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璞玉仙龟赤白囊(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徐凯里 书名:真龙气
    崔元之听见那女子如此说,心中微微一颤:“听这位姐姐说,像是一直不见我上去,心中担心,这才下来的,莫非她下来是专程找我的?这倒是让人心喜啊,看来她定是原谅我了。”想到此处,心头不觉一,脸了登时红了起来。又听见那女子继续说道:“那小贼如此轻薄我,等我找到他,必定要将他一只手切下来方解气!”崔元之听到这句话,如同被浇了一盆凉水一般,心下大是焦急,这真的要解释清楚,否则误会会越来越大的。正想间,脑袋被袁度轻轻拍了下,听见袁度低声在耳边笑道:“你这小贼,连带我都被误会成贼了,真是害人不浅。”崔元之的脸更红了,火辣辣地,就像是要滴出血来一般。

    正在此时,忽然听见那女子惊奇的叫了一声:“这个小房子雕琢着如此精致,倒也可的紧。”崔元之听见这句话,猛地一下站起来,大声叫道:“姑娘你可千万不要敲门啊!”他这一叫不要紧,倒把另外两个人吓了一大跳。

    “贼!原来你在此处,取你狗命!”那女子厉声叫道,将手中火把往石缝中一插,纵跃起,长剑指处,直朝崔元之喉头刺来。崔元之忙放出赤心珠,将剑尖打偏,那女子形一滞,便往下落,但是她毫不慌乱,伸手在铁链上一按,子又轻飘飘地飞起,长剑一抖,化作数十个剑尖,又朝着崔元之心口刺去。

    那女子知道宝珠的厉害,因此故意将剑尖幻化出数十个虚影,好让崔元之打不准。她只道只要骗过崔元之即可,却没想到这少年连基本的御剑之术都不会,这等高深的幻影术法却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崔元之见数十个剑头在面前晃动,心中大是惊惶,脸上却强作镇定。就听见“宕”地一声,赤心珠准确无误地从幻影中分辨出了真正长剑,将剑尖开,正贴着崔元之的左肋擦过去。崔元之登时吓出一声冷汗,不过他还是勉强笑了一下,低声说道:“这位姑娘的剑法好生厉害啊。”他原意是想夸赞一下对方,可在那女子听来是对自己天大的讽刺与嘲笑,仿佛是说此等花俏无用的招式不值一提,不觉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厉声叫道:“小小年纪,多行不义必自毙,就算你法力通神,也决逃不过天谴!我祝飞雪今落在你手中,来化成厉鬼也要找你算账!”说完拔剑便朝自己颈中抹去。

    崔元之大惊道:“使不得啊,快快住手。”一面伸手去拉。没想到祝飞雪自刎是假,偷袭是真,手一抬,袖中“嗖嗖嗖”,连出十根银针,此时距离又近,猝不及防,银针尽数没入了崔元之的口,只见崔元之脸色煞白,脚下一个踉跄,似乎站立不稳。

    祝飞雪见中的崔元之,不觉大笑道:“贼终于该死了。”这下可把一边的袁度吓了个半死,忙抢上前,将崔元之扶住,想要检查伤势。崔元之一把攥住袁度的手,低声道:“我既然误犯了这位姐姐,自然也该受到惩罚,袁大哥切莫怪她。”又对那女子说道:“姐姐既然已报了仇,则可原谅我之过错否?”

    祝飞雪哼了一声,低声道:“我也不是一定要杀你,要怪只能怪你太过于轻薄,算是上天给你的报应,我自会多烧些纸钱给你的,你也好安心投胎去。”说完转过去,不再说话。袁度见崔元之说话虽然低沉,但是中气十足,不像是有伤的样子,知道有些蹊跷,也不说破,就装作十分悲痛的样子,抱着崔元之大哭。祝飞雪见袁度哭得伤心,心里也有些后悔出手太重,竟伤人命,从怀中掏出几个银元,递给袁度道:“这些钱给你,好好将这少年安葬了。这里太危险,不是该你们来的地方,你快快上去吧。”

