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千里鸿毛传远信 一言妖诡动辽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小椴 书名:脂剑奇僧录
    正文第一章千里鸿毛传远信一言妖诡动辽东

    沉的天,苍白的雪。

    北国之被一种寒冷的气氛裹挟得喘不过气来。

    一骑飞过,一大片积雪飞舞。

    古老的雪路便由此而印上了一道深深的蹄痕。

    快马如风,雪尘如梦,更何况马上之人青衿冷面。尽管他的眉毛已经被霜雪冻住,尽管他黑衣底下露出的那块本该如血鲜红的大氅内衬已因风尘劳顿而显出暗污,但是这依然掩饰不住他那落寞而嘲弄的神色中一股郁勃的生气——他的眸子是暗与烫的。这么向暮大雪的天气,这么泥泞难走的路,他要向哪儿去?做什么?——没有人知道。但如果真有人认出了他、并且知道他此行的目的的话,那消息传出去一定会震惊江湖的。

    因为——有一种人,是三年不出山,但一出来就足以轰动江湖的。

    三年了——那个人在马上嘴唇冷冷地一翘——还有谁会记得我?——跨下的青骓也有三年没有这么奋蹄奔逸过了。但就算我真的已经刀兵入库,马放南山,这个江湖就真的平静了吗?马上之人忽一扬脸,抬首长啸起来,那声音雄浑高亢,在干冷的空气中矢矫驰骋、更有一种奔放之处,但声音底处,似乎隐隐又有一种撕裂之痛。那匹马本已因长途驱驰显得疲惫,这时见主人高兴,也扬首长嘶起来。一时一人一马,在这辽东的旷远冰天里长鸣相和。马上之人气长,这一啸,足足有一盏荼工夫才停顿下来。声音一停,他伸手拍拍那马的脖颈,冷笑道:“马儿,马儿,快些跑,咱们倒要让那些正人君子们看看,他们再次我出山对他们究竟有什么好处!”

    ******************

    兴隆集在辽东虽是个大集,但赶上这样刮白毛风的天气,街上也见不到什么人。所有的人都缩在挂着厚厚的棉布帘子的屋里呢。这里是通衢大镇,南来北往的客人多,为了御寒,这时大多躲进了酒楼客栈,也大多要喝上几口烧刀子,烫一下喉咙、暧一暧胃。酒一喝,话自然也就多了起来。兴隆集南头的“胡记”酒家这时正生意兴旺,统共十四五张桌,这时已统统坐满了人。辽东一带每到冬天,卧室里烧的是炕,但象这样有点规模的酒楼,厅堂里生的就是炉子了。空气里祢漫的是潮气、酒气、油哈气,再有、就是有刚进来的客人为怯寒靠炉子靠太近了衣裳被烤糊的皮毛焦气。兴隆集本就是脏而乱的,但你要是从几十里地那么一片白茫茫的雪中走下来,再脏再乱的地方只怕都会觉得比那片雪野强多了,这脏与乱反而给这个原本粗陋的市面添了一份人气。

    这时只听一个粗哑哑的嗓子笑道:“嘿,赵头儿,你也来了,这么冷的天,今晚准备叫谁来给你暧脚头呀。”

    话没说完厅堂里就哄然一阵大笑起来。那被笑的赵头儿只是尴尬地搓着两只手,回不出话来。他是一个跑惯三省的参商客人,本来一向机警本份,就是前年在兴隆集出过一次丑——那是前年三月,因为辽河凌讯,他被困在兴隆集有近半个月,就是在这半个月,他被“倚翠楼”的头牌大姐泼天翠给弄迷糊了,以后一担搁就是三个月,请花酒、打首饰、付包银,花了无数的银子,最后还没沾到一丝腥,白当了一回冤大头,落了无数笑柄。最后来银子用光差点回不了家,亏得平这条道走得熟,还是平素相好的朋友帮他摆平了堂子里的欠帐才脱的。——说话的人没什么恶意,就是戳他伤疤逗大家一乐。

    那被唤作赵头儿的人其实也只三十多岁,因为平素稳当,有十几个人和他结了帮走生意,才得了这么个名号。这时他被弄得不好意思,脑子一转,已计上心来。他想起一条新闻,嘿嘿一笑,知道自己只要一开口就可以把大伙儿心思从自已那件成了话把儿的事上引开。只听他并不回答那挑逗他的人的话,却对和他同行的一个跟班小伙儿说道:“暧脚?咱哪有那个福份!这样的鬼天气,有这么个地方坐坐、喝上两口烧酒就已经不错喽。知不知道:就咱们在这儿坐着这会儿,‘辽半天’胡大侠和‘海东青’的老大可都没闲着,人家可正在雪地里挨冻呢。”

    他话一说完就从酒壶里又倒出了杯酒、慢悠悠地喝了起来。别看他平时话不多,可这三省的新闻有什么新鲜的、数起来真还没他不知道的。众人知道他朋友极多,消息来源广,一向相信他的话,这时听他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一时都楞了。都是在外面跑路谋生的,有个什么风吹草动还是早知道个信儿好。果然、他的话音一落地,先是听到的人一下都静了下来——厅里统共就那么几十号人,有一半人猛地一静、这一静就非同寻常,别人不由也立时觉到了。开始还有人不知怎么回事,还乱开玩笑,一看众人都忽然正襟危坐面色严肃,不由就把已出了口的半句笑话又缩了回来。只听一个斯文些的客人小声地问:“你没搞错吧,这么冷的天他们俩出来干什么?不会是碰面吧?”

