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要任何意义上的见面

    傅云深在生气。

    夏薇言明显的感觉到了他(身shēn)上的低气压。

    如果是平常,看见这样的傅云深,她虽然不会去打扰他,但是却也不会惧怕他,顶多会装作没看见,若无其事的歪在某一个角落看书亦或者玩手机。

    但是只要想到今天晚上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qíng)。

    抿了抿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吧,毕竟她现在不仅引起傅云深的戒备。

    所以,她抿了抿唇,转(身shēn)走回浴室,拿了一条干燥的毛巾走回了房间,走到那个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的男人伸手,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始为他擦头发。

    男人夹着烟的手指顿了顿,随即,周(身shēn)的气势都开始变得柔和了几分。

    他很显然满意夏薇言这次的‘自作主张’。

    傅云深感受着头上那温柔的力道,薄唇微微的抿着,这次的意外倒是让夏薇言对他的态度变了不少。

    那素白纤细的手指时不时的从他的眼前一晃而过,他的头发比较短,只擦拭了一会儿头发就有了几分干燥,(身shēn)后的女人将毛巾随手搭在沙发背上,指尖微微用力,有一下没一下揉-捏着他有些紧绷的肩膀。

    感受着肩膀上那酸涩的感觉,唇角漾出几抹笑意,伸手将香烟摁灭,声音里是止不住的浅笑:“怎么,自觉做错了事(情qíng),现在是在讨好我么?”

    夏薇言揉-捏的手指微微颤了颤,然后又恢复了力道。

    她确实存在着几分讨好的意思,可是这样被他大喇喇的说出来,依旧让她羞赫不已,手指的力道似有若无,从揉-捏变成了那种抚触的感觉。

    还未开口说话,便听见男人优雅淡漠的笑声:“今天你和周家大少的特助去参加宴会,我很生气,你另可和他去参加宴会,却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是因为他比我好么?”

    夏薇言被这一声类似于闺怨一般的质问给吓的手一抖,手下的力道立刻卸去了不少。

    “你不会以为今天晚上的事(情qíng)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吧,言言。”

    男人猛地站起(身shēn),转过(身shēn)来半跪在沙发上,长臂揽住她纤细的腰,视线瞬间与她交缠起来。

    “云深,他只是我的童年好友,他邀请我参加宴会,是因为寇符是我父亲的好友,他……很想和他认识,我是做为中间人去为他牵线搭桥的,而且……我和他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关系,你不要这样无理取闹好么?”

    男人松开手臂,迈开长腿渐渐朝她毕竟,直接将她((逼bī)bī)到角落,伸手就按在她耳侧的墙壁上,另一只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耳坠,他低着头,与她额头相抵,明明唇上噙着薄笑,却有一种(阴yīn)冷的感觉袭来,声音是袅袅的轻柔:“何必这么紧张,我也没怀疑你和他有什么不是么?”

    手指从腮边滑过,挑起她的下巴,薄唇直接含住她的嘴唇。

    轻轻浅浅的啜吻着。

    夏薇言真是快被傅云深给搞疯了,她不知道该对傅云深露出怎样的反应来。

    “云深,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害怕……”

    她挣扎着,将红唇总男人的唇间挣脱,腰被男人狠狠的环着,仿佛要将她嵌入(身shēn)体一般的用力。

    两个人之间若有似无的暧昧,瞬间让这个房间里面的温度升高了许多。

    他低眸看着那双被他滋润的(娇jiāo)艳无比的嘴唇,手指依旧摩挲着她的耳垂,微微粗重的呼吸带着做人的暧昧气息,每一次炙(热rè)的喘都带上了浓浓的(性xìng)感,俊颜染上疯狂:“现在知道害怕了?刚刚在宴会里不是和他玩的很开心么?”

    “傅云深,你简直是疯子,就算我和他一起参加宴会又怎么了,我和他以前不知道一起参加过多少宴会呢。”

    他剑眉微蹙:“原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很好。”

    “傅云深,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如果你不愿意我和别人参加宴会你就直接告诉我啊。”

    男人抿了抿唇,低头猛地再次吻上那嫣红的唇,啜吻了好几下,才微微抽离,玩味的浅笑:“哦?如果我说了,你就会乖乖听我的话了么?”

    “那要看你要求是什么,要是要我一辈子待在这里不让我出去,我肯定是不愿意的。”

    傅云深不置可否,手指依旧不轻不重的摩挲着那(肉ròu)呼呼的耳垂:“嗯,你为什么不乖一点,乖乖听我的话不就好了?”

    夏薇言突然怒极反笑:“听话?”

