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已识滚滚辽河水 独当恻恻天池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小椴 书名:脂剑奇僧录
    正文第十二章已识滚滚辽河水独当恻恻天池风

    天池真的象是挂在天上。它海拨极高。它四围长约三十余里,占地数千顷。从天池边上举目四望,可见七座长白的最高山峰环绕左右,宛如高人遗世,怀抱明珠。——可这些,已沉入昏迷的甘苦儿却是看它不到了。

    甘苦儿醒来时,只见自己处在一个幽暗的石洞之中。那石洞甚是简陋,不知从哪里隐隐透入天光。他只觉得好累好累,眼皮沉沉的,只想闭住眼睛,再次睡去。他这一重又眯着,时间不知过了是短是长。睡梦中,只觉周都在被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抚按着,有一股温暖的真气在他四肢百脉中缓缓游走,他沉沉的眼皮间只觉好多奇诡的色彩在他眼前绽放。他口里轻轻叹了一声‘妈妈’,四肢舒展,只觉得好温暖。这是他十六年来睡得最好的一次了,因为,觉得有一种什么最最亲密的与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的气息就在自己边将自己相伴。

    他因不知忌,冒用剧天择灌入他体内的‘五色遗石’真气施用他姥爷的‘风’,剧天择的五色遗石本已酷烈已极,加上他姥爷遇古的魔教心更是邪僻,两股内气相冲,他四肢百骸一时如废。可这时,在那一双温暖的手的调理之下,这两股互不相容的真气渐渐也能各自相安。甘苦儿半睡中只隐隐听到:“剧天择,他、他居然要用这种子试试你是不是他的儿子吗?苦儿,苦了你了。好在你魔教心修为不深,否则,娘也救你不得了。”

    甘苦儿隐约中听得这句话,可眼皮好沉,只是想睡。他又睡去不知多久,才重又醒来。醒来时,却只觉浑舒泰。他轻轻睁开眼,重又见到那个石洞,只见四壁简陋,洞顶四周却散乱地镶着几颗珠子。那珠子想来极为明贵,折入洞中幽暗的天光,散发出一晕晕润泽的光彩。

    甘苦儿自觉还恍如梦中。他眨眨眼,却听一个声音道:“苦儿,你醒了?”

    他侧头望去,只见榻边,一个女子正含笑地看着自己。他还未来得及看清那女子的容面,只觉一种发于天的亲近之感油然而起——这、不会又是梦吧。他轻轻伸出手,拉住那女子放在榻边的手,轻轻喊了一声:“妈妈。”

    一声才罢,甘苦儿只觉十六年来无数的渴思恋慕、委屈困顿一时发作起来,只见他眼中的泪水簌簌而落。他从不惯在别人面前流泪的,就是小晏儿面前,他也一向自矜,可此时此刻,他却似怎么也控制不住地只是想哭。那女子伸出一支手轻轻地摩娑着他的脖颈,轻轻道:“哭吧,哭吧。妈妈对不起你,好孩子。”

    甘苦儿摇摇头,泪光隐隐中,他的眼前,那珠子的光芒被泪水隐约成一片朦胧。然后,他才看见了自己妈妈的长相。她是——那么美、那么恬静、那么温柔。甘苦儿轻轻道:“妈妈,这不再是梦了吗?”

    遇回甘的眼里也有一滴泪滴下,她轻轻地说:“不是梦了。苦儿,你找到妈妈了。这绝对不再是梦了。”

    两母子一时似都不知再说些什么好。他们只静静地坐着,也不知坐了多久。未相见时,苦儿心中本觉得一旦见了,他有好多话好多话要跟母亲说。可这时,他却只觉得不必了。那些纷纷繁繁的事说来又有什么用处呢。只要妈妈在边,一切就都重又安稳了,一切都好了。

    好久,他力气恢复,一坐而起。不好意思地用袖角擦了擦眼睛,笑道:“妈妈,你怎么找到了我的呢?”

    遇回甘微微一笑:“因为,释九幺告诉我你要来了呀。这些子我天天在这山脚一带搜寻。天可怜见,还是让我找到了。否则,你要折在了向戈手下的手里,我真的要……”

    她轻轻一叹,那一叹的神还未敛,唇角却又微微扯动,换成了一笑。甘苦儿只觉眼前一迷——他这时才明白龚长为什么说妈妈当年一入江湖,就被人称为‘姽——婳——天’了。那两个字本来极难认,甘苦儿也不知道是哪两个字,还是小晏儿写了教他认得。当真、当真、只有那‘姽——婳’两字可以略仿佛他娘的容颜。那一笑虽只短短一瞬,甘苦儿却只觉得满洞生。他生本顽皮,一下跳起,大笑了声:“呀!妈妈——你真的好漂亮。比海删删、绮兰姐姐还都要漂亮出一百倍!我一定要让小晏儿看看,我有一个多漂亮的妈妈!”

    他的欢喜发自内心,只见他在地上小猴儿似地一蹦一蹦,心里只觉得开心得都要爆了。他幼失怙恃,小孩儿心,一旦见到了自己母亲,又是这么绝美的一个女子,忍不住、恨不得马上把小晏儿找来,在他唯一的朋友面前献宝。

    遇回甘含笑地看着他,甘苦儿毫无遮掩,一跳就在他母亲脸上亲了一口,口无庶拦道:“怪不得那瞎老头龚长一个瞎子都说我娘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呢!也怪不得什么‘神剑’向戈都拜倒在我娘的脚下。”

    他心中得意已极,没注意到他娘脸上神微微一黯。但遇回甘脸上马上转颜微笑。她轻轻拉着甘苦儿的手:“小晏儿又是谁?那海删删又是哪个,听她的名字,是个女孩子吗?”

    甘苦儿本来话多而快,听了前一句就已答道:“小晏儿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他长得也好俊秀的,我和他最好了。”这时听到了后面一句,脸上微显扭捏,期期艾艾道:“……海删删、她就是一个小丫头了。我跟她也认识不久,她是北海冰宫的人。”

    遇回甘见他神色,也不再问,微微一笑,略过不题。甘苦儿却已缠在她侧,一双手没老实地摆弄着她的衣服边角儿,赖声问道:“妈妈,你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肯去看我?为什么你一生下我就远走高飞。你是,不喜欢苦儿吗……”

    他口气里全是耍赖讨的意味,遇回甘心里温柔一动,只觉心口扯心扯肺地一痛,甚或都痛得脸色一变,她轻轻道:“妈妈怎么会不喜欢苦儿呢?妈妈不见你……”

    她叹了口气:“……是为了,不想害你呀。”

    甘苦儿一愣——什么不想害他?难道,让他一个人在脾气变幻莫测的姥爷边长大就是他吗?他心里微生酸楚,眼睛一红,但不肯哭,就把头低了。却见遇回甘轻轻地抚着他的头顶,轻柔道:“你刚才说妈妈好漂亮是不?”

