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十七 潮涌(下)

    <---凤舞文学网--->

    她只当自己听错了,轻声问:“下方才说什么?”

    他却不复再言,只是低眼看了看她,便倾探臂,一把掀了那案上青衮,其下赫然压着一件绯章紫衣并红纱襦裙。--凤舞文学网--

    衣有虎蜼,裙画黼黻,臂绣火藻,腰间更有方团金带以束。

    白花罗中单上勾抹细银,扣前绕着晕锦薰绶,另有绯白罗大带搁在膝下。

    她愕然。

    眼望着这袭华丽繁复的典祀祭服,脑中却是一片空白。

    曾于郊祀礼祭大典上远远望见过那些头冠毳冕服章衣的两制重臣们,当时心中甚是羡慕,却不知自己还得再过多少年才有资格享得这黼黻华服。

    他在一旁站了许久,却见她不语不动、神色犹怔,这才又开口:“从前宫里未曾制过女官祭服,此番便也未备蔽膝,至于旒冕、花额、犀簪诸物,晚些会令人一并送去你府上。”

    她稍稍回神,挪步过去,仍是没说话,只是抬手按上那紫衣红裙。指尖抚过那细密繁线、青白章纹,凉软的衣料摩挲着她的掌心,衣袖上的火藻似也滚烫,令她愈发无所适从。

    良久,她才道:“下究竟何意?”

    那一夜他二人唇舌纠缠于街头夜色中,入骨绵紊乱了她的神智,叫她忘了去细究他到底为何要对她这么好。

    便是送她那个梅红木匣儿又如何。便是在她惧疲心颤时将她紧拥入怀又如何。便是亲带她去逛夜市又如何……她怎敢真地相信。他对她种种之好。皆因他同她是一样地心境?

    她不相信。亦不奢望。

    能够碰他一碰。能够占得他柔半分。已是足矣。

    他将是天下之尊。他将要立后纳妃。他之谋念从来无人能知。他怎会因她一个女子而如此逾制不顾?

    她是当真不懂。与其心怀期冀。不若讨个明白。

    可他却不答她地话。

    她于是侧头,对上他的目光,又道:“臣非礼部官员,本不知舆服之例。--凤舞文学网--但是,”她伸手拿过那根方团金带,轻道:“臣不过四品之官,安得用此金带?祭服繁章皆为三品以上重臣能有,臣又怎敢服此华贵章衣?至于犀簪诸物,亦非臣可享之制,还望下三思。”

    他一扬眉,从她手中接过了那根灿目金带,双掌将其微微一曲,低头看了眼她的子,然后伸手将它缓缓环过她的腰,左右打量了下,道:“正好。”

    她冷不丁被他这样一碰,面庞霎时泛潮。他长指轻捏金带两端,不与她系,就只这样借力箍着她的腰,令她挪动不得。

    他眼中逐渐微灼,“不觉得好看?”

    她顿时心乱如麻,一触上他这样的目光,便再也强作不了正色,朝后退,可腰间金带却被他猛地一抽,整个人差点跌过去贴上他的子。她费力站稳,抬眸看他,脸上微微存怒,“下这是要做什么?”

    他无视她的眼神,只峻色道:“我问你话,你岂敢不答?”

    她抑怒,仰脸道:“好看。”

    他力道稍松,“我赐你的,你岂敢不要?”

    她便摇头,“不敢。”

    目光一斜,又看向案上那数件衣裙裳裾。青衮生凛,紫衣绵柔,阔袖细绶绕在一起,相映成辉。

    心里面却似凝了个疙瘩。既是问不出他究竟何意,便顿觉临悬渊,满腔沸血皆被渊谷寒风吹成了冰。进不得退不成,也不知自己往后究竟该如何是好。

    原只想能望着他更久一点,能离他更近一些,可如今得了他一丝温,便想要得到更多。

    一切作为不过都是因为她恋着他。

    纵使被旁人所误所谬所攻诘,她亦可云淡风轻以处之。

    可他这种无所顾忌的擢拔封赐,却让她觉得心中没底。

    车驾宅院尚可是为护她周全而赐,逾例擢她为右谏议大夫、龙图阁直学士亦可称是因王奇一案有功,可如今他竟连登基大典的前导官都要她来担,这究竟是何居心?

