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九十七生辰(上)

    <---凤舞文学网--->

    相较于迁调潮安北路官吏一事的顺遂,要如何安排尹清却让她有些顾虑和为难。--凤-舞-文-学-网--

    她自然记得自己当初承诺过他的事,更记得他提的要求——留任京官,若不行,便出知潮安北路。

    不知怎的,她下意识就觉得此人不可在侧久留,若能让他出知地方是再好不过的事

    但眼下潮安北路不缺知县,而安抚、转运二司的空职又非尹清这等新科进士可任的。她思来想去,终还是决定让尹清暂留在京中,入太府寺主簿一缺,但等个一年半载的,再将他调出京中。

    再来就是此次进士科登第的六名女进士。

    今次自然不同于往年,这六名新科女进士会居何官位,已是令满朝文武注目已久的事。皇上放手不管,只说让中书宰执同吏部商议着办,一切依往年进士科之例即可。但话虽如此,孟廷辉却无法真正做到将这六名女进士视同一般男子,更不愿就这么让她们出知地方,白费了她辛辛苦苦力争来的机会。

    就在她左思右想、试图拟出个两全其美的札子以呈中书时,内都堂那面却来了人,说是诸位宰执对新科女进士一事已有商议,请孟大人一阅。

    孟廷辉接了那人送来的札子,匆匆一扫,见中书亦未要让这六名女子出知地方,当下便放下心来。可再细细一看,她又不由惊诧起来—

    中书有议,拟此次进士科二甲第六名左秋容入翰林院,任翰林院编修一职。

    莫论此次进士科一甲的二、三名也不过是任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单说中书的这几位老臣,什么时候甘愿让女子居于要位过了?怎么今倒似是态度大变,竟肯让一个区区二甲第六名的女子进士入翰林院为官!

    她想了半天,不解其由,便收了那札子,想待明早朝时分当着皇上的面廷议此事,以免一个不小心中了中书老臣们的。--凤舞文学网--

    想到皇上,她才仿佛从这一堆冗繁琐务中挣脱出来,忆起自己本打算入宫要去睿思求见,以问清楚昨晚他究竟为何要出宫去找她。

    当下便结束了手头杂事,匆匆出门去。行过右掖门时,正巧碰上一个平里在皇上边当差的小黄门。

    那小黄门正要往睿思去,看见她后便十分恭敬地问安,听到她求见皇上,便忙带了她一道过去,路上还笑着前后张问着孟大人的体好些了没。

    孟廷辉知道她今没来上朝,皇上特旨的借口必定是她子有恙,便也笑着道:“方觉着好些,便赶着过来了,无论如何也不敢仗着皇上特旨而怠慢了手头政务……”

    小黄门见她肯答腔,愈兴高采烈起来,道:“孟大人今没来上朝倒是可惜了,古相与左丞周大人着请皇上当廷诏见今次六个女进士,那几位女进士果真负实学,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也敢略议时政,皇上听后龙颜大悦,对几人皆有封赏,其中尤以左秋容为甚。”

    孟廷辉一字字听进耳里,眉头微蹙,幡然间明白过来。

    中书的那几个老臣哪里是肯让女子入翰林院为官,分明是想要生生造出第二个孟廷辉来!

    当年她孟廷辉能借着入翰林之机而得皇上宠信如斯,今这左秋容便也能使皇上对其另眼相看——这不就是他们打的如意算盘么!

    她不由冷笑。

    这些老臣们真是聪明,知道她孟廷辉眼下正是得势的时候,断无可能让她失去皇上的宠信,便想出这借旁人之机而转移皇上心意的办法来——当真是老谋深算!

    你孟廷辉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女进士同享正科进士之例么?中书宰执便成全你的心愿,连翰林院大门都向这些女进士敞开了,你难道还能驳了老臣们的这一片“好意”不成?

    她脑中飞快思考着,隐约忆起曾在吏部候名那次见过这左秋容,在她印象中也是个容姿出众之人。

    当下忽觉有些不快。

    她暗道自己小儿,却克制不住中翻滚而起的怒气,当下连睿思也不想去了,只对那小黄门淡淡一笑,道:“公公方才所说的,可确定是古相与左丞周大人的意思?”

    那小黄门哪里看得出她脸色有变,只顾笑道:“今下朝后,咱家还瞧见那几个女进士来给古相道谢呢!”

    孟廷辉仍是淡笑,“突然想起有要呈给皇上的札子忘记拿了,公公且先去,容我回头取了东西再来。”

    小黄门怔了一怔,却也不敢细问,只应了一声就走了。

    她见人走了,这才冷了脸,转就往内都堂行去。

    但走了一半儿,她又停住脚步,转出宫,直回孟府。

    这种绪是这么的陌生,令她一时招架不住,只觉自己变得不像平里的自己,怎能如此沉不住气?

    徐亭才被罢相,右仆一缺由谁补任还不清楚,而潮安北路那边的事犹待她细细处理,她岂能在这种关键时刻沉不住气!

    撇开私不论,此次老臣肯二甲女进士入翰林院本是好事一件,她应当抓住这机会,化不利之形为有利之势,而不是去计较皇上心意如何!

    ……且皇上的心意,又岂是她能计较得了的?

    直到八月二十六皇上生辰之前,孟廷辉都埋头政务,未曾私下去睿思觐见过。她不去,皇上也未有特诏传她,二人间倒似真隔了层霜膜似的。

    尹清入太府任主簿一缺之事,旁人竟没多问,而中书更是爽快地审注了她奏呈上去的札子,想必这与她尽数同附中书冥执对新科女进士的吏选之议有关。

    左秋容入翰林院任编修一事虽比不过孟廷辉当年初入翰林院便居修撰一位、可观学士制诏并赐银鱼袋来得势盛,可却仍满朝上下好生议论了一阵儿,都道往后这女子在朝为官者可真是能得要位了,而孟廷辉竟能对左秋容之事不以为然,也着实令众人咋舌不已。

    孟廷辉听了,也只是一笑而过罢了。

    中书的老臣想给她下绊儿,却是适得其反地为她赢了声名。

    论今科改试之对错,论女官之朝中新位,天下人倘有评议,谁能抹去她孟廷辉于其中的功劳半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