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十六 西山(上)

    <---凤舞文学网--->

    这话是如此随意,可又是如此霸道,令她一时无言以由他搂在马上,一路驰向内城北门。--凤-舞-文-学-网--

    她深深地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他,任是他的话他的要求有多么逾例多么令她不解,她也无力相抗。

    在旁人面前尚能淡然处事,纵是再棘手的境她亦能不慌不乱,可唯独次次见了他,便像是失了心似地逆火而进。

    正月初十的夜里,他竟然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带着她纵马驰过京城中的大街小巷,罔顾天子尊位罔顾她的份,连上衮服都未换,便要这么出城往西山去。而她,明知他此刻的行为便说是疯狂亦不为过,可她依旧愿意随他一道疯、一道狂。

    街边高树枝丫上有零星碎雪震落下来。

    她脖颈一凉,不颤。

    他一把扯开大氅,将她结实实地裹了进去,右掌控缰一转,驰速愈急。她的背贴着他的膛,大氅长羽滑顺暖,带着他上的气息,令顿感醺然,又有些无所适从起来。

    北门城洞开,下面竟然有人手执红纱珠络灯笼在等,照亮了一路青砖石道。

    守军撤,留待的竟都是些皇城司的人,见他快马驰来,便纷纷躬相迎,待黑骏箭风似的窜出城门,才直去闭门。

    她马上惊讶得不得了,双手紧紧握住前鞍桥,努力侧头去看他,“陛下?”

    原只当他是一时兴起。才从金明台回便去孟府将她掳了就走。可方才地那一切。分明是他早就安排好地。

    他在储君位上凡十一年。外诸司里他地亲信不在少数。如今他承大统。内廷之中忠于他地人更是愈来愈多。今夜这出城一行。他若想真心瞒过外朝诸位臣工。怕也不是难事。

    夜风撩过他地眉眼那一双流光微凛地眸子更是镀了层暗意。他注视着她。目光愈显肆无忌惮。火一样地烧过她地粉红唇。最后一敛眉。又猛地抽了一鞭。催马儿快行。

    雪意纵漫一路阔道窄径。夜色愈深。

    出城向西三十里。并非短途。可他驭马疾狠。令黑骏纵力飞驰。半夜时分便到了西山脚下。

    西山上有祥云观。--凤-舞-文-学-网--

    从前国中西祀大典五年一行典皆在西山祥云观中。沿山腰而上不远,便可见祥云观之檐角飞兽,琉璃翠瓦在夜色中亦绽光芒。

    她一向只闻祥云观其名,却从未有机会见过祥云观其实。她从前在翰林院协修先朝国史时,曾不止一次读到过那些繁复的祀典礼志,深知此地之于天家而言极是秘重,万没想到他说的带她来西山赏雪,会是直上西山祥云观。

    夜色空迷,马蹄踏雪声格外清晰。

    弯径静整山而上,他的呼吸在她耳边,她的心跳愈来愈快,终在最后一个弯转过后,看见了祥云观阙前那一片平展阔大的石砖。

    观阙两边,立有红纱贴金烛笼二百对,放眼望去华美得令人心惊。

    那些小小的细焰隔着红纱轻跳晃动,二百对灯笼的光芒映着这夜下远山雪色,静窒而大气的美。

    她坐在他前,人已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颗心有如浮在天际云端,不知所处。

    他的手从她前滑上去轻轻捏住她的下巴,问她道:“美么?”

    她怔怔地点了一下头,说不出话来。

    他低低地笑出声来,口中短促地沉喝一声,双膝一敲马肚黑骏朝祥云观阙前行去。

    她的目光依旧挪不开这二百对金红色的灯笼,眼底尽是山壁白皑灿雪之色只觉连这苍穹夜空也跟着明亮起来。

    从来不知,雪能这么美。

    更是不知雪能这般赏……

    她不傻,知道这二百对红纱贴金灯笼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就这么点着了立在这里非祥云观的守吏们知道他今夜要来,断无可能做出这等事来。

    他究竟筹谋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事,还要让她惊讶欣喜多少回?

