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九 意凶(上)

    <---凤舞文学网--->

    屋外月影清斜,狄念倚在树干上,把玩着手中的那把剑,时不时地看一眼沈知礼,却也无言,直待太子从屋内出来,才站直了子,“下。--凤舞文学网--”

    他扫一眼沈知礼,又看了看狄念,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你怎会这般巧地遇上此事,出手救了她?”

    狄念跟上去,轻哼道:“下也不细想想,此事怎会是恰巧?臣离宫未行多远,便碰上了门下省左正言曹京,是曹京说孟大人许是有难,才让臣返向回女官公舍的路上去看的——”

    他足下僵了僵,皱眉打断道:“曹京人在何处?”

    狄念把长剑交还给他,“臣之前顾不上多问,可又觉得此事必不简单,便让皇城司的人把曹京拘了。”

    他陡然扬眉,神色一惊:“你好大的胆子,竟能随随便便地让皇城司把门下省的命官给拘了!”

    狄念低头,“下未见孟大人当时的形,臣实在是压不下心头火气,想那曹京之所以知,必与此事脱不了干系,便干脆先把他拘了,待通禀下之后再细问。”

    他攥剑,冷冷道:“既是能拘曹京,怎么不见你拘几个行凶之人?”

    狄念踢了一脚地上石子,恼道:“臣赶到之时那些人还未得手,但见有人来了便作鸟兽散,动作利落得不得了,显是事先谋划好的。臣当时见孟大人在地不醒,一时慌了神,只急着与曹京找人将孟大人送过来,根本顾不上去追那些人。”

    路上有几个沈府的下人走过,皆是低了头不敢乱看。

    他抑了抑怒气,待过了前堂才又道:“你今夜也算是给太傅府上惹事儿了——太傅近几年来甚少过问政事,领了中书令衔就等着致仕了,你将孟廷辉送来沈府,倒会叫朝臣们以为孟廷辉与你、与沈家皆是交游甚密,且太傅在那些东班朝臣们眼中又成了什么?”

    狄念抬眼看向夜空。--凤-舞-文-学-网--嘀咕道:“臣一介武将。搞不懂朝中这些弯弯绕绕地事。可臣便是再不济也知太子心里是偏袒孟大人地。否则东班地那些人也不会闹出这么大地动静。”

    他在沈府门前站定。声音愈寒:“我从未偏袒过她。”然后侧头。戒道:“此事是谁所谋尚未查明。你切不可胡言乱语说是东班臣党干地!”

    狄念一挥手。遣人去将二人地马儿牵来。才接道:“此事还需查明?若非古相如今权势滔天。那些东班朝臣安敢如此肆无忌惮……”口中之言忽然一顿。脸色变得不自然起来。目光微闪。冲后小声道:“你、你怎么也跟出来了?”

    门槛内几步。沈知礼正站得笔直。定定地望着他二人。

    狄念才一说完。立时便撇开眼。目光飘忽不定地望着远处。

    沈知礼提裙。慢慢地走到二人旁。轻声道:“下。古相断不会指使人去做这种下三滥地事。”

    她未搭理狄念,可这话却让狄念满面讪色,不由又看向她,飞快道:“我方才不是那个意思。”

    沈知礼慢慢地低了头,“下,古相心中不会不忠下,而下也不会不明白,为何还要……”她一哽,竟有些说不下去。

    他一翻掌,挂剑上腰,未答沈知礼的话,见沈府小厮牵马来了,便上前一跃而上马背,握缰抽鞭,拢辔转了半圈,方低眸视下,对她道:“我亦非昏庸之辈,此言不必由你提醒。”

    沈知礼依旧垂着眼,搁在前的手微微动了下:“下英明。”

    他看向狄念,见狄念略有无措地望着沈知礼,不由一牵唇,终是没再说什么,扬臂狠抽了一鞭,纵马驰去。

    ·

    皇城司的官吏将曹京带入门厅时,夜已过半,天边微露曦光,寒意浓冽,刹然便让他浑一激,清醒了不少。

    “下,人带来了。”官吏在前垂首低禀,然后便退了出去,反手落了门闩。

    屋内甚黯,曹京抬眼时只能看清一人负手立在前方,还来不及细辨就赶紧撩袍向前跪下,伏道:“下恕罪。”

    男子解剑,搁在一旁案上,剑鞘触石铮叮作响,这声音登时又令曹京一颤,埋下头不敢说话。

    “尚未有人说你有罪,你又何来恕罪之说?”他道,声音不凉不暖。

    曹京战战兢兢地开口:“下明察,臣与孟大人一事绝无关系,臣与孟大人同省为僚,无论如何也不会加害孟大人,倘是臣想害孟大人,也不会去拦狄校尉出手解围了。”

    他不言,只是望着曹京。

    曹京只觉如芒在背,便又壮着胆子道:“昨登闻鼓院接百姓状告太仆寺主事王奇,臣当时劝孟大人不要接这状子,实是不想得罪王奇背后的那些重臣。孟大人在魏少卿面前坦言会退了那状子,魏少卿却是不信,在孟大人走后拉着臣盘询了一番,又说一旦孟大人有变,便要臣立时去太仆寺传信,否则便让臣吃不了兜着走。”

    他终是开口:“昨太仆寺知王奇出事,是你去通风报信的?”

    曹京苦笑,摇头道:“太子一纸谕令着人羁王奇下御史台狱,又命大理寺、刑部并御史台三司会审,此事震动二省枢府,又哪里轮得到臣去通风报信?孟大人心明手快且又掩人耳目,就连臣也是在太子边的黄衣舍人来谏厅传太子谕令时才知此事的……臣后来去太仆寺找魏少卿,不过是想呈明那状子不是臣附奏疏而上的——臣知此举颇有趋利避害之嫌,可臣心里实在是怕啊。魏少卿见臣去找他,以为臣亦是心附于他,便对臣说——‘我知你颇明事理,奈何门下省如今偏有个谄谀太子的孟廷辉,若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往后还不知又要欺谁害谁’——臣当下便慌了神,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待出来时见天色已黑,便想去告诉孟大人让她这几当心点,可路上却看见孟大人平里拿的书匣摔碎了一地,无措之时恰巧遇上才从宫里出来的狄校尉,便请他同臣一道往女官公舍赶去……”

    后面的事不必曹京多言,他自是已知。

    他默思片刻,上前几步道:“我安知你不是受旁人指使,将此罪加在魏明先头上?”

    曹京以额叩地,声音发抖:“臣万死不敢欺瞒下。”

    他转拿过佩剑,朝门外走去,“天亮时着人送你出宫,明迁调御史台,可有异议?”

    曹京怔神,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登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叩门,三浅一重,待外面皇城司的官吏将门打开,才又道:“莫要高兴得太早,迁你去御史台是作它用,你既是明事理,便该知道往后要怎么做。至于孟廷辉一事,我一未查详当,你便一不得脱嫌。”

    曹京颈后俱是冷汗,连连点头,口中谢恩。

    天外晨光初现,金芒斜洒,他斜迈一步,人就立在曦色清风中,声音低至几不可闻:“去御史台后的第一封弹章,便参古钦结党不臣。”

    ·

    ·

    ·

    接责编通知十号上架,所以这几天会努力多写点放在公众版,每天二更可能做不到,但隔二更应该是可以的,如果有加更的话会放在中午左右。非常感谢pk期间姑娘们的支持,希望万岁上架后大家还能继续支持俺,鞠躬。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