    也难怪众人担心。这些年辽东的道路一向还算平静,这是亏了那个号称胡大掌柜的胡半田。辽东本也有几股大盗,但后来都归在了号称‘辽半天’的锦州人胡大掌柜的手下。这胡大掌柜本名胡半田,因为说话,绰号‘辽半天’——有一聊就是半天的戏谑意味,却也是说他的势力能盖住辽东之地半个天!他是绿林大豪,原是个独脚大盗出,一向做的是富室大户独来独往的生意,正因为如此,很少掺合道上的是非,在辽东道上反而一向受人敬重。黑道白道、谁有了事儿少不得请他说和说和,久而久之,他隐隐就成了辽东这一带的绿林盟主、三山二水间的总瓢把子。但他这人一向还算宅心仁厚,对这些跑小买卖的参商木客们还有几分顾惜之,所以传下话来,让常走这条路的人一年拿些若干孝敬银子出来,由他摆平这条路上几个山头上的大盗,保他们一路平安。他这话也真说到做到了,而且这笔钱他是一文不沾,这些年下来,这‘通辽费’在辽东线上几乎已成了定规,凡交了钱的客商这些年在这条路上还真没出过什么事,就是有山贼一时贪心犯了例的,最后也有胡大掌柜手下出面摆平这事,有损失也都能要了回来,而且事后对那些小山贼严惩得很历害。所以辽东一带也就人人都知道胡大掌柜的历害。

    可是“海东青”……

    那赵头儿一提及这两帮人的名字,厅堂里会立马静了下来。

    这时,却听一伙山西布商中一个年纪最高的人开口问道:“赵兄,他们真是要碰面?——这可是开不得玩笑的,知不知道在哪条路上斗?”

    他这话问得极是小心谨慎,问完自己就侧耳听着,象怕漏掉一个字。——也难怪,这可是跟命相关的。

    那赵头儿一翻眼,正要反唇相讥说:“我赵某人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回头一看、问话的是当年自己落难时帮过自己的山西老客,便忙正容答道:“是我亲耳听到的——我有几个脑瓜子,就算敢和众位逗逗闷,还敢拿他二位爷开玩笑吗?”

    那老者不由连连点头,边早有一个胆小的人吓得声音都发颤了,颤声道:“那——他们——不是——要——火并了?”

    他问完这句话,似乎人就已吓酥了半截,本是站着的人、子就那么溜到了椅子上,还直用舌头自己的嘴巴。却没有人笑他。没听到开头一句的人这时都忍不住低声嗡嗡起来:“谁、谁要火并了?”一听说是‘辽半天’与‘海东青’,不由得马上都觉得口里发干——天、这两个主儿要是碰到一起,这辽东道上,那可不是要翻了天!以后、这条路上只怕难走喽!

    忽然听到外面门帘突地一摆,接着酒店的门嗵地一下就被撞开,一股冰凉的冷风卷入,扑得灯焰一抖,众人上也不由一哆嗦。店伙一抬头,只见有两个人,直撞了进来。一打扮乍一看平常,仔细一看,却是一个穿一狐皮、一个穿件灰羊皮。穿狐皮的那一个领子袖口都露出一圈细白毛,皮毛甚好,想来人也清贵;另一个袖口则露出一圈灰毛,却是平常的灰羊皮,估计是先前那一人的仆从。

    ——他们这么进门的方式本来是要挨人骂的,但厅内人都没心思,冷冷地回头瞅了一眼就都又转过头来。那先开始一个撞进门的小子也只十六七岁,一脸惫赖,皮色暗金,眉毛反拧,五官生得不错,有一股泼刺的气味,再配上他这股神气,看上去更加生动有趣,只见他一进门就抄着两只手咒骂天气。他后面跟进来的那个小伙儿就斯文多了,才及弱冠的年纪,气质清雅,材削瘦,他站的那儿灯影儿暗,也看不清他相貌,只见眉宇间似乎隐现一分忧郁。两人看样子是一主一仆。主人年纪不大,但隐有一种书卷之气。

    那先撞进来的小子一点也不肯安份,一进来就挑桌子叫伙计,只他一个人弄出来的声音比一队骡子还要大。众人都急着听胡半田与‘海东青’的消息,被他吵得说不下去,有几人就不满起来,回头要骂,看了看那少爷模样的年轻人,不由就犹豫了下,不好开口骂下去似的。那斯文的公子哥儿可能也觉着了,对那吵闹的小跟班叱道:“小苦儿、你就不能沉着点儿?”

    那叫小苦儿的小小子虽然一脸惫赖,似乎对他少爷的话还是言听语从的,果然就安静了许多,笑嘻嘻地道:“公子爷,你已经闷了我一路了,就让小苦儿开开口吧。”

    那少年似乎也拿他没办。却见那小苦儿已要好了菜,用袖子擦了擦筷子,递给他主人,笑嘻嘻地说:“少爷,你说咱们这一路上怎么就这么安静?一个强盗没碰见不说,连一个毛贼也没有,这辽东一带的绿林好汉都到哪里去了?”

    那少年白他一眼道:“就你找事儿。谁出门不图个平安呢?想碰见贼干什么,活腻了?”

