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心意(上)

    <---凤舞文学网--->

    自她被除权知制诰、能够升朝议政以来,便再没得过机会与他私下独处。--凤-舞-文-学-网--因改试一事,她连来一面应付朝中各式各样的争论,一面着手迁调潮安北路帅司及转运使司里的属吏,且又要抽暇去准备半月后的进士科礼部试权知贡举一事,再加曹京接连向她引荐朝中新俊,她接连数竟是一点闲暇辰光都没有。

    皇上自二月末始便频频出入枢府议事,她知道他同样是忙得夜不沾枕,可却不知他到底在和枢府的朝臣们忙些什么。自从大平开国以来,中书、门下二省一向不问枢府军务,诸位宰执、参知政事更是非国之兵者大事不入觐参议。枢密使方恺是当年随上皇御驾亲征、在平天下定江山时立过汗马功劳的,其下一干枢府朝臣又多是起于行伍、跟随上皇、平王数十年的铮铮将校,对皇上的忠心之度绝非朝中旁人可比。皇上入枢府与诸臣议事,非得特旨,中书、门下二省必不能知其细末;且方恺等人向来不屑都堂中种种党争之事,二府之间关系常年不穆,因而纵是她职为中书省属官,也不能知枢府军务半分。

    从西山归来至今,她夜夜连觉都睡不够,自然无暇时时惦记着那些儿女长的事;她知道他连月来专注于朝政军务,想必也不会念及她分毫,所以从没因他未曾令她单独入觐过而有过丝毫埋怨。

    但,此时此刻被他这样一问,她竟满心顿涌思念之潮,才现自己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已将他想了千万遍。他与她眼下不过咫尺之距,她几乎能看得清他眼底微微闪动着的星芒,只觉自己心跳越来越快,竟忍不住想要抬手触碰这一张令她魂牵梦绕的刚毅俊脸。

    **来得如此强烈,却又是如此不合时宜,她不由轻浅叹气,避开他这摄人心魄的目光,声音也随着他一道哑了:“臣知陛下忙于朝政军务,又岂会因一己私而埋怨陛下?”

    他低笑出声,眼角微微眯起,“甚好。--凤-舞-文-学-网--”

    她一下子醉在他这阳光下的微笑里,真想不管不顾地上前拥住他,细吻他的眉梢薄唇,倾诉这积蓄已久的相思之意。

    却终是忍了又忍,埋了头看脚下。

    他侧过子,冲后面两个小黄门嘱咐了几句。

    她知道他这回是真的要走,便垂恭道:“明早朝后,臣会遵陛下之意去校场。”

    他应了一声,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再多加逗留,转远去。

    她亦慢慢返,往回走去,路上低着头看了看手中的簿子,眼神不由暗了些。

    这不过仅仅是个开始。

    她不惧不畏,亦不会退缩。

    她还很年轻,有的是时间与这些老臣们周旋,更相信将来总有一,她必能令这些都堂重臣再也无法小觑她,而她也能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站在离他最近的侧。

    ※※※

    翌下早朝后,她先是回府换了衣裙,用了些膳食,待时过晌午,才动去校场并观前诸班直的骑演。

    她到之时,场上已有前司的亲军士兵驭马缓驰,个个都是轻衫薄甲,烈之下显得甚是英。不远处站有一些枢府朝臣,想来是奉皇上旨意一并前来观看骑演的。她虽未与枢府打过交道,可像方恺、江平这些以血功闻名朝野的军中悍臣,她还是能认得出的。

    先前赴潮安北路平乱时,那些随行的亲军将士们曾目睹过她在乱军前的不惧自威,因而有不少人都对她颇有好感,此时见了她便纷纷冲她扬枪致意,态度极为友好,令她不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些将士们年轻而又阳刚,目光一向单纯直接,喜怒之分明利落,处事之时勇猛强毅,时时能令人感受到他们上那种原始而纯粹的男子气概。

    她是真心喜欢这些军中将兵们。与那些善于结党互斗的文臣们不同,他们对皇上是坚定不移的忠心,常年的行军生活更使得他们行事简单干脆,纵是早已告别军营、入主枢府多年的方恺,在她眼中也与二省的老臣们格外不同。

    早先或有传言,道皇上用文臣入枢府参豫军务,打破自大平建国来枢府一直非武将不可重用的朝制,可满朝文臣却没一人肯信此传言。

    莫论当朝的文臣中有谁敢言自己能豫军务,单说这些把持枢府多年的老将们,又有谁肯让一个了无军功的文臣入枢府来指手画脚?想当年沈夫人曾氏,是国臣之入枢府治事的人,可她亦是随上皇御驾亲征、在军中建功立业、得到众将们的认可后,仍得被上皇拜为枢密都承旨的。自曾氏辞官退政,二十余年来天下承平,文臣又何来机会能入枢府?

    她正兀自走神,却听前方一阵快马蹄声,转头就望见一匹黑骏临风而过,马上之人甲胄鲜亮,一戾气无人可挡。

    黑骏旁还跟着一匹略矮些的枣红色骏马,赤色长鬃在阳光下刺眼不已,马亦隐隐亮,一看便知是上等良驹。

    他一掌稳控双缰,吁斥着那匹红马奔至她旁,然后才勒缰令其停下。

    她抬头去望马上的他,只一眼,目光就再也没能收回来。

    并非是头一回见他纵马驰骋,自己亦曾被他搂在前御风共骑,可她一见披薄甲臂夹银枪、阳刚果毅英姿勃的他,便被迷得魂儿都找不回了。

    平里他虽英俊含威,却怎及此刻之铁血刚戾来得让人心动!

    远处忽起一片将兵们参拜他的声音,雄亮利落,响震四野。

    碧天之上云丝缠绵,微风拂过他的玄甲银盔,那一双眸子微微漾光,火辣辣的太阳将他的形衬得愈冷硬。

    她看他看得出神,连见驾当拜都忘在脑后。直待近处有人提醒着叫了声“孟大人”,她才陡然回神。

    她的脸有些红,却镇定地撇开眼,低头轻声道:“臣孟廷辉,见过陛下。”久不闻他开口,不由再度抬头去看,却恰触上他注笑的目光。

    这一冷铁硬甲配上他这如太阳一样火辣的目光,瞬时便又令她沉沦,硬生生地勾撩她一腔**。

    她被他看得微微有些气郁。

    人在前,却不可触不可碰,这对她来说是何等煎熬,偏他还要用那种似能洞悉她一切心境的眼神盯着她不放。

    良久,他终于唤过旁边一人,令其将那匹枣红色的马儿牵去给她,然后高高在上地注视着她,道:“朕赐你此马,名之‘青云不坠’。”

    她愕然。

    这马名如此怪异,她几乎就要以为他是在故意捉弄她——青云不坠,是要叫她别再坠马不成?

    想到坠马,她又去看那马儿,只觉这匹马毛色特别却又熟悉,好像正是当年在北苑将她甩下摔伤的那匹暴躁的马儿,只是两年没见,竟已是长得如此高了。

    他瞧见她脸上的表,不由扬眉低笑,“孟廷辉,你不知谢恩?”

    她忙道:“臣谢陛下赐马。只是这马名……”

    他的眸子暗中透亮,缓缓道:“朕愿你能平步青云,直上九天,一生不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