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四 锋芒(上)

    <---凤舞文学网--->

    咣当”一声,本已落了锁的翰林院大门又被人打了开来。--凤舞文学网--

    两盏宫灯一闪而过,光影摇曳。

    男子大步迈了进去。

    袍下前裰被寒风吹得翻飞扬起,灰表黄里,混映着沿缝盘旋而上的五爪龙迹,在这苍暝夜色中犹为慑人。

    后素月清辉轻拍院墙,那微黯的朱色上似是蒙了层纱,朦胧缥缈如在梦中。

    他走着,脑后玉簪白亮凝光,倒衬着他那一张脸黑峻得紧。

    眉头微沉,一双异色眸子冰样寒冽,抿紧的薄唇似是险刃一般锋利迫人。

    旁掌灯的黄衣舍人步子蹑浅,一副惶恐的神色,显是知道他心不豫,生怕哪里做得不好而触怒了他。

    院内积雪白痕满布砖道,他每一步都走得稳而重,靴下灰雪发出刺耳的咯吱声,引得里面厅内的人听见了动静,慌忙迎了出来。

    “下。”

    方怀一敛袖,躬行礼。

    他不语。目光淡漠地擦过方怀地肩侧。一路望进朱门半开地制诏厅中。然后直直迈步上阶。进了厅中。

    一室忙碌地人纷纷住了手。表案黄宣。冷墨暖烛。襥冠玉带各色鱼袋接连入目。子都不由自主地僵了僵。

    孟廷辉站在最里面。眼睫轻掀。看清了他地脸色。然后便垂了头。

    怕是这里地每一个人都料到他晚上会来。

    可当真看见满面怒容地他。--凤舞文学网--却没人再敢任意专行。俱都站定了。等他开口吩咐。

    他就只是立在门口。一个个将屋中众人看过去。极缓。可目光却狠烈。让人招架不住。

    所有人都低眼,只有她反而抬起头,逆着他的目光迎上去。

    她读得懂他的眼神,更知道他为何会如此动怒。

    ……

    十前,沈知书自青州签发上京的一道奏折让朝中上下大起狂澜,那道折子连参青州通判王奇三大罪,句句如刀、字字见血,尤以青州大营月头银一事及其以皇上之名行豪取渔民之举为重,令满朝文武又惊又惧,更使得皇上龙颜大怒。

    遂令中书门下二省重臣及御史台群吏议事,本将其革职查办,却因以古钦为首的东班老臣们劝阻,以沈知书未得月头银一事之确凿证据而缓图之,终以诏王奇归京、暂授太仆寺主事一职、留待细查而告结。

    朝中东西两班旧臣多年来不穆已久,而沈知书作为西班老臣之首沈无尘的长子,此一封弹章更是让两面多年来对峙的形愈发紧张起来。再加上太子与沈知书私交甚好,朝中几乎人人都以为此事是经太子授意而为,且又是特意针对东班旧臣们的手段。

    私底下虽窃窃传谣,可没人敢在朝中当众言之,只当此风波将告一段落,而待王奇归京、御史台细察后再做论断。

    谁曾想事却远没这么简单地就结束。

    一前,翰林院奉命锁院拟诏,诏谕暂革王奇青州通判一职、转迁太仆寺主事,此诏本当以严辞苛训之语气而制,却不料当夜拟诏之人措辞婉转圆滑,竟是只字不提王奇革职转迁之缘由,且通篇诏文转承模糊,分明是为王奇遮其罪失。

    此一篇草诏于清晨时分呈至内都堂,立时便被当时在内都堂治事未归的太子撕了个粉碎。

    堂堂翰林院,竟然不明君心,拟出此等诏文,当真是忤逆不道!

    一下早朝,太子便着人去查翰林院前夜为何人锁院拟诏,可整个翰林院竟是人人都说不知。

    分明是庇护拟诏之人。

    更是光明正大地昭示这些翰林院老臣们对此事的反对之心。

    直可谓是无法无天……

    怎能让他不动怒?!

    ……

    他立着不动,脸上却满满都是兴师问罪之意。

    一屋子人都陪他站着,良久都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更不知他究竟想要怎样,又是想要从何人何处下手。

    漫地烛色,夜里寒风从大开的门间股股窜入,冷得要命。

    她忽然走上前去,伸手拖过旁边的一把乌木椅子,置在高案旁,冲他道:“下。”

    他目光扫过来,冷然慑人,看了她半晌,才挪动脚步,走过去坐下。

    凉滑长袍一展膝头,两手交握。

    她又过去倒了杯茶,捧来他面前,轻声道:“下请用。”

    他伸手握过那茶盅,不管烫意刺人,只是紧紧攥着,终于开口,却是叫她:“孟廷辉。”

    她本回去,却在听见他的声音后依言站住。

    他道:“昨夜翰林院按月值轮排,是该哪几位学士、承旨、修撰留夜锁院拟诏?”

    在场数人的目光瞬时都凝在了她上,如熊燃之焰一般,烧得她从头到脚体无完肤。

    她不需看也知道方怀等人的目光是什么样的,当下摇头,没有丝毫犹豫地答道:“回下的话,臣不知道。”

    重重的一声“啪”,那案上茶盅已经落地,官瓷迸碎,滚烫茶泼溅四周一圈。

    他的手肘轻倚案上,拳微攥。

    倘是目光能够杀人,那她早已被他凌迟了千遍万遍。

    她脸色淡然,好似不知他的怒气有多大,竟然缓缓弯下腰,一片片地将那碎瓷捡了起来。

    他气得额角都暴起青筋来。

    倘若这翰林院中肯有一人说实话,那人无论如何都该是她,可他怎能想到,竟然连她都有对着他撒谎的一

    她捡完了碎瓷,便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水亮的眼睛注视着他。

    “孟廷辉,”他又开口,微微咬牙,“我再问你一遍,昨夜留院的都是哪些人?”

    她眼底温亮,看着他,静静地看着他,然后突然跪下来,轻声道:“昨夜留院的人里,有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