    那小苦儿嘿嘿一笑:“那可不是,只是那算命的卢半仙不是说——少爷你现在命犯桃花,有一场胭脂劫吗?我总算计着咱们路上会碰见个什么女匪恶妇胭脂虎之类的,那时就有一场闹玩儿了。”

    说完他先笑得嘿嘿的。那少爷脸上微红,神色间登时添了分薄怒。那小苦儿早就知机地一缩头,不等那少年发作,先笑嘻嘻岔话道:“少爷,您看,这菜已经上来了,您先吃着吧,别凉了。”那少年便也不再说话,举箸吃菜,但心思明显不在吃上,似乎怀着什么心事,眉目间一片暗,那小小子看着他,目光中反而有那么一片怜惜之意。

    这时那边的众人已七嘴八舌地向赵头儿问开了:“——他们在哪儿碰面?是不是真的要火并?这下篓子可闹大了!”

    要知道,那海东青虽是近年来才冒出来的一伙马贼,人数不多,但不知道手底下怎么都那么硬,没两年就闯出了名声,本来只在辽西一带活动,这些年不知怎么慢慢就向辽东这方向靠近了。胡大掌柜是卧榻之边岂容他人酣睡,这些年双方已经屡有冲突。据说光长白山一役,海东青的‘翻天鹞子’卢小控与胡半田的把弟龙见喜之间的一战,龙见喜手下就死伤近百人,吃了大亏,这下双方的冤仇就结得更深了。因为这事,辽东一带道路这两年也越来越不平静。懂事点的客人都怕双方头面人物真的撕破了脸,打起来,那时,这条路可就真的不好走了。这时听说胡大掌柜和海东青那个从来没有人见过的老大这么冷的天居然出来碰面,每个人都猜到这件事儿非同小可。心想:黑道一乱,江湖上的小毛贼们趁机起哄,那时,吃亏的保准还是他们这些正经生意人。

    那赵头儿咳嗽一声,冷笑道:“你们把那么大的难题来问我,当我是胡大侠手底下的董半飘还是海东青里的的卢鹞子?他们到底是谈是打、在哪儿开打——我怎么知道!就是知道又怎么敢说,说了你们又怎么敢听?你们这不是问的废话吗?”

    众人等了半天等来他这么一句话,恨的不由就要骂。有人看他神色中似乎大有深意,当下知趣,知道再往下问他也不会说的了,要想知道内只有等他回了屋得空再去,才有可能打听的出来,也就不再追问。

    一时之间酒店之内纷纷扰扰,各人又三五成群地在一起讨论起刚刚听到的新闻,猜这次是海东青还是胡半田会占上风,大厅之内又变得吵吵嚷嚷,却没有人注意到那赵头儿又自己斟了杯酒,自顾自地在那儿低声自语道:“土、返其宅;水、归其壑;昆虫、勿做;草木、归其泽……为什么当年爹说此句一出,江湖必定大乱,叫我赶紧做两年生意,到时就不要出门跑了?这两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昨天、我在猫儿岗隐隐约约听到的到底是不是这两句话呢?”

    却听这时有人已对方才话题不耐烦,大声说道:“管他谁胜谁败,反正咱们总是要被割的,谁割不是一样?还是喝酒是正经。”旁人没这么豁达,但想到生在这么个江湖危乱的时局、也只能如此了,管什么他人的兴亡胜败,用心做好自己的小生意吧,以后路上多些小心谨慎些就是了。一时除了几个心思特别重的人,其它人便不肯多想那些不开心的事。这时只听又有一个粗豪的嗓子说道:“大六儿,好长子没看见你兄弟,他哪儿去了?”

    众人便看向大六儿,那大六儿长得傻大黑粗的,一看就知道是个憨实人,只见他嘿嘿咧嘴一笑,却没说话。众人就更要逗他说话,问:“是你兄弟两个又打架了?”

    那大六儿人虽憨,和他兄弟手足之甚笃,见众人疑心他兄弟两个打架,不由忙忙开口辩解道:“才不是呢——是咱兄弟前两天走大鸿运,他要赚一大笔银子了。”

    说完,人就有些得意洋洋的模样。众人看着他说话的憨态,就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个粗嗓门问:“你兄弟碰上什么好事儿,要赚一‘大’笔银子了?”

    他故意把个“大”字说得极重,故意要嘲弄他,可那大六儿哪里懂得——他们兄弟俩儿是关外有名的连锁字号“鲁家车行”的车夫,一向给人赶车为生。大六儿兄弟俩儿人虽憨,但牲口饲候得好,又肯出力,再加上不知计较银钱,在走关东的生意人口中,口碑竟出奇的好。但众人也都知道他是个苦哈哈,每次别人赏个一钱两钱银子兄弟俩就乐得狗颠狗颠的,便都要听听那是多‘大’一笔银子。

    大六儿却不知众人嘲笑之意,依旧兴高采烈地说:“那个人说,只要把东西带到,收东西的人他最大方,收到这东西后最少要赏一千两银子的。”

    众人都轰的一声笑了,一千两银子——大六儿就是干一辈子也见不到那么多银子。有人便猜想多半又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在骗他兄弟俩个白跑腿呢。他兄弟这些年来这样的亏可没少吃,却从来不会长记。就有人笑问道:“是什么人托你们送的呀?送到哪儿?”

    大六儿看了那问话的人一眼,直楞楞地说:“什么人?我和我兄弟也不认得,是个小伙儿,不、是个和尚——我就还没见过长得那么秀气的人呢!”

    听的人都楞了一楞,问:“和尚?”

