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龙脉地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徐凯里 书名:真龙气
    其实真龙之气并非是真的龙,而是风水中最核心的龙脉地气。中原自古流传风水学说,源出于上古奇书《金篆玉函》,认为天下龙脉皆出自于昆仑,自北向南,由西往东,散于神州,所有的风水龙脉无一不是源自于此。就连紫城在建造的时候,也要在西北角楼外造团城,代表昆仑山。

    风水之说毕竟虚幻,可是在《金篆玉函》中还写道,昆仑山既然为龙脉之祖,自然可以孕育出真龙之气,是由天地灵气凝聚所化,这股真龙气会四处游走,所到之处,四灵来护,可以将当地的风水改变成最尊贵的真龙局,就是古籍中所记载的“天子之气”。在古代,皇帝往往会派出风水探子,在天下寻走,一旦发现某地有天子之气出现,就会想办法破坏。而真龙一旦受到惊扰,就会离去,另觅佳地。

    自古以来,只有真正接触过《金篆玉函》的人才知道这世上存在着真龙气这样玄妙的东西,传说真龙气可以让死人复生,让凡人当上皇帝,让修道士白飞升,自然也有人想要去抓获这条真龙,想要得到那真龙气。可惜从古至今,只有轩辕黄帝穷数十年之功,终于在黄山得到了真龙气,御龙上天。黄帝曾经把他寻龙的经历和方法统统记载在了《金篆玉函》中。自此,后人无一不想要找那真龙气,也想学黄帝那样,可惜那真龙自此消隐,竟无处可觅。

    到了秦朝,始皇帝焚书的时候,无意间得到几根《金篆玉函》的残简,恰好记载着真龙气的一些片段,因此也勾起了他想要长生不老的愿望,遂巡游天下寻找真龙气。那时又有个异人安期生,献上了一件宝物——驱山铎,可移山填海。始皇得此宝,更加肆无忌惮,想要断尽天下龙脉,四处毁坏风水,好让他的大秦帝国万年永驻。但是一直到他死也未能找到真龙究竟藏在何处。始皇帝崩于沙丘后,驱山铎也不知所踪。

    自此,后世的帝王们只是把《金篆玉函》看做是一本怪力乱神之书,就算得到了一些残片,也封藏在大内,从不翻阅。但这也使得在宫廷任职的风水师们十分幸运,他们可以出入大内藏书库,除了不准进入的库外,所有的书籍他们都可以自由翻阅,而《金篆玉函》恰好也在其中。因此历代都造就了一大批有名的高士,比如汉代的焦赣、晋代的郭璞等。

    到了唐初,历代搜集的《金篆玉函》残片加起来已经有了原书的十之七八,可以说是自秦以来是最齐全。当时有两个著名的风水师李淳风和袁天罡,他们在此书上浸了数十年,各自都有心得,两人按照自己的推算,写下了不世奇书——《推背图》,预言后世治乱兴替。唐太宗知道后,下令将《推背图》并《金篆玉函》一并封入库中,不许任何人翻阅,以免再出现异端邪说之书,又命李袁二人不许将《金篆玉函》上的内容泄露出去。从此,真龙气的传说再也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

    但是,袁天罡并没有遵循唐太宗的命令,他偷偷地将所记得的《金篆玉函》写了下来,传给了自己的后人,也成就了袁家在江湖中成为“术学第一家”的地位,一直到如今的袁度,已历千年。

    从唐初开始,江湖也平静了很长的时间,长到几乎没有人还记得世上存在着真龙气这回事。可惜好景不常,到了明末清初,《金篆玉函》的残本竟又再现江湖,真龙气的传说再一次让这江湖陷入了一场混乱之中。

    王玄一于十一年前在西域与许肇夫妇偶遇,许家与袁家本为世交,因此许肇也知道寻找真龙气的秘密,带着妻子上昆仑是为了探寻龙源,想要独自推算真龙的方位。只要知道现在真龙潜伏的位置,就可以用许家祖传的定龙针将真龙气留在那里,慢慢进行培养。因为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许肇这才放弃了寻找真龙气的念头,携妻子归隐山中。

    夜更加黑了,王玄一抱着婴儿,加快了脚步,他要迅速赶下山去,因为有人在那里等着他。果然,山脚的石亭中,点着一个火堆,端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披着绿色的羽毛斗篷,火焰跳跃着,映得他们的脸上忽明忽暗。王玄一来到亭边,恭敬地说道:“我的事已经办完了,两位可以上山了。”

    那男子抬头看了看王玄一手中的婴儿,问道:“这就是二师姐的儿子?”王玄一点了点头:“我答应二妹,要好好照顾她的儿子,所以就带下山来了。”那女子闻言,地一笑道:“璇霜如果知道你这个义兄就是出卖她的人,她一定后悔将这个孽种交托给你。”王玄一不敢应声,只低头道:“我们各取所需罢了,不过我想知道两位会怎么对付我义妹和季生?”

