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想学功夫,得先挨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官元言 书名:校园艳遇
    第二十七章想学功夫,得先挨打!

    最好那件事谁有没有告诉陈老师,正好那节课完了之后是体育课,所以教室里只剩他们几个人也没有被其他同学看到,一早上的课程结束后,谢羽飞他们还是没有见到下了狠话的龙啸河。

    下午到了上课时间他们还是没有见到龙啸河,陈老师来查人的时候看到龙啸河没有来上课,先是问了问陈彬,陈彬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陈老师也没有再管。

    放学后,谢羽飞和廖寒偷偷的跑进了办公室里,办公室里只有陈老师一个人在批改作业。

    “报告!”

    “进来!”

    两人走到了陈老师的旁边,陈老师抬头看了看两人然后又低下头去批改作业,问道:“你们两个找我有什么事?”

    “呃——我那个时候住院的时候,你说过教我格斗术的。”廖寒看着陈老师说道。

    “哦,那你呢?”陈老师又看向了谢羽飞。

    “我也想学。”谢羽飞说道。

    “哦?你不是和平主义者么?怎么也喜欢这么暴力的项目呢?”陈老师惊讶道。

    “这次住院让我明白一件事。”谢羽飞抬头看了看说道。

    “你明白了什么?”陈老师好奇道。

    “有时候,以暴制暴也可以换来和平的!”谢羽飞象一个学者一样的说道。

    “很好!看来这次住院你没白住啊!老师其实也是不提倡暴力的,但是有的时候,以暴制暴会更有用些的!”陈老师放下手中的作业看着谢羽飞说道。

    “嗯!”谢羽飞和廖寒点头同时说道。

    “你们先坐那写作业,我把这些作业批改完后我们在去我家里学。”陈老师指了指旁边空着的办公桌说道,说完后又低下头去批改作业了。

    两人坐在那里安静的写开了作业。

    “哎!咱们的班的作业是看完一本就知道全部的作业的答案了。”陈老师摇了摇头说道。

    谢羽飞和廖寒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因为全班的作业几乎全是抄丁诗雅一个人的,丁诗雅不但人张的漂亮,学习更是没话说,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待在了谢羽飞他们班,没有去最好的一班。虽然在最差的班,但是却没有影响到她的学业,依然是全年级的佼佼者。

    谢羽飞虽说学习还可以,但是和丁诗雅比起来就是天差地别了,但是却从没抄过丁诗雅的作业。廖寒就更不用说了,以前是不写作业的,但是最近也在开始写了,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即使是全错,廖寒也会一个人去完成的。

    “廖寒不错啊!最近开始写作业了,很好,以后继续努力哦!”陈老师夸奖道。

    “嗯!我会的老师!”廖寒激动的说道。

    一个小时过去后,陈老师批改完作业,两人也都已经完成了作业。谢羽飞和廖寒跟着陈老师回了家。

    陈老师的家里并不大,但是很整洁,很干净。三人在休息了片刻来到了房子后面的一片空地上。

    “谢羽飞你回答老师,想学功夫先得学什么?”陈老师站在前面问道。

    “马步?”谢羽飞猜测道。

    “错!”陈老师说道。

    “坐禅?”谢羽飞又猜测道。

    “也错!”陈老师道。

    “那是什么?”谢羽飞好奇道。

    “想学功夫就得先学挨打!”陈老师看着谢羽飞说道。

    谢羽飞心里一颤向后退了一步说道:“老师,你该不会是先打我一顿吧!您的一拳谁受的了啊!”

    “哈哈哈!谁要打你了!你已经有那么多经验了,我还用在打你吗?”陈老师笑着说道。

    “哦,那就好!老师您不打我就行了!”谢羽飞灰溜溜的走了回来。

    陈老师接着看向了廖寒说道:“老师看的出来,你以前是不是跟谁练过?”

    廖寒也知道瞒不住陈老师说道:“以前跟我爸爸练过!”

    “你爸爸?他以前是干什么的?”陈老师好奇道。

    “不知道。”廖寒冷酷的说道。

    陈老师从廖寒的表猜测廖寒的爸爸一定会廖寒那次改变格有很大的关联,所以就没有在追问下去。

    “好了先给你们讲讲我师父雷仲吧。”陈老师转移话题道。

    “雷仲师傅我很了解的!他二十五岁已经拿了全国冠军,二十六岁拿了世界搏击冠军,六次接受空手道的挑战,全部KO了对手,七次上门挑战泰拳,皆以KO结束!跆拳道呀什么的,雷师傅根本就不甩他们,他们也不敢去惹雷仲师傅。先后有几十家电影公司找过雷师傅但都被雷师傅一句‘我只是个练武之人,只向心无旁骛的练武’拒绝掉了!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谢羽飞把这些数据一字不拉的全背了出来,听的陈老师也忍不住赞赏谢羽飞。

    “不错啊!记忆力很好啊!呵呵,真怀念那段学武的时光啊。”陈老师看向了远方,看来她很怀念那段时光。

    “老师,老师。”谢羽飞用手在陈老师眼前晃了晃。

    “啊!呵呵,思绪跑了,不好意思。”陈老师尴尬的笑了笑。

    两人脑后都流出了一条冷汗。

    “今天要给你们讲的不是我师父的功绩!是讲我们门派的历史!”陈老师说道。

    “门派?”谢羽飞和廖寒同时问道。

    “对!我们的门派,呵呵说是门派,却只有师父一个人。”陈老师笑了笑说道。

    “为什么?”谢羽飞抢先问道。

    “因为师父的爷爷是义和拳里的一个教头。”陈老师和平时上课的一样的语气说着。

    “义和拳?”廖寒念了一句。

    “难怪雷师傅那么痛恨外国人啊!”谢羽飞恍然大悟道。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校园艳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