    那大六儿说:“是呀,他象不是咱这儿的人,是关内的吧,说的也不是咱这儿的话,一口软软的口音,听着好听极了。”

    已经有人笑道:“他既是和尚,能送些什么东西,是讨饭钵还是度碟?多半不值钱的。他认识的人又有什么大方的了,能赏你兄弟一千两银子?只怕你兄弟这趟差倒是要被他化布施了。”

    座中人都笑了。有人就问:“叫你兄弟送到哪儿?不会送到山海关吧。”

    要知道鲁记车行掌柜的鲁老大也知道大六兄弟两个有点傻,远路从来很少让他们走,再加上关外人朴实、一向认为关里人生狡诈,大六兄弟跑车最远的也就是跑到山海关了。

    那大六儿却一脸自豪地说:“怎么会那么近,要赚别人的银子也不能那么轻松呀,当然得出力了!说是要去陕西什么地方,具体在哪儿他没和我说,只跟我兄弟一个人说了,还叫他发誓不许告诉别人。我就不好问也就不知道了。”

    有历练的人就已觉出事有点怪。众人也都惊讶,要知在座的最远的也就山西山东,这条道上偶尔有个江浙客人已经很希罕了,大六儿的兄弟从来没出过远门,一跑竟要跑甘陕那么远的地方,难怪众人纳罕。

    有好心的人已经觉得里面有文章。忙问:“你就让你兄弟去了?你兄弟也就真信了他的话?他让人跑这么远,到底要送些什么呀?你把过程好好和大家伙儿说说,让大伙儿帮你参详参详——你兄弟只怕被骗了,不早弄清楚,再也回不来了也说不定的!”

    大六儿见说话的人表严肃,不由也紧张起来,一时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有好心人给他倒了杯水,说:“你喝了再慢慢说”,只见他吞了一口,又呛住了,咳了半天才止住,开口道:“也没送什么,就是一根小小的羽毛。”

    众人见他说得越发不明不白,都楞住了,那大六儿口才本就不好,说了半天才说了个大致明白,只听他道:“那天,我和兄弟在流盐河口洗马,我兄弟的马比我的要养得好,高腿健,我正夸着他呢,就这么洗着,忽然我看见兄弟的眼睛就直了,我顺他眼睛看去,就见他正望着个渡口呢。天傍晚了,河封了冻,渡头早没人了,我就看见一个白衣和尚在那儿站着呢。我也见过不少和尚,就是没见过他这种。和尚们一般都好脏的,我们那儿感业寺的就是,上老是一股香灰味。可他不同,上的雪都在化了,一地黑泥,他的白衣裳在泥地里也一点都没沾上尘土似的,那布是很软的细布,看着让人觉着那个干净呀。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那么干净的人。他不知什么时候来的,我和兄弟肯定比他先到,因为我们来的时候渡头上并没有人呀,但不知什么时候他开始站在那儿了,我们远远听他好象在那儿叹了口气。”

    说着,大六儿学着他声音叹了口气,他尽量学着柔和些,虽然学得很不象,但众人也听出一二分意思来了,可见那天的形给他留下的印象确实很深。只听他接着说:

    “一会儿,他转过来了,逆着太阳光,我看不见他的脸,他好象很喜欢马,把我和兄弟的六匹马一匹匹看着,叹息着说‘也算好马了,有这样的马,二十天大概能跑到陕西了’。”

    “我兄弟最疼他的马了,一听见有人夸他的马,就高兴了。问:‘陕西是哪儿呀?’我看见那和尚笑了下,没说话。我兄弟便非要他骑一骑他的马试一试马的脚劲怎么样。”

    众人微微一笑,想这大六儿兄弟俩个可都够实在的,别人随便夸了一句,他们就非要别人试马。只听大六儿继续说道:“他本来面向我兄弟的,背着光,我看不见他脸,可他伸手一牵辔头,我就呆了——一个人会长那么细致的一只手,我真从来没见过,他肯定不是平凡人。他只笑了笑,说:‘我有伤、不能骑了,也不骑马,佛祖说过:众生平等,我一个出家人怎么好骑它呢,我只想求这马儿给我办个事儿’。然后他就看着我兄弟,看得好认真,象在猜想我兄弟靠不靠得住似的。”

    “我兄弟都被他看楞了,半晌,那和尚才又开口,问了这么一句:‘我看你是个老实人,你能帮我个忙吗?——给我……送个信儿。顺便再带点儿东西,这事儿对我很重要,关系命的。只要你东西送到,就算救了我一命了。收东西那人虽不是个什么有钱人,但他还算大方,你帮了我这么一个忙,要他一千两银子的酬谢他还是少不了你的。当然,说不定你还可以要些别的。’”

    “我兄弟当时就呆住了。说实话,不为别的,就为他这人,只要路不远,不给钱我兄弟大概也会送的。不知怎么,我就觉着他是个好人。我兄弟问他送什么,他站在那儿站了一会儿,从怀里掏出支羽毛来,有三寸长,乌色的,好轻好软,象鸿雁的毛,说:‘就送这个吧’。他看着那根羽毛的神很特别,好象那还是个希罕物似的。我兄弟也不知道他要送个羽毛干什么,但也不敢问,——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答应他了,不过,要是我,我大概也会答应的,一千两银子呀!我相信他不会骗我们的,他就不象个骗人的人。第二天一早,我兄弟就带了三匹最好的马上路了,因为照那和尚说的,要一路上不停马不停蹄地把东西送到才来得及,路上换马不换人。”

    众人已听得楞了,都觉着这事儿透着十分的蹊翘,但谁也说不出不对在哪里。好半天,有人才合拢嘴来,问:“你兄弟就真送了?”

    那大六儿傻楞楞地点点头,“是呀,答应了别人的,肯定要送到呀!”

    便有人摇头、有人点头。有人说大六儿兄弟傻,有人说他们行事有古风,说不定就此真交上好运了。却听那赵头儿笑道:“千里送鸿毛,千里送鸿毛……嘿嘿、不会真有人开这种玩笑吧?”

