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十三 情(中)

    <---凤舞文学网--->

    二后孟廷辉归门下省入朝视事,又三,王奇一案三司会审乃开。--凤舞文学网--

    在御史台狱拘了二旬有余,又被连审二一夜,王奇却仍是神清智明,拒不供认青州大营月头银一事,更对京郊芾县百姓联名所诉之状不屑一顾,只道太仆寺少卿魏明先已按往年马价尽数赔偿了那些百姓,而当出手伤人之事又非他本人所为,纵是要论罪,也不过是追减官俸罢了。

    大理寺卿潘聪云力断当将王奇贬流仓州,却遭刑部侍郎刘若飞因王奇本人未曾供罪而驳之,一桩官案左右分立东西两班臣党,互不相让,终是剑锋侧转,但看御史中丞薛鹏如何请断。

    薛鹏自乾德十八年入主兰台后便以清贵之姿闻名天下,朝中众人虽知他于此案必不会偏倚两党之一,却绝无想到他会许孟廷辉入御史台狱问审王奇——便是潘聪云与刘若飞也是在将王奇提至都堂后乃审的,她孟廷辉列二省谏院,又如何能享台谏之例、下狱联审王奇?

    然而薛鹏却以太子特旨准孟廷辉参审此案,而孟廷辉位微品低不足以与三司重臣共列公堂之上,便正好使她下狱问审王奇,也省去了太子后再遣中侍御史来狱勘察。

    这理由如此冠冕充足,朝中无人能夺其议,而孟廷辉更是恭拒不如从请,知道这是薛鹏看在廖从宽的面上而私与她的好处,当下就于开审无果后的第三天夜里孤去了御史台狱。

    狱吏们已遵薛鹏授意,入夜后见孟廷辉来了,便一路放行,直将她请至羁押王奇的独囚牢房中,又在外给她备了座案笔墨、细锦软垫、茶水小食,生怕她在这湿牢狱中遭一点儿不适。

    羁押王奇的牢房算是台狱里条件颇好的,四壁下皆是厚茅以避湿气,有有褥,又有案台灯烛,一三餐也比旁的犯臣要好得多。

    孟廷辉到牢房门外时,恰见王奇捧着饭碗在吃,不由止住跟着她的狱吏,一个人走过去,隔着冷冰冰的牢门望向他。--凤-舞-文-学-网--

    王奇听见声音立时抬头,看清是她,想也未想便起走来门边,张嘴便朝她狠啐一口。

    他嘴里嚼碎了的饭菜渣滓溅至她官服上,一片狼藉。

    孟廷辉脸色淡然。回对狱吏道:“王大人已是吃饱了。去收了他地饭碗。撤了他地水菜。”

    两个狱吏诺应。开锁进去收了东西。正落锁。却被她止住。

    她吩咐几人候在一旁。自己也撇座不入。只站在牢房外面。与王奇四目相对。久而淡淡一笑。“王大人这牢房太过舒服。待我走后。你们换一间给他。”

    王奇愤容满面。张口便骂:“你不过一个媚上佞小。安得入台狱来审我?太子是瞎了眼才会让你入朝为官!”

    孟廷辉轻声道:“我自是不比王大人官威浩。在青州远郡竟敢将皇上心血占为己功。而在天子脚下亦敢对百姓行苛霸之举。”她转头。问狱吏道:“对太子口出悖逆之言。该当何罚?”

    狱吏微有迟疑。想了一想。才答道:“未有定罚。但由孟大人发落。”

    她没想到薛鹏手下的人竟然如此知颜识色,不由微微一笑,望向王奇,却是吩咐狱吏道:“我是不懂台狱里审犯的种种手段,只是平里若有什么法子能不留伤痕,便拿出来让我瞧瞧罢。”

    王奇微惊,却仍是怒骂道:“你孟廷辉好大的胆子,薛中丞只说是入狱联审,你安敢背着他私自用刑?”

