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4。醉(上)

    <---凤舞文学网--->

    自乾德九年沈无尘以太子太傅、集贤大学士之加领中书令一衔以来,徐亭乃是大平朝中第二个能得皇上封赠此等尊衔的人。--凤-舞-文-学-网--侍中、中书令、尚书令三衔品阶虽高,可却只为寄禄而非职事,纵是位在使相,却也不常参豫朝政。

    因而朝臣虽是渴望临老致仕者能得加此封衔、一生功过荣辱全赖寄禄之品得以证明,然而却又没人愿意在自己仕途正盛时被排除在权力中心之外。

    如今徐亭虽与沈无尘当年一样被封赠荣衔,可这二者所受加封之缘由却可谓是天差地别——

    当年沈无尘以三十二岁就拜尚书右仆,却在三十七岁那先拜表辞官,退隐旧都。乾德八年,也就是今上八岁那年上皇招觅天下德才之人为太子太傅,满朝才士皆入不了今上慧眼,唯独受诏赴京的沈无尘颇得今上青睐,遂被拜为太子太傅。沈无尘虽为太傅,却一心想在今上始豫政事军务后拜辞离朝,上皇留其在朝、以咨政事,百般计议最终除旨加封其中书令一衔,凡遇大朝会则列班子宰相之上。此等天恩殊荣,朝中罕见无双,纵是沈无尘十余年来甚少问政,朝武诸臣们也对他尊崇有加、不敢小视。

    可徐亭此次被封赠侍中一衔,却是在孟廷辉弹劾其私信诽上之后!这其中的名堂,可就大了去了。

    徐亭被一举罢相,从此无权过问中书政事,朝中之前由御史台的谏官们所掀起的沸沸扬扬的弹劾之潮也该消停下来了。眼见当朝右相、西党耆老就要这么垮台了,可皇上却又偏偏除授徐亭天睿大学士、加拜侍中,这分明是不叫具章弹劾其罪的孟廷辉太过张狂。徐亭虽无问政实权,可列班之位却在宰相之上,朝臣武官敢趁此机会再对他落井下石?便是先前人人惶然自危、乱成一团的西党臣工们,在知道这旨意之后也会稳落下来,不至于崩蚁窜、转头去投靠孟廷辉一派。但话虽如此,皇上却又不像要彻底保全徐亭,否则断不会只除他天睿大学士而不授他任何职事,只叫他空领侍中一衔。

    曹京脑中片刻间便已成一团乱麻,种种思量滚过脑际,却还是拿不准皇上的真正心意。

    从来都知圣心难测,纵是这么简简单单两句话的内诏,也让他不敢妄自预断将来的事。--凤舞文学网--

    但朝中众人,谁能说皇上这道旨意是非圣明?

    你能说皇上罔顾朝中台谏之言、置众人弹章于不顾?你说皇上刚愎自用、因老臣私信上便大加其罪?你能说皇上不念上皇君臣相得之、自登基后就一昧排贬老臣?

    笑话!

    皇上这道旨意,可谓再圣明不过。

    曹京深吸一口气,转头又问人道:“内廷可有传旨论及孟大人的?”徐亭之事虽已落定,却不知皇上是否会对孟廷辉有所擢贬。

    众人纷纷摇头,以示不知。

    曹京皱眉,想了想又道:“孟大人可知此事?她人眼下正在何处?”

    旁一人道:“今圣意一下,便已风传整个皇城内外,孟大人定已知晓。只是孟大人自早朝下后便不见人影,下官打听了一圈,说是孟大人与人约了去城东的万亭楼定阁子去了。”那人眼见曹京一脸茫然不解,便小笑了下,解释道:“曹大人忙得忘了,今正是七月初七!”

    曹京这才恍然大悟。

    京中七夕之夜向来闹,晚间花灯盈市、彩绸结楼,各式杂耍玩物列之不尽,要想在游人如梭的城东一带据个好位子,倒也该早早去万亭楼订个二层临街的阁子。与寻常百家姓的女郎不同,朝中女官们在七夕之夜不在家中焚香列拜以乞巧,倒三五成群地约了出街道来逛,七夕之夜算得上是她们彼此间交游亲近的好契机。

    孟廷辉前两年在朝中颇受女官们的冷遇,这况直到她年初被除权知制诰之后才渐渐好了起来。也难怪在朝为官人多有势力之心,风气使然耳。今次孟廷辉被人约了去订阁子赏灯,她眼下人不在中倒也是有可原。

    曹京一面想着,一面觉得口那股子闷气愈让人憋屈。

    他一向自诩为孟廷辉亲腹之人,可孟廷辉之前具章弹劾徐亭之事却没同他商量过,俨然是一副不想牵扯旁人的态度。现如今徐亭被罢相位,照理应当是孟廷辉“趁胜追击”的好时刻,最好能从皇上那儿为自己一排讨些什么好处,可她却全然不管,仍有心思和人去订什么阁子!