    马儿在观门外面停了下来。

    他翻下马,又迅速将她抱下马背,然后抬手解下上的鹤羽长氅,给她披在肩上。

    观里有人闻声而出,见他已至,忙躬行礼,又引他入观往里面走去。

    她微微脸红,两手抓紧了长氅襟缘,悄悄抬眼去看那官吏,却见那人神色如常,好似丝毫不觉他带她来有

    。

    于是她稍稍放下心来,撇眸瞅他一眼,暗道他手段非常,竟不知是如何使得这一路上的官吏们如此伏服。

    祥云观后建有次,专供皇上西祀时换服歇憩。

    守吏引他二人入得内,又施了一礼,便掩门退了出去。

    里面设了熏笼暖炉,气扑面,她被冷风吹了一路的脸庞顿时变得红彤彤的,润泽粉嫩。

    他低眼看她,眸明灭不定。

    她自觉地将长氅脱了下,轻轻搁在一旁,道:“此地乃是西祀重地,陛下今夜带臣来此,实是逾制。”

    他抬手拨她耳侧的碎发,眸子半眯,“你在柳旗县擅自入城,不是违背圣意?”

    她一僵,想他终是来责她此事,当下不由微窘,小声道:“当时事非常态,臣别无选择。

    ”

    他把将她搂进怀里,“别无选择?”他的语气满是威胁之意,可却低头去亲她的额头,“你何时别无选择过?你只是胆大妄为,从来未曾将我放在眼中过。”

    她急急抬头,辩道:“臣从来没……”

    话没说完,他的嘴唇便堵了下来,将她面的话生生吞灭。

    这个吻又重又狠,顿时轰了她仅存的一点的神智。

    她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抱他,急切地回应着他,细舌在他唇间轻浅摩挲,水眸半阖,许久才稍稍离开他一点,口中喃喃道:“陛下……臣亦很想念陛下……”

    他喘息沉重,手掌探上来握住她的脸,低声道:“今在府休憩好了?”

    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可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觉子一斜,整个人被他抄了起来,拦腰抱着往后走去。

    他眸光火样,步子又大又快,“那便正好趁夜赏雪。”

    她略略回神,诧道:“方才观外……”

    他抬脚踢开中后门,挑眉低笑,“西山雪景天下无双,方才根本算不上什么。”

    出了门,寒氛骤然侵体,头顶夜幕青暗无边,不远处却有水雾迷漾而来,丝丝带了暖意。

    她挣扎着下来,直望过去,就见山壁之下正是一汪温泉清池,三面傍山,一面有路连向次,温泉四周白雪半融半凝,冰晶剔透。

    天上有细雪慢慢在落,泉水清波折光,那一粒粒碎雪飘入水中,纷纷漫漫如落花之蕊,美得醉人。

    她慢慢地垂眼,开口时声音有些发抖:“此处如此之美,臣何德何能,可享陛下一片心意?陛下今夜这般做,倒是要折煞了臣。”

    他猛地揽过她的子,将她带着往温泉边上走去,眸底流火,声音沉哑:“若觉是折煞了你,便记住我对你的好。”

    她微微咬唇,被他带到池边,眼望着那暖泉水,愈发能感受到他横在她腰间的手臂硬度,当下侧过子,垂了头,双手摸上他的前,轻轻解开他的袍襟,小声道:“是,臣这就记住陛下对臣的好……”

    说个事儿。

    由于我有修文强迫症,而万岁之前也确实有部分写得不满,所以目前在原稿上进行修改中。打算是等全部修完后再一起上传,所以不会影响大家看文,后文的节也不会有所影响,只是我自己心里面会觉得舒服一些而已。但之所以说这个,是因为修改的前文中会加入小寡的名字,后面要写的部分里会也会有地方直接用小寡的名字,为了不使姑娘们看见觉得惊讶,所以先声明一下……我家小寡姓英名寡,请看过欢喜的姑娘们不要再纠结于他到底姓英还是姓贺这个问题,就像不要再纠结于贺喜与英欢的付出谁更多一样。我一直都说,贺喜从来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而会弃江山的男人,我也不会那种男人,我相信能看懂欢喜的姑娘自然理解我的想法,不多赘言。另外就是,欢喜的实体书后记部分曾明确写了小寡的大名是英寡,所以万岁这边不可能再改,望天。

    最后就是,我感谢所有支持正版阅读的姑娘们,对于盗版和满世界乱飞的txt我无力制止,唯一恳望的是在别处看了未修改版本的姑娘们,请不要因为觉得前后不对应而喊雷云云,谢谢。说实话中国原创作者的尊严已经被这个大环境消磨得所剩无几,而我只不过是想要个互相尊重而已,就这么简单,鞠躬。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