    甘苦儿点点头。

    遇回甘微微一笑:“你不知道,十六年前,妈妈比现在起码还要漂亮十倍。”

    甘苦儿一抬头,只见遇回甘脸上容华一灿,似想起自己绮年纱龄、姿容绝世的子。甘苦儿只觉心中一迷,那一迷真是好乱的一乱,体里的血脉逆流乱窜。这时遇回甘却已自觉,她忙忙自敛,轻声叹道:“可你不知道,这漂亮原来也是害人的呀。你姥爷当年为生下妈妈,是用了魔教的‘姽婳’的。这份美丽,可不是妈妈自己想要的。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姥爷生养妈妈,可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他祸乱天下的一个大计划。这份美丽——它是害人的。”

    说着,遇回甘轻轻一低头。她原就是一个绝妙无方的女子,何况久习姽婳,一扬首、一促眉,俱都别有风姿。只见她这一低头下,甘苦儿就想起姥爷房里妈妈写下的那一句——人生多少伤心事、历尽寻思乃回甘,他虽年幼,并不能全解句中意思,可这时,却似猛然意会了。

    “何况,习此的女子,本是不能生养孩子的。妈妈要不是为了你,怎么会冒天魔噬体之虞来生养下你呢?你知不知道,就是为了生下你,妈妈才和你姥爷反目的。妈妈破坏了他心中已定的那个大计划。可惜,妈妈虽能生你,但那时,却不能见你。这姽婳,极是害人,妈妈好多时候不能自控。妈妈,也就只有抛下你独走他乡。要不是经过这十六年,要不是这样苦修之后,妈妈现在,只怕还不能见到你呢。这十六年,我苦修孤僧所揣摸的自敛心,有时真的练得好难呀,但为了见你,妈妈才坚持住的。”

    甘苦儿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点头。他低声问:“妈妈,你跟‘孤僧’是很好的朋友吗?”

    他一想及孤僧,只觉怀就说不出什么滋味地一。遇回甘却半晌没有说话,她仰头看向洞顶,苦笑道:“是很好的朋友吗?——是吧,但也只是朋友吧?”

    她轻轻抚了下甘苦儿的头:“你还小,有好多事不懂的。这一生,妈妈最……他,但也最……恨他。”

    她口里有一字隐约未吐。她们本不是一对平常的母子,所以说及什么,倒没有一般世俗母子间相互的避讳,遇回甘微笑道:“你见过他了吧?”

    甘苦儿‘嗯’了一声:“见过一次。”

    他有一件事在任何人面前也不会说,可这时,在自己母亲面前,却觉再也藏之不住了,只见他迟疑了下:“和……海删删在一起时,她是、早就识得他的。”

    虽然只此一句,遇回甘却猛一低头,她望见小苦儿脸上神,只觉有一丝本该不和他相干的苦意在他唇角泛开,心里就似全都了解了。只见她站起,轻渡几步,然后才重又握住小苦儿的手:“你别怪他,他也不见得愿意这样的。他虽为僧人,但风华妖冷,非可自择。”

    她叹了口气:“他、他、他……呀。”

    母子间一时都没有说话,却觉得,关于这事,什么都已说尽了。

    一时,只听遇回甘道:“不过,他可真是一个好人。”

    甘苦儿也点了点头。

    遇回甘脸上微微一笑:“妈妈还记得初见他的那一次,牛毛细雨,远江橙练,那么个小楼,楼下那么个青石板路,他打着一把伞——最普通最普通的黄色的油纸伞了。可那颜色真好,天边还微有落,哀绝之色呀。妈妈每本都要观色而悟的,可见了他,清飘飘的,只觉人生——就算是一场绝色,一场绝丽,那一切,毕竟终归还是空的。黑鳞鳞的瓦、泥泞泞的地、青闪闪的路,一切都是以往我眼中最喜欢的实在颜色。可他、却给我一种好空的感觉,他手腕上的硬白就是那空中之色,而他衣角的籁籁却象是色中之空……,所以,你不要怪你那个小朋友海删删了。脂砚斋一脉,本就是误入人间的一件异数,还是不碰到的好,但即碰到了,就怪不得那个海删删了。”

    她的手轻轻地顺着小苦儿的头发抚了下去:“你明白吗?”

    甘苦儿轻轻点点头。他抬头看了看母亲的脸。遇回甘虽在自敛之下,一份容色犹如世外之花,绝丽难匹。甘苦儿心中感慨,这次辽东之行不虚,他终于见到了妈妈,还识得了孤僧。可他心里却隐有不安,这一声‘空色交征’,是不是他这一生都无逃避的一场梦魇呢?

    四月十五、天池之畔。

    这里本来一向人踪罕至,只时或才有一二寻奇探胜之辈偶然游幸。可今,那波光潋滟的天池之畔,却聚了好多人。

    海东青与海删删一干人马来得很早。但‘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他们清早上山,才至天池边,已惊讶地发现——那天池边上,已攒三聚五地坐了好几十人。海删删将眼在众人群中寻找着,想找到甘苦儿的影子。可她最后只有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那池边聚坐的都是闻风而至的江湖豪客,想来都是听到消息赶来的。海东青面色铁青,一双眼光颇为吓人。他与海删删两兄妹一个材标,一个貌美如花,颇为引人注目。不一时,却见辽东大盗胡半田也带了手下赶了来,他与海东青相互怒视一眼,但均知今还不是他们先来拚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一个带手下坐在东首,一个却带着手下坐向西首。

    他们这百十号人就这么在天池边默默地坐着,彼此很少交谈。海删删心里却在徘徊转恻地想:“他会来吗?而他、——又会来吗?”

    她这番心声,如果说出口来,只怕亲如她兄长,也不会懂得——那是一个女孩子宛转的心境,头一个‘他’,她想到的是‘孤僧’,而后一个却是小苦儿了。她这么胡思乱想,倒也容易打发光,只见好一时心头急躁、恨不得她想见的人马上来了才好,一时又想起今凶险、恨不得他们永远不来才好。

    眼见得天上的光已接近午牌时分,天池边上的人群渐已不耐。有人已耐不住道:“今正主儿到底会不会来?叫大家伙儿在这儿白耗着。”

    旁边一人冷冷哼道:“剧天择所订之约,释九幺将赴之会,你说他们会不会来。这两人,在江湖中,守信重诺,怕还是无出其右的吧?”

