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 京城(中)

    <---凤舞文学网--->

    先从冲州坐牛车到吴天府,又从吴天府走水路到寿州,最后同人合租了辆马车,直赴京城。--凤-舞-文-学-网--

    入京之正是四月初八,逢佛生,京中九大禅院各有浴佛斋会,用香药并糖煎了浴佛水赠与过院之客,城中街上人头攒挤,榴花细柳,气序清和,微风徐徐,彩旗轻扬,俨然一副太平盛世的景象。

    孟廷辉下了马车,抬眼便看见街头那座三层楼高、恢宏雄伟的宜泰楼,立在原地微怔了怔,才挽了包袱向前走去。

    向来都听说京城繁盛,可若非亲眼所睹,又怎能想像得出这种种景象。

    宜泰楼门前的小二看见她,远远地便迎了上来,亲地笑道:“姑娘是来京赴女子进士科礼部试的吧?”见孟廷辉点头,他便一扬手,“姑娘里面请。”

    孟廷辉走进去,见酒楼一楼大堂甚是清静,不由微笑,“莫不是因赴礼部试的女举子都要住宜泰楼,宜泰楼便在礼部试结束前不事经营了?”

    小二接过她的包袱,领她往柜前去,摇头笑道:“姑娘是从外府来的,不知京中习俗。今乃佛生,城中许多人都是一早便去禅院受浴佛水了,因是酒楼客少。”

    孟廷辉这才明白过来,便笑着走到大堂柜前,对掌柜的说:“潮安北路冲州府,孟廷辉。”

    掌柜的看她一眼,转去后面案台上拿过一封信,递给她:“昨刚到的,我本来还在纳闷,宜泰楼还没住进来这么一个人啊。”

    孟廷辉讶然,接过信便拆了开来。

    一张薄薄的信笺,飞扬跋扈填满了字,洋洋洒洒数言都在谴斥她的不告而别,最后一句才道,好生保重。

    她唇角噙笑。目光扫到署名处。

    其实不看也知道。能给她写这种信地人。除了严馥之。还能有谁。

    不告而别确是她不对。可她平生最不会做地事就是告别。--凤-舞-文-学-网--

    告别了又有什么用?

    从此天各一方。有缘自会相见。

    就好像……

    她脑中刚闪过一个人影,思绪便被人硬生生地打断——

    “你就是孟廷辉?那个被太子钦点为潮安北路解元的孟廷辉?”

    大堂中不知何时进来了几个素妆女子,其中一个正挤在她旁,看见掌柜落笔记下的名字,脸上一副惊讶得不得了的模样。

    孟廷辉想了想,微点了一下头,“姑娘……”

    话未说完,那女子又惊道:“你真是孟廷辉!”

    孟廷辉蹙眉,不解其意。

    几个人交头接耳了几句,方对她笑道:“各路来的女举子都到了好些子了,早有人把你的名字在宜泰楼传了个遍。”

    孟廷辉僵住,挤出个笑容,“今晨方至京外,一路车马劳累,容我先歇一歇,再与姑娘们闲聊。”

    她问了小二两句,便挽了包袱上楼。

    几个人犹在下面窃窃私语——

    “不过是撞了大运罢了,有什么好傲的?”

    “说的正是。潮安北路历年都没出过女状元,她就算是潮安北路的解元又能如何,文章说不定还不如京畿诸路随便的一个举子呢!”

    “能来京赴礼部试的,哪一个不是有真才实学的?等着瞧吧,看礼部试放榜时她能不能中贡生。”

    ……

    她装作没听见似的上了楼,推门而入之时,指尖竟在轻轻发颤。

    恩点她为解元的太子下……

    果真是手段了得。

    尚未开试,便让她成了众矢之的,一句传言便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是想告诉她,虽惜她之才,却不豫她先前的投巧手段?

    是想警告她,礼部试上不可再孤意违例?

