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十三 改试(中)

    <---凤舞文学网--->

    廷辉拜表请罢来年女子进士科后五,朝中分散在品下京官们纷纷联名上奏,附其所议;又二,沈知礼衔领朝中十数名女官,亦拜表上,请皇上准诸路女子同试今岁进士科。--凤舞文学网--皇上着中书宰执廷议此事,时给事中廖从宽、左司谏曹京等人亦以孟廷辉所奏为善,当众附议于侧。

    数来奏章纷涌至中书门下二省,朝中年轻臣子中主张改试之声虽是越来越高,但老臣们只道如此声势实属孟廷辉蓄意所造,因而于改试一事上坚决不肯退让半步。

    众议纷纭不决之时,皇上有谕下中书,令拟诏以告天下,不罢来年女子进士科,然若有女子于今岁同试进士科者,朝廷当其请,将来若举进士,则享正科进士之例,品秩官阶不低男子一分,而来年女子进士科则照常举行,各路女学同试今岁进士科州试者不得多于百人。

    此谕一下,老臣们拜呼万岁圣明,孟廷辉亦拜表谢恩,改试一事争执风波乃止。

    虽然没有完全罢撤子进士科,但那些与男子一试功名的女学生们却有了从前想也不能想的机会,这让孟廷辉及主张改试一派的年轻朝臣们已是大大欣慰。

    可今岁各路参进士科州试的女子不得多过百人,这在老臣们眼中简直就如沧海一粟,丝毫不值一提——想国中数万饱学之人三年一试,区区千余女子又如何能挤得进最终那数十名进士之位?因而老臣们皆以为,皇上此谕不过是为了安抚朝中这些锐意进取的年轻臣子们罢了,决不会是真心想要动改朝制。由是一想也没人再就此事讽谏皇上。--凤-舞-文-学-网--

    谁料进士科州试方一开,皇上便又有谕下,以尚书右仆徐亭、权知制诰孟廷辉在京中礼部试上同知贡举。

    这一下又老臣们不豫起来,且不论孟廷辉资质尚浅,有何德何才能与尚书右仆同知贡举?更何况在之前论争改试一事上,徐亭几次三番明讽暗谏孟廷辉乃不德之人,二人之间关系闹得甚僵岂能在礼部试上同知贡举?

    徐亭连拜表上,以孟廷辉无才浅德而与其同知贡举。皇上驳其所奏,以此次进士科礼部试乃首次女子参试孟廷辉出女子进士科状元之位,功绩朝中女官无人可及,当是此次权知贡举之不二人选。

    朝中孟廷辉一党的年轻臣子们闻皆是兴奋不已,而老臣们则是愈发恼怒,虽驳不了皇上之议,却看不得孟廷辉能够领得这令天下士林钦羡的知贡举一衔!

    诸路州试结束后。判拟得定凡两千一百名举人中有女子凡一百三十二人。礼部遂按往年之例筹备京中会试诸事。而各路地举子们也陆陆续续往赴京中。

    国中三年一度地士科礼部试开考在即。孟廷辉却突然以吏部磨勘课考所定。连黜潮安北路安抚使司及转运使司中六品下地官吏共十多人。吏部依她之言、拟呈札子往报中书审注。可却被早已窝了一肚子怨气地老臣们狠狠地驳了回来!

    朝中自开国至今。还未有六部议定之事遭宰执、参政共同驳回者。此番孟廷辉黜潮安北路众吏却被中书所阻。当下便令本已趋于平静地朝野又起巨浪。

    孟廷辉当初因王奇、魏明先之事得罪了东党老臣们如今又因改试一事得罪了西党耆老徐亭。如此一来倒使得中书、门下二省中地重臣们同将矛头对向了她。而东西两党老臣们之间地关系却逐渐趋和。以至于朝中已逾十多年地东西二党之争竟变成了眼下地新、旧两派之争!

    正午。阳刺眼万分。

    孟廷辉手中捧着一摞簿子,正快步朝内都堂方向走去。

    一路上不时有二省中的年轻属吏走过见她走来,或是低首揖礼是问她一声“孟大人”,态度皆是有礼。

    她捧着东西不能回揖对人点头微笑,算是回了礼快近都堂时,才叫住一人问道:“都堂今可是徐相掌印?”

    那人冲她使了个眼色,悄悄抬手朝后一指,嘴角撇了撇,然后才走。

    孟廷辉会意,便站在都堂门外的廊下等着。

    风和煦,吹动弱柳碧波,细细的絮沫扑到她的脸上,十分的痒。

    她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中,两眼正望着不远处池中的锦鲤,却听后响起脚步声,忙回头去看,恰见徐亭从内都堂里出来,当下迎上前去,低头微笑道:“徐相。”

    徐亭看见是她,脸色登时一黑,步子停了下来,却没开口应她。

    孟廷辉抬眼,静静地望了他一会儿,便直截了当道:“在下依例课考,潮安北路帅司、安抚使司中十三名官吏不胜其任,因迁调它处,不知中书为何要驳。”

    徐亭冷冷道:“中书宰执亦非徐某一人,你何不去问旁人?”

    她微笑,“这十三名官吏中多是攀附东党朝官者,因而古相驳退此议,在下尚能理解。可徐相亦驳此议,在下不知除却私怨,还有何解?”

    “私怨?”徐亭的胡子气得一抖,“徐某在朝为官数十载,忠上皇、辅今上,何时因私怨误过朝政过!你一令黜十三名潮安官吏,倒是何居心?”

    孟廷辉没有应声,只将手中捧着的簿子往前递过去。

    徐亭却不接,仍是气道:“你孟廷辉不将朝制放在眼中,仗着皇上许你掌吏部课,便对边路重吏下此毒手,实属不忠之举!你若执意如此,徐某必将到皇上面前去劾你之谬!”

    她的手依然举着那些簿子,轻轻道:“徐相若是执意不纳在下之议,在下亦将到皇上面前去劾徐相为相之谬。”

    “荒唐!”徐亭一把打散了她手中的簿子,“皇上若是听你妄言,便是庸主!”

    纸落一地,哗啦拉似雪叠复。

    孟廷辉听清他最后二字,脸上淡然之色瞬时垮了,抬眼盯住他,嘴唇抿得紧紧的,久而未言。

    徐亭只当她是怕了,便冷冷一哼,转就走。

    她站得笔直,一直盯着他不放,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背影了,才慢慢地蹲了下来,将那些被打落的纸一张张拾起来。

    正要起时,眼前突然有人影堵了过来。

    一双金线墨靴端端正正地映入她眼底。

    她抬头,看清来人,便挤出丝笑,轻声道:“陛下是从枢府那边过来的罢?”

    他低眼看她,斜眉轻挑,不答却问:“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