    倒显得一门心思在这里左思右想的他像个傻子似的。。。曹京越想越闷,索一把扔了手中碎纸,负手走出门去。

    她自己既然不顾将来之势,他便也不替她罔这份闲心!

    孟廷辉是被沈知礼拉去与一众女官们共度七夕之夜的。

    那一晚她当街对沈知礼撒谎,第二便当廷具章弹劾徐亭,本以为沈知礼心中定会对她有所非议,对她不会再像从前那般亲近。谁想没过数,沈知礼竟真按她上回所说的那样,遇到好玩的事儿便来叫一道去了。

    她深知沈知礼是正直且坦的,但凡认定的人和事便不会受旁人所影响,相形之下她更觉得有些不安和惭愧,今见沈知礼来叫她与众人一道去赏灯游街,当下想也没想就连忙同意了。

    七夕之夜,车马盈市,罗绮满街,楼上雕木彩装栏座,街下红纱碧笼堆灯,一派嚣然。

    在万亭楼的临街阁子里喝过酒吃过饭,观着灯笑闹了一场后,一群人又兴冲冲地跑去行街那头看京中最有名的乔影戏,随后还不尽兴,在沈知礼的提议下,又去了近街之处看武戏班子表演角座之技,任闹哄哄的人群在周挤来挤去,任腹中酒暖尽浑血液,出手赏钱之时一个赛一个得大方,转头便互相看着、乐呵呵地笑个不停。

    到底是年轻女子们。

    纵是在朝为官、平里端肃有加,遇着这样的夜晚这样的闹景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

    等都玩闹够了,一群人才惜惜不舍地散了去,各回各府。

    孟廷辉酒兴冲头,一张脸红扑扑的,不顾孟府小厮驾车来请,只觉这等良夜不该浪费,竟又自个儿跑回先前赏灯之处,站在万亭楼下的街角里,一个人定定地望着远处皇城宣德楼钱被百姓们堆出的那个巨大的鳌灯。

    金银翠珠做成的穗子在檐下左右轻晃,出好听的叮咚声,窜在街上人群笑闹声中,更令她耳边模糊了去。

    那个鳌灯是那么大又是那么亮,那么好看又那么耀眼,就像皇城中的那一人,只消见了就放不开眼。

    她任地让小厮去街上再给她买两盅糯米酒来,然后半倚着结彩矮栏,一边望着街上熙攘人群,一边咧着嘴将酒都喝光了。

    入朝以来还从来没有像今夜这样放松过,不由自主地就想做些逾距的、无礼的、任的事儿——反正这街上时没人认得出来她的。

    她喝够了糯酒,转头就叫小厮陪她去买彩画儿,心心念念地要逛一圈这街上的新铺子,回府将空的屋子好生装饰一番。

    上躁,步子踉跄,没走几步她就忍不住抬手扯开衣领,层层叠叠的阔摆长裙虽是好看,却在此刻成了她前行的累赘,令她烦不胜烦。

    正在她纠结于上衣裙的时候,却冷不丁地撞上了前面的人。

    她被撞着头晕眼花,张口想要难,可抬眼却看见这人——这人——这人长得好像皇上!

    灯火阑珊,风过眼睫,吹起一片娉娉婷婷的醉光。

    她张口却结舌,傻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这人。

    “孟廷辉。”那人道。

    啊——连声音都这么像,且还知道她的名字!

    “孟廷辉?”他的子微倾,离她越来越近,近到她能清楚地看见他一双眼眸的颜色。

    她好像受了惊吓似的,右手攥在口处,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能找到这儿来?”

    满街都是人,各式各样的声音充盈双耳,嗡嗡嗡地让她晕。

    他却只是低眼看着她。连敬谓都忘了用,她是真的醉了。

    她定定地回盯着他看,突然扑过去将脸埋进他怀里,借着酒劲口齿不清地道:“我。。。我昨天不是借故不去睿思觐见的。。。”

    孟府的小厮在后面已然看得吓傻了。当街人潮汹涌,闹腾腾地将这二人甩一隅。

    逆着人群吵闹之声,他抬手轻轻揽住她的腰。

    于是她更加肆无忌惮地缠上了他,继续口齿不清道:“你。。。你之前迟迟。。。迟迟不下旨意。。。我怎。。。我怎能私下入觐。。。”

    他将她带往前行,可却无论如何都拉她不动,不由再度低眼,皱眉低声道:“没人要责怪你,不必多言。”

    她蓦地抬头,静静地瞅着他的脸,像是在打量一件稀世珍宝一样,然后喃喃道:“你真是明主。”她被酒意熏红的嘴唇轻轻扬了下,像孩子一样地冲他笑,又道:“是我的明主。”然后她又埋下头,贴着他的口,加重语气道:“是我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