    这里正说着,却听天池不远的浮槎河畔,同时响起四五声高叫:“孤僧孤僧,剧天择代你订约,可如今他死跷跷了,你就畏难不出了吗?”

    那声音或沉厚,或高亢,或凄厉,或尖锐,一声声入人耳中,只觉惊魂。池边诸人一惊——怎么?剧天择死了?这时却听得那片声音中有一人若歌若唱:“天下苍生何轨则?三般度礼义廉。若有遇顽无耻辈,外化与灭歼!”

    此声一出,天池边上众人人人色变。只听一人惊道:“这是向戈的句子。怎么?他的四大分、‘礼、义、廉、耻’都赶来了?”

    来的人多半是有所图谋,这时一听大同盟的贵为‘神剑’向戈的四大分‘礼、义、廉、耻’四大高手同至,就知自己所图所谋看来无望了。但人人未免同起好奇之心,倒要看看这场闹怎么演下去。

    那一声才毕,却听一个尖锐的声音高叫道:“释九幺,你到底出不出来?凶影已届,休要搪塞!”

    池边人更是色变!连三化影中的‘凶影’也来了。今可有好戏看了。要知这几人,平时就是江湖中一等一的大事,也少见他们同时现的。

    那五人话声落地,久久却没有反应。众人惊顾之下,倒要看那五大高手如何出孤僧。然后,只听得一声声或高或低,或扬或抑的啸声传起,那声音初听不觉,可才一刻,众人人人只觉浑百脉气血耸动——分明那五大高手正以内力发啸,要那孤僧现

    有人就赶到山崖边望去。场中有人道:“这啸声虽惊人,但天池之地如此广大,那孤僧凭什么就会现?”

    旁边一人冷冷道:“他如不现,你们修习过内力的还罢了,顶多受伤有损,可长白山间,那些麋鹿鸟兽,只怕就要遭殃了。”

    好象为了证实他这句话,只见一头正飞旋于天上的老雕这时忽哀鸣一声,子疾疾下坠。

    海删删眼睛一红——大同盟之人如此无耻,竟以无辜鸟兽之命威释九幺现出面!

    就在这时,众人耳中听得一声轻叹。那叹声所发之处分明还有好远,可那叹息之意却就似响在众人耳边。立在山崖边远观的几人这时已见,不远的浮槎河口,有一个白衣的影子浮了出来。只见那人影瘦削,那几人正要惊叫,忽见十几个人影飞跃而至,闪电般地就到了天池之边。有人惊道:“十七人龙!”

    来的果然就是十七人龙。可他们中有人为剧天择所杀,到的只有一十一人。可这十一人到来的声势,已足令众人震惊。

    那一声低叹之下,那五大高手的啸声就被之打断,阻滞了下。他们心下不服,纵声长叫,海删删气血逆乱,双手直捂向耳朵。就在这时,她听到那个她久已熟悉,虽没听他说过几句话,但其声音几让她终难忘的口音道:

    淡淡天涯浅浅嗟

    落落生平暂暂花

    我笑白云无牵挂

    行到山深便是家……

    那吟声悠长舒缓,众人入耳,只觉心头一清。他们齐注目向那浮槎河口望去,只见浮槎河千尺跌落的瀑布之巅,正有一个白衣影当真恍如白云地向天池方向飘来。他后,有五个或高或矮的影衔接疾追。

    他们奔得好快!只一时,众人只见眼前一晃,已有一个僧人掠向了天池之边。他才到池边,那十一人龙已把他团团围住,留下唯一的空档就是那片池水。众人还只见得到那僧人的影,只见他材孤瘦,显出一种伶仃仃地高慨。一件白色僧袍竟不似穿,而是从他肩头那么笼笼统统地罩了下来。海删删一见之下,只觉喉中一梗,她看了她哥哥一眼,第一次那么坚定地说:“青哥哥,你不要再找他的麻烦了!你看……找他麻烦的人已经够多了。他不是坏人,他一定不是个坏人。”

    海东青没有说话。他注目的是那跟踪而至的五个影。只见他们的纵跃之势,海东青心里已暗喝了声:“高手!”

    只见来的五人中,有三人气宇极为轩昂,他们就是向礼、向义、向廉三张大同盟近十六年来号令江湖的门面。他们三人侧,却有一人硬得象把刀一样的。天池边上众人没几人敢将他细看,因为他就是大同盟掌管刑杀的冷血刑堂:向耻!

    另有一人却不与他四人站在一处,只在一边嘿嘿冷笑。虽是中午,他的面目不知怎么看来还是有一种模糊之感。有人注意到他地上的影子,只见一天的正午阳光下,场中本来没谁有投在地上的影子,也不该有影子,可他边,却便便有一个抖抖活的影子在微微而颤。只听有人轻声道:“是凶影,他就是三化影里最凶的凶影。”

    只听向礼道:“妖僧,多少年来,你祸乱天下。挟剧天择之凶焰以求自重。如今,剧天择已死,你的结果也到了。”

    释九幺背对众人,没有说话。

    却听向耻道:“剧天择已经服诛。今我们来,只有两件事。一、你交出龟背图,二、你授首吧!”

    他语意极为简断,却听这时释九幺叹了口气:“剧天择真的死了吗?那一定是你们盟主向戈亲自出手的了。想来他也讨不到好,伤势很重,没有三几个月的休养好不了吧?唉,他到底还是不顾当年之约,一意出手乱为了。”

    ‘礼、义、廉、耻’虽四大高手联袂而至,外加‘凶影’,但面对释九幺,似乎心下也戒意极深。但他们不怕。场中之人——那些江湖豪客,几乎人人自料与释九幺艺业相差甚远,但他们犹敢前来,并不惧怕,实是因为,江湖中早有传言,说释九幺生平还没有亲手杀过一人。这样的人,又有何可怕?

    这时却听‘凶影’道:“我来却只有一件事:交出遇回甘与小苦儿!”

    释九幺这时却淡淡回道:“他们的命都是自己的。我没有权利交与不交。”

    面对那五大高手咄咄相,他却似丝毫没有怒意。海删删寻隙望向他的眼,只见他的眼中只有一丝疲倦。那倦味如此之深,却又如此之淡,深淡相激处,激得海删删心里也酸楚起来。

    石洞里,甘苦儿忽然惊悟道:“妈妈,今儿是初几?”

    遇回甘道:“今天十五呀,怎么?”

    甘苦儿猛一拍头,‘呀’了一声道:“孤僧!”