    他这话说得众人心里怪怪的,那边桌上那年轻的主仆两人似也对此着了意。那少爷沉吟不语,却听那小苦儿说道:“少爷,我觉这事儿有点怪,千里送鸿毛,江湖上有这规矩吗?听着怪怪的,只怕那和尚不俗,是有些来历的?”

    那少爷皱眉想了下,眼中一片迷茫,只说:“难道少林寺又有什么高僧出关了?穿白衣的,那该是无辈弟子呀,也不会有这等行径的哎。”

    他的声音很轻,只是说给自己听,也就小苦儿一个人听得到。

    ——小苦儿也就怕他家少爷心思重这一个毛病,遇上不管什么事儿都要思前想后的,所以老是不得快活,有心要岔开他的思路,低声一笑道:“少爷,那卢半仙不是说:少爷的红鸾之灾是要一个和尚才能解得开的吗?会不会就是他?”

    那少爷皱皱眉,还没说话,这时又有轻薄的人笑道:“大六儿,你兄弟一下赚那么多银子,你眼红不眼红啊?他会不会分你一半?这下、你兄弟俩个可美喽,都可以娶上媳妇儿了,再不用半夜打光棍了!只是你太笨,遇上了这么个百年难逢的大财主,你就没寻他要点儿什么好处?”

    那大六儿只是憨憨地笑。别人又逗他:“他就没给个百把两银子的好处给你也赚赚?那你不是光看见猪跑,却落得连一根猪毛也没吃到?”

    那大六儿傻笑道:“那个和尚也教了我一句话,告诉我说,只要我记住了,让我找锦州城最有钱有势有地位的人,把这句话卖给他,肯定也值一大笔银子,够我活一辈子的了。他说完这句还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现在人心不古,你这银子要想赚来可是要大担风险的,可能连命都陪上,你还是别赚了吧!’”

    那边那主仆俩人的面色就已凝重起来,知道这里边只怕定有文章。旁边还有人全当做笑话在听,问:“是什么话,你念来听听,一句话就值那么多银子,够你过一辈子?——那咱们都不用做生意,光学会说这句话就行了。”

    大六儿挠挠头:“他只说了一遍,我也没记住,只听到什么土啊、水啊,虫子啊什么的……”

    座中有人不由就拈须微笑,那边的赵头儿却不由自主“啊”了一声起来,面露惊色。旁边人还不及说什么,这时忽有一个人长而起,大叫道:“什么土啊、水啊、虫子啊,你说明白一点,到底是在说什么!”

    说话的人好大个个儿。大六儿被他这么一声叫也叫得一激灵。说话那人本一直蒙头蒙脸地在个边角趴桌睡着,谁都没注意,这下一站起来,可把众人吓了一跳,只见他高八尺,膀大腰圆。大六儿本也算高个儿了,可跟他比起来、还要矮上半个头。那人半边脸都是乌青溜紫的一大块胎记。连眉毛带眼睛一齐都罩住了。他口音不纯,也听不出是哪里人,相貌相当凶恶。只他这一嗓子,再加上他这么腾腾腾地一站出来,就已把众人弄得个心惊跳。只听那大汉继续叫道:“他说的是不是——土、返其宅;水、归其壑;昆虫、勿作;草木、归其泽!”

    大六儿已被他的气势噤住了,不由自主就点点头,“嗯”声道:“好象就是这么几句。”

    却听那大汉哈哈笑道:“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好老天,居然被我老詹找到了。——好孙子,你这下可真有钱赚了,跟大爷走啵。”说着,他走过来,伸出一只巨灵掌,就这么一爪抓来。那大六儿本也是个大个子,上也有几斤蛮力,少说近两百斤的份量,可子被他这么一抓,还是就那么轻如稻草一般地被举了起来。也有几个想跟那大汉说理的,一见他这架势,张张嘴也就不敢吱声了。那大汉似是兴奋已极,笑声不断。厅中人多,他也不及拨开众人,径自一手举着大六儿的子,腾跃起,竟连大六儿那壮大体带着,直接从众位客人围坐的一张张饭桌上跳过去。当他要从那主仆二人的桌上跃过时,那叫小苦儿的小子口里哼了一声,手指一竖,对准那大汉脚心,他主人却冲他轻轻摇摇头,偏偏脑袋示意门外,小苦儿一愕,然后会意,才停了手。

    那大汉就这么三跃两跃已到了门前。他开门就往外闯,众人向他背影望去,都不知大六儿被他这一带去后会命运如何。久跑江湖的生意人已经知到大六儿是碰巧听到江湖隐秘了,这可是做生意跑码头的人的大忌,搞不好就会赔上命,心底不由一叹。

    忽然满座的人都‘咦’了一声。只见那掠走大六儿的汉子站在门口,似乎并不慌着出去,而是在那儿直晃。他材壮大,几乎把半扇门都遮住了,门外的帘子一打,露出的夜黑洞洞的,看得人有些恐怖。只见那大汉这时子向左一晃,向右一晃;不住地在门口晃来晃去,众人都被他晃得眼晕。

    冷风吹入,吹得座中冰凉、蜡烛的光焰也不住扑索。众人都奇怪他在搞什么鬼,光在门口晃些什么?却见那大汉连闪几闪后已是不奈,大叫一声:“他妈的”,人向后急退,直向左首的一面窗子撞去。可他才到窗边,人却忽又僵僵站住。刹得太急,以至都听得到靴帮开裂的声音。然后他才慢慢后退,一脸沉地退至当门处,低声喝道:“是何方神圣,敢挡我于某人的道,还请亮面为上。”

    众人才知道原来他出门时遭挡了。是什么人挡得住这么大个儿的汉子?不由齐齐向门口望去。半晌,才听门外有一人慢悠悠地轻笑道:“于某人——你真姓于吗?三年前何家镖局三十三口的命案可不是姓于的做的。大丈夫敢作敢当,难道詹兄做了那件案子后真的变得胆小了?就此隐姓埋名?怪道近来辽东道上有个姓于的出了风头,原来是詹兄嘛。——小老儿老眼不花的话,阁下是该是黑门神詹枯化吧?”