    袁度不知道崔元之作何打算,只得先答应着,接过银洋再说。祝飞雪也不理袁度,只跳下铁链,来到小石室前,弯下腰来,细细检视了一番,不觉伸手在小门上拍了拍,笑道:“也不知是哪个工匠,雕得如此精细的活儿。”

    她这一拍不要紧,小门忽地开了,猛然探出一个巨大的蛇头,张开大嘴,一口便朝那她咬来,看那样子,正是刚才那条头上长角,角上生珠的黑蛇。祝飞雪尖叫一声,子急速后退,长剑上刺,正对准七寸部位,又准又狠。

    袁度见祝飞雪手敏捷,不觉点头暗道:“这位姑娘果然是大有来头,手敏捷,反应迅速。可惜却搞不清楚对手的状况啊,有些小小的糊涂。”

    “那个怪物是什么来历啊?”怀中的崔元之微微睁开眼睛,用极低的声音问道。

    袁度笑了下,将他放下:“就知道你小子在装死。”崔元之吐了吐舌头说道:“幸好智南大师送了我一个替纸人。这个姓祝的姐姐穷追不舍,我要是不装死一把,怕是要被她追杀一辈子了。”他探头看了看下面,祝飞雪的长剑正刺在黑蛇的七寸之上,却无法刺入半分,整个剑都弯了起来,成为拱形。那黑蛇见祝飞雪竟然用剑刺自己,顿时怪叫一声,伸出左爪朝祝飞雪拦腰拍来。

    祝飞雪低头闪避过,飞跃上黑蛇的大头,便想朝着它眼中刺落。没想到尚未站稳,黑蛇头一扭,竟将她远远地甩了出去。那黑蛇体积甚大,几乎占据了石室的一半,直撞得铁链乱响。

    崔元之指着那黑蛇道:“我刚才也是被那怪物擒住,放在那边地上。然后就如同置于流沙上一样,整个人就渐渐陷了下去,就好像地里有无数手在抓你一样,不过好在呼吸无碍,否则就要被闷死了。”

    袁度点头道:“谁叫你鲁莽行事呢?这条不是普通的四脚蛇,而是一条小应龙,大约已经五百岁了,尚未长成型,只生了一角,还要再过五百年方能生翅。虽然只是幼龙,但却也颇具神通,更已炼成龙珠,能大能小,变幻神奇,祝姑娘怕是要吃点亏了。”

    “应龙?”崔元之奇道,“莫非是《山海经》上所说的,帮助大禹治水的那条神龙?”

    “你小小年纪,倒也看过不少书啊。”袁度笑道。

    “是啊,我家里有很多藏书,都是我父母的遗物,里面就有《山海经》,我从小就常看的。还有许许多多画满古怪图案的符箓书,手写的卷轴什么的,我都看不懂。”崔元之指着应龙说道,“我想起来了,那本山海经上的应龙画得就是这个模样的:头大而长,吻尖,鼻、目、耳皆小,眼眶大,眉弓高,牙齿利,前额突起,颈细腹大……唉,我怎么没早看出来呢!”

    “你也很不错了。我也没想到这个封印阿修罗之影的地方居然正好是大禹水道的一个气口,看来当年天释真人也知道这点,因此才会封印了这块息壤之地。定是你手痒,坏了封印,又胡乱动手,惹怒了镇守的神龙,吃点苦也是应该的。”

    “什么叫做息壤之地啊?大禹水道又是什么?”崔元之对这些听都没听过的名称感到很有兴趣。

    袁度刚想继续说,只见“嗖”地一声,祝飞雪也跳入了铁盒中,只见她头发散乱,衣服上也破了几条口子,显得十分狼狈。崔元之见状,忙朝袁度说道:“袁大哥,快帮下祝姐姐吧。”

    “你这小贼,原来是装死,简直太可恶了。”祝飞雪见崔元之安然无恙,更是大怒。袁度忙说道:“祝姑娘你刚才用银针过了元之,也算是抱过仇了,何必苦苦相呢?如今大敌当前,我们应该团结一致,想办法脱才是。”

    祝飞雪白了崔元之一眼,气呼呼地说道:“好,我暂时放过这个小贼。这位大哥,你有什么办法对付这条怪蛇?”