    天池畔,‘孤僧’释九幺容华妖冷。大同盟主‘神剑’向戈对他容忍久矣,这一次谋定而动,全力出手,孤僧处境想来必凶险已极。海删删想到忧急处,已不敢看向那释九幺本人,却把一双眼投向了他池中之影。

    向礼喝了一声:“布阵!”

    他一言即出,只见他后的十一‘人龙’脚步杂沓。他们暗合两仪、密布三才,而联结细密处,又有少林寺罗汉大阵之味。海东青与胡半田一见之下,几乎心里同时叫了一声:“向戈此人,果是人杰!”

    ‘孤僧’释九幺却并没看向那十七人龙。他的眼光扫了一眼‘礼义廉耻’四人,只见那‘礼、义、廉’三人足下却没什么动用。但他们气息运行,在释九幺这等高手看来,已可看出已紧密相联。这三人都称天下一等一的好手,他们联手,已不用世俗人眼里的结阵布局,但气脉相关,连成一气,较之十一‘人龙’的‘龙湫’大阵,更是难防难测。

    释九幺又看了一眼向耻,只见他的脸上黑了一黑——‘三纲一杀,百战不殆’,释九幺心头想起的就是这传闻江湖的八个大字。他还未动声色,只见向礼、向义、向廉三人的襟袍衣袖齐齐鼓,如御大风。海删删注目那天池水中,只见波面涛涌,沧然色变。她脸色一变,原来这三人已经出手。他们与释九幺比拼的已是武林高手相搏时最凶隐的内息之战。

    只见那波面上的释九幺的影开始一阵簌簌而动。可只一刻,海删删却觉得那影子似已跃水而出,虽依旧依水成像,可那影子仿佛已可以单独存在一般。竟然重新——归于一静!

    ‘梦’——这分明是释九幺脂砚斋一脉‘隙驹、石火、梦’三绝中的梦幻影。

    场中人都是江湖豪杰,没有海删删一个女孩儿家的细心。除了她,只有‘凶影’注目释九幺水中之影,额上忽然冒汗。他忽吐了一口气,脚步向前踏了一步。别人还没在意,海删删却只见那‘凶影’的影子一时也投入水中。他的人影一入水,释九幺的影子就微微一颤。‘凶影’本出为邪派高手。海删删只见他的影子忽真忽幻,一时涨大如鲲鹏之巨,一时缩微成针尖之细,但诸般诡绝之变,都是迫向、尖刺向释九幺映入水中那不改孤寒的颀长影。——他们居然借水中之影斗起了幻。海删删额头一片寒意升起,她生长冰宫,虽自艺业不过一般,但有了‘北海若’这样的一个父亲,江湖见闻本来极广。她知,释九幺此时,气息内力已与向礼三人拚斗一起,而水中可暂借力之影却也遭到了那‘凶影’的凶险截杀!她一抬头:还有什么?大同盟之人还有什么杀招?

    这时只见十一‘人龙’已疾疾奔走起来,他们在外场越转越快,忽然各出奇招,或以掌风遥袭,或以兵刃飞掷。他们一人之力释九幺纵可视为儿戏,十一人联手释九幺纵可不惧,可是在向礼三人‘三纲’结阵已成,‘凶影’杀影之术已动时,他还能否应付得来?

    这时却只见释九幺子一摆。他双足似都未动,但人的形已如曲院风荷般摇曳拂动,那十一‘人龙’击来之掌风、刀棍一一就被他这么避开。

    这时却忽有人喝了一声‘咄!’

    这一字出口极重,场中人只觉耳朵一炸,耳膜差不多都要被震烈开来。只见那发声的却正是一直潜忍不动的向耻。他在大同盟执掌刑罚,一旦出手,果然酷绝。众人中觉那‘咄’的一声犹未落地,他的人影已如冲天之鹞,破空而起。他这一跃,竟就跃就丈外。只见他一冲如鹞,冲到空中,忽双臂一张,如搏天之鹏鸟,凌厉扑下。他的兵哭居然就是十指上的铁甲——不,那不是十指,他左手支指,比常人原来多了一只。只见那十一支铁甲长约半尺,如苍鹰扑兔,直向释九幺面门袭来。

    释九幺至此才神色一变,他袖子一拂,只见白影一晃,众人全看不出他是怎么避开的这一击必杀的一招。然后,那向耻落地,指上铁甲其色本黑,这时却有一只已经泛白。释九幺水中之影再也不能那么淡定,平添了一阵簌簌的抖动。

    海删删掩口直惊呼之际,那向耻的第二击却已经发动,只见他重又一跃而起,十一只长甲化成十一道黑光,直向释九幺心口抓去。

    释九幺袖风一带,已卷住了十一‘人龙’一只击来之棍。那棍梢不由自主地就向那铁甲迎去。使棍的人龙脸色惨变,他知在向耻的‘乌沉甲’下,自己的内力必不堪一击。他把双眼一毕,提起毕生之力,图相抗。但心里也知,纵是搏死一挡,他只怕也难免重伤吐血。

    果然,这一击之下,‘乌沉甲’的内力尖啸而至。那使棍之人心头绝望,在此时一睁眼,他知向耻以击杀释九幺为第一要义,此时断不至收手,自滞内息。他睁开双眼绝望地看了一眼,没想眼光迎向的却首先是释九幺那一道悲悯的目光。然后,他只觉棍上击来之尖锐之力忽被一股柔如轻风的内劲所化解。同时,他却听到一声轻哼——释九幺分心之下,肩头已为十一‘人龙’中一人利剑所伤,虽伤势不重,却也见血。

    这外伤也还罢了,海删删只见释九幺形一晃之下,几滴血溅入那天池之水。他水中的梦之影一阵颤动,似是难挡痛楚的被‘凶影’之影狠狠地一刺。

    那血,一入天池,转瞬已淡。就是倾尽释九幺那一血,这天池之水,浩渺千顷,只怕也染不出一点红色吧?海删删心口扯心扯肺地一痛,她在喉里大叫了一声:“不要!”可惜,那叫声可能太烈籽,堵在喉中,连她自己也听不到了。

    只听释九幺叹了口气:“你们想要我这一条命也还可以。但龟背图事关不详,我若交与你们,你们盟主只怕马上就要侵犯巴人之鬼、蜀人之仙与楚人之巫,这些,他可动不得的。只要你们答应,绝不与三异为难,我释九幺之命交与你们也罢。”

    向礼却容色轩昂道:“困兽之斗,还想提什么条件!你交,命也要留在此地,不交,也是一样。”

    说着,他与向义、向廉大袖中更增鼓,看来已务求诛杀已伤之释九幺于顷刻之间。

    甘苦儿道了一声:“不好!”