    门内的那个大汉脸色微变,喝道:“你是什么人?老子姓詹又如何了!”

    门外之人轻言细语道:“先别管我是什么人,阁下果然是三年之前以一桩血案闹得晋阳城满城风雨的‘黑门神’詹枯化?卢老镖头一家三十三口血案,他的门人弟子可正找你呢,这段恩怨不跟我相干,但你躲进辽东道只怕就和我有点干连了。你躲到辽东来如果老老实实、念在绿林一脉,我也就不会说话,可你居然在胡大掌柜的眼皮子底下动起粗来,我董半飘再不说话、只怕对我当家的也就交待不过去了。”

    那一主一仆两少年才知门外的人原来叫董半飘。

    那‘黑门神’也才恍然大悟,嘿嘿笑道:“我早该想到,这‘胡记’酒楼这么大场面,又在这么大个镇子口,做这样的生意,就算不是胡大掌柜的本钱,也该跟他扯得上缘源了。我可真撒野撒错地方了。只不过、我可没得罪你们胡大掌柜的人呀。难道为这大六儿你也要出头?”

    这店中之人听到董半飘三个字,已有一小半吓得魂不附体了。在辽东一带,人人都知道——董半飘可是胡大掌柜胡半田的左右手。胡半田是个独脚大盗,平生不收门人弟子,他的势力可都是董半飘给他经营的。辽东‘五凤刀’——不算小门派吧,也是胡大掌柜的出之处,自从上代掌门‘展翅刀’徐恭人去世之后,门派松散,可一直是胡半田代为撑着。可胡半田一向不奈烦琐事,就都是交给这董半飘打理着,以后‘五凤刀’声名赫赫,董半飘手下这‘五凤刀’的人也就顶了胡大掌柜的大半个家底。

    董半飘本人倒不是出‘五凤刀’的,据说当初是为胡大掌柜对他有恩,他为报恩才兼管‘五凤刀’一门。这些年来,‘五凤刀’在他的经营下门人弟子极为出色,辽东一带的保镖护院大多出在‘五凤刀’门下了。连胡半田自己都说:“单凭夫,我就算胜得董兄一招半式,也绝服不了他为我卖命的;若论到处理内务嘛,他更是强我不知道多少倍了”,可见对这董半飘的看重。

    外路上跑买卖的人原本就消息灵通,更有人知道这董半飘出自‘天禽门’,一“懵懵懂懂”拳曾赢得少林一代长老智清的一坛陈年老酒,可以想见其非同小可。但听说归听说,这董老先生一向真人不露相,见他比见胡大掌柜都难,座中还从来没人亲眼见过他庐山真面,大伙儿也就不由地好奇,都朝门外看去。

    又是一会儿,才听得董半飘咳了一声,声音倦倦的问:“都守严了吗?”

    这时才听到四边窗户都有回声:“守住了,您放心吧。”

    众人才知他等了这么半天原来是要布置周详。不由大为奇怪,为了一个黑门神,值吗?

    那黑门神面露狞笑,冷笑道:“别装模做样了,你要留得下老子,光你自己也就留下了;你要留不下老子,你那些龟子龟孙们有个用处!”

    他说的倒也是实话。门口的棉帘原本早已垂下,只剩门还开着,这时棉帘子突然一掀,进来个人来,这人平平常常毫不起眼,要不是众人已预先听到他就是董半飘,只怕挖空了脑子也想不出这个瘦老头就是辽东一带赫赫有名、跺跺脚地都得动三动的绿林强匪董半飘,‘辽半天’一派势力的二当家。只见他穿一件半新不旧、灰不灰、蓝不蓝的布棉袍子,留着一部说不上什么气派的小山羊胡,上还有些乌渍麻黑的烟渍。一双昏黄眼、两道倒垂眉,瘦瘦小小,不似江湖豪雄,倒象糟糠老朽。

    只见他进了屋并不看那‘黑门神’一眼,反慢悠悠自己关上了门,还抬起根大门栓把那门认认真真给栓住了。众人看他抬那根粗大门栓时费的那个劲,真不懂刚才他怎么就在门口就把那么一个真有一扇门宽的黑门神给拦住了。

    那‘黑门神’却一脸紧张,说:“车有车路,船有船路,我黑门神一没犯你胡家的忌,二没动你胡家的人,你凭什么拦我?”

    那董半飘嘿嘿一笑:“你心知肚明,我们大当家的和海东青老大这会儿会面,为的是什么?这么大的事,这么天大的一个消息,到现在还没走水,能让你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莽汉给搅了?嘿嘿、‘土、返其宅;水、归其壑;’你错就错在不该听到这句话,听到了还没装做不知道。否则、你要不露头,我也真不知道还有位江湖上的好汉在这儿混着呢。”

    说着,他又四顾了一下窗子,面无表的说:“我要不留住你,你出去那么四下里一嚷嚷,满天下不都知道了‘妖僧’的行踪。嘿嘿,那时、我跟我们当家的可真不好交代了。”

    那小苦儿一楞,低声对他家少爷说:“少爷,‘妖僧’是什么?”