    孟廷辉挑眉,“王大人为官已近十二年,怎会还是如此幼稚?薛中丞名曰联审,却只让我一人独来,其中何意王大人竟看不出?”她又浅浅一笑,“我孤无家,纵是惹出了什么事也不惧不怕。薛中丞向来独善其,只怕是巴不得由我‘大胆妄为’才好。若是能将你出供来,那自是皆大欢喜,倘是你死也不肯认罪,那便是出了事也由我一人扛责,薛中丞他何乐而不为?”

    那边两个狱吏已拿了一板细细的银针过来,又有人在旁掌灯,将针尖用火燎过,炽焰噬银,微泛蓝光,那色泽在这暗的牢房中看起来竟是极为骇人。

    孟廷辉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半晌,冲一人抬了抬下巴,示意他们动手。

    两人将王奇的子按住,一人持针在他眼前晃了晃,低声道:“王大人,下官可要得罪了。”说着,就要往他耳侧扎去。

    王奇一声惊喘,浑都开始发抖,冲她大声叫道:“你想要我说什么?”

    狱吏的动作一停。

    孟廷辉嘴角微弯,道:“在芾县强索民马、纵吏伤人之事。”

    王奇仍在发抖,口中飞快道:“太仆寺少卿魏大人已按往年马价赔了钱给那些百姓了,你还想要如何!”

    她道:“衙兵出手伤人,是你授意与否?”

    王奇拒言,那狱吏手指便一动,银亮针尖微微戳进他耳侧皮肤,他立时便抖叫了一声:“是我!”

    孟廷辉点点头,又道:“青州大营月头银一事。”

    王奇眼珠微微充血,狠狠瞪着她道:“我朝历来不杀士大夫,你焉敢今夜一再用刑我?倘是果真将我死,你又何来活路?”

    她忽而冷笑:“我朝是不杀士大夫,可若是王大人畏罪自杀又如何?”

    王奇一怔,随即疯了似的挣扎起来,“你敢!”

    她冷眼看着他,“王大人若是不肯招供,只管试试我敢不敢。王大人是不知,我没有潘寺卿只将你贬流至仓州的公明之度,更没有薛中丞闻名天下的清贵之态,我不过一个媚上佞小,清誉名声在我眼里皆是粪土,我又有什么不敢的?”

    狱吏的手指微转,王奇登时抖得更加厉害,大喘道:“沈知书所劾之言俱是真的,是真的!”

    孟廷辉眼底一黑,使眼色让狱吏住手,又转叫在后记供的台吏将供纸拿来,使王奇画押。

    几人一松手,王奇便颤着倒在地上,半伏半跪,许久才略微回神,抬头看她走,忙抖声道:“孟大人,孟大人留步!”

    她回头,面冷声凉:“王大人是不是又要威胁我?王大人是想不到这三司重臣们顾虑重重不敢对你用刑,而我却真敢下此毒手供,我知你纵是要被贬流,也定想出狱后找人‘收拾’我,对不对?”

    王奇连连摇头,嗓子亦哑,道:“孟大人,我还有话要说,能不能……”他转眼看看周围几个狱吏,眼神犹疑。

    孟廷辉会意,微微蹙眉,随即遣退几人,让他们在十步外候着,然后才道:“何事?”

    王奇道:“我知孟大人是恨那一夜的事,才对我下手如此之狠!可是孟大人,那无耻之事是魏少卿派人干的,与我全无关系啊,孟大人万不能把此恨泄在我头上!”他盯着孟廷辉手中的供纸,又道:“倘是我告诉孟大人一件秘事,孟大人可否将青州大营月头银一罪抹了?单就芾县民马一案已足以令我减官罚俸了,孟大人又何必如此狠绝?”

    她淡望着他,不答却问:“有何秘事能值得我把你的罪抹了的?”

    王奇脸上一副豁出去了的神色,压低了声音道:“孟大人可还记得去年骑大典上被马摔伤的事儿?”

    孟廷辉闻言小惊,想起去年那时他人尚远在青州,又怎会知道京中此事,且又是一副神秘不已的模样,显见是知道内的,于是更加不解,不蹙眉,厉声道:“你是今年三月初才奉诏回京入太仆寺的,如何能知去年北苑骑用马之事?”

    王奇却不答,只是低声道:“孟大人不知,那次的事也是魏少卿干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