    抑或是想让她心里背着这个大包袱入礼部贡院考试,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有栋梁之才?

    房间虽小,但却整洁。

    她将包袱随手一搁,然后把自己的子重重摔上

    碎花帐子在头顶摇摇落,鎏金吊钩微微闪着光,窗户半开着,依稀能闻见外面街上叫卖煮酒的甜香之味。

    她闭上眼,手指轻轻划着掾红木。

    手段了得又如何?

    她又岂是会在乎旁人之言的女子!

    ·

    午膳时分,宜泰楼一二层间明显闹了起来。

    清晨去禅院礼佛的人们有好些已经回城,聚在楼下笑谈着今城中那些有趣的事物;住在宜泰楼里待考的好些女举子也三三两两地下楼吃饭,嘻笑声不断。

    孟廷辉下去的时候,四座人声嘈杂,男女老少皆有,她便捡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了下来,要了一碗粥,一碟素菜,独自一人慢慢地吃着,静听周围人都在说些什么。

    有人道:“今晨去城西的太常寺,看见有好些人特从京畿附近的州县赶来,就为分一份浴佛水!”

    “太常寺遗客的浴佛水据说也是要往宫里进的,既然是皇上喝的,大家自然都想去沾一沾这龙气了。”

    “这些年来天下富足,皇上又体恤万民,不兴兵、不加赋,最近又听说北境要与北戬自由互市,真希望这子就一直这么太平下去……”

    “哎,你们听没听说,待太子册立正妃之后,皇上便要退位让政了……”

    “哪里来的谣言?”

    “不管是不是谣言,只这太子妃一位,你们倒是说说,京中哪家的王公千金能有这福气?”

    “这还用说?非沈家大小姐莫属!”

    “哪个沈家?”

    “还能有哪个沈家,自然是沈太傅家的千金……”

    一桌人都啧啧点头,“倒也是。沈夫人当年是跟着皇上御驾亲征立过血功的,沈太傅与皇上君臣相得数十年,若论与天家的份,朝中谁人敢比?……沈家大小姐又是跟着她兄长自幼一道在宫里玩闹大的,与太子的份更是匪浅,更何况还有颍国夫人这个干娘,怎么说也算的上是贵戚了。再者,沈家大小姐年已二十都还未许配人家,你们说说这是为什么?自然是等着太子妃这个位子了……”

    说话间,有几个女举子模样的从外回来,坐下后满脸懊丧,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旁边一圈正吃着饭的女子们瞧见了,纷纷凑过来问道:“怎么样,古大人肯收帖子么?”

    一个女子冷瞥了众人一眼,“收什么收?古大人是什么人,除了平王,任是谁的人都不看的人!”她停了下,又撇嘴道:“此次会试皇上放古大人任主考,我看诸位就省省心思吧,有空多读读书,别奢望能提前投帖问路了!”

    一众女子皆唏嘘出声,失望回座。

    孟廷辉不动声色地听着,慢慢搁下手中的筷子,掏出帕子来轻轻一抹嘴,准备起上楼。

    旁那桌方才议论太子侧妃之事的忽而有人低声道:“瞧瞧,正说着呢,就来了!”

    “谁来了?莫不是沈家千……”

    “啧,没瞧见刚停在宜泰楼外的那辆马车么?钦赐四轮的!车上下来的那个年轻女子不就是么!”

    孟廷辉闻言回,朝宜泰楼门口望去。

    女子一袭妃红色的襦裙,臂纱轻绕三片玉环绶,销金紫绫褙子刚刚没膝,脑后松松地挽着个朝中女官正时兴的流云髻,正施然迈槛而入。

    ·

    ·

    ·

    我不会狗血的,所以姑娘们表乱猜剧……_

    另外就是听说现在的小粉红规则变了,我智商无能,姑娘们研究后如果觉得有能力的话就给小寡留下11月的小粉红吧……鞠躬。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吾皇万岁万万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