    遇回甘笑道:“苦儿,有什么事么?”

    甘苦儿诧然地望向她:“你不知道?今天就是剧天择他……”他忽想及剧天择可能就是他的父亲,不知还好不好这般提及他的名字“……他与大同盟所订之约就是这一天。他重伤之下,生死不知。天池边如果只有‘孤僧’,他还不知能不能抗得住大同盟这久谋的一战。”

    遇回苦也容色一变,她道:“当真?”

    甘苦儿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见一抹怒红在遇回甘脸上爆了开来。遇回甘人称‘姽婳’,这时一怒,其色忽现绝艳。甘苦儿已疾疾问道:“妈妈,这里离天池有多远?”

    遇回甘叹了口气:“这里就在天池底下呀。这是天池底下的一个秘洞,靠近浮槎河畔。只是,我入洞时已暂封了出洞之径,否则必有水患。这要出去,没有半个时辰的工夫,只怕也难。”

    甘苦儿色变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遇回甘道:“已近未时?”

    甘苦儿洞中才醒,已迷于时光。心下却一时忧急筹思——未时将届,那是午后好久了?释九幺,那个‘孤僧’,那个对他们母子都有恩的人,是不是已与大同盟之人交上手了呢?他纵师承‘脂砚斋’别传,可大同盟‘神剑’向戈一向谋定而动,连剧天择也被他算计,此刻生死不知。释九幺纵还活着,能不能撑到他的赶到呢?

    向耻冲天拨起,他手上的铁甲已有四支已经泛白,那是为‘孤僧’隙中驹心所侵。可‘孤僧’此时,同遭大同盟五大高手与十一‘人龙’的夹击,分明已至强驽之末。只见他一衣袖在向礼三人的‘三纲结阵’下猎猎而响,四散披拂。衣内之人,瘦如旗竿。而那一白衣,在海删删眼里,却似一面招扬于彼岩的旗帜。这个人世——本不是他这样的人可以生存的。他的水中之影,在‘凶影’的全力进击之下,已越来越瘦,越来越淡。海删删不忍看向释九幺那处在十一‘人龙’与向耻倾力围击下无遮无避的,她看着他水中之影,忽然觉得,就为了这越来越淡,直遗世而去的影子,她也会把他来上的——

    她以前只觉得虽识得这孤僧,但只觉得离他好远好远。那一个字,她从来想都不敢想起,觉得那只是她一个无知女孩儿的一场梦幻吧。可此时,她心里痛如刀绞、彻骨痴怨。她想——是的,她其实,对释九幺这个僧装男子的感觉,那就是‘’。她忽然好后悔好后悔,为什么、为什么当此绝境,她才会第一次认真的无可回避的想起这样一个字眼?如果、如果能早一些想到——她摇摇头,她知就是早一些想到,在那一张苍冷的容颜下,在那两根一字孤横的几要了她的命的锁骨前,在面对他那因白反妖、因冷近艳的嘴唇边,她也不也枉相疾缠。

    但——她起码可以告诉他纵举世滔滔,纵世人皆给你白眼,纵自己只是个什么都不懂、不解世事的小女孩,但、毕竟有一个人把他来倾心相恋。

    那样的话,对于他那她所不了解的一生,对于他那一份妖冷遗世的风概,是不是、也能给他感到一点点人世的温软缠绵?不求太多——只要、只要那么一点点、点点……

    释九幺忽长吸了一口气。他要保持求存的已不是自己的生命,他知道,目下唯有自己,可能才是那大同盟不顾忌,侵入大同之外的仙踪鬼境、巫祠异迹的一道门坎。所以他不能退。他一垂眼,满场人都注意到了。只觉得他那一对低沉之眉是如此之长,长眉入鬓,妖冷如枝影风剑。十一‘人龙’的掌风刃气又在他上开了几道伤口,释九幺却全不介意,天上纤云舒卷,去。释九幺的嘴唇轻轻而动,没有人听清他在说什么,但海删删辨唇知意,似已读出,他在念着自己留在那‘空外空’山谷石室壁上的几个句子:

    淡淡天涯浅浅嗟

    落落生平暂暂花

    我笑白云无牵挂

    行到山深便是家……

    然后,她注目水中之影。只觉,岸上的释九幺的形这时似已虚了,而他的影子反成一场镜花水月似的自在、实在。

    天上云投入水,释九幺袍袖一卷,人已似隐入那水中的云影之中。天上纤云舒卷,一场空如、一场汗漫,释九幺袍袖舞动之下,那水中之云,云外之水,似都融入了他袖底的时舒时卷。然后只听释九幺低低呢喃道:“梦华峰、陷空岛在晦明中;最有一处不可到,扪天阁里哭路穷……”

    他一语吟罢,向廉忽然色变,他叫了一声:“加紧!”

    向礼几乎同声呼了一声:“不好……”

    向义却低低喟叹了一声:“啊、空外空!”

    场中之人人人闻得,他们俱都面露惊疑——这就是释九幺驰名天下的‘空外之空’?

    他们追目急望之下,只见那天池之水,恍如明镜,镜中云卷,幻如结阵。那云影如此之淡,但释九幺的心神仿佛已经融入其间。岸上何所余?——空外之空何所恃?

    众人茫然一望,只见妖僧齿冷唇红,锁骨孤横。——空外之空何所恃?唇齿妖寒锁骨横!

    向耻忽疾喝了一声:“咄!”

    释九幺容颜一幻,只见得他的唇在一片寒白中显出一种妖异的红彩。屈指一弹,根根击在向耻袭来的铁甲之上。然后,他的‘空外空’结阵已成!向耻怒喝一声,向礼却冲十一‘人龙’喝道:“稳住,妖僧已倾力与咱们拚上了!嘿嘿,拚时辰你一人之力纵有云水之幻又能撑到几时?”

    遇回甘的石洞本隐于水中,她导水避淹之本极繁复,两人一时不得而出。甘苦儿急得只是跳脚,足足有小半个时辰,遇回甘倾力疏导,也闹得面红气喘之下,两人才得出洞。

    他们一出洞,顺着浮槎河水势就潜入天池之中。天池之水清澈明透,甘苦儿长憋了一口气,那出洞之路一路向下,深入水中数十尺,他们重又浮近水面时,甘苦儿一抬头,首先看到的就是一面静水中的云踪幻影。那影中还有一个孤僧的影子。——离尘绝逸!

    ——‘好美!’