    袁度定了定神,指着外面不断吼叫的应龙道:“要对付应龙,一种方法便是找来旱魃,也就是数百年僵尸,上可屠龙,下能行瘟,自古以来就是应龙的克星。”

    “这里哪来的百年僵尸?!”祝飞雪没好气地说道,“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姑娘莫及,这第二种方法就是用童男童女的鲜血,去污了应龙角上的那颗龙珠,破了它的变化。不过这童男童女必须是纯阳纯之体,阳剥生极生阳,阳相生,效验自然更大。只是此处就我们三人,哪里去找童男童女呢?”

    祝飞雪忽然脸色一变,后退一步,厉声道:“你这人怎地如此下流,说什么童男童女之类的混话,意何为?!”

    袁度被她说的莫名其妙,也站起来,正色道:“姑娘是误会了,在下所说的的确是降服应龙的方法,并无什么鬼蜮伎俩。姑娘若是不信,我也无法。那应龙是姑娘你惹到了,与我们本无关系,我们又何必强出头呢?!”

    “是啊是啊,”崔元之在一旁也帮忙说道,“袁大哥是江湖第一术学世家的传人,家学渊源,法力高强,祝姐姐莫要错怪了他。”

    祝飞雪听崔元之如此说,又见袁度的确不像是无良模样,方脸色稍霁,低声道:“小女子急躁,还望袁先生海涵。我正是八字纯,而且我……”说道此处,不脸上一红,将袖子捋起,露出白藕般的胳膊,在臂弯上,端端正正地点着一颗鲜艳无匹的守宫砂。

    袁度微微一笑,点头道:“祝姑娘师出名门,尊师训徒极严,在下自然是信得过的。”

    “你——知道我师父是谁?”祝飞雪大是诧异。

    “刚才我看姑娘躲闪的法,婉如游龙,须臾之间,变化无穷。试问天下除了贵派,哪里还找得到如此美妙的轻功夫呢?”袁度笑着说道。

    “多谢袁先生夸奖,不过师父吩咐不可在江湖上显露份,还望袁先生海涵。”祝飞雪答礼道。

    两人这番话,听得崔元之一愣一愣的,他看了看袁度又看了看祝飞雪,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忙问道:“袁大哥,我是八字纯阳的,我的血可不可以啊?”

    袁度点头道:“自然可以,我的血肯定不成的。等下你们咬破中指,先各自写一道血符,祝姑娘你写太化水,元之你写太阳成炎,然后你们再合起来画一道交泰符。当下便掏出三张黄符交给二人。祝飞雪拿过,咬破中指,就直接书写。而崔元之对画符一窍不通,将中指咬破后,就拿着黄纸不知道该怎么办。

    祝飞雪画完后,看崔元之在发呆,一把抓住他的手,在黄纸上帮他画好了太阳成炎,又取过画了一半的交泰符,继续画完,这才放脱崔元之,将黄符递给袁度。袁度接过三张黄符,指了指下面的应龙说道:“等下你们分别从两侧引它,我从正中进攻。不过应龙乃是神龙,我们虽然能破它的变化,但是也要恭敬,称其为神君,不可对它无礼,切记切记。”

    祝崔二人答应了,祝飞雪长剑挥动,从右侧直刺龙头,而崔元之则放出赤心珠,打向应龙的左侧。应龙受到两人围攻,不觉大怒,吼叫连连,但是它知道长剑易躲,宝珠难防,仗着自己鳞片坚硬,竟不理会长剑,伸爪去捉赤心珠。