    “还能怎样?捉回去交给师父发落就是了。”男子说道,“师父当年最是疼小师妹,她竟然瞒着我们,带着玄霜剑失踪了十几年,令师父伤心之极。这次将她捉回去,我倒要看看她怎么面对师父!”

    女子摇了摇手,低声道:“不必了!就地清理门户!将玄霜剑带回去。”

    男子听见女子这么说,不觉一惊,问道:“大师姐,这样做不好吧?师父一直很挂念小师妹,捉回去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

    “师父早就对她死心了!”女子厉声道,“让她去接近许家的人,趁机探查真龙气的下落,没想到她居然和许肇私奔,背叛师门,这种欺师灭祖的人,在世上多留一天便是多遗祸一天!你可知道,霜字的上一任弟子就是因为背叛师父,被师父一掌打死的,这次也是一样!”又转过脸来,看着王玄一怀中的婴儿,“这种孽种,一并杀掉,斩草除根。”

    王玄一忙后退了几步,离着远远地,说道:“我们说好的,我拿我的,你拿你的,这婴儿既然在我怀中,就是我的东西。”

    “哼!养虎遗患,哪天他要是知道是你出卖了他的父母,一定会找你报仇!”女子一脸的鄙夷神色。

    “我已经对不起他父母,自然要保护他周全。”王玄一又退了几步,“你们要抓人也好,要杀人也好,与我无关。”

    男子也劝道:“那婴儿是无辜的,大师姐你何苦要赶尽杀绝呢?我们还是速速上山去吧。”

    女子长啸一声,伸手一拂,眼前明亮的火堆倏地就熄灭了,只见两个黑影掠起,如两枝飞箭一般朝山上去。

    王玄一不敢久留,抱着许纯均,转朝相反方向离去,至于许氏夫妇是死是活,他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

    奔出数丈后,眼前忽然又出现一堵无尽的长墙,天知道墙后将会是怎样一个幻境,这种利用心魔所化的阵法,就算你翻到力竭也脱不出。这太白珠必将落入袁度之手,奇谋秘计,筹划了七年,到头来却为他人作了嫁衣裳,王玄一再也没有力气翻墙了,长叹一声,靠着墙壁坐倒,心灰意懒至极。

    他放弃了抵抗,眼前的景象又开始抖动起来,扭曲,变形,模糊,等到眼前再一次清晰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分水墩上,被玄天黄符的光网牢牢地罩住了。不远处,袁度轻轻拿起火龙蛛,装入玛瑙罐中,在盖上加了真的封印,将玛瑙罐收入怀中,然后问王玄一道:“怎么不见纯均出来?莫非你又对他下了毒手?”

    王玄一仿佛没有听见,只呆呆地瘫坐于地上,一语不发,脸色如同槁木死灰一般。袁度担心许纯均的安危,忙朝文昌阁中奔去,刚进底层,就看见浑是血的张恩溥与面无血色的许纯均相互搀扶,从二楼慢慢地走下来。袁度见张恩溥道装打扮,上有多处剑伤,背着一把桃木剑,不知道是哪位门下的童子,正想上前询问,忽然看见那把桃木剑色作暗红,灵气人,来头很不简单,又见到那小童的背有些驼,眉眼之间和张元旭有七八分相似,心中便已经大概知道了。忙迎上前去,搀住了许纯均,朝张恩溥道:“在下袁度,多谢张公子援手。”

    张恩溥奇道:“你怎么知道我姓张?”袁度道:“龙虎山神童才子,谁不认识啊。这位是我的兄弟,中了那妖道的招,若非张公子及时到来,恐怕命堪忧啊。”张恩溥点头道:“是啊是啊,我一进来就看见那个妖道点住了这位大哥哥,要吸他的血。我就和那妖道打了几个回合,还削断他两根手指。后来我打不过那妖道,忽然听见一阵很好听的歌声,糊涂了,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人面菊的歌声,专门用来降妖的,眼下那妖道已经被我抓住了。等回去遇到天师再好好商量怎么处置他。”袁度转眼瞥见了坍塌的龙王像和那条铁链,轻轻地“咦”了一声,走过去细细地查看了一番,脸上不觉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它在这里一呆就是几百年不肯离开。”袁度自言自语道,“这个小镇上居然有如此布置,很不简单,看来麻烦的事还在后头。”

    张恩溥不知袁度有何发现,转头看见门外被玄天黄符镇压的王玄一,便说道:“那个妖道会护的真气,又会纸人替代的法术,伤不了他,有什么办法啊?”

    袁度摇了摇头,风雷水火、刀枪斧钺等等对王玄一是无任何用处的,最多只是多损坏几个纸人罢了,要破他的替代术,只有让术法绕过纸人,直接作用于本尊方有效。想到此处,袁度眼睛一亮,转上二楼,过了片刻,快步下楼来,走到光网前,对着王玄一笑道:“没想到你会栽在这童子手中,看来真的是你的劫数到了!”