    甘苦儿几忍不住要开口说出这一声,差一点没被呛进一口水去。‘孤僧’还在,他心头一喜,向上一窜。

    遇回甘却面色一变,一把拉他没有拉住,甘苦儿一蹬之下,只见云影摇,他已破出水面。

    ‘孤僧’释九幺仗着云水所幻的‘空外空’结阵与大同盟之人久久相持。场面一时时动时静。海删删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眼见有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她正不知此役会是何等结果,忽然,水面一破,云影俱乱。大同盟五大高手同时色喜,只见那‘凶影’低鸣一场,孤僧在水里的影子登时被他冲破。他在岸上的子不由也如风中弱草,一阵疾颤。

    向礼三人同时鼓劲,只见他们的袍袖瞬间竟瘪了下去。可他们袖中内劲疾卷如风,一帆鼓,全力向孤僧口压去。释九幺张口一‘啊’,登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向耻人已搏风而起,那十一‘人龙’的‘龙湫’大阵也已全力发动,在他们全力进击之下,只见释九幺的淡定容华已近散乱。然后那向耻在空中发力,猛地‘咄’地一声声震全场!只见他十一只几尽泛白的指甲脱手而出,全向释九幺去,势如疾箭。

    海删删叫也没叫一声,手一把掣出了边哥哥手下腰间的一柄长剑,一式‘删繁就简’就向那向耻于空中出的铁甲迎去。

    她知道她挡不住,但挡不住就可以不挡了吗?——她不要此后的一生愧对自己。在自己这一生最心动的人遇险时却只知伤心闭目、不忍一顾。

    海东青脸色一变,伸手一拉,可海删删这一跃远胜她平时修炼,海东青那么快的出手居然没有拉住!

    海删删知就是倾尽自己全力也挡不住那十一只索命的铁甲的。她合扑上,竟用一个挡住那击向孤僧的十一只铁刺。甘苦儿才出水面,用手拂了下脸,见到的就是海删删这舍一跃。他叫了一声:“不好!”双掌击水,他在辽河中所修的‘排冰’掌力果然惊人,人已在水中疾跃而出,可就是这样,他也知来不及救得海删删一命了。

    却听孤僧一声低叹:“这是何苦!”

    他本来最少也避得开支铁甲,却见他袍袖一晃,海删删见到他领口微露,那截几让她不知多少次痛慕中宵的一根锁骨在那领口里露了出来。她不看向向耻,也没注意到甘苦儿,只是把眼盯着那根第一次在她面前袒呈的锁骨上,心里隐有一声快慰响起——就这样了,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她心里忽觉好幸福好幸福,有一种什么东西终于完成之感。这时孤僧的手腕一晃,却在她腰带上一带,她的人影登时旋入了孤僧后。然后只听得释九幺一声闷吭,他的肩、臂、腰、背四处大同中铁甲之击。他只对海删删轻轻摇了下头,唇角还微微地笑了下,松开她腰带,把她往场外一推,人已萎然倒地。

    那倒向地面的影,一白袍内竟恍无一物。在众人眼里,只觉是一件空袍那么轻软地飘坠下来。

    四一影与十一‘人龙’几乎人人面上一喜,此时不诛,更待何时?他们同时加力,就向释九幺袭至。释九幺已再无余力哪怕微闪。

    却听空中暴出了一声怒喝:“滚!”

    ——甘苦儿在空中已看清场中局势,他此时已扑入场中,一伸手,以魔教截腕之巧妙一抓,已夺过十一‘人龙’一人手中之剑。他这时只觉平生还从未如此暴怒过,一股内力沿着他手臂少阳心经疾冲而至——那是剧天择拚力灌入、他也曾拚力消化,以求一助孤僧的‘五色遗石’真力。

    然后,只见那支剑上‘嗡’然长鸣。那柄剑,本为青钢所练,其色青湛。可在他内力催之下,只听得‘哧啦’一声,他上的水滴一溅入剑脊,登时烫化为汽。那剑上的一抹红意如百炼炉火,猛地一灿。

    ‘凶影’神色已变,高叫了声:“炽剑!”

    甘苦儿真力冲,只觉不尽一泄的话,全都要被那种悍厉、那种愤怒胀暴飞散。

    他这一击本突如其来,大出场中人之所能逆料。当此之际,人人自危,只求自保。空中,只见人影杂沓,纷纷而退,却有一个‘人龙’中人惨叫一声,那一剑气带过他的脸颊,半边烫坏。另有一人痛哼一声。然后,场中一静,甘苦儿落在孤僧侧,地上,却留下了一只‘人龙’中使剑人的左臂。

    ‘凶影’的一双眼睛已经眯起,他不怒反笑,嘿嘿道:“好呀,甘苦儿,你早不来迟不来,这时居然送上门来了。”

    旁边的向礼等人见到甘苦儿适才一剑劈刺的威势,心里亦惊亦喜——惊的是剧天择虽然已除,可他的炽剑竟有传承!喜的却是甘苦儿来的时机——他们俱是高手,一见之下已惊于这小子的修为之高,远出自己所能逆料,也猜出那剧天择分明用什么独门已将他的绝门内力转传至甘苦儿上。如果他早来一步,孤僧未伤,有他援手,今之事,倒大是不易了。

    甘苦儿心中狂沸,虽知强弱之势,但当此之际,他怎能轻易言退!他一抖手中之剑,‘嘿’然道:“你们来吧!”

    然后他突冲海东青吼道:“你只当释九幺是陷害堕民的凶手。可你知不知道,那都是大同盟主‘神剑’向戈的诡计,当他被孤僧所迫,未杀剧天择,又告知括苍山之围突围的缝隙所在,心头怀恨,才污词恶语以污他人清白。释九幺不是残害那堕民八千子弟、三万父老的凶手,反而正是他,救出了他们。以龟背图之密将他们远送海岛,龟背图财宝的一部份,助他们远于海外重开基业。你当向戈今大势已成,还要追杀剧天择和释九幺是为了什么?他实是怕释九幺告知那剧天择三万堕民、八千子弟的下落,给他卷土重来之机!姓海的,我敬你是条汉子,言尽于此,具体怎么做,就看你了?”

    这些话都是他这些子苦思之下忖度而来的。他生本来灵动聪明,一不惯真的害人,但不是不能懂得那‘神剑’向戈弯弯曲曲的心思。他侃侃道来,虽不中亦不远矣。

    海东青猛地闻得,只觉耳中轰的一声。他嘶声道:“我凭什么信你?”

    甘苦儿冷然道:“信不信由你。你要随着大同盟一起迫害对你祖先有恩的孤僧,那我自也由得你去。”

    说着,他忽一弹手中长剑,只见他脸上黑风一盛:“天遗魔君杀不平、不平人杀不平人!杀尽不平方太平!”

