无笑意,只是攥着酒盅低道了声:“孟大人。”

    她自是觉得奇怪,不解当此大喜之,他为何会是这模样。但她自己眼下心里面也不甚痛快,并没想要多管闲事的心思,眼见此处被他占了,便想反回厅里面去。

    可他却在后面忽而道:“孟大人见我回京,竟也不想问问严家大小姐的事?”

    孟廷辉立时驻足,转回头去,打量了他一番,才蹙眉道:“沈大人是喝醉了罢。”

    沈知书倚着廊柱,微微屈了子,侧影自有一股傥不羁的风流,眉一舒嘴一扬,竟是轻笑:“枉她在潮安还在经常惦记着你,却不愿随我回京看看你这个孟大人如今官威几何。”

    孟廷辉再傻也听出来他是如何不快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沈知书与严馥之的事,她知之甚少,而沈知书既被除潮安北路转运使,则她更是没法儿插手过问这二人间的事

    且听沈知书这语气,倒像是与馥之一门心思不愿与他结结心。

    她怔迟间不知该不该回去,可转眼便听见厅内嘈杂声遽消,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行礼之声。

    沈知书似是幡然酒醒,抬手一揉额角,探向里面望了望,便又一笑,道:“皇上来了。”他横眸一扫孟廷辉的脸色,眉毛愈挑得高了,“怎么,没人告诉孟大人皇上今夜要来么?”

    孟廷辉见他捏了酒盅往里面走去,自己却立在廊柱一侧,不想动。

    就这样站着,管得住子,却管不住这一双眼。

    目光只消一瞥,层层人影都化作无形,世间风华尽数凝住那一人上,光芒散尽,便只留他一双摄人心魂的眸子,深邃洞透。

    太想他。

    平里上朝虽也能远远望见他,可怎及此时这不过十余步的距离令人心颤。

    太久不曾这么近地看过他,她竟然忽觉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又索就这么站定,将目光黏在他上,尽自己心意看个够。

    幸好厅中有这么多的人在前面挡着她,而旁花廊细柱上屈屈绕绕地缠满了长蔓,一藤碎枝细叶散垂而落,遮蔽了她半张脸。

    今夜是沈狄二人大婚,纵是天子亦不能掠其风采,因而他仅仅是代天家前来称贺一番,略略一受群臣之礼,着人封赠有差,便就轻从离去了。

    前后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他甚至没有朝这边张望过一眼,许是连她也在都不知道。

    而他前不久下谕一改册后之制的事,又着实令她有些惶然心虚起来。

    她垂睫想着,愈觉得自己今夜与此处不合,子不由自主地朝廊柱后面挪了挪。一挪,就挪进了一双臂弯中。

    耳后也跟着响起他略微清哑的声音:“孟廷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