    他家少爷也摇摇头,以示不知。但两人俱知,一句口决干连的一个人能让这些江湖豪雄大打出手,可见非同一般。

    那‘黑门神’已知无善了,慢慢放下了大六儿,却又不舍得让他离自己太远,把他钉在离自己三步远的去处,冷笑道:“多说无益,动手吧!”

    董半飘揉了揉手腕,“我这把老骨头可是好久没动过了”。说着,他弯弯腰、下下腿,竟当着众人面活动起来。那黑门神也没拦他,只冷笑着说:“别装模做样了,你要松骨头,还是让黑大爷来帮你松吧。”

    他话音没落,董半飘却已先出了手。众人见他做事慢条斯理,以为就是出手也大半是后发制人的,哪想却是他抢先出手!‘黑门神’也是一楞,没料到这老头这么!就这一楞之间,他已失了先手,董半飘一双手已轻轻叩向他前大。但詹枯化不愧也算经百战,一见局面不妙,不理董半飘那轻轻叩向自己前大的双手,反而全力反击,一招“泰山压顶”,斗大的拳头直朝董半飘那小小的脑袋上擂去。董半飘也没想到他出手会这么狠,一上手就是博命相斗,他招式已老,双手在‘黑门神’口轻轻击中,但‘黑门神’的一双巨灵之掌也已击到了他的头顶,他已觉脑门子一阵胀闷,无奈之下只有收招而返,格住‘黑门神的右臂。

    这一式‘黑门神’吃了小亏,但他绝不停顿,闷哼一声就是一式“直捣黄龙”,他要在这一招之间扳回先机。那黑门神皮粗厚,原本就比董半飘得住打一些。董半飘也没想到他斗志会这么旺盛,连退两步,不肯轻撄其锋。黑门神得理不饶人,此后连环出手,那董半飘左闪右避,形轻灵,却再不肯退后半步。众人这下也才算见识到了他的‘懵懂拳’的招式,只见他左摇右晃,恍如‘醉八仙’一般,在座没有会家,看不出什么妙用,但只见他那么东一摇西一晃地一闪一闪,就已把‘黑门神’风狂雨骤的攻式消解于无形,危急之中还不忘出手反攻。所谓狂风不终朝,骤雨不终夕,只要他熬过了这一轮强攻,这场拼杀,只怕就是他的胜算大些了。

    那‘黑门神’久攻不下,心里已是暗暗焦急,想敌众我寡,久战不胜就正是犯了江湖大忌,于是杀手叠出,务期毕于倾刻。他急,那董半飘却偏偏不急,招式连绵,竟是要把他慢慢拖住,观其弱点,然后再一击得手。两人心态各异,风头上便让‘黑门神’占了上风。但内行点的都能看出,这两人表面上虽旗鼓相当,实际上,董半飘一直未出全力。只是这一斗,只怕无人知道要斗上多久了。

    满座的人都面带紧张,只那主仆二人中的少年却不在意那打斗的场面,他端着杯子低着头,似在想着自己个儿的心事儿。那叫小苦儿的小小子倒心些,一直眼不离董詹二人争斗处。只是不时撇撇嘴,竟似意带不屑。从他面上的神色,却是两不相帮。他似不喜董半飘的样子,倒愿黑门神获胜。

    可惜黑门神拳风虽盛,心中正是苦恼无限。这时门外忽传来一阵‘噼噼驳驳’的叩门声,董半飘的眉毛不由皱了起来,那敲门的是他手下。只听门处一个小伙儿的声音道:“董爷,是……那活儿来了”。

    “——他们师兄妹三十里堡都没停,一路急赶,直冲这儿来了,保不准就要路过咱大当家正在办事儿的大树坡,不过九成先要在这儿打个尖吃个饭。”

    董半飘皱眉道:“这么快?难道已经走漏了消息?”

    ‘黑门神’知对手肯定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哈哈笑道:“董头儿,怎么了,又有好朋友来了?”

    他急斗中说出话来时,语音就不免带喘。那董半飘冷哼一声,“是有好朋友来了,只是、怕没你什么好果子吃,山西‘铁中棠’两兄妹,你算计算计,是落在他兄妹手里舒坦,还是落在董半飘手里自在?”

    ‘黑门神’子轻轻一颤,冷哼一声,似是对那兄妹两人颇为忌惮。沉吟了下说:“董老儿,你们当家的麻烦大了,竟惹了这两个煞星上门。你还缠着我作什么,还是乖乖放老子走路吧,你们之间的事老子也绝不插手,如何?”

    那董半飘冷笑道:“哪有那么容易。哼哼,就他两个真的是为‘妖僧’而来,我们当家的也未见得放在眼里。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他们虽是办事路过,但要是碰上了你,顺手拾掇你怕还是不在话下的。”

    黑门神知道碰上了煞星,也不再开口说话。那小苦儿却不由喃喃道:“铁中棠、铁中棠——这‘铁中棠’是什么?又是江湖中的名号?时无英雄,这么多竖子也能成名。”他学他少爷掉了句文。那少年见他这次用得还是地方,不由微微一笑。

    那小苦儿思索未定,却见董半飘的拳形已变,只见他躬腰屈臂,蛙步鸭形,竟打出一座中众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拳来。那一招招势如僵蚓、寂似枯蝉,如老僧摸骨、灰象渡河,说不出的怪异笨重,但也说不出的难接难挡。那小苦儿本来一脸轻薄之色,看到这儿,才知道董半飘原来刚才是藏着呢,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他旁观者犹做此想,场中的‘黑门神’可就更惨,只见他额上流汗,众人一看就知他已到了强驽之末,只听他嘴中犹抖狠道:“老小子,原来你还藏了这手。”