    他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嘴角依旧噙着漫不经心的浅笑,有条不紊的开口:“我不管你今天为什么要和顾东宇去参加宴会,你现在打电话给他,告诉她以后不会再联系,也不会再和他见面。”

    夏薇言被他这理所当然的态度给弄得快要爆炸了。

    她一直都知道傅云深这个人似乎有些偏执,尤其是在对待她的态度上面,充满了各种的占有(欲yù)。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男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

    不……

    也许她一开始就是知道的,当初他中了药,在那个雨夜的小巷将她强x的时候,就应该将他的真面目看的清楚了,只可惜后来又被那无害的假象给蒙蔽了,导致现在这样的傅云深在她面前,给她极大的震撼。

    她愤恨的怒视着他:“不可能。”

    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眼底带着莫名的光彩:“言言,我的脾气一向不太好,最近是不是我在你面前表现的太温柔了,所以你又想要看看我真的动手是什么样子了?我一向都是先礼后兵的典型人物,大约你也不想看见你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没了工作,又断了条腿吧,或者说,你恨他入骨,倒是巴不得看见他倒霉的样子?”

    “傅云深,你何必要来威胁我?”

    他袖长的手指挑开她睡衣的衣襟,指腹摩挲着她柔滑的锁骨,低低的笑开:“我从来没有威胁你,我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说着,那薄削的唇,便已经印在了那锁骨之上,留下一个小小的,淡粉色的齿痕。

    她极力的将自己的背脊靠着墙,想要躲避男人的触碰,纤细的手指抵住男人的(胸xiōng)膛,咬牙切齿的低声斥道:“傅云深,你别得寸进尺啊,把我惹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嗯?你准备怎么和我鱼死网破?结婚证也领了,难道你是在怪我没有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夏薇言,你原来这么想正大光明的在世人眼里成为傅太太,嗯?”

    夏薇言看着男人眼底那股炙(热rè)而又邪魅的暗光。

    恐惧的不停的摇着头。

    她根本一点都不想要让别人知道她是所谓的傅太太。

    不,应该说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想过做傅太太。

    纵使现在两个人之间已经属于和平共处的状态,也掩盖不了,当初两个人所谓的在一起,也不过是一场错误而已。

    一个人想要报复,一个人(阴yīn)差阳错。

    夏薇言不(爱ài)傅云深,所以她没有办法忍受傅云深为她编织的华丽的鸟笼。

    “怎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害怕呢?言言,我一直很宠(爱ài)你,但是我的宠(爱ài)不是你想要逃离我的筹码,嗯?”男人的鼻音(性xìng)感极了,可是这会儿夏薇言却只从中间听到了浓浓的威胁的意思。

    她终于回忆起两人初见时的那种恐惧。

    脸色蓦然的变得惨白无比。

    “铃——”突然,男人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剑眉无声的蹙起,显然对那不识趣的电话铃声,以及那个不识趣打电话过来的人,都充满了不悦的(情qíng)绪。

    直接将她宛如抱孩子一般的竖抱起,走到沙发边,直接将她压制的坐在自己的腿上,另一只手已经拿起电话,接通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传来白云朗毫无波动的声音:“boss,周少的车出了车祸,我们在路上遇见了。”

    “周少?”凉凉的冷漠的声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是,周氏的大少爷,周笑榄,车里面有周氏特助顾东宇,还有高小姐也在里面。”

    夏薇言目色一凝,高雪慧在周笑榄的车里。

    目光下意识的看向男人的眼睛,却发现那双眼睛毫无波动,仿佛那个在别的男人车里的女人不是他的女人一般,显得冷漠极了。

    “(情qíng)况怎么样?”

    “不太好,周少和高小姐都没什么事,司机已经当场死亡了,副驾驶的顾先生腿应该断了。”

    夏薇言脸上的表(情qíng)一瞬间猛地僵住。

    脑海中不停的回响起片刻之前男人那一声声的警告。

    哪有那么巧的事(情qíng),刚威胁完,那边顾东宇的腿竟然真的断了。

    “是不是你?”夏薇言再也顾不得白云朗是否会听见她的声音,直接低吼着质问道。

    男人凉凉的挑眉:“我没那么无聊。”

    他否认了,可是她却不相信。

    “快叫救护车,送他们去医院。”

    “为什么?”

    夏薇言错愕的睁大双眼:“难道你想要见死不救?”

    “有何不可?我没有救他的理由。”男人耸耸肩膀,说的理所当然。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么?哪怕是陌生的路人,碰见车祸的(情qíng)况,不也应该帮忙的么?”

    男人冷讽的嗤笑一声,看向她的眼神里也带着冷意:“所有人都是没有怜悯之心的,如果当初我出车祸的时候,路过的人拨打了急救,我也不会在瘫痪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耳垂,仿若叹息的说道:“言言,我不是慈善家,没有那么多的怜悯之心,却留给我的……(情qíng)敌,嗯?”

    “算我求求你还不行么?求求你打急救救救他们把。”

    夏薇言这下子是真的一下子哭了出来。

    眼泪宛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呜咽着祈求者,连声音都断断续续的,可怜极了。

    本来心(情qíng)就抑郁的傅云深在看见她为顾东宇流出眼泪的一刹那。

    哪怕那压抑许久的黑暗,也不由自主的在心底冒出了头。

    手指无声的收紧。

    正好掐住了她的脖子,一双眼睛(阴yīn)鸷又狠厉:“那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和顾东宇有任何意义上的会面?”

重要声明:小说《唯妻是从:傅少强吻99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