    袁度正是要应龙分心对付,无暇顾及自己,双手挥出,太太阳两张黄符正贴住它的双眼。应龙只觉得双眼突然一阵剧痛,顿时眼前一片黑暗,失去了目标。而袁度正是要趁它混乱的片刻,袖中第三张黄符激而出,正打中了龙角上的明珠。

    就见到原本十分明亮的龙珠猛地黯淡了下去,接着应龙庞大的躯也逐渐缩小起来,最后仅缩成了小儿手臂粗细,长不盈二尺,震耳的吼声也变成了轻微的嘶嘶声。袁度恭谨地对应龙行礼道:“我等并非有意冒犯神君,还望神君见谅。”那小应龙一直扭来扭去,嘶嘶不断,似乎极为恼怒的样子。

    袁度又行礼道:“我们前来封印此处,就是为了防止地气侵蚀,否则万一阳生变,将吉地改成化尸地,则很有可能引发僵尸为祸,到时旱魃出世,神君恐怕就要头痛了。”

    听到“旱魃”二字,应龙立刻停止了扭动,似乎已经知道事的严重,也不再嘶叫,而是微微抬起半,朝袁度点了点头,又爬到小门处,伸头往门上轻轻撞了三下。

    门内又有白光亮起,比刚才应龙角上神珠的光线还要亮,接着从门中缓缓爬出一只白色的小乌龟来,蠕蠕而动,昂首舒足曳尾,旋爬旋长,躯渐大,足有三尺见方,背上堆了一些青色的泥土。那龟爬到袁度面前,抬起了头。三人这才发现它的颌下用金丝绾着一颗胡桃大小的夜明珠,光华闪耀,整个石室顿时明如白昼。

    袁度见此龟,更是恭敬万分,行礼道:“原来是河精使者,在下替一方黎民感谢使者赐印。”那龟慢慢爬到适才埋崔元之的地方,将龟壳轻轻摇动,落下一些青泥在地上,然后伸长了脖子,将下颌朝着青泥上用力一按,旋即退转,蹒跚爬回袁度面前,张口吐出红白两个锦囊,然后转朝小门走去,躯也渐渐缩小,直至拳头大小,进入了门中。应龙也随之爬了进去,小门随后缓缓掩上。

    袁度方擦了擦汗,弯腰去捡那两个锦囊,没想到祝飞雪速度更快,一眨眼已经将那个白色的锦囊抢入手中。“祝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啊?”崔元之很是奇怪,不问道。

    祝飞雪也不回答,将锦囊打开,将里面的事物倒在手掌之上,原来是一个白玉龟,样子与那仙龟一模一样,脖子探出,昂首向天,背上却无青泥。

    袁度见到那白玉龟,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表,但随即镇定下来,笑着说道:“这小乌龟雕得倒也精细,且看看我这红色锦囊中是什么宝物。”一面说,一面也将里面的东西倒在手掌上,却是一个小小的黄雀,用翡翠雕成,通体碧绿,那雀儿回首向后,口中衔有一虫,像是受惊愈飞的样子,活灵活现,惟妙惟肖。袁度见到这两样宝物,不仅暗道天意。这两件宝物都是与寻找真龙气大有干系,想必是前辈高人让两只神兽看管的;如今神兽将其赐予自己,看来是上天注定真龙气该与我有缘。

    祝飞雪看到翡翠黄雀,眼睛也一亮,对袁度说道:“这翡翠黄雀是家师一直在寻找之物,还请袁先生给了我罢。”见袁度不语,将手中的白玉龟递了过去,“或者我以此宝换也可。”

    “这怎么行?”崔元之忽然插话道,“仙龟明显是要将这两件宝物都交给袁大哥的。那个白玉龟是祝姐姐你抢去的,本来就该还给袁大哥的,怎么再用它来交换呢?”