    他口里说着,右已挨了一下,这一爪抓得极狠,‘黑门神’的一张黑脸上都疼得白了一下,大腿上一块几乎被撕掉。他这时已只想逃命,忽回一手抓起大六儿,直向董半飘上掷去,自己趁势跳出,就往窗外跳。他这一下去势甚急,只听窗子轰的一声被撞了开,——辽东的窗子本就是双层,到了冬天,更是裱得结实,他一撞即破,可见之大。没想窗子才破,就听到‘黑门神’一声惨叫,然后是怒骂:“你这条老狗!”

    众人追望过去,只见他正立在窗外,一张黑脸惨白,浑是血,一衣服上面除了窗纸,竟沾满了铁砂钢针。原来董半飘已预计到他的退路,进门前就在窗上布好了暗青子,进门后就是要他行此下策,跳窗而出,以期不战而胜。

    那‘黑门神’甚是硬朗,只听他颤声道:“好,你够歹毒,只要我‘黑门神’一天不死,这笔帐咱们不死不散。

    他语含怨毒,但也撑不住那分痛,说话时牙齿都在打战。说着他就往窗内了一步。店中的董半飘也一脸严峻,知道这黑道煞星的临死反噬定然也非同小可,口中一声冷笑:“——不死?你以为还逃得过今天这一劫吗?”

    他说着形就忽然跃起,只见那‘黑门神’的子也一跃而起,然后就是两人出手。董半飘一出手,就是一道掌风,店中的灯光就一暗,没想那黑门神根本就没接他的招,双手一挥,两把暗器就向董半飘上掷来,竟是拚命的打。董半飘果然老江湖,知黑门神可能想拚个两败俱伤,预先已经防着了,当下疾闪,后就有不少人同时痛声惨叫,中了暗器,眼尖的已见到黑门神撒出的是一把丧门钉。

    好在黑门神重伤之余,准头已经差了很多,势道也不够了,店中客人也就只是轻伤。董半飘在避他之前,双手又已在詹枯化口按了一按,接着两人同时坠地,董半飘还是轻飘飘的,黑门神却已稳不住形。两人依旧一个窗里一个窗外。黑门神忽一声狂喝:“乌老七,你还不出来!”

    董半飘一楞,就见有一个人影从暗处一下钻了出来,一跃就跃到了黑门神旁边。董半飘正要出手阻拦,那人影双手一拍,屋里的灯不知怎么就同时熄了。灯影熄灭之前,董半飘已经出了手,那个人影想是吃了点亏,痛呼一声,董半飘却也一声轻哼,似是受了伤。却听一个尖细尖细的声音埋怨说:“黑子,你怎么得罪了这么个扎手的,我老七今天算来错了,弄不好要陪你葬此地了。”

    董半飘却声音忽然变硬,怒道:“乌小七,你什么时候和黑门神缠在一起了?我‘五凤刀’的水你也敢趟了,长进了呀你。——你手掌里夹的什么?”原来适才两人对掌时乌小七手指里夹了暗器,董半飘已遭了回暗算,幸而他一向机警,及时收力,才没重伤。

    乌小七道:“董老头儿,我也不想得罪你,也得罪不起,只是我要不救这黑大个儿,我们老大不会饶我,你就抬抬手吧。”

    董半飘一哼,奇怪这乌小七什么时候也认了老大了,才待说话,就听乌小七忽然撮口一啸,声音尖历,大喊道:“山西铁中棠兄妹听着,前路有埋伏,有人对你二位不利。”

    董半飘脸色就一变,那乌小七绰号“乌脚鸡”,声音极为尖利,因为他练的本就是“鸡鸣五谷小招魂”,真正叫起来的话十里之外只怕都听得到。董半飘才要说话,就听远处传来一声猫叫,想来是他门中的暗号,他当即趴下,用耳朵伏在地上一听,已听见一阵“得得”的马蹄声。他喃喃着:“来得这么快”,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乌脚七就已带着黑门神拨脚就走。董半飘脸一沉,就要出手,乌小七已抢先笑道:“董老官儿,刚才我可没叫呀,你再出手,我打你是打不过的,可是兄弟只怕就要尖叫了。所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刚才那一声,我可收着劲儿,留着面儿,‘铁中棠’保证还没听到,可这会儿,嘿嘿,你可想明白了……”

    董半飘一迟疑,就这么一迟疑的工夫,乌脚七已急急带着黑门神走远了。眼见他们没入暗夜中,董半飘一声轻叹,叫过一个弟子,吩咐道:“去八面坡知会当家的,要是看见乌脚七和黑门神打那里过,可别忘了把他们留下。”

    那弟子应声去了。董半飘似觉得时间已不多,转回了店内。四处打量了一眼,换了一副面孔冲众人说:“各位受惊了,刚才的事儿大家也看到了,想来都是明白人,知道江湖上的规矩,不会乱说话的。只是,这几天,大伙儿就委屈点儿留在这儿歇歇吧。——也不是我想留各位,谁让大家伙儿听到了不该听的话呢?等事过之后我再送各位上路,诸位以为如何?”

    厅堂里登时一片哑然,谁还敢跟他们斗?一个个只有唯唯喏喏。却听一个尖尖的声音忽叫道说:“董老头儿,你这样也太过份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脂剑奇僧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