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一 余波(中)

    <---凤舞文学网--->

    那玺方印半仰着,倒在众人脚下。--凤-舞-文-学-网--

    紫袖挨着金銙,乌黜黜一片,比不出谁的脸色更黑更难看。

    一众无言。

    ……

    当年天下五分,东有喜帝,西有欢王,二人本是宿仇,却在五国狼烟、天下战火中携手共行,横枪立马血染江山川原,平南岵、灭中宛、臣北戬,四国裂土,二朝相峙;然而一世死生功业终抵不过二心相缠深,是谁让了谁的江山,是谁夺了谁的天下,又有谁真可断言?

    论平王一世悍主,雄踞一方聛睨万人,知自己伤重难愈而将一家天下拱送一生挚,失了帝号失了江山可却得了她,得了这大平王朝的一片盛世繁景。

    虽称平王,可自乾德四年群臣请上尊号为辅国神武平皇之后,朝中还有谁人不知,皇上是愿把这江山天下都给平王。

    而这些当年随平王半生征战半生为政的东班老臣们,纵是国号已改二十五年,心中也只有平王一人是他们的君上。

    太子是平王的独子没错,可太子自幼便与皇上的心腹老臣们更为亲近——当年暗谏皇上杀平王以绝患的沈无尘多年来教导太子识民知政、当年随皇上御驾亲征的枢密使方恺为太子讲解诸路军务,而太子自打十四岁那年参豫朝政以来,便多与这些亲附平王的东班老臣们政见相左;虽还不至于当廷诤辩,可是以古钦为首一干老臣们心中是清楚明白的。

    眼下朝中大权东西分掌——古钦为尚书左仆、当朝首相,而方恺为枢密使、独掌军务大权,其余的知政使相及三省六部主事之职亦是由两面平分而领;但,倘是将来皇上一旦退位,而太子一旦登基掌政,这朝中东西两面老臣相对相峙的局面只怕会往一面倒。--凤舞文学网--

    老臣们明白,朝中新贵们明白,皇上与平王更是明白。

    然而皇上不语。平王不提。老臣们皆是暗地里举朋党之争。这层薄薄地窗户纸便从没被人戳破过。

    可谁能想到。今此时。就在这内都堂里。当着两边老臣们地面。太子竟然亲手将那层纸扯开揉碎。硬生生地冲古钦等人发了这火。

    ……

    一片静寂无声中。忽然有人轻轻咳了一下。

    老臣们扭头。目光聚向角落里地一个纤瘦人影。脸色微变。好似直到此刻才发现这屋中站了个女官。

    他亦撇眸望过去。

    就见孟廷辉敛袖上前几步,小心翼翼地穿过几个紫袍老臣之间,走到他案前,弯腰将那相玺拾了起来,捧在手中,拿官服袖子擦了擦,然后才轻轻地放回案上。

    她抬头,嘴角扬着,眼底笑浓,看向盯着她的众人,轻声道:“下官孟廷辉,今头一回来内都堂祗候,诸位相爷若有何事,只管吩咐下官便好。”

    古钦挑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这名字不是头一回听见,可这女人却是头一回看见。

    脑中忽闪而过的是一年前的,古府花厅中,沈知礼低眉细语对他说的那番话。

    点她为礼部试会元时没有想过这孟廷辉究竟是个什么模样,甚至在听见方怀与张仞两位翰林学士共同举荐她补门下省左司谏一缺时,也没多花时间去琢磨她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然而此时此刻,方觉出这女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莫说在朝的女官们,便是寻常一个见惯了他们这些尚书知政的官员,在面对眼下这一室剑拔弩张的境时,也未必能做到像她这么坦然。

    更何况,这是她头一次来,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高官重吏们。

    可她那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顿时让先前紧张难耐的气氛烟消云散,便是高座在上的太子,在见了她的动作之后,脸色也松缓了些。

    古钦收回目光,借机上前,道:“臣等断然不敢不尊下,然册立太子妃一事非下一人之事,实乃国之大事,因是恳望下三思……”

    他目光凝重,嘴唇紧抿,似是怒火又起。

    “相爷,”孟廷辉的声音滑过来,切断了他生冷的目光,“下官有话想说,还望相爷准。”

    古钦抬头,正触上她清亮无杂的眼,不由自主便道:“何话?”

    她又弯了弯唇,“下官入朝时浅,不比诸位相爷们同皇上与平王相得相近,可纵是如此,下官亦尝闻皇上当年亲政前并未大婚,而平王更是在登基掌政数年后才册后的。”

    古钦脸色微变,却没有打断她,于是她又继续道:“于是下官想,为何太子下如今必得先大婚而后登基?何不效法皇上与平王当年,先承社稷江山而后大婚册后?如此一来,回绝北戬来使之请也是简单多了——只道太子以皇上为鉴,此时并无册妃之意便可,且又能合了平王那边的心意。”

    话音落毕,一屋子人面面相觑,竟是无话可接。

    古钦一时语塞,没想到她位低人胆大,竟敢在这里讲这些话,且不说旁的,单就她那一口一个太子登基,便足可谓是忤逆大胆了,可看太子的脸色竟无不豫,于是更不知是该斥她还是由着她继续说。

    她所道之事不是没人想过,可皇上就只有太子这一个子嗣,朝中谁人不盼太子能够广纳妃妾、多诞龙子?

    因而纵是有人想,却也无人敢当众说出来,生怕会被旁人参劾为居心叵测之徒,更是因不知太子心意如何、怕说出来的话过于忤逆、以致太子直接降罪……

    可她竟然毫无顾虑地说了出来!

    她转,轻声又道:“下之意如何?”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冷案高座之上,静默以待。

    他望着她,半晌都不答一字。

    她微微垂睫,又补道:“臣方才忘记说,虽是不册太子妃,但下可纳几个侍妾于东宫,毕竟一朝上下都望下能够多子多嗣。”

    古钦心里一咯噔,竟不料她能把话说得如此全整,让人挑不出刺儿来。

    他依旧望着她,可眸色微凛,好半天才偏过头伏望古钦人等,道:“皇上于八月二十六出禅位诏书,在那之前,朝中不必再提册立太子妃一事。”

    她眯眼,嘴角垂了些。

    他分明是从中听了皇上的意思才过来的,而这禅位之已定一事老臣们竟还未闻,想必是之前皇上待平王回中后才与之相商的结果。

    既如此,他方才为何还要动怒还要摔玺,还要同这些东班老臣们撕破脸?

    她愈发觉得想不明白他。

    心头忽然一凉。

    八月二十六正是他的生辰。

    还有半年时间……

    他便是这大平王朝的皇帝了。

    ·

    ·

    ·

    俺知道俺还欠一章长评加更……擦汗。

    另,欢喜下册已经陆续铺货上市了,淘宝貌似已经有卖,当当估计还得过几天。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