    是见她于朝中无畏无惧、此番连东党旧臣都下得了狠手,所以更要推她上位、借她佞已成之名来替他清障扫碍么?

    她收回目光,默默一叹,“下明知臣之心意,却要使这种种手段让臣以为下对臣好,是想要臣将来纵是一死亦不怨究下么?”

    他的子明显轻震,脸色遽暗。

    她又道:“臣曾说过——臣之心愿,惟下之愿耳。下既知臣的心意,便不该对臣如此之好,徒令臣生就不该有的期冀奢望。不论下想要臣做什么,臣皆肯为,可臣唯独不愿下骗臣。”

    腰间金带一滑,他松了手。

    她不待他开口便往后侧方退去,垂首道:“下要臣做大典上的前导官,臣便担此一缺。下要臣服这繁章衮冕,臣便服之。下将来若要臣背负千古骂名,臣便是一死亦甘愿。”

    前男人无声而立。

    她躬而退,待走至门前才转头,抬手推门时却听他沉声唤她道:“孟廷辉。”

    手指陡颤,她假作没听见,直直推门出。

    他却蓦然怒喝:“你放肆!”

    她耳鼓轻震,心头小惊,听出他这一声中带了多大的怒气,当下不敢再走,只蹙眉收手,可还没等她回,肩头就觉猛地一痛,整个人被他攥着转了过去。

    他的动作如此之快,她只有怔神的份儿。

    抬眼就见他寒石一般的脸,眸中尽是怒意。

    半晌,她才垂眼,轻道:“臣放肆,但由下责罚。”正低头,下巴也猛地一痛,被他三指狠狠捏住,动不得。

    他眸光如刃,直劈进她眼底,“孟廷辉,你的命就那么轻?”

    她只觉眼仁儿都开始痛,受不得他这狠厉的语气。

    他手指愈发用力,又道:“我当年既是救了你,现如今更不会想要害你死。我在你眼中,当真是不择手段到了如此地步?”

    她知是自己方才的那些话惹怒了他,不由道:“臣方才言辞过激,实非臣心中之意……”

    话未说完,他便倾咬住了她的嘴唇,要多狠有多狠,两臂猛地一收,将她锁死在怀里。

    她痛不可耐,喉间呜咽一声,子微微发抖。

    他却毫不怜惜,挪手上来掐住她的腮侧,直迫她张开嘴,继续咬她唇内细软的肌肤,牙齿磕阖之间探舌进去,将她彻底侵据。

    她仰头,舌齿招架不及他这猛力,唇痛愈盛,可心头却似被他放了把火,细苗簇燃成焰,烧得她浑通红,被他紧压在前的竟也微微发颤。

    双手下意识地去抱他的腰,摸索着勾住他的袍带。

    掐在她脸侧的硬指忽而一松,她刚喘息,却觉耳后一潮,他的唇齿烫舌又侵上来,吻咬她的耳珠儿。

    酥麻的感觉一路窜过她的脊骨,直冲小腹之下。

    她忍不住轻叫,那叫声如猫音,连她自己听了都觉脸臊,可心头火燃更凶,感到他舌齿愈发放肆,不由伸臂去揽他的脖颈。

    他子一僵,薄唇顺势擦过她的脸颊下巴颈口,用牙咬开她的官服襟口,然后精准地含住她的细喉,箍在她腰间的手探下去,握住她的软,一用力,将她抱了起来。

    她喘息连连,极为配合地张开双腿勾住他的腰,自己抬手将官服绯领扯开,又伸手去摸他,手指从他颈后袍领处探进去,细细软软地挠着他,未几便感到他被她夹在双腿间的某处愈发硬。

    他眸中冽,紧盯着她。

    她微微垂头,血色红唇凑去他耳边,轻喘而道:“下……”她腰枝轻扭了下,蓄意挤压他的那一处,见他锁眉咬牙,才又细声道:“臣亦忍不住了……”

    ·

    ·

    ·

    俺漾了,俺有罪,俺才发觉俺这三章的大标题怎么这么猥琐,俺捂脸奔走……又奔回来,俺不知道为毛这周的推荐票这么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