    祝飞雪白了崔元之一眼,对袁度作揖道:“还望袁先生割相让,飞雪感激不尽。”

    袁度看了看白玉龟,又看了看手中的翡翠黄雀,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并非我不肯让,而是实在是这两件宝物干系太大,我要靠它们去救一个人,还请祝姑娘原谅。”

    祝飞雪脸色有些难看:“既然袁先生不肯给,那小女子也只好动武了。”长剑舞动,竟上前来硬夺。袁度倒也不怕她动武,知道她功力未深,连王玄一都不如,不足为虑。倒是崔元之担心的紧,见祝飞雪动武,忙放出赤心珠。

    祝飞雪知道赤心珠的厉害,不敢停留,虚晃一招,飞向后,一把抓住绳子,形上拔,直攀而上。崔元之急忙上前,抓住绳子,甫料手上感到柔软无劲,那绳子竟坠落了下来,原来被祝飞雪从上面割断了。

    “这下糟糕至极!”崔元之叫道,“绳子断了,我们要被困死在这里了。这个祝姐姐也太狠了点,好歹我们也算是救过她的命啊。”

    袁度却摆摆手道:“我看祝姑娘不像是绝的人,她割断绳索是为了防止你追她。等她要离开之前,自会给我们放下绳子来的,你就耐心地等吧。”

    “是么?”崔元之有些不信,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气呼呼地靠墙坐了下来。袁度见他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朝他说道:“你莫着急,左右无事,刚才你问我的问题,我还未曾回答,不如现在我来告诉你这个地方的秘密罢。”

    崔元之早就憋了一肚皮的疑问,见袁度肯讲故事,忙跳起来,跑到袁度边坐下,好听得真切些。

    “刚才那只白色的仙龟叫做玄龟,也叫做元龟,是当年大禹治水的时候用来给山川河流加印的神兽。它的颌下有一种特别的花纹,是天帝赐的一个古印,是‘九州山川’四字,凡是加过印的地方,自然妖魔畏惧,不敢作祟。那条应龙也是大禹治水的功臣,古书上说‘禹尽力沟洫,导川夷岳。应龙曳尾于前,玄龟负青泥于后。’就是说的这件事。这里的应龙和玄龟应该是那两只神兽的后裔,专门用来看管大禹水道的各个气口。

    “当年大禹治水,开凿吕梁龙门,疏通江河淮济,这些都是地面的工程,其实还有一桩极为浩大的地下工程,在地下数十丈处开凿地下河道,用以连接水系,此称为大禹水道。九州地下均由此水道连通,北至黑河,南至珠崖,无不如此。又怕因地水流动而混乱地气,造成失衡或是郁积,故在水道上,开凿若干气**,以衡天道。每个气**末端建造小石室一间,称为‘息壤之地’,并留下一撮息壤,将来若泄气过多,则可将气**重新填塞。刚才你被埋的地方就是息壤所在之处。

    “息壤是天帝之物,平时柔软无比,一旦遇水则凝固为十分坚硬的石头,相传会自生自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是在取用的时候不许有丝毫的声音,否则就会天降大雨,引发洪水。相传上古大洪水时候,鲧受命治水,他秘密盗取息壤以堙洪水,结果治水失败,被戕于羽山,化为一只三足黄熊。鲧的儿子就是夏禹,他采用了疏导的方法,又得到神仙的帮助,终于治水成功。至于息壤,大部分被天帝收回,小部分留在各个水眼气**,以备不时之用。(**首发***君***子***堂****)

    “我当年在苗疆曾见过水道的一个入口,那里属于古梁州,石室比这里要大上数倍,石门有一丈宽,可以供三个人并行。里面那条地下水系十分巨大,就好像运河一般宽阔,上可行船,水中也有诸般奇怪的水族,与地面上的迥异,从那里进入水道,行舟五后,可以在三峡一带荆州入口回到地面。像这样的入口天下共有九个,分布在九州各处,而那些小气**出口则不可胜记了,也不可能每个气**都有玄龟与应龙护卫。”(**首发***君***子***堂****)

    正说话间,顶上忽地垂下来一条绳索。崔元之一见大喜,说道:“看来祝姐姐还不坏,给我们留好了出去的绳子,袁大哥我们快上去罢。(**首发***君***子***堂****)

重要声明:小说《真龙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