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 殿试(上)

    <---凤舞文学网--->

    城南三门巷一带大抵都是朝中公卿贵戚的宅第,高墙朱门的宏宅比比相邻,唯独古府颇为简素,若无院外门额上高高悬挂的钦赐朱匾,莫论谁也想不出这竟会是当朝左相的府邸。--凤-舞-文-学-网--

    微风扫径,暗道清幽,天上的云絮棉软如丝,就似要落。

    沈知礼跟在古府下人的后面,慢慢地走,心也好似天上绵云一般,软软地挤作一团,在腔里上下左右轻轻飘着。

    “相爷本来这几是不见外客的,但方才看见沈大人的名剌,便又破了例。”下人边走边对她道,声音含笑。

    沈知礼垂眼,看着脚下的碎草:“这几,来相府投帖拜门的女举子们定是非常多吧?”

    “可不是!”下人扬了扬眉毛,“自打相爷被放此次女子进士科礼部试主考的旨意一下来,相府的门槛都快被人踏烂了。”

    她笑了笑,“依你家相爷的脾,闭门不见客倒是正理。”

    下人乐呵呵地绕过一个廊弯,指了指前面一处小厅,“相爷方才在花厅作画,沈大人自己进去便是,我去给大人上点茶来。”

    沈知礼抬眸望去,厅顶翠瓦映着阳光,微微灼目,不由低头,朝前走了两步,又回叫住那人,“我来同相爷说几句话便走,茶就不必了。”

    下人怔了怔,张口言,却见她已转,飞快地走了过去。

    ·

    沈知礼至厅前时方顿了顿。想了片刻。才抬手拨开门上珠帘。轻迈而入。

    厅里光线柔暗。--凤-舞-文-学-网--长长地一张黑漆木案立在墙边。案前站了个男人。正半伏着子。持豪点墨。

    她在门口站定。没往里面去。也没开口。只是望着他。

    男人听见后声音。也未回头。只是低声开了口:“乐焉来了?”

    沈知礼这才上前。弯腰去捡地上散落地宣纸。口中应道:“嗯。”走去将纸轻搁在案上。又站定了不吭气。

    男人悬腕微顿。偏过头来。脸庞瘦而清矍。双眼炯炯地看了她许久。才撇眸笑道:“你倒是好久没有上我这儿来了。上回你爹娘来给拙荆进丧时也没见你。今却又是为何而来?”

    她挪不开目光,怔望着他嘴角笑纹,半晌才一舒眉,从袖中抽出孟廷辉的那折薄帖,递过去:“来给相爷荐个人。”

    古钦将笔搁下,伸手接过,二话不说便展开来看,可脸色却在看见帖下的名字时变了,登时将帖子扔在桌角,“胡闹。”撑案想了想,才去看她,皱眉道:“此人同你是什么关系,竟能让你来给她投帖。”

    沈知礼像是早料到他会是这反应,不急不恼地又捡了帖子,铺在他眼前:“今在宜泰楼偶遇的,我倒喜欢她的这两首小赋,更喜欢她的行事。”

    古钦脸色愈黑,“此人在潮安北路州试时的事我听说了,若非她的解元之名是太子恩点的,我定要将此人除名!”他转,负手走去将窗子推开,“倘是天下人都知如此投巧可行,将来的女子进士科要成什么样子?”

    “相爷稍安,”沈知礼轻声开口,唇角弥笑,“我就知道相爷是这子,因而特来替她一荐。否则此番礼部试相爷任主考,她孟廷辉倘是头名,相爷定会抹了她的彩头,她孟廷辉倘是只中了贡生,相爷只怕也会将她划到没考中的举子里去……”

    古钦嘴唇一动,想说什么,却终是没开口,只背对她站着,望向窗外院中远处。

    沈知礼淡望着他,又继续道:“相爷想想此次女子进士科同往年相比有何不同的?太子的心思相爷难道不清楚?女进士第一人及第者入翰林院,相爷当年亦是从翰林院入主中书的,此间深意不需我再道罢?而翰林院是什么地方,清流汇聚,旧臣当道,若是一个空有才学而不懂处世之道的女子进去了,能有个什么好结果?”

    她见他仍不吭声,不由笑了笑,“这个孟廷辉,才学出众却不迂腐,虽说行事投巧,可却极有分寸。若要我说,此番上京的女举子里面,我还没见过比她更讨人喜欢的了。此女若不得入翰林,谁人可入?谁人能入?”

    古钦回头,目光颇是复杂,“你来我这儿替她说,却不想她会不会承你这份人。”

    她撞上他的目光,喉间不由哽了一下,半天才接道:“孟廷辉是聪明人。”

    他却冷哼:“光你说也没用,还得看她在礼部试上做得如何!况且还须得等到试之后,看太子会钦点何人!”

    沈知礼垂首,“相爷也知太子为何这次会请皇上下旨翰林院开一敕额给女子。多年来朝中女官不过都是些花架子,这与皇上当初兴女学开恩科的念头相差何许大也!可这又是因为什么?相爷也是跟着平王从东都来的旧臣,想必比我更清楚罢?朝中的东班旧臣们如今一权盛,对女子入朝为官一事都存了什么样的心思,恐怕相爷最是明白。皇上不与这些旧臣们计较,还不是因看在多年来同平王的份上!”

    古钦闻言,脸立时就黑透了:“乐焉不得放肆!”

    她默然片刻,又道:“皇上退位让政于太子一事,中老臣们都知道。太子一旦继承大统,还会像现在一样对那些老臣们恭让礼敬不成?此次女进士入翰林,不过是太子走的第一步棋罢了,这事儿我明白,相爷明白,朝中老臣们更是明白。若是寻常一个饱学女子,入了翰林又有何用?朝中党伐倾轧,这么多年来牺牲的人还少么……”

    他抬断她:“休要再多言。”展眉平了平气,才走回案边,对她道:“来看看我作的画。”

    沈知礼依言闭嘴,走了过去。

    案上画卷长铺,画上色浓浓,细柳亭轩,燕飞莺鸣,慢水远行……

    他低眼,伸手取过笔,调了淡朱色,递给她,另一手点了点画上桃树空空的枝丫,微笑道:“还差几朵桃花。乐焉可还会画桃花?”

    她心底猛地一震,面上却依然平静,“相爷当年亲手教的,乐焉如何能忘?”

    持笔微颤,闻得他笑声在侧,心头愈浮。

    淡淡地描了桃花,却未松笔,转而顿腕,笔锋落向宣纸一角的空白处,数字迅成——

    “恨迟,夜来得个消息。

    心暗动,枉寄,事只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