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剑泣虬髯晓有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徐凯里 书名:真龙气
    袁度微微一笑,他知道王玄一必定要抢夺太白珠,早已在分水墩上布好了对策。一面用玄天黄符阻挡,一面悄悄后退。王玄一不知是计,见袁度不断败退,心中大喜,忙急步赶上,忽然眼前的袁度倏地消失了,四周也变得混沌一片,不辨东南西北。又过得片刻,眼前渐渐明亮起来,只见四周无端多了一圈高墙,将自己团团围在了中间。王玄一知道已落入袁度的阵法之中,冷笑一声,左足一点,早已跃过墙头。

    他知道此乃奇门遁甲之术,早就想到墙外必定是刀光剑影,重重机关。没想到眼前一亮,竟是光明媚,桃红柳绿,莺歌燕舞,一片祥和的景象。王玄一见如此景象,愈加不敢大意,将蛇剑收起,盘在腰间,运起太极清玄气护住自,慢慢朝前而行。

    走了不远,见前面屋舍俨然,似乎是自己幼时学习法术所在的合和门,心中当下有些惴惴,奇道:“我怎么跑广西来了?”又想进去看看,但又怕见到人。犹豫了半天,咬牙道:“罢了,当年我偷偷跑下山,就不指望再回去了。”转便要走,就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背后说道:“玄一,你这是要去哪里?”

    王玄一忙转,看见一位银发老道站在山门口,正是自己的师父黄龙真人。真人一脸严肃地说道:“你是不是想下山去找真龙气?我早说过了,合和门下弟子不得私自下山,否则会有惨报的。当年你那翼觉师兄偷偷跟人下山,后来不免遭受到凌迟之刑,死无全尸。你也想步他的后尘么?”

    “师父你误会了,我不是要私自下山。”王玄一忙辩解道,猛地省起,师父早已仙去,到现在快有四十年了,今怎么还可能会遇到他呢?一定是袁度搞出来的幻觉,那还怕什么呢?他转便朝山下跑去,师父在后面直叫道:“玄一,快回来!快回来!”

    王玄一充耳不闻,跑了大概一里路,忽然又见一堵高墙横亘在面前,往左往右延伸,望不到边际。王玄一冷笑一声:“看你能变出些什么古怪的花样。”依然越墙而过。

    他刚一落地,只觉一股浪扑面而来,如同掉入一个火炉中一样。四周也是滚滚黄沙。顶上是烈当空,明晃晃肆无忌惮地炙烤着大地。墙内墙外简直是两个世界,天壤之别。沙漠一直延伸到天际望不到的地方,大大小小的沙丘蜿蜒延绵,如月牙,如水纹,如长蛇,如羽毛。

    这里是哪里?王玄一觉得这片景色十分眼熟,依稀记得在他生命的前半部分曾经出现过一次。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他一边走着,一边皱起眉头,痛苦地回忆着。烈的炙烤使得他全不停地出汗,嘴唇上早已是一片龟裂,脚步也越来越虚弱。在没有水的地方,有天大的道行都是没用的。王玄一觉得随着汗水的流失,自己的气力也在慢慢地消失,毕竟已经是年近花甲的老人了,或许再年轻三十岁可以,这几十年的江南安逸的生活早已使他不能适应这些极端的况。他膝盖一软,慢慢地跪倒在沙中,双手陷入了滚烫的沙中,一面大口的喘着气。

    天边出现了两个人影,骑着骆驼,缓缓地朝着这边走来。王玄一忽然觉得心砰砰地跳着,如此剧烈,好像要跃出膛一般。他有一种预感,将有一件他绝不想见到的事要发生。

    人影越来越近,看清楚是一对年轻的男女,带着四五匹骆驼,背着辎重行囊。王玄一心头一阵揪紧,忙低下了头,不敢去看他们。骆驼队走到他的前,停了下来,王玄一能感到骆驼喷出的鼻息冲击着自己的头发,他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头依然低着。

    “这位大哥,你怎么了?”女子清脆悦耳的声音在王玄一耳边响起。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们!!”王玄一心中大叫道,十八年前,这个美妙的声音已经被自己毁灭了,怎么可能在此时此刻再次出现!

    听见他们下了骆驼,走到边,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快把水拿来,这位大哥快要脱水了。”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熟悉。

    王玄一再也支撑不住,手一软,倒在了沙上,眼前一片黑暗。迷迷糊糊间,觉得口中涌入一股清凉而又甘甜的水,仿佛给他注入了生命的力量,连光也不觉得有多了。王玄一大口大口地饮着,力气也在慢慢恢复,看到的景象又渐渐清晰了起来。他躺在一匹骆驼的影中,那个女子捧着水囊在喂他喝水。

    “他醒了,他醒了。”女子叫道,“大哥,快来。”

    男子正在整理辎重,检查驼队的连接绳索,听见女子的声音,忙跑了过来,笑着说道:“这位大哥,你再休息下,我们马上就出发了。你这是要去哪里?怎么一个人在沙漠,什么东西都没带?”