    这三句口决原是魔教心“不平之杀”的心决。他此时已豁了出去。以他的一,绝不能眼见孤僧释九幺受此困顿之辱。就是不是为剧天择强传他的一内力,他也要出手。

    只见甘苦儿脸上黑气盛处,当真有一种邪魔当世的悍厉。他手中的剑却不顾内力冲突之虞,分明已重新运气了剧天择‘炽剑’之术。

    他朗叫未竟。却见那向耻已拨地而起,他只喝了一声:“杀!”

    他一喝之下,手中铁甲虽已失,但还是十一根手指有如铁钩一样的向甘苦儿喉头叩去。

    甘苦儿如旋风,他‘不平之杀’心一运,只见一道黑气在他侧团卷而起,黑风中裹挟而腾的却是他炽剑上那黯红的光芒。向礼三人已一见心惊——不能让这小子活下去。他小小年纪,已深窥遇古与剧天择两家力堂奥,如果给他后有成,那还得了?

    他们互视一眼,大袖一鼓,三人合力,只见一股罡风就向甘苦儿涌到。

    甘苦儿也知同运剧天择的内力与传自姥爷的心实是大有凶险。但当此绝境,他也只有拚了。他提起脂砚石畔苦修而得的‘隙中驹’心,只见他形曼妙,以炽剑之悍气竟行运他所独悟而得的‘简约’一剑。当世虽高手众多,但达到剧天择、释九幺与老魔头遇古境地的也不过只有七八人,甘苦儿竟以一、适逢其会、得习其三。他们这一斗,没有适才释九幺与其相斗时的淡定从容,但声面却反更激越凶险,瞬息百变,极为惨烈。

    海删删在旁边也想伸手,可这场子中,哪容她插得下手去。只见她在外围,急得跳脚,每携剑跃近,还未近前,就已被那十几人激的内力远远了开去。那十一‘人龙’中人,这时却也夹击而至,务求诛孤僧于一役。

    却见场外海东青面色攸然百变,时青时绿。他心中争斗也烈,知自己所承冰宫一脉,虽出堕民,但远居关外,大同盟只要他不插手还不会当真拿他怎样。但——当此时局,已明恩仇,他要只顾一己之私,还算个男人吗?忽听得他一声长啸,意势悲凛,冲边三十余兄弟喝道:“这是我海某人私人之事。众位兄弟自谅,如想出手,我海某深谢。如果不愿,就请袖手,海某人绝无怨恨。”

    说罢,他的形也一拨而起。

    海东青所习本为苍鹰之术。他跟向耻招意颇近,只见他人一拨地而起,腾于空,就已沛然出刀。他成名之本不长,但独提一旅,势倾辽东,几拨尽‘辽半天’胡半田数十年苦心精营之局面,盛名之下,岂有虚至?

    只见他刀一出手,面色就变得极为凶悍。海删删望着她哥哥,只觉心里一阵自豪,一阵感动。她此何幸,毕恋慕所思,是那样一个妖冷风华、悲悯心虽千万万人也不及的一个僧衣男子,而她所遭所遇,其兄其友,也没有一个人辜负了那两个字:男人!

    海东青长空一击,招势所向,竟就是十一‘人龙’中人。他一人之力,本也当不得那十一‘人龙’联手之击。但十一‘人成’疲惫于前,何况海东青所习的夫,原以天下至悍至厉的堕民之为根底,少年又得入冰宫,承其所传,于冰天雪地,千里塞外磨砺而得,遇强愈强,遇狠愈狠。

    十一‘人龙’神色大变,实没想到这化外之壤居然也有如此高手!旁观的胡半田面色一变:“好厉害!”

    他心下发抖,原来当海东青与他之战,居然还未尽全力。

    这时只见海东青携来的三十余名手下互顾一眼,忽马刀齐出,叫了一声:“老大,说什么你的事我的事,私事公事,都是咱们大家伙儿的事!”

    海东青此来,原为报孤僧之仇,几尽携精锐。他知孤僧不会伤害手下,所以倒不曾顾忌。但大同盟就不同了,一旦招惹,不死不休。

    那三十余名马匪果然强悍,只见他们一入战圈,十一‘人龙’已吃力不住,结阵自保。‘凶影’一见之下,一跃而起,伸出一双瘦大之掌,全力接下了海东青的刀势。

    甘苦儿压力稍轻,但‘礼、义、廉、耻’四大分的一精湛艺业岂是他仅凭一股锐气就抵抗得住的?只见他与那向礼三人袖风一接之下,虽在间不容发之际,他以隙中驹之芳避开,却忍不住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就喷出。他一抬眼,就见到海删删不远处苍白的脸。心中一阵苦笑。他一张口,那口血就向他手上之剑喷了上去。

    只见血一上剑,甘苦儿淡金色的面上就光华一灿。他以魔教之‘沥血’之术催动杀气。向耻在空中却长击而至。甘苦儿喝了声:“来得好!”

    炽剑一摆,直向飞扑而来的向耻迎去。两人交击之声一传,只见甘苦儿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又直喷而出,而那向耻为炽剑之力所伤,只见他半鬓毛发,尽成焦赤。

    向耻重伤之下,心中怒极,喝道:“我看你还能撑多久?”

    他重又飞而起,口中喝道:“三纲一杀,百战不殆!”

    向礼三人得他一喝,同时聚力,竟以三道罡风承起他的子,配和他发出了这必杀之一击!

    甘苦儿上数处鲜血直冒,他已经拚了,能撑一刻是一刻。这条命是他的,孤僧的命现在也压在他的肩上。就是必死,但他也要一拚,哪怕一刻,哪怕一瞬,也要在最后的时间呈现出一种生命的真正的光华与尊严之所在。

    但向耻这‘三纲一杀’的绝招之击分明是四化很少施用的必杀。甘苦儿只觉自己再也撑它不住。可心中却有一种梗梗的信念不灭。他喷了一口血,喝道:“……!”没有人听清他在叫什么,只有甘苦儿知道他在叫着三个字:“小晏儿!”