    王玄一自恃有替代术,虽然被袁度擒住,但不惧刀枪,不畏水火,自用那万千纸人去替代便是了,自好比那斩妖台上的孙猴子,又像那元曲里面所唱的,是“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如今见袁度如此说,只道是吓唬自己,不觉鼻中重重地“哼”了一下,白了袁度一眼,也不答话。

    袁度也不生气,笑嘻嘻地拿出一件东西来,在王玄一面前轻轻地晃了一下。王玄一定睛一看,脸色瞬间变得灰白,惨叫一声,竟朝着袁度跪了下来,连连磕头求饶道:“袁先生饶命啊,小道修行不易,还望袁先生念在同乡多年的面上,高抬贵手!”

    袁度手中拿的究竟是何物,能令王玄一如此惊惶?张恩溥和许纯均都感到有些奇怪,一起走上了几步,才看见袁度手中只不过捏着一块黄色的布头,看样子是仓促间从自己衣角上撕下来的,上面还沾满了血迹。张恩溥问道:“这是什么法宝?能克制住这妖道么?”袁度笑答道:“这不是法宝,而是他的血,也是他的根本所在。用他的血施术行咒,即使有再多的纸人,再强的护真气,也是躲不过的。”

    许纯均忽然朝着袁度跪了下去,用很微弱的声音说道:“请袁先生饶了舅舅一命。”袁度惊讶地说道:“这妖道屡次害你,根本没有半点甥舅谊,你为何还为他求?”许纯均转向王玄一,磕了一个头,说道:“均儿自幼父母双亡,是舅舅抚养我长大,视如己出,均儿也将舅舅视作父亲,舅舅纵有千般不是,均儿也不敢有半点怨言。均儿只有一席话要说与舅舅听,那太白珠非凡间之物,金星之精迟早会在人世消散殆尽,舅舅昔年为此害得江浙百姓死伤无数,今岂能再倒复辙,徒增罪孽?舅舅要取回均儿命,均儿死不足惜,但实不忍舅舅泥足深陷,一错再错。古人云‘子为父隐’,均儿不敢非议舅舅,唯有为舅舅补过赎罪,但还望舅舅想个清楚明白,否则他天谴一至,悔之晚矣!”说到此处,之所动,泪水不涌出了眼眶。

    王玄一听得许纯均如此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晌不语,过了良久,低声说道:“均儿你以德报怨,实在令舅舅无颜再见你。今你阻挡洪水,救了一镇百姓的命,后头自然会有福荫善报。舅舅积孽太深,不敢求上天饶恕。”接着转向袁度道,“袁先生神机妙算,老道比不上你。老道谋划了七年,自恃秘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棋差一着,栽在区区小童手中。但这次洪水滔天,有一半也因袁先生而起,难道你就没有半点愧疚之心,不怕有报应么?”

    袁度叹了口气,点头道:“不错,昨晚是我大意让火龙蛛逃入水中。若非纯均及时阻挡了洪水,我也难逃天谴。如今虽小镇平安,但我的命格已被损坏,他将不得善终,这也是我应得的报应。”

    许纯均闻言大吃一惊,未料到后果会这么严重,想起当若非自己苦求袁度,也不会将其牵扯进来。如今袁度因洪灾受到了折福的报应,自己实在是对不起他,顿时懊悔不已。

    “哈哈。”只听得王玄一居然笑了起来,他用一种不屑的眼光望着袁度道:“常言道:‘无才不足以济’,想不到袁先生是聪明绝顶之人,更是大大恶之徒。命格能用天地灵气修复,袁先生为江湖术学第一传人会不知道?还在那里惺惺作态,老道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伪君子!”

    袁度听王玄一骂自己“伪君子”,也不生气,只道:“集天地灵气以补命,谈何容易。若是能轻易办到,我们袁家个个都是无病无灾,长生不老了!况且篡改命格是有违天意之举,我袁度岂敢逆天而行?”

    王玄一鼻孔中重重地“哼”了一下,嗤道:“袁先生你瞒得过他们,却瞒不过我。袁先生家传的望气之术难道失效了不成?别的地方老道不敢说,这分水墩上的灵气能吸引火龙蛛长驻,也足够你用来修补命格了!”

    袁度也似乎有些不解,疑惑地说道:“我起先也觉得奇怪,这分水墩乃水中孤岛,周围别说山了,连土堆都见不到一个,并无龙虎形胜,阳调和,哪来这股源源不绝的灵气?直到刚才我见纯均打破龙王像,现出铁链一截,上有诸般符箓封印,那灵气正是从铁链上散发出来的,才知道这分水墩并不是简单为固风气而建,另有镇妖之用。此等诡异的灵气,我岂敢拿来使用?”

    王玄一和许纯均闻言都十分惊讶,在小镇上多年,竟然未曾发现除了火龙蛛外,还有其它妖怪。张恩溥挥了挥手中的桃木剑,朗声道:“妖怪才不怕哩,咱们龙虎山就是要除妖降魔。只要天师出马,什么妖怪都手到擒来!”接着问许纯均道:“我爹爹和大哥现在何处?”

    (君子堂原创作品,请大家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真龙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