    这张脸,十分清晰,甚至于清晰得有点过分。可以看到那光彩的眼眸,此刻充满了关切,厚重的嘴唇,此刻微微翘起,带着浅浅的笑容。还有那一把虬髯,粗犷中带着威猛,他的脑门上盘着一根乌黑乌黑大辫——年轻的就是好啊……

    “你们不认识我了么?”王玄一心里猛然一颤,“难道我又回到了三十年前?”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皱纹不见了,斑点也不见了,眼前是一双皮肤光滑,强壮有力的手臂。“我也年轻了么?不可能!一定是幻觉,奇门遁甲的幻觉!是袁度搞的鬼!”

    “我本来是跟着商队去渠勒,在路上遇到了马贼,他们杀光了所有的人,抢走了骆驼和水,还把我扔在了这沙漠里面,要不是你们,我早就变成干尸了……”王玄一开口道,虽然体还在虚弱,声音也十分轻,但音调却十分浑厚,丝毫不见苍老,一时倒反而不能适应。“这里到底是哪里?你们又是谁?”

    那女子答道:“这里是莫贺延碛(今新疆库姆塔格沙漠),方圆八百余里。东至玉门,北临鄯善,南抵昆仑,西连蒲昌海(今罗布泊地区)。我们是要穿过这里去昆仑,这位大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不如跟我们走,渠勒离于阗(今新疆和田县)不远,我们会经过那儿的。”

    那男子抱拳道:“我姓许,单名一个肇字,字季生,这是我的未婚妻王璇霜。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这么巧?”王玄一装作惊讶地说道,“我也姓王,叫做王玄一,令妻的闺名跟我的就像一对兄妹。”

    王璇霜也很是惊讶,对许肇说道:“大哥,看来我们跟他真的是很有缘啊。”许肇连连点头,“是啊,那更要一起同行了,哈哈……”他拍了拍王玄一的肩膀,仰天笑道。

    “和三十年前一样的问答,一点都没变。”王玄一忽然感到心头一震,如果能回到三十年前的那个时候让他重新选择的话,那么今天或许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该多好!按照历史,自己此刻应该是跟随他们去昆仑,从此踏上一条不归的路,就像三十年前自己做的那样。

    可是,这应该只是幻觉而已。王玄一感到有些晕眩,这三十年的经历难道是自己做的一场梦?如果现在不是幻觉呢?不可能!“我是翻过那堵墙才来到沙漠的,沙漠里怎么会有堵墙呢?”王玄一一面想着,一面扭转子回望——哪里有墙?只有风卷着黄沙,在沙丘上流动着,如同水波一般。

    王玄一头脑乱成一团:“如果这不是幻觉,那么我应该是跟着他们去于阗,然后与那女子结拜兄妹,一起上昆仑,他们结为夫妇,自己就是主婚人,然后便是有了……”——等等!如果这是过去真实历史的重现的话,那么自己下一步应该要和当初相反,那么这个幻觉就没有存在下去的理由了。

    “多谢季生好意,我怕会连累你们,我还是一个人走好了。”王玄一推辞道。刚说完这句话,他眼前景物忽然微微抖动了一下,就好像是水塘中泛起了涟漪。看来这样做是对的!王玄一大喜,这种幻觉利用的正是自己脑中的回忆,只要自己不按照历史行动,幻觉就无所作为了。他挣扎地站起来,对许肇行了一个大礼,说道:“还请季生告诉我,离此最近的城镇在哪里,我自己前去就可以了。”

    景物抖动得愈发厉害了,如同隔了一层蒸腾的水气一般。王玄一也不待许肇回答,径自朝一个方向狂奔,跌跌撞撞地。后传来许肇和王璇霜的呼喊声,王玄一仍然直直地跑着。他只求能离开许王二人,能破除幻觉便可,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在沙漠中生存下去。

    果然,刚转过一个高大的沙丘,眼前又出现了一堵高墙,横亘无际,只要翻过这堵墙,就能离开这个幻境了。王玄一转过,许肇他们已经看不见了,心下不觉有些怅然。要是真的回到三十年前,他还会做如此选择么?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想。他深吸了一口气,一纵,翻过了高墙。眼前忽然一暗。

    猛然间从正午的沙漠,变成了午夜的荒山,王玄一的眼睛一时不能适应,什么都看不见。“又是幻觉!”他心中叫道,“这次会是哪里呢?”