    小晏儿,你为什么不在?你——幸好不在!他要用他这平生仅交的一个朋友的名字自定心神,激发厉气。只见他剑上光芒从未有过的一盛。孤僧释九幺的子正颤微微地站起,他在运起全力,集结池中云影,重布无意中为甘苦儿所破的‘空外空’之阵。

    他结阵之力在他催动之下,已重聚雏形。空中的向耻已面色一变——让他成势,那就麻烦了。他‘三纲一杀’之力已催至极限。

    甘苦儿剑合一,竟直向飞击而来的、以一裹挟着向礼三人三纲大阵之力的向耻迎去。空中只见血雨一暴,那是甘苦儿上飞溅之血,他的隙中驹此时已无力全避开向耻的绝命之击。可他的一击炽剑还是以‘简约通神’之术再次重创了向耻之左肩。

    只见空中的甘苦儿边黑风红影一时俱散。他子重重地跌落于地,正好跌入孤僧释九幺的怀抱。他仰脸看了释九幺一眼,轻轻叹道:“我尽力了。”

    释九幺摇了下头。甘苦儿注目远方:“可惜,小晏儿他怎么还没赶来,否则,我们双剑合璧,也许可以救得下你脱远逸的。”

    释九幺一支手轻轻搭上他的气海。甘苦儿淡金色的面孔此时已近惨白,他微笑了下,“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我妈妈她、好…………你。”

    释九幺的脸上又显出他那一种独特的悲凉。他没有说什么,双袖微动,池中之云影微聚暂合,微有余力的‘空外空’结阵已重又布就。但向礼三人向那湖中望了一眼,只见孤僧在水中的影已变得好淡,知,此时,就是以他的能为,那‘空外空’只不过如空花一幻,再也挡不住自己四人联手之击了。

    他们只微滞了滞,三人袍袖之风已重又鼓动。那向耻又是一跃而起。他所受之伤本也极重,但自信已有把握击孤僧于必杀。向礼三人也疲惫已极,聚力在做他们最后一击。这时,却听得有一个女子发出一声轻叹。

    场中难道还有女人?海删删游目四顾,却见那不远的、十余丈外的天池水边,正有一个女子浑湿漉漉地坐着。她面向湖水,看不清她的容面。可只那背影,就让人感出一种丽绝天下的魅惑。

    除了她,这时还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女子的存在。那个女子望着水中云影。她为与甘苦儿一面,重归常人,自敛消解她的‘姽婳’已有十六年。前她惊退‘凶影’,救得甘苦儿的却仅凭当年声名,聊做一幻。没想今,她居然又要动用了。

    她看着那池中水云,都没有注意孤僧那孤倦在天池中淡淡的影。——还用看吗?哪怕再隔经年,哪怕此生不见,那影她也不会忘记一星半点。她的手这时在空中挥了挥,海删删虽不见她的颜面,却有一种称丽极之感浮现于她的脑海。——这算什么?怎么会平白白的如此一丽,如此惊艳?

    ‘化四向’这时已长俱起,扑向场内。甘苦儿知孤僧所结之‘空外空’结阵,只怕已万难再抵挡他们的全力一击了。他静静地望向那攻来的四个人的影,可这时,只见他与孤僧的头顶,那片天空,平白的,在浩明光之下,忽然七彩成幻。只见那红的、紫的、绿的、橙的、青的、蓝的、黄的,种种色彩,一息之间,忽然梦魅般地凭空爆了出来。那颜色仿佛‘真色’,人间断没有那么纯的红、那么纯的碧、那么纯的黄与蓝……,可那颜色一惊入目,却又非红、非青、非橙、非紫。

    ‘化四向’同时色变,只听他们惊叫了一声:“姽——婳——天!”

    如果只是遇回甘一人出手,他们还不至于有此惊惧,可那片至色竟是泛起于释九幺于池水中以水云所结的‘空外空’结阵的至空之上。人生种种幻迷、顿悟一时齐现。场中庸手倒还罢了,可‘化四向’之修为何深,一睹之下,只觉武学中自己平生未解的种种疑难困惑却偏偏于此时一起向自己心头脑海涌来。向礼猛地摆头,似要摆去那一丝最虚浮的幻念、但那幻念之下,空外空却又是此生难当的一种最最真实的存在;向义已猛然跌坐,调息纳气,定心神以抗这至空至色的一场突变;向廉反应稍慢,只见他面上神色百变,口里已轻轻吟道:“怎么是这样?怎么会这样呢?”他的进击之势已停了下来。

    而空中飞击而至的向耻,这时眼前忽一乱,种种空色具象、空外之色、色中之空,一起浮于他的脚下。他吐出一口鲜血,人不由已倒飞而退。

    甘苦儿忽有所悟——释九幺与遇回甘‘空色交征’之下,他的心头却忽反而一阵清明。只见他长吟了一声,一把抓起地上之剑,人影已如隙中之驹般在人人万难逃逸躲避的那场空外之空、色中至色中奔逸出来。

    可他此时心念忽生慈悲,他一剑击刺向向礼志堂大,可招中犹有余力。只见一息之间,他以隙中驹行‘简约’一剑,几尽废‘分四向’一生苦心修为的真气苦练。

    向礼神色惨变:“罢了罢了,空色交征、隙中独步,当此时局,吾有何撼?”

    却听得一声惨呼。那‘凶影’心灵智明,却偏是他这样人最先看到到至空至色的一幻。海东青却还未见,一刀凝虑,竟刀斩他于天池之畔。

    池中云停水澌,空中诸色变幻。天池边所有人等这时不由怅然而望。向礼三人忽不发一言,扶起伤势最重的向耻,带了十一‘人龙’转就退。不一刻,已经踪影难见。海东青忽发出一声悲啸:“好一个空外空,好一个姽婳天!”

    他一挥手,长声悲吟,已率属下长吟而去,走时回头看了海删删一眼,想说什么,却又止住,叹了口气,径自下山。

    连那算计定要等海东青与大同盟两虎相斗,伤损之后再捡渔翁之利的胡半田此时也目眩神迷,怅怅半晌后,也带着手下之人去了。甘苦儿望了那犹未醒悟,没有走的江湖豪雄们一眼:“你们还在等什么?”

    那些人茫然互顾:等什么?等什么?这一场生命终究在等些什么……

    他们心中已各有答案。忽然一笑——那龟背图,毕竟又算得了什么,只见他们三三两两,扶携而去。

    直到他们都去了后,场中猛地一清。甘苦儿回头,却见妈妈正在向自己这一方向望来。她却不是在看向他,而是看着……他。她与释九幺两人目中空色交激,遇回甘忽然一笑,这一笑如此温婉,然后她鱼一样的滑入水面。甘苦儿只见她还冲自己笑了一下,便见到……妈妈的子,很慢很慢地沉入水中,已然不见。

    甘苦儿立起,池中云水两散。那‘姽——婳——’满天,也已了如梦。他痴痴地站着,边有风吹过,那是这天池边清透已极的风了,他的心底,忽忍不住升起一忽近乎空茫、近羡绝色的孤独之感。

重要声明:小说《脂剑奇僧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