    等到他的眼睛逐渐适应黑暗后,才发现,其实也不是完全漆黑一片,起码天上还有点点星辰,眼前是一条山道,蜿蜒着没入黑暗中。但是他还记得这里——浙中东阳的虎山,十八年前的自己就是站在这条山道上,做了些永远难以忘记的事。他匆匆地朝前走着,这儿应该有棵槐树,那儿应该有块石碑,所有的细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过了这个弯,有一片竹林,那里有三间小屋,住着许肇和他的妻子王璇清——他的义妹,还有他们刚出生的儿子——许纯均。

    小屋还亮着灯,王玄一上前猛拍门,一面大声叫道:“二妹,季生,出事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许肇拦在了门口,沉着脸说道:“王大哥,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说了,不会把定龙针给你的。难道你还不死心?”说完就要关门。

    王玄一忙伸脚将门硌住,一面喘着气,一面说道:“季生,我不是来要定龙针的,而是来告诉你,有极厉害的角色上门来了,我怕对你们不利,所以来通报你们一声。”

    许肇还未回答,王璇霜的声音从内屋传来:“相公,你还是让大哥进来吧。”许肇听见妻子如此说,只好把门打开,鼻子里狠狠地“哼”了一声。王玄一不敢走进内屋,只在门口说道:“二妹,我昨天走后,在山下看到了神女宫的标记,看来是你师姐到了,她心狠手辣,你们未必是她的对手,况且你刚生了纯均,看在孩子面上,你们还是避一避吧。”

    门帘掀起,王璇霜抱着一个熟睡的婴儿走了出来,“大哥,多谢你了。从我跟着相公第一刻起,就已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师姐既然来了,我们是躲不过的。”她一手握住了许肇的手,笑问道:“相公,你还在想那东西么?”

    许肇狠狠地白了王玄一一眼,说道:“那东西哪个修道人不想要?你这个大哥还不是一样?!可是我告诉你,我们许家的定龙针只能治龙医龙,不能改龙,若此地本能孕育真龙,那么偶尔受损,可用定龙针修复;但如果没有真龙,怎么可能把地龙残龙断龙改成真龙?那年我在昆仑山就已经说过,真龙气会四处游走,没有袁家的堪舆神算,连龙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不要说你能找到神珠来引龙了。”

    王璇霜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所以啊,这真龙气本来就是飘渺的东西,不是普通人能得到的。寻龙,育龙,引龙,饲龙,捕龙环环相扣,许家一根定龙针的作用在其中真的是小之又小,就算大哥你学会了又能如何?你又没有《金篆玉函》,哪来的《寻龙谱》?到哪里去找真龙呢?就算被你找到真龙,拿到定龙针,没有神珠,真龙也不会出地的。我们神女宫从首任宫主开始,就一直在寻找真龙气,但到如今我师父这一任,数千年过去了,依然是毫无头绪。大哥你还能寻多久?”

    王玄一脸色惨白,这些话在十八年前就曾经重重打击过他,如今再次听来,依然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他一直相信有志者事竟成,皇天不负有心人,只要自己持之以恒,必定能找到那传说中的真龙之气,但如今看来,除了有志,还要有天大的运气与机会,可自己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么?

    王璇霜与许肇对望了一眼,突然齐齐朝王玄一拜倒,“大哥,今我师姐寻来,我们夫妻怕是走不了。妹子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大哥能否答应?”王玄一忙伸手,想将二人搀起:“你们何须如此?有何心愿尽管告诉我,我必尽全力帮你们达成便是了。就算是你师父找上来,我又岂能袖手旁观?”

    “我们夫妻的命怕是捱不到明天了,希望大哥能带纯均走,保住许家最后这一点骨血。”王璇霜跪在地上泣道。

    “二妹放心,纯均就是我的外甥,我定会抚养他长大,教他术法,让他和季生一样。”

    许肇将许纯均接过,俯放在桌上,把襁褓解开,露出幼嫩的后背肌肤,咬牙道:“均儿,你忍着点罢。”伸指在婴儿后背点划,所到之处,皮肤开始焦灼,慢慢形成了一个太极图案。许纯均早已痛哇哇大哭,王璇霜听见儿子的哭声,心如刀绞,但知道这是许家传宗的仪式,这个太极护符代表了许纯均已经正式成为除魔许氏第五十一代传人,因此虽然难过,却也为他高兴。护符传授完后,许肇又轻轻地将儿子包裹好,交还给妻子。

    王璇霜再磕了个头,方站起来,将婴儿递给王玄一。许肇从里屋拿出一个包裹,也交给了王玄一,一面交代道:“这里是许家的三宝,还有许家家传术法修炼的秘籍,希望你能好好教纯均。那根定龙针我是传给纯均的,在他成年接掌三宝之前,就交予你保管罢。”他说到此处,停了一下,忽然咬牙道:“若是你见宝起意,害我儿子,我做鬼都饶不了你!”

    王玄一将包裹背在背上,一手抱着许纯均,眼眶也是红红的,一面道:“季生,二妹你们放心,纯均就是我的亲外甥,我会把他抚养长大的,你们……你们……”说到此处,语声哽咽,竟难以为继。

    许肇将门打开,说道:“大哥,你快走吧。纯均就交给你了。”王玄一也不敢久留,连忙抱着婴儿下山去了。

    夜还是这么黑,山道上,王玄一急急地奔着,他要快点离开这里,他的心此刻也跳得十分厉害,因为许家三宝之一的定龙针终于落入了他的手中。自从十一年前在昆仑山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真龙气这样东西后,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得到它